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兴起5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周淮安不由得停下来脚步,这位怎么来了。今天明明是义军当中十几个相熟的人,私底下吃吃喝喝兼带拉关系兼带做py交易的同好会,怎么一下子就直接来了位大神么。但是已经到了楼下,他也没有转头打道回府的可能性了。

    “嘿,是虚副领呢。。”

    这时候楼上的栏杆里也有人扯着嗓门大声的叫了起来

    “虚大师来了。。”

    “虚兄弟。。。”

    “虚师傅。。”

    “和尚兄弟。。。”

    “老虚。。。。”

    随着楼上此起彼伏的一大片招呼声,是各种殷情、热切和不失诚挚的面孔;

    不过周淮安还是有所心知肚明的,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没有直接的利害冲突,而有求于自己的基础上。不然像是医疗卫生后勤辎重营造屯田经商这些,杂七杂八既琐碎有不可或缺的东西,没有自己或是带出来的人手帮忙,光靠他们这些文盲居多的大老粗,根本是玩不转的事情;

    当然了,其中更关键的是周淮安已经被传的玄乎其玄的那手急救术,说不定日后刀剑无眼的落在自己的手上,就能凭借这些脸熟和交情的份上,多一些活下来的机会;乃至早一些养好伤的可能性。虽然其中大多数药店和关键,周淮安都已经传授出去了;但是架不住人家还是认死了他这个创始人的资格和本事。

    而在通常情况下,什么人缘和情分,感激和恩情什么的,都会随着时间而消退乃至变成另一种面目全非的东西。也只有配合实际当中以利益纽带为基础的长期互补和互利关系,才是可以日久弥新维持下去的长远之道;所以周淮安一直以来都不吝将这种人情和关系,给迅速变现成对自己有利的事物。

    在一片轻巧的丝竹声中,周淮安一一与之招呼和回礼,一边走上了楼来,只见得挂满帷幕和连枝灯的偌大宴厅里,十几处摆满了酒菜的桌案义军落座的七七八八了,而最为显眼的就是坐在左上首的三个人。

    首先是一位纹身光头大汉,体型庞大,浓眉方脸,宽松的衣服几乎都要被撑裂开;另一个又黑又瘦,却给人的感觉是深沉而犀利;最后看到的才是被众人毫不掩饰的拘谨和敬畏,所对待的那个左首第一位的客人。

    只见他只穿了一身锦袍而披发在肩,显得蜂腰猿背,脸型消瘦而唇形如刀割,看起来坚毅而强悍有力的样子。顾盼之间自是少有人敢于与之直视,不过周淮安既然是黄巢都义军见过了,自然也不会怯场和咻人剁手,反而饶有趣味的多打量了几眼对方。

    看来,这就是所有义军名义上第二号人物,也是王仙芝兵败身死后带着余部与黄巢合流,而仅次于“黄门八子”的一大山头势力,官拜大将军府行军副总管尚让么;而他的兄长就是昔日王仙芝身边的头号大将,代为进京求官途中给平卢节度使宋威所截杀的尚君长。

    据说他也是现今负责统带和协理西线战场各路义军的实际负责人,只是因为战事有了结果之后,方才刚刚回到广州来的,却不知道抽了什么奉直接跑到自己这场私下的宴席上来;

    而周淮安记忆当中的唯一一点关于他的轶事,就是在历史教科书当中,关于由官拜太尉兼尚书令他主持下对长安城中的权贵和士人,所进行那场被称为“天街踏尽公卿骨”的大规模杀戮。当然了,具体的评价是盲目扩大了打击面,而失去了原本还可以争取的民心云云。

    然后只见对方说了句什么,周淮安就被安排坐到了左首第三位的边上,而林言紧随其后的额落座下来;接下来按照林言的介绍,坐在他手边的那光头大汉叫常宏,身为后翼兵马副率;而那黑瘦个子叫王玫,乃是右翼的修水军军主;都是义军中身经百战的宿将,也是总管尚让麾下直属的重要部属和亲信。

    随着劝饮过数巡而桌案上的酒菜换过一轮之后,原本有些紧张和生分的气温也就缓和轻松了许多,周淮安开始与左右之间客套性的简单攀谈之间,也发现他们各自感兴趣的领域和方面也不同;

    像是那光头汉子常宏比较在意的是,周淮安从怒风营中推广开来的那些弹射器、旋风炮、投石机等远投和攻坚的重型器械,偶然还会做回忆状的感叹,若是早有这些东西有何须拿那么多兄弟的命,去填出那些城壕来。

    而长相黑瘦的王玫比较关注的,则是阵前的诸般营造事宜和人役的分派,乃至辎重囤积和输送马队的编成管理;说起来那是不耻下问的丝毫没有一点素昧平生交浅言深的尴尬和忏愧。

    不过这也让周淮安嗅到了些许异样的味道。话说这是一轮持久的战事方休才止,理当是好好休整一番的缓冲时候;尚让麾下的这两员前线将领,却依旧对这些阵前行伍的事情格外关注,是否也代表这义军当中新一轮战事将起的征兆呢。

    然后他也顺道打听起一些一些他们在军前的事情和见闻,随便也变相了解一些,关于这位义军独一无二的尚总管的一些日常事迹。比如当年在嵖岈山(今河南遂平西)对抗数倍官军的围剿不堕,最后反而还打破出重围全师而走的战绩;或又是在王仙芝兵败身死后毅然率部投奔黄巢,而带头共推其为王号之类的旧事。。。

    只是在一边随口捧垠一边在思维发散之间,周淮安突然又想起另一件历史公案来;据说是黄巢主力为官军所大败之后,身为义军二号人物的尚让在此危机关头,帅部下万人向朝廷的感化军节度使时溥投降,并和感化军将领李师悦、陈景瑜等死追黄巢残部,直至莱芜北的泰山狼虎谷聚歼之。

    用那句套话说就是,别看你浓眉大眼的居然也是个潜在的叛徒云云。而且说到了虎狼谷;等等,周淮安突然又想起了另一件事情了;自己身边这个黄巢的外甥林言,貌似就是在走投无路的黄巢覆灭虎狼谷之后,拿着他的人头向官军投降的。

    或者说这也是这个时代大多数农民起义军的通病,缺乏坚决斗争到底或者说以斗争求发展的主动性;而在没有长远的规划和目标之下随波逐流,稍得苟安就会犯上妥协和消极应对的软骨病;遇到逆境甚至争相投降来谋求苟活一时。

    就连黄巢本身一度也不例外,而向朝廷求过官的举动,只是被朝堂政治斗争的结果,给刻意羞辱了之后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反倒是朱温这样积极逆势而上谋取权柄,而可以灵活果断转变立场的野心家,更得机遇和命运的垂青。好在他目前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里,暂时可以眼不见为净。

    只是,此刻如果有连同现代的网络的话,一定会出现这么一个帖子,署名“唐末农民起义一小兵”

    “窝的助手是疑似意志不坚定的叛徒,窝的上司是一个心怀摇摆的二五仔,。。窝的总boss一心想着招安。。最后,我们中出了一个坚决要造反到底的穿越者。。”

    “该怎么办。。。在线等。。很着急。。”

    当主菜“浑羊殁忽”端上来的时候,宴会中的气氛再次掀起一番小高潮;因为这是一种宫廷流传到达官贵族家乃至民间富户的经典大菜;

    做法乃是先将鹅洗净,用五味调和好的肉、糯米饭装入鹅腔,然后宰羊、剥皮、去掉内脏,再将子鹅装入羊腹中缝合妥当,上火烤制熟后取鹅、羊几腹内填料食用。

    而这还只是民间最普编的做法而已,据说在那些官宦贵戚之家,还会用炙烤的牛和骆驼来做第三重,而在宫廷的宴赏大礼之中,还有出现过骆驼、小牛、羊羔、鸭子和鹌鹑的五重套菜呢。而按照在场的尊卑等秩,周淮安也被分到一块插着匕箸的连颈鹅脯。

    “通。通。通。。。”

    在突然响起的密集鼓点当中,两行青白绣裙衣带飘摇的舞姬,单手团做兰花指而另手举袖掩面,伴随着古生代的节奏婀娜摇曳的紧步而入。

    身边的林言不由夷了一声,却是嘀咕道“这不是之前的安排啊。”

    之间这些身姿窈窕的舞姬,个个莲步弓足袖带婉转入云,翩翩起舞做那几欲凌空飞去之态,按照身旁林言的介绍,却是岭南地方乐部中有名的《雁回舞》,看起来居然很有些“一行白鹭上青天”的意境和味道。

    然后只见得数轮翻转如云而鼓声骤然一顿,那些舞姬就像是花团绽放一般的向着侧边斜倒下来,露出当中一直被掩饰得很好,一个腰若拂柳玲珑毕至身穿五彩鸾裙的身影;虽然依旧一动不动掩着脸,但是光是已经露出雪色粉腻的皓腕香肩,晶莹洁白的额鬓,就让人不由自主的牵动心神起来,而对她的真正容颜充满了期待。

    而周边的舞姬已经是再次挥舞起青晕渐染的水袖和帛带,而围绕着她做那团团繁花锦簇的急促而欢悦的绽放之舞;只见那一动一静之间的鲜明对比,自然生出一种繁华尽处孑然而立,孤寂清幽悠然遗世的撩动心弦之美。

    只是还没有等周淮安用放大的艺术眼光,深入的了解一番对方身上那些隐约通透的对方,是否真的是肌肤的存在,就被一个不识趣的黑影给遮挡住了。却是亲自举着一只玛瑙银杯的总管尚让,不由让有些酒上头的周淮安微微的吓一跳。

    “我甚是喜欢你的《梁山豪杰传(水浒)》。。”

    尚让眼中闪动着某种叫欣赏的光芒。

    “只是觉得,晁天王身死曾头市的那段。。似有所指。。”

    “怎么可能。。无非是故事尔。。”

    周淮安心中微微一凛却是面不改色道,要是你看到日后的宋江为了招安而逼死诸多兄弟,然后最后也不得善终的结果,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倒有点意思,却不知你对朝廷的招安怎么看。。”

    尚让的眼色不变继续朗声道。

    “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周淮安却是毫不犹豫的不屑道。

    “被朝廷当作幌子和招牌的诸葛爽可只有一个,但是无数的庞勋们都义军死亡葬身之地了。。”

    “却不知其中还有怎么样的说道。。”

    尚让不由露出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来。

    “无关紧要的小人物自当是可留他一时苟安以掩人耳目,可是真正领头造反的重要人物,有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呢。。”

    周淮安郑重其事的解释道

    “自古以来所谓的招安与谋和,从来都是形势不利或是一时力短之下。。虚以逶迤的拖延手段。。”

    “一旦能够缓过劲头来,谁又会放过斩尽杀绝一劳永逸的机会呢。所以前朝的李密、杜伏威之流虽然苟且偷安一时,最终也难逃死于非命”

    “须知,义军反乱和动摇的可是这些帝王将相们统治天下的大义和名分,这可是不死不休势不两立的根本对立啊。。”

    “不上下齐心全力以赴杀光了以儆效尤,难道还留着让更多的后来人有样学样么。。所以说这是毫无妥协的生死之争,势不两立的存亡矛盾啊”

    “我那个兄长就不明白这些道理,才会横死那么凄惨。。”

    尚让面露唏嘘的表情,又有些意味不明的笑笑道。

    “而当年的补天大将军,。看的也没有你明白,所以才会一步步走投无路的。。”

    “希望你日后还会记得今日所说的。。而继续坚持此见了。。”

    周淮安心中不有的泛起了些许的波澜,他这是什么意思还是在暗示着什么的;难道义军当中再次有人想要获得朝廷的招安么。但是这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历史上的黄巢是因为部下水土不服,又在岭南爆发的严重疫情,而不得不率部北上的。

    但是如今的情况又完全不一样了;有自己直接或是间接的帮助和出力推动,义军受到的影响和损失反而比历史上要小的多;从士气军心钱粮物资道地盘控制力等各种状况也要好得多;尤其是还扫荡了岭西的官军,而直接或是间接控制了部分的岭南道。

    相比之前南下围攻广州的黄巢所面对的局势,已经完全由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可以说是有了初步事实割据的资本和扎稳脚跟的倾向了;在这种情况下,有人想要以此为筹码而从朝廷方面会的招安的条件,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事情。

    其实,以农民起义军投向朝廷而获得官位的例子,也是不乏其人的;先有庞勋旧部的诸葛爽受节度使在前,后有大庾岭之战当中用义军同袍的血作为投名状,而降复了镇海节度使高骈,得受淮南都知兵马使的毕师铎为代表的数十人;未来还有一个投向朝廷而得以藩镇一方,最终乘势而起挟制废立天子而自己做了皇帝的梁太祖朱温,朱老三。

    但是在这个例子之下,是成千上万投降之后被杀俘冒功的农民起义军将士们,或是被当作炮灰死伤殆尽之后鸟尽弓藏的降军累累尸骨。透过数千年历史迷雾当中的王朝兴衰规律,来看待现今的局面自然就是一目了然了。

    而在另一端,

    回到自己的坐席上,自然有人凑过来对着尚让道

    “总管为何对。。这假和尚如此客气和礼待呢。。”

    “他可是招致了不少弟兄们的怨气。。还坏了许多人的营生。。”

    “当然是还有用他所能的机会了。。”

    尚让不以为意的道

    “义军当中不乏投献的士人,但有所治才的委实太少了。。哪怕他是个来历不明的假和尚,但涉猎的本事也是真真切切的。。”

    “难道,要让我指望你们安排人种田和经商牟利,还是营造事物的本事。。哪一样不是对咋们都是有所裨益的事情。”

    “更别说他还愿意办学来传授这些本事,这才是日后义军在地方生聚不惜的长久之道啊。。”

    当然了,他还有没直接说出来的内情。却是在今日的大将军府內议当中,黄巢开始透露出有心发兵北上的意向,但又舍不得现今在广州的局面和基础,所以干脆建立了个广州留守使,以亲信率部确保后路之;

    而作为可以决定留守使的人选之一,他显然也看上周淮安的经营和治理手段,而开始预先笼络为己用的打算了。毕竟,如今在义军当中逐步施行和推广的许多事物,都与这个突然崛起于义军之中的和尚,有着千丝万缕的各种干系呢。

    这时,中间舞者静止的身姿也终于动了起来,从指尖如春芽涌出的细微动作开始,到纤细脚弓的点水即逝,再到鬓首的俏俏折转,最后讲这些轻巧细微的举动,呼应连贯成了变成了全身上下翩翩而起的大幅舞姿;

    就像是银瓶乍破水浆迸,又像是春雷震动冰裂流,霎那间就将所有人的目光自此的聚焦过去。而尚让突然也想到了某种传闻,而眼中目光顿然意味深长的闪烁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