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六十五章 宴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时候,鼓声、丝竹声,吹拉弹唱声,还有作为背景伴舞的许多婀娜身影,都仿若是逐渐消失了而只剩下那独一无二的

    身姿,峭立犹然的成为牵动所有目光的唯一存在。

    随着曼妙悠然的素手翻花还转着,一片片扬袖如彩云盘旋而上的舞姿,撩人心弦的铃声逐渐响彻在堂上,却是对方的曳

    地长裙的边沿上,镶了一圈细小的铃铛,

    这个妹子一动起来便就有自带bgm的效果一般,让人仿若是听到了某种空山新雨式的轻灵歌声与奏乐。不由让人想起了

    杜甫的那首绝句《佳人》:

    “空谷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自云良家子,零落依草木。

    夫婿轻薄儿,新人已如玉。

    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这便是广州教坊官伎中数一数二的翘首。。花名锦云,人称锦素娘子。。”

    这时候,周淮安的不远处突然有人开声道。

    “据说乃是朝中流犯大臣的后人呢。。师从当代南岭的舞乐名家苏泰素和云清练师。。”

    “乃深的《南诏奉圣乐》《骠国乐》《天竺乐》等诸部之精要。。。以《惊鸿舞》《南鮡舞》遂得名动一时。。”

    却是斜对面第五席位的一名中年文士,颇为殷勤的对着左右解释道。周淮安也不禁对着身边的林言问道。

    “这厮又是谁人,面生的很啊。。”

    “他啊,名作刘立武,乃是前广州刺史手下的散班幕客出身,也是如今为数不多留用的旧有之人,”

    林言有些不屑的撇撇嘴道。

    “因为写得一手骈体文书,如今正当在尚总管麾下的巡城司听事;据说原本管的就是这些官府旧属乐班之流呢。。是以

    在所属之中甚有些人缘呢。。”

    林言虽然说的比较隐晦,但是周淮安还是不免是心中嘿然,这不就是个会拉皮条而得以受到义军当中,某些人关照和庇

    护的留用人员么。

    场中的舞蹈又发生了变化,她们轻盈得好像两行剪开柔波、掠着水面低飞的燕子.不断地变换着舞姿,一会儿单袂飞运,

    一会儿双袖齐扬,忽然耸身纵跃,忽然满场疾驰。。。

    转眼之间伴随令人难以想象灿烂颜色的几场舞蹈毕尽,却让人很有些忘乎所以而意犹未尽的感觉,这些舞姬才纷纷如传

    花之蝶般四散开来,而纷纷消失在了廊柱和帷幔之后;她们的倩笑声,舞蹈收场的动作和姿态,浓郁的脂粉和体香气,隐

    约泄露的春光,仿若还依旧残留在堂上而徘徊不去。

    这时,忘乎形骸的宾客们才一齐爆发出,发狂的拍案掌声和腾霄而上的叫好声;而正中那五彩鸾裙的舞姬之首却是留了

    下来,而款款上前用一种清澈动人的女声,挽袖对着上首的尚让宛然施礼道。

    “奴蒙招前来宴乐,愿为大总管武功昌久贺。。请饮。。”

    这时候,周淮安才得以看清楚了她的全数正脸儿,正所谓是面若桃李幺幺而容资烁烁;虽然又颇为浓重的容妆遮掩了肌

    肤呃呃质地,但长长飞画过过鬓角的眉线和重晕的眼角,依旧让她显得明锐俏丽;

    在轻绡舞衣之下已经是隐有汗迹贴身,而预先的玲珑有致而凹凸毕透,叫纤细与妖娆很好的融为一体;就连见过了诸多网红脸和化妆、ps大法的周淮安,也不得不感叹一声,还真是个天然的尤物儿。

    这时候帷帐幕后的乐班再次开始轻缓的奏乐,而伴唱起了劝酒的诗词:

    “堂上陈美酒,堂下列清歌。劝君金曲卮,勿谓朱颜酡。”

    “劝君一盏君莫辞,劝君两盏君莫疑,劝君三盏君始知。”

    然而尚让却没有站起来,也没有用觞杯去接对方手中的银壶,而是自矜的微微一笑而突然转向朝着周淮安这边喊道:

    “今个儿你可敬错了人了。。宴饮招待的正主儿,可是咋们这位虚兄弟。。我不过是借了地头来与大伙儿亲近一二而已”

    “可是虚大师当下,奴早已久闻其名。。。据得传大师之法而屡屡活人无算。。”

    那名叫做锦云的舞姬惊讶和犹豫了下,也顿然转了过来用一种婉约得体的表情道。

    “今吝得所见,当满饮此杯是也。。”

    周淮安却是暗自有些泪流满面的的错觉和冲动,来到这个时代这么久,终于遇到一个比较符合厚实审美观的妹子了;之前在义军当中见过的女人无不是粗手大脚或是皮肤粗糙,不然就是口齿不整或是营养不良,要么就是上下一致粗细的,就没有一个可以用来炮击的。

    在这种宴席上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毫不挑食的别人三天两头的带女人回去大保健,自己就只面对两个笨手笨脚,连过

    眼瘾的机会都没有的大小货色。难道今天就是自己可以解脱自娱自乐的幸运日么。

    “都是些许顺手之事而已,就此敬领了。。”

    然后他忍不住装了个逼格,顺势从对方提举的雀嘴银壶里,酌了一杯琥珀色的石冬春酒水;

    只是刚张嘴喝了口就突然“噗嗤”一下都喷了出来,顿时就将近在咫尺对方给喷的满头满脸,连带绣着飞鸟的前襟都湿透了一片,而将胸部的轮廓纤毫毕现的凸现出来。

    “。。。。”

    这一刻,无论是左右的林言,还是不远处的常宏、王玫,都各自有些意味深长或是表情复杂、若有所思的笑了起来。

    “真是酒不醉人自醉了。。”

    上首的尚让更是富含意味的调笑了起来。

    “锦娘,还不快快将虚兄弟扶出去更衣。。”

    “所言甚是。。”

    “虚兄弟难得醉上这一回。。还不快去。。”

    只见这番的变故和左右一阵起哄之后,对方似乎一下子脸色涨红如晕染而越发的面若桃李妖娆了,却还是伸出芊芊素手

    来做那搀扶之态。而周淮安却是重新拿起对方放开的雀嘴壶,似有些不好意思的倒满一杯正声道:

    “在下失礼当前,还请娘子回饮为歉意。。”

    然后他从自己的酒壶里倒了一杯满饮下去,而目光诚挚的看着对方。

    “请。。。”

    这时的外间的劝酒诗也唱到了白居易的词曲:

    “昨与美人对尊酒,朱颜如花腰似柳。

    今与美人倾一杯,秋风飒飒头上来。

    年光似水向东去,两鬓不禁白日催。”

    在这几句词曲唱过之间,那面颊绯红的丽人云锦也仅仅犹豫了数个瞬息,如水的眼波流转中闪过一阵毅然和决心的以为,而当即就将斟满的这杯饮了下去,而显得面色愈发得飞红投颈而娇俏有加。

    “虚兄弟真是好生的受用啊。。”

    这时仿若是背景当中起哄和调笑的声音再起。

    “原来虚师傅也是个会耍子的。。”

    “这是拜见了真佛了呀。。”

    “还不快快去讨教一番,你的密教真法门。。”

    周淮安也像是顿然松了一口气,然后顺势揽住对方纤腰而微微倾倒在自己怀里,感受着轻薄鞘纱之下的滑腻肌理和弹性十足的盈盈所握;正所谓是俗话说的好,学跳舞的妹子身段果然就是妙啊。

    而对方也像是羞怯之极一般的,顿然从他的怀中重新挣脱开来;却又被他扯住了织锦的袖边而发出清脆的裂帛声,打了个旋转的摆子而甩脱出去,而扑在了上首尚让的身前。这时她满头堆高的云鬓,也像是失去了支撑的力量一般的骤然披散下来,而化作如瀑的青丝飞扬,自有一种凄厉宛绝的美态。

    “锦娘,你这般可不行啊。。”

    尚让的笑容已经变得有些淡薄起来,然后一眼看向刘立武的所在。

    “今天可是属于虚兄弟的宴场,莫要失礼了”

    “老虚,还不过来扶去宽衣么,。。好歹是总管的一番心意啊”

    而林言在周怀身边也不禁细声推搡到。

    然后,随着锦云的缓缓起身就见骤变突生,一点晶莹刹那间飞起而近在咫尺钉在了,尚让根本闪避不及的胸口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