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零一章 南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日之后,周淮安已经站在一艘大海舶雕文漆彩的船首上,看着一望无垠的海平面和远处如隐若现的地平线,那是海南岛和雷州半岛之间的分野。

    如今的三江巡防军怒风营,在与广府连为一体的经济条件改善和产出稳步提升的情况下,实际上已经扩充到了战兵十营了;差不多是六到八户养一兵的比例。所以大可以抽调出相对满员齐装的五营人马来,做那渡海而击的驰援安南之举。

    事实上在这段时间里周淮安借着自己的职权便利和留守司的名义,位于珠江流域和潮汕平原內的土蛮势力,已经被轮番练兵的义军所部给清剿得七七八八;先后有数十个居于偏僻险要的寨子和聚落,被焚掠摧毁或是被强制迁徙到特定的编管区內,最少贡献了两三万口的廉价劳力了。

    此外,大抵还有数量更多实力和规模较小,而影响有限或是夷汉杂居的山中村寨,摄于大势对义军表示出了顺服和遵从之意;而按照比例差遣出了一些青壮男女,到山下的工场、矿山和田庄中干活,姑且充作有偿的劳役换回盐巴、铁器等民生物用;也算是将日常生活所需的命脉,变相控制在义军简略的经济体系当中。

    因此在北边闽地打成一片无暇他顾,只要守住江西方面韶关山口和狭道天险的情况下;靠剩下不满编的五个营,外加上二十几团的轻装驻队,完全就可以控制的住基本局面。而且就算是作为运载部队的船只也是现成,原本就是为了锻炼水师的预备役,而存在专属近岸航运队伍。

    尽管如此,在整备行装出海并且获得留守司有限的帮助,还是耗费了周淮安的数天时间才得以成行。

    只是在出海之后没有多久,周淮安就有些后悔了;毕竟相比后世那些平稳舒适设备齐全的渡海邮轮,这个时代的大多数海船船舱里,依旧是阴暗潮湿到处漏水的典型代表;更别说因为船体浮载力有限,而导致的明显摇曳与晃动了;哪怕是在看似风平浪静的海面上依旧是如此。

    因此,在这十几条大海船上的义军士卒,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了某种晕船的现象了。还有一些人因为饮食不调的水土不服,而出现了上吐下泻症状,这时候当初搜罗了全广州城所准备的,各种丸散油膏(万金油、行军散、伤创白药等)的应急药物就得以派上用场了。

    此外,周淮安的这艘座船上别号“老螃蟹”的资深船头,还给他献上了一个可以缓解航海症状的土方子。就是用活鱼身体里挤压出来的半透明汁液,含着姜片一起喝下去;虽然个中奇腥的滋味简直让人入口既呕,但是许多人坚持或是被迫喝了吐,吐了喝数次之后,那种在船上举步维艰的恶心和眩晕症状,还真的就自然而然的消失了。

    然后再吃一些粥水和糕饼糊糊,很容易就胃口大开的慢慢恢复过来了。

    而在这次海上相对单调枯寂的航行过程当中,船上唯一的乐趣就是在舷边垂竿钓鱼,或又是拿那些盘旋在船尾涡流上方的海鸟什么的射击练手,或又是在那不停摇曳的甲板上做那角抵、搏击之戏,来且做慢性的适应训练了。

    好在从广州前往安南,本身就是一条自秦汉以来就已经通航往来的相当成熟航线,又有贴着近岸的大陆边沿为参照,还有一些民间所建造的高塔,在夜间可以通过顶端的隐隐灯火提供方向上的指引;所以在一年四季的绝大多数情况下,这条航路只要两三天就可以往来一次了。

    尽管如此,在路过安南最东端的陆州(今越南东兴市附近)之时,还是遭遇了一场不小的暴雨和风潮;那种人力有尽渺然于天地伟力之间,而形同无根飘萍的空虚和无力感简直让人绝望。

    所以周淮安和他的部下们,一下子就理解了这些海上人家为什么会在船尾专设的神龛里,供奉上中土的妈祖、龙王,外域的海君和水神之类,形形色色名目繁多的信仰对象。

    然后,突然之间的风停雨散之后,许多高耸峭立于海面,大者如奇峰料峭、小者入剑插刀削,森绿茂然其上的大小岛屿,就开始呈现在了周淮安所在的船队面前了;根据他在后世的经验和见识判断,这里应该就是后世被称为“海上桂林”的下龙湾附近了;又多停留了大半天时间才等到因为风雨而偏离方向,又花了些功夫才重新回到恒昌航路上的另外几条大船。

    只是,这个时代的下龙湾显然少了后世作为旅游胜地,游艇舟幅四布的喧嚣与写意,却多了许多原始风貌的原汁原味;当然了这里也是各种海匪水盗、走私贩子和渔户,混迹其中藏身匿迹的所在地。

    所以日常商旅在行船之时,总会遇到一些不明意味的窥探和尾随者;就算是周淮安所在的这只不大不小的船队也没有例外;他有时候甚至可以利用过人的眼力,看到某处岛屿上莫名升起的淡淡烟迹。却是让周淮安在欣赏沿途的原始风光同时,也不由想起后世所闻关于唐代海盗的一些事迹了。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开元年间的大海盗,人称“冯老龙”的一代奇人冯若芳了。他同时也是朝廷羁縻属下的海南岛万州大首领,兼当地最大的奴隶主和附近的海盗头子。他甚至供养过因为海难漂流至崖州大名鼎鼎的高僧鉴真和尚,并资助他第六次成功东渡日本的传法之行。

    因此,在唐代日本真人无开《唐大和上东征传》里称:“若芳每年常劫波斯舶(指古代从波斯即今伊朗到东方来的船舶)二、三艘,取物为己货,掠人为奴婢。”也就是说这厮专门抢掠外来的胡人,而与东土的唐船无犯。

    “其奴婢居处南北三日行,东西五日行,村村相次,总是若芳奴婢之(住)处也。”,“若芳会客,常用**香为灯烛,一烧一百余斤。其宅后,若芳木露积如山,其余财物,亦称此焉。”由此可见其豪富玉奢靡的所在了。

    此外,后来又有唐文宗时(827--840年在位)振州(治所在今三亚市崖城镇)的大富豪和海盗陈武振。史称其“家累万金,为海中大豪,犀、象、玳瑁仓库数百”,连当时海南岛最高军政长官——琼、崖、儋、万安五州招讨使韦公干都以兄事之。

    其财富都从海上遇风被漂进振州境内的西域(指亚洲中、西部、印度半岛、欧美东部和非洲北部地区)商船上抢劫而来的。不过在此之后,随着唐朝的国势日颓,似乎也就再没有像样闻诸于世的海盗势力了。

    反倒是来自南天竺、骠国、水陆真腊、室利佛逝、诃陵、婆齐、注辇、林邑之类的海盗杂流,零星有自言片语通过受害者而偶闻于世间。不过,这些势力各有自己的活动范围,而没有多少机会跑到从属于唐朝势力范围的安南沿海来的。

    然而,就像是某种意义上”说曹操,曹操到“的乌鸦嘴式心想事成一般的,就在刚航行过安南地方标志性的海岸参照物——东汉时伏波将军马援平定交趾,所立营兵堆过“京观”的军山崖;前头的船只很快就传来了发现异样情况的旗语和镜片闪光。

    然后再航行过曲折海岸线的下一个大岬角之后,周淮安也看到了远处淡淡升起的烟痕,还有如游鱼一般隐约出没在海面上的细细黑点。根据他加倍放大到极致的视野。

    那是一艘正在被围攻的昆仑舶,旁边至少有十数艘较小的攀附其上;而有蝼蚁一般的人赤膊短胯聚附其间,而用刀斧弓矢往来攻杀不休。好吧,这种接舷跳帮的战斗方式,显然是这个时代海战当中的常态和主流了。

    还没等周淮安这边作出什么的反应,岬角边上又有数艘类似的条形翘头快船,全力张帆划桨而向着最前头的海船冲了过来;上面还拼命摇晃着几具花里胡哨的旗幡,还有人持刀举刃牵揽高高的站在船舷和帆桅,做出种种的挥舞姿态。

    “这又是什么意思。。”

    周淮安有些明知故问的道。

    “难不成是在威吓和驱逐我等呢”

    “正如上官所言,此辈中颇多妄自专大之流呢。。”

    别号“老螃蟹”而有些未老先衰式满脸褶子的黑瘦船头道。

    “或又是某种虚张声势的作态,也未可知呢。。”

    根据船上这位经年老船头的解释,此类做出某种威吓和恐吓的姿态,却是在欲使路过的船只不要过多掺手其间的争斗,不然就是不死不休的态度云云。

    要是正常路过的海船,或许还会知难而退的不欲多事;但是正逢周淮安麾下的出阵之师,哪有遇到威胁就轻易退却的道理,那是有伤士气和开局的兆头的;

    “挂旗传令各船分属人马,就地整装备战应敌。。”

    随即他就对着身边的值守虞侯兼旗牌官米宝下令道。

    “后队各船加紧跟上,前出各船先行展开海面迎击。。”

    “中军各船随我迂回外海后方。。我们要打上一场利落的开门红了”

    而在旁待命的曲承裕,却是在脸上欲言又止的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