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三章 乱动5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随着天色的暗淡下来,交州大罗城下的厮杀和鏖战也再度画上了休止符。只剩下满营的伤残与尸骸,渐渐的淹没在暗淡的天际当中。

    “败了,这下真的败了,已经无法挽回。。”

    衣不解甲的坐在一辆大车上休息的曾衮,看着门户禁闭而城头灯火稀疏正在陷入黑暗中的大罗城,又看着营盘另一端陆续点起的密集营火,不由在心中暗自苦涩无比的念道。

    虽然在这与贼军脱离战斗的天黑之前,他的麾下已经收拢到了三千多人,约占出战人马的小半数;并且有草贼留下的营盘和部分器械、物资作为据守之凭;面对那些敌人还有两倍的优势在手。但是被城内所抛弃的巨大心理打击和士气崩落,更甚于那些正在对峙当中的贼军先头,与不知何时就会回归贼军大部的威胁。

    更何况他们被毫不留情的断绝在城外之后,就不得不面临新的困境和难题了。当初只是饱餐了一顿早食而已,并未携带口粮而打算一鼓作气决胜的结果,就造成了眼下要面临断顿饿肚子的威胁了;

    虽然从那些草贼来不及焚烧干净的物资里,还能扒拉出一些可用的部分,但是对于他身边这些疲惫饥渴的将士来说,就不免有些杯水车薪。而只能支起一切能够找到的容器,用临时劈碎的栏栅和木具做为柴禾,煮上大大小小一锅锅稀薄之极的粥糊来。

    虽然清波浩荡的朱鸾江就在咫尺之遥的里半外,但是已经没有人再愿意再冒险横跨,或是绕路过大半个营盘去取水;而宁愿直接去舀取身边沟渠里那些浑黄不清的流水喝;因为,这一场先胜后败的战斗过程,几乎耗尽了大多数人可爆发和压榨出来的最后一点精气神了。

    事实上一旦军中全体的攻势停下来之后,就连继续装个样子包围和封锁那两座土台上草贼残兵的欲望,都无以为继而彻底消退不见了;只是在外援的那部贼军稍加突击之下就自发的收缩和退让开来,而令其轻易的合并作了一处;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将残破的土垒给重新抢工修补了起来。

    而曾衮甚至都没有心气去追究和呵斥他们了;然后就陷入到了夜幕降下之后的漫长对峙和相持当中了;但是夜幕之中同样并不得安生多久,那些草贼一边大声鼓噪着整夜骚扰不停,一边却是居然就在下半夜,乘黑摸过来行那夜袭之事。

    这一次他们居然绕过了正对的营盘,而从守备有些轻忽的城墙方向发起偷袭;结果,曾衮又是许诺前程又是杀鸡儆猴,恩威并施用了老大功夫才稳定下来的军心,顿然又被在高度紧张和疲惫当中给惊炸开来了。

    在一片黑暗绰约当中茫然无措的鼓噪和撕杀了后半夜夜,哪怕曾衮再怎么呼号叫喊的嗓子都哑了,也没有能够;也不知道杀了多少贼兵和自己人,直到天色发白而惊乱之中的将士们也气力丧尽,才慢慢的自然平复下来。

    等到重新天明之时,他所在临时据点里已经剩下不足千余人了;而其中最初随他翻越崇山峻岭跋涉而来的蜀军健儿,也只剩下三十多名了;那些本地选拔出来的死忠衙前兵也仅有一百多人。

    因为其他的大都倒在身先士卒的攻击过程当中,或又是在夜晚的混乱与自相残杀中给白白死伤掉了。这个结果也让曾衮有些欲哭无泪而万念俱灰的,突然开始怀疑自己人生和这一切努力下来的结果。

    “难道我真做错了么。。到如今却还有什么面目去见使君和叔翁了。。”

    他如此呐呐自语撵着,突然冷不防就抽出那位崔使君所赠宝剑来,倒横在脖颈用力一拖。

    霎那间血管迸溅之间,却被自己的亲军兼老家将之一的曾毅,给用手死死握住了剑刃而未能割破颈子,然后惊觉的左右才惨叫出来:

    “使君。。”

    “都护。。”

    “万万不可。。”

    “你们拦我作甚。。”

    自杀未遂的曾衮又是悲愤又是羞愧的厮声喊道。

    “事已至此,难道还要令我屈身折辱于贼军之中。。”

    “干脆拿了我的首级去换个前程和解脱好了。。”

    “将主。。”

    眼见满手被割得鲜血淋漓的老不去曾毅却是大声喝到。

    “何须如此自堕志气。。兵家胜败难道不是常事啊。”

    “早年某随将主于军中,虽然屡败屡起,屡复屡战也不知道几度。。才有如今的局面和成就。。”

    “怎么您到了这安南之地后,反到变得优柔畏事,连区区一场败绩都当代不得了么。。”

    “您阵前轻生之后,又打算置我等相随始终的儿郎以何地呢。。难不成也要随您而去么。。”

    “说得好,骂得亦好”

    听过这一番坦诚至深的肺腑之言,曾衮满脸灰败之色亦变成了涨红的激动与愧色。

    “是我妄自矫做儿女态,而险些辜负了你们的一番心意和嘱托。。”

    他终究是那个久经战阵而依靠自己披肝沥胆一刀一枪,从小校拼到一方将帅的那个“曾人鬼”;在遭受严重挫败的触底之后,又得以很快重新振作起来或者说是重新燃起了斗志。

    至少那老部曲曾毅的话虽然逆耳,但基本道理说的并没有错,自己还有在这最后关头依旧愿意追随自己的千余人;相比城内那些三心二意或是首鼠两端的存在,或又是曾经被寄予厚望的高、李等人;这是一股完全可以凭据和信赖的力量。

    就算这大罗城内发生变故而将自己拒之在外,以安南十三州的广阔之地依旧是不乏大有可为之处。之前自己一直将眼光局限于交州大罗城显然是太过狭隘了;

    如今,他完全可以手下仅存的这些人马为根基和屏护,抢在那些贼军大部归还之前,迅速脱离这一处人心与局面都已经严重不利于己的险地。

    然后直接南下出奔某个远离交州相对富饶的州郡,以谋求占据一个立足之地。当初他既可以带着十几名家丁从军而拼到一军之主的名位;又能够凭借蜀地募集而来的几百名健卒,轻易夺取了交州的大权在握;难道有眼下这些士卒,就还对付不了区区一个远州的地方势力么。

    然后再从当地慢慢敛财练兵生聚实力,谋求从重头再来的机会和前景;甚至可以考虑以朝廷的名义从林邑国借兵或是援引为助力;至少这些外来的草贼难道还能永远留下或是长驻不走了么。

    要是他们走了倒好,光凭本地那些豪族土兵,他完全由足够的信心与之周旋下去而不落下风;他既然可以谋算和击败他们一次、两次,自然还大可再来第三次。

    若是这些草贼想要长久留驻的话,必然会和那些本地的土族产生新的嫌隙和摩擦;而这同样也是他重新崛起的机会和谋求上层权利出路的所在。

    想明白了这些,他心中豁然觉得开朗了起来,就连战败之后的得失和伤痛也变得轻松了许多;甚至主动来到余下的士卒当中宽声安慰,并与他们一起吃起那简陋之极如水一般的杂粥来。

    “都尽量多吃些,才好下一步的行事呢。。”

    “放心受伤的将士和不愿意走的人,我都会留下来让他们向城头归降好了。。”

    曾衮一边呼噜喝着味道怪异的薄粥,一边对着仅存的部下安排道

    。。。。。。

    而在营盘的另一端,曲承裕、许毅将、赵引弓等几名头领,也蹲坐在土台边缘上,而狼吞虎咽着掰碎的压缩干粮与酱菜,喝着浓茶汤消食;一边接受着部下的报告。

    “官兵占据的那头似有异动,吵闹声都平下去了不少?”

    许毅将顿然给出个判断。

    “看样子似乎是要逃了。。”

    “那我等又改怎么办。。”

    曲承裕不由有些担心道

    “若是走了那个曾贼,可是遗祸无穷的啊。”

    “无妨的。。”

    面颊受伤而让声音有些变调的赵引弓道。

    “以他们的余力委实逃不了多远的。。在这平川之地上,他们的两条腿还想快的过四条腿么。。”

    然而在片刻之后的局势发展,就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了。

    “好个狗贼,竟是声东击西之策啊。。”

    带队追上去的赵引弓看着面前纷纷累倒在地上的老弱病残道。

    “官兵的本队还在营中,快随我掉头回去应对。。”

    片刻之后,他也不得不在江岸上停下了马蹄,而看着那些坐在浮水的工具上顺流而去的身影。因为,这些留在原地的官兵居然事先已经扎好木排和筏子,然后乘着义军骑卒被引开的注意力,全力抬架着抢往江边渡水而走。

    而其间不过里多的路程,就连留守的另一部义军士卒也没有能够反应过来,就被抛弃衣甲辎重轻装而遁的官兵大部,给轻易涉水赶上了浮筏。而赵引弓的人除了追着他们的背影射上一阵弓箭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