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八章 再定5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天,周淮安就接见来自比景港述命的林深河,以及由他引荐而来,新认下的义妹兼临高船行的东主李丝雅。而这位据说也算交州大港寇乱危机得以解除的功臣之一了。不然就算还有海门镇和海上运河作为候补路线,多少还要费上一番周折和功夫的。

    此外,她还随船带来了价值上万缗的各色物用,都是从那些灰色势力的私藏当中起获出来,对于如今的义军也算是不无小补的存在;因此哪怕看在这些献纳和捐赠的份上,周淮安觉得也可以见上一见,听她想说什么再说。

    “贱妾李氏见过义师之主,”

    李丝雅的名字看似风雅别致,其实是个约莫二十七八年纪,身材高挑而肤如麦色,形貌被风吹日晒略有些粗糙的英凛女子;有些挺翘的眉目口鼻之间显然有所岛番的血统。

    “多谢军主给予贱妾这个当面陈情的机会。。贱妾带那些姐妹谢过义军的宽悯。。”

    “我其实更感兴趣的是你这个人啊。。”

    周淮安打断她道。

    “。。”

    李丝雅不由表情一变,有些苦涩而百味翻沉的看了眼面无表情的义兄林深河才艰声道;心中却黯然凄想,自己刻意换了男装又打扮丑了,终究还是逃不过这一番劫数了。

    “贱妾的蒲柳之姿,实在是不堪入得。。。但”

    “你是不是误会了。。我岂是那种贪恋女色更甚事业的庸人。”

    周淮安却是微微一笑宽声道。对他而言这种类型其实不是自己的菜,周淮安更喜欢的是那种丰腴成熟的大“匈奴”,或是温婉、娇俏可人的大、小软妹子。

    “如今的局面下,我若要想女人的话,这交州阖城上下岂不是任由自取。。”

    “我在意的乃是你的经营手段和能够明实务、辨形势的眼力啊。。”

    “贱妾出身鄙薄又久沦下寮,怎当如此赞誉。。。”

    李丝雅也像是顿然松了口气,再次百感交集的偷瞥了同样暗自如释重负的林深河一眼。

    “真是情何以堪。。。”

    “我只是觉得你身为女子,有这种眼力和才具实在是太过当世少见了。。继续沉沦于市井之间是在太过浪费了。。”

    周淮安摆摆手继续道。

    “所以还不如做我的部下,继续发挥你的本事和能耐好了。。”

    “你想不想把河运和通贸的生意,给做到这交州来呢。。以后也许就没有什么海上走私的存在余地了。。”

    然后他又因势利导的继续价码道。

    “另外那些行院的勾当,也完全可以依照此例。。”

    “其中一切收益你们大可以自收自支,自己那个章程出来就好,义军也不取分毫甚至可派人给她们撑腰和出头。。”

    “就是我要派人常驻其中,也不干涉日常经营,只是定期也要给义军汇集一些消息而已。。”

    “多谢军主成全和周顾。。。”

    李丝雅却是有些喜不自禁的当即满口答应下来;这不就和以前做的事情相去不远,条件还更加宽厚的多远超过她的预期和初衷。。

    “贱妾代一众姐妹再次拜谢贵人了。。”

    至于对方的要求和条件,她也完全可以理解和接受的。

    要知道,当初“花老”以行院的前头牌兼大佬的禁脔之身,就是凭借这些行院当中收罗到的消息和交涉渠道,才一步步搭上三教九流的关系和渊源,以长袖善舞的运筹帷幄周旋往复的手段,从男人包养的羽翼下脱离出来取而代之,而又凭借诸多掌握的营生成为五大老中唯一的女性。

    “说完了正事,我其实还有一个私下所请呢。。”

    周淮安又继续补充道。

    “也就是将来若有机会,用你的见识和经验去教导我指定的人而已。。”

    “但凭主上吩咐就是了。。”

    这时的李丝雅也改口了称谓而欣然道。

    自然了,周淮安主动笼络她为部下的打算倒也不是临时起意,却是之前命人查探和收集对方出身来历时偶然想起来,自己在交州当地居然还没有可靠的消息来源和情报收集渠道;而这些身在行院里的风尘中人,无疑可以填补上这个空白和不足。

    而自己在广府留守司的时候,就是利用变相掌管教坊中人的机会;以提供明面上的庇护和暗地里的靠山,以及维持运转的资源为条件;而借助那些教坊司管理之下的诸多官属行院的从业中人,来变相和间接的提供一些日常的见闻所得,作为私底下一项重要的情报来源。

    当然了,除了少数提供相应身份和补助的特定发展对象,轮流作为秘密监管和收集者之外;其中大多数从业人等,都是被动提供一些消息来源的通报合作者而已;他们既没有直接负责的上级或是相应的知情程度,也没有具体的任务和刻意安排的打探目标;

    只要把自己日常见闻当中觉得有用的东西,记下积累起来定期存放到特地的场所离去,自有专人来收取和整理;或者更进一步的接受特定的询问而已。而这些东西最后都会汇集到自己家那个小侍女青萝的手上,然后让小挂件帮忙再次梳理和过滤之后,才会变成摆到周淮安面前的例行情况通报。

    不要小看这些风月场所的情报收集层面和来源的广泛性,可以说是整个时代当中三教九流往来流动最大的地方之一了;同时这种特殊的场合和氛围,也是人们最容易放松警惕和戒心的所在;很多藏得比较紧密的东西也许就无疑吐露出来了。

    而义军虽然不做那逼良为娼或是连皮肉钱都不放过的缺德勾当;但是对于已经身在其中已久而习惯了这种生涯,不愿轻易脱离的女性也是听其自便。当然了,由此借助和运用起来她们天然的本钱和职业资源来,也是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和道德难度的。

    当然了,因为目前运营的时间尚短,这条线上能够得到的东西也是乏善可陈;最多就是一些有关留守司在内的义军高层日常生活动态而已。

    正所谓是喜事成双一般的,在送走了这对看起来关系有些暧昧和复杂的“义兄妹”之后,周淮安又得到了樊绰请求会见的通报。理由也很简单,自己之前那些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举动,居然会引来地方士人托请的投附和自荐。

    “吾等交州自福畴公(初唐四杰的王勃之父)以降,就是岭外文风颇盛的一处所在。。亦有些历代的俊杰之士。。”

    作为新任三江军书记兼营田判官的樊绰,看起来有些难以启齿的道。

    “如今朝廷的恩科断绝有年,仆有一些耕读传家的故交和通家,也断绝了前程和出路已久。”

    “如今见慕于领军平蛮保民的威名与功业,有心附骥其后且为出力一二。。”

    “竟有这种事情啊。。”

    周淮安略有些惊讶道,这不就是传统三国类战略经营游戏里,名望值达到一定程度后自然触发的人才登庸事件么;

    不过自己什么时候已经薄有名声到,可以吸引地方士人来主动投奔了;虽然这还是比较偏僻而文教不如内陆的安南之地,但是士人的含金量多少还是有一些的。

    “不过,我觉得这种事情并不用急。。”

    用了好一会才按捺下心中有些膨胀起来的yy自得和成就感,周淮安才继续道。

    “正所谓是听其言、观其行,还是请他们先认真了解了我义军的主张和作为,且过上一段时间深思熟虑之后,再做定论好了。。”

    “不然若是于我义军理念不合,或是日后在生出嫌隙于分歧来,闹得大家都不好看的话”

    “岂不辜负了樊生的一番心意,也影响了对方士民百姓投奔义军的热情了。。”

    “军主所言甚是,却是我思虑不周有些孟浪了。。”

    樊绰看起来就像是被打动和说服了一般,而依旧干劲十足的热心道。

    “我这就回头去,好生规劝他们就是了。。”

    随后看着他留下的那十几个名字,周淮安却是嘿然笑了起来。毕竟,这只是某种意义上周淮安冠冕堂皇的托词和缓兵之计的借口而已;

    事实上如果没有必要的话,除了少数如写过《南蛮书》的樊绰,《岭表异录》的作者刘恂等,这种典型别有所长的技术类官僚之外;他是不会过多接纳这些传统士人加入到义军内部当中去的,以免影响了内部的稳定性和纯洁度;

    一方面是相对于他们在普罗大众之中的心理号召力,他们与传统封建官府和地方大户豪强势力,牵扯不清而捆绑的过深;正所谓是只有背叛阶级的个人,却没有什么背叛自己的阶级和群体。哪怕是有暂时性或是短期的共同奋斗方向,但是在长远的利益诉求还是迟早要出现分歧的。

    另一方面,则是在义军的发展路线和思想主导权上,如果让他们有机会通过自己的方式来曲解、扭转、夸大或是淡化,乃至矫枉过正的借题发挥;那造成的灾难性可比什么缺少经验教训和个人资质不足、能力水平有限,走了弯路的后果更加严重的多。

    因此越是名士也越是麻烦,真要进入体系就成了某种意义上让人投鼠忌器,而不好轻易发落处置的异端,和各种潜在不满、反对分子天然发迹土壤了;

    还不如自己通过启蒙班和初等职业教育所,所培养出来的基层经办人员。起码他们的三观是统一影响和熏陶出来的,在心里期望上与义军的路线不会太过偏差值过高。

    所在在明面上只能摆足了高姿态,而找各种理由“十动然拒”下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