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三十九章 乱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而在城中的另一处,樊绰的家宅当中。

    “他竟是这么说的么。。”

    樊绰相熟而坐而品茗的一名老友,也不由拍案惊叹道。

    “这就愈加可见此君的来历非凡,而抱负远大非常人可期了。。”

    “若是只是割据一地的格局和气度,那就算是对地方士人虚以逶迤,而邀聘幕下姑且装饰门面一番,以为收买人心也是足矣了。。”

    “然他竟然婉拒了下来,还可以拿出这么一番有礼有节的道理来阐明,就连我倒是亦有些动心一二了。。”

    “长生,你不是。。。”

    樊绰略有些吃惊,因为这位老友姓丘名宦,字长生自号浦南山人,今年已过不惑,乃是隋末的交趾太守兼初唐交州总管、谭国公丘和,在当地留下的后裔之一。

    虽然因为年代久远而丘氏的门荫早就单薄不存,而只剩下个耕读传家的士人身份;但依靠开塾授学而在当地颇有些影响力;因此,除了早年高骈收复安南时出来短暂任事过之外,其他时候都是屡有征辟不受的,就连南诏蛮的短暂占据期间,他也是带着生徒避居山中不为蛮夷效力而已。

    因此,这次樊绰代为举荐地方士子,其中亦有他的两位生徒;故而特地邀了过来在其中把关和横冲而已,但未想到那人的一番倘然之言,居然连他也有所打动了。

    “这。。。未免有些过于夸大其词了吧。。”

    “瑜卿,我可听你有言,他曾有亲为士卒疗创救伤的医家手段,还传下过刀针清创和缝合拔毒(消炎)之法,又编写和设立过军民防疫之策。”

    丘宦却是难得正色起来,而摸着自己灰白胡子略作思索的为他略作剖析道。

    “这可不是吴(起)子吮脓,将士敢不从死的故智啊。。又能与草贼中编列行伍而数月就旋起征战左右,此当为古之兵家手段尔。。”

    “然而他在治地,又重用方技而善于营造,颇多改良之法,这岂不是上古墨家的遗风吗。。”

    “又有闻他善待商旅而鼓励货殖、流通之道,重实务而轻墩礼,这岂不又是杨朱之学的民本故窠么。。”

    “尚听说他在田使任上,还使人广收历代齐民农书,而详解刊印传教与各处屯田之所,这未尝没有农家的渊源呢。。”

    “他虽然自称还俗佛门,言行所用却颇多思辩问道之理,更号称身兼三教九流的旁类博见。。”

    “你觉得以天下之大,究竟会是怎么样的门第和背景,才会在这朝廷的衰微之期放出来这么一个,博学诸子之艺的异类啊。。”

    说到这里丘宦却是面色凝重的叹声道

    “如此的全才之能,就算是未能为朝廷所纳贤,哪怕从幕于强藩旗下,亦是大有可为之处吧。。”

    “然而他却以白身投于草贼之中,而筚路蓝缕于微贱之辈而成就如今的局面,瑜卿你难道还不明白么。。”

    (周淮安在冥冥之中忍不住要狂辨道,我其实不是自愿的,实在是形势使然的结果啊)

    说到这里,丘宦却是意犹未尽的言尽于此了。

    因为如此种种牵强附会之处,却是令他一时想起史上的某位起于微贱,而号称自祖龙之后得国未有如此之正的人物;哪怕就连以前朝旧臣身份得自禅国的大唐,也是于享国名分大义稍有不如的存在。

    当然了,这一切其实完全还有另一个更大的可能性。比如如前朝末年天下反乱的故事,因如今天下日渐分崩离析的朝廷气数,应运而生出来搅乱和破灭世间的魔星之流。

    不过,他就完全没有必要说出来吓唬这位,喜欢治书和游历唯独不善宦途的老友了;只是身处南疆久静而难得思动的他,也有些见猎心喜的生出想要投幕这位麾下,以近侧观其言行作为的念头了。

    只是,正所谓世间有明主择士,士亦得选投明主,这个过程并没有这么简单而已,同样需要一个媒介作为打动对方的敲门砖或是见面礼。

    “然而,如今义军在城中清户籍,释奴婢,修道路,通河渠,行那兴利去弊的作为,只怕也是大大抵触和龌蹉了城中的缙绅首望了吧。。”

    一番心思想到这里之后,丘宦不由肃然正声道。

    “樊生可否替我上传句话否。。”

    。。。。。。

    而在另一个地方,如今被任命为峰州团练使的曲承裕,亦是在住所遇上了意外的访客。

    “小弟厚颜,还请世兄为我引荐一二如何。。”

    这是一位兰衫袍上打着补丁的小官,身子鞠的几乎要将袖子触到地上去了,

    “既然有我在,自然不会坐视尔沦于困顿的。。。”

    然后就被有些目瞪口呆的曲承裕给拉起来,而大声的感叹道。

    “贤弟,又何至于此呢,”

    他据说是东晋南朝郡望谢氏后代,姓谢名文字效安。以先祖东晋时的一代名臣谢安自励;而他这一支自刘宋就避祸南迁岭南;隋末唐初时曾为岭南诸寮首领冯氏的重要幕臣;待到冯氏归唐而遣散诸多幕属之后,乃分出他所在这一房往交趾宣扬教化,自此在当地扎根开枝散叶起来。

    因此,他的曾曾祖辈也曾与初唐四杰之首的神童王勃,算是通家之好而接济过从雍州司功参军被贬为交趾县令的王福畴。

    而到他这一代已经沦落到连地方豪强都算不上了。靠着舅家的接济才得以读书到成年,早年靠着乡试才勉强混了个小学官身份,也算是曲承裕的半个同年。但是如今天下大乱而纷争四起而劝学教化之道不兴,就连内地都公懈支给不足而学政崩坏,更别说是他所在的这南疆之地;

    事实上,他就连例行祭祀文庙的冷肴都已经吃不上,而只能用葛根、糙米捏制成形,再用酱汁作色的代祭,来供奉圣贤和欺骗自己的肚子。然后就连看守文庙的用度都维持不下去,而只能转而在这个宋平县助教的头衔还未褪色光之前,给城中人家做西席来糊口。

    这次曾衮祸乱交州,却是连带他的西席兼职都丢了,所以家中无隔夜之米的他也只能厚着脸皮,依靠过去那点同学渊源,来求上眼见重新开始发达的曲承裕这里了。

    “小弟不才,然但求不仅饥饱,还望凭得所学换一番前程呢。。”

    然而谢文却是有些迂执的摇摇头诚然道。

    “世兄难道还不明白么,您追随这位义军之主志向远大非常人可期么。。”

    “这。。。”

    曲承裕顿然有些不明所以起来。

    “世兄又可知本朝贞观年间,太宗东征高句丽而归于幽州修悯忠祠之故事。。”

    谢文却是继续解释道。

    “如今他于城外西北石盘山修小祠,以尽收泉州上下的人心,未尝可见其志远啊。。”

    “某就怕错过了这个机缘,再也不复所致了。。”

    。。。。。。

    “其实破开城中局面的关键,便就在我自家手中呢。。”

    随后的当天夜里,周淮安饶有趣味对着传话的樊绰反问道

    “他真是这么说的么。。看来也是对我的一番考校啊。。”

    “来人。。随我去州下牢城一趟”

    然后,他就突然有些福至心灵的喊道;

    随后,周淮安就在一片点得十分明亮的干净监室当中,见了正当羁押待死的曾衮。作为将死之人,他倒也没有受到什么虐待和折磨,饮食也还不错甚至还处理了他身上的伤创;因此除了没有梳理过的乱糟糟蓄发之外,他看起来还算精神。

    “我突然想起来一个建议,想听听么。。”

    隔着锈迹斑斑的铁栅,周淮安坐在一张胡床上道。

    “某家连死都无谓了。。尔贼还想用什么来打动我么”

    曾衮却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式的哑声反叽道。

    “区区皮肉之刑么,我倒是对许多贼寇用过,正想亲身尝尝滋味呢。。”

    “曾将军也许无视生死,但是未必不在乎身后的名声吧。。”

    周淮安却是不动声色的试探道。

    “可笑至极。。。”

    曾衮只是形容惨淡的冷笑起来。

    但是在周淮安的感知当中,他无动于衷外表下的生命体征,还是有过好几个激烈的波动呢;看来自己似乎又发现了辅助能力上的一个新用途了,比如用来侦测和感应对方的情绪波动。

    “我似乎听说你的家眷子女,尽在中原的老家吧。。”

    然后,周淮安又轻描淡写的继续撩动他道

    “那又如何,尔辈还有拿他们来胁迫我的能耐么么。。”

    曾衮乱发垂覆的脸上,却是讥笑之色愈重。

    “你却当朝廷治下为何物了。。又当我博野曾氏好相与的。。”

    “假若在安南突然传出曾某人投敌事贼的消息,并且证据确凿有目共睹之下。。”

    周淮安感受着他体征簸动最激烈一刻,突然开口打断道。

    “这真是痴心妄想。。”

    曾衮大声的喝到,但是他内心激烈的变化却是无法瞒得过周淮安的感知。

    “朝廷岂会为尔贼区区手段所欺。。”

    “其实我有一种容妆的秘术。。可令人与原主一至无二而。。惟妙惟肖。。”

    这时候周淮安却是用力拍了拍手,从外间走进一个蒙着脸的人来。

    “只要我使他走出去,痛哭流涕的当众忏悔和咒骂朝廷,揭发天子与大臣的罪状和阴私勾当。。”

    “你觉得朝廷会如何如何处置从贼大将的眷属,”

    “而那位大名鼎鼎的曾使君,又会如何与你撇清干系呢,或又是会不惜一切的力保之呢。。”

    这一刻,周淮安也感受到了他更加激烈波动起来的生命体征,而一步步的加码道。

    “无耻恶贼,我当于你势不两立。。啊”

    曾衮最后只能咬牙渗血的吐出这一句来。

    “光靠几句恶言又能挽救得了什么,所以我在这儿郑重提出一个交换好了。。”

    周淮安却是摇摇头,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

    “我大可给你一个体面而壮烈的痛快死法,甚至可以使人进行宣扬,以成全你为朝廷尽忠到最后一刻的名声。。反正与我也没有实质的损害就是了。。”

    “但是你在死之前,必需按照我的要求去做一些事情。。好随后多拉些人来,作为送你上路陪衬如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