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七十五章 南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而在这些日子里一度被称作“白头鬼”、“白首魔头”的柴平,却在连州的桂阳城内奋力厮杀着,将一批批攻上前来的敌众给砍翻、射倒在临时设立的阵线之外。

    此时的他却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栽在一个叫陈彦廉的土团首领手中。要知道他手下这些可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义军老卒啊,其中甚至不乏由北及南打过大半个天下的老兄弟了。

    这个叫陈彦廉的土团首领,甚至已经一个多月前就杀了郴州的刺史董岳而自立为防御使;但是留守司方面居然没有任何的消息。而从对方麾下团练兵所缴获的一些甲械、装具,也让柴平感受到了某种熟悉的意味。

    因为上面赫然携刻着南海县督造的印记;按照那位虚管头所制定下的仔细规矩,当地所有军工制品都必须有所产日期和批次、场所、监管者的编号数字所构成。

    因此,虽然大多数人都看不懂这行玩意是啥,但是军中维护、管理器械的材匠和计官,却是籍此找出相应的来源地和具体出处所在。而这些兵械显然是最近一批移交北上的物资。

    如果只是被人半路劫夺的话倒还情有可原,可要是另有来源的话,那就不免要让人细思恐极而有些愤恨不平起来了;毕竟桂州那边通过古灵渠的水路转运北上江陵的路线,与地处五岭之一萌渚岭南麓,群山环抱之间的连州,至少相距何止昭州、贺州、道州之间的四五个县的地界。

    这些输送北上的兵械是怎么落到这些远隔重山之外的地方土团的手里,期间又发生了怎样的事情和内幕;这个结果不由让柴平愈发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这些日子出击和扫荡的连连告捷,无疑让军中上下都有些骄胜和浮躁情绪。而他也不免太过于托大了些,竟然一时不防之下在这主动开门迎降的桂阳城里,遭到了四起城坊之中伏兵的攻杀和突袭;结果这些善于骡马代步的劲卒根本施展不开,就被人给分割四散开来。

    最后当从被预先堆满柴薪烧成一片的府衙,用刺伤的坐骑开路和障道且打且冲到城门附近,又被街道堆砌的障碍物给阻挡住之后;他身边只剩下能够聚集到的小半数人马,其他都被冲散或是走失在了这座州城当中了;

    眼下虽然局面还不算最糟糕的结果,但是毫无疑问他也被贼人给困住,而与留守城外的营盘失去了联系了。虽然已经放出了传讯和联系的焰箭,但是迟迟未能得到回应的结果让他的心思只往下沉。

    眼见得天色慢慢的黑了下来,携行的箭矢也所剩无几了,而众士卒更是又渴又饥;只能靠找到一口水井来勉强解渴和吃些干粮;然后,重新点燃起的火光却照亮了作为掩体的街坊中的建筑,那些土团竟然不惜从上风处放火烧街来逼迫和驱赶他们。

    只见在一片惨叫和痛哭、呼号声中,那些被点燃起来的茅棚木屋土舍当中,逃出来许多躲藏的居民身影。

    。他们向着那些放火的人告求着,却又被毫不留情的打倒、砍翻在地,或者干脆就被拖曳着活生生的丢回去。

    顿时看得这些残存义军士卒,有些瞠目欲裂起来;虽然他们许多人已经见识过诸多官军的暴行和残忍之处;但是这种本乡土团残害本地百姓的手法,还是过于令人发指了。

    “都给我找些被褥来。。全部打湿了披在身前。。”

    柴平却从中瞅见了某种转机和破绽,不由嘶哑着声音道

    “余下的人操好家伙,我们此番突出的生路,或许就在着火场之向了。。”

    “乾符七年(879):桂阳土豪陈彦谦趁乱据郴州,杀刺史董岳而自立;又裹众往击草贼柴白头部,所获颇丰。。”

    《连州事略》

    。。。。。。。

    数百里之外的江南西道。

    大江北岸,在惨烈的代价之后被攻取而下的沔州汉阳城中,已然是笼罩在一片浓的化不开的血色了;城中士民百姓无论身份贵贱良庶,都在竞相奔逃和藏匿当中被揪拿出来,又哭喊哀求着倒在了火焰与杀戮之中了。

    “大王,黄王。。孟兄弟、孟左军的事情可不能就这般算了啊。。”

    一名带着范阳帽的义军将领,紧跟着锦裘大氅的黄巢身边大声恳求道。

    “只消,只消分我一支人马,不用多少,八千人手,不。。六千人手。,,五千丁壮也行。。”

    “我就能扫平广府,将那杀千刀的贼僧和紫脸儿都给砍了脑壳回来。。给您顺顺气儿。。”

    在一片嘲讽或是可笑的眼神和面色当中,黄巢虽然依旧不可置否扬长而去;但是却有人冷不禁开口讥笑道。

    “老黄羊,你就可劲的吹吧;就算吹上天了也得掉下来。。”

    却是一名身穿两档铠名作杨能的司左郎将。

    “人家孟留守当初可是坐拥整整四部军序,号称三万人马;可依旧还是没有斗得过那紫脸儿和鬼和尚的路数。。你又凭什么拿这几个货色去送菜。。人家如今好歹也是奉着义军的旗号呢”

    “你竟敢小看我义军儿郎么。。要不我两先做下一场试试成色。。”

    而这位带范阳帽的将领名作杨复生,生的一副天生老态的模样,却是黄王在路过江西时所亲自收纳的部将之一。只见他气的顿时跳脚起来而大喊道。

    “谁怂谁就是狗养的。。”

    “。。。。”

    然而身为万众瞩目的义军领袖和首脑,黄巢这段时间也是自有所惶惑和困扰的隐衷而不能明言。

    虽然,他这一路过来辗转千万里并没有少见和经历过,来自义军当中的背叛与脱离,还不乏自相残杀式的火并和侵吞事件;但是这次的影响却有些与以往不同,以至于他在独处时隐隐有所一丝丝怀疑和抱憾,当初是否自己给出了错误的暗示。

    之前尚还有亲信如杨师古可以给他开解和抒怀一二;但是现在随着自己家的权柄愈重而声势愈隆,对方能够主动开口建言和进谏的次数,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少而像是有了层无形隔膜一般;虽然身边自有人解释这是身为上位者独断乾坤的孤绝使然,也是为了将来称孤道寡的威仪着想。

    然而,广州方面后援和输送断绝的恶果,经过这些日子已经充分体现出来;因为突然缺少这么一大块稳定的补充,东路大军中粮械的的积存几乎是飞速的直线下降,而让人不免想起当初,后路无忧就连伤患也有所安置的种种好处来。

    习惯了一些东西之后在失去,就让人明显有些不适和烦恼。因此,他需要指派更多的人手去周边哨粮和就食,才能满足沿途相继聚附而来越发庞大的军势所需;甚至不得不故意指派去攻打一些坚城硬垒,将其消耗掉一些以减轻就粮压力的潜在心思。

    但他同样也是号令百万义军之主,天下穷苦黎庶的救星;再度成势之后也不免为名声和口号所累,而并不能公然拒绝或者主动驱赶走这些饥寒交迫的穷苦人;而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的向着官军盘踞的地方攻打过去。

    因此,如今滚荡而前的大军之势,就像是逆水行舟一般不进则退的基本格局;然而对于总头领的黄巢而言更是几乎没有任何退路和缓转之机。因为在他的如今麾下几乎人人都思进取富庶繁华的花花江南,而大多不愿意再转回到暑热湿瘴疫病横行的岭南去。

    尤其是经过西线和中线的两路相继大败之后,军中的气氛更是变得谨慎和保守起来;而手下各部统领、率将、军主们更是不乏与广府那边暗通曲款的存在;天晓得在后济断绝之后,他们军中那些多出来的罐头和压缩干粮,是从那里给变出来的。

    事实上在这两路相继受挫之后,义军当中已经不乏有人动起念头,想要效法当初占据了潮循三州的王蟠、虚和尚所部,或又是如今占据江陵而死不松口,哪怕友军也敢动刀子的曹师雄、王处温的那部人马。而开始打起就近占下一块地盘来经营和罗括的心思了。

    亦有人旁敲侧击的质疑和探询起来,为何好好的广府局面会闹到如此地步的缘故;更有人拐弯抹角的试探着透露出既然事亦如此,能否与广府方面澄清误会或是重修旧好,以恢复大军供给的妥协意图来。

    因此,指望强按牛头喝水式的让他们回头,去攻打广府那据说已经被刮得精光的地方;还不如就近抢几个城,多聚敛些财货才是更加现实的所在。也就是黄巢这般坚毅果决的不世枭竣人物,尚可以凭借自己依旧崇高的积威和强横手段,驱使和带动着他们继续向前攻杀而去。

    “罪人伪朝长生岛镇将黄石,见过义军大统领,冲天大将军贵颜。。”

    随后,一名身上沾着新鲜血水官军服色的将领,也满脸卑微和阿谀的跪在黄巢面前。

    “多谢黄王恕我顽抗义师之罪。。愿率儿郎戮力报效于麾下驱驰”

    黄巢紧绷的面皮突然就松弛了开来,这厮是率部驻守在汉阳城外的戍垒里而见势不妙主动开城投降的。要说这段时间义军收降和聚拢了不少官军余部,但是像他这般三千人左右的大建制来投还是头回,或许可以别派上些用处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