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八十章 过岭(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光明滔滔,唯我昭昭。。”

    当行脚商人金求德再度从这桂阳城里,带着比过往丰富数倍的货物就此拜别而去时,还是忍不住在心中暗念了《大明尊典》上的祷词。

    “愿圣祖庇佑,此后万事皆顺成。。”

    因为,他或许就是这岭外之地硕果仅存的最后一批牟尼教信者了。

    要知道,自圣祖摩尼传下至高天上大明尊主的光明度世法之后的数百年间,就有许多信众不断向东土传法兼避难;然而直到武后延载元年(694年),才有波斯人拂多诞携法入中土面呈天子;虽不得纳但也的准在番人居邑自传,遂以佛门旁类自居。

    然而佛门本身倒也对这异类未加理会,反倒是同为异域三夷教中,一度流行于上层的景教和最早传入中土而根深蒂固的拜火教,开始对这支别传外教、异端之属,极尽打压和排斥、诋毁之能,而始终未能在国朝中上流人等当中立足。

    而到了玄宗的开元之世,就更是以摩尼教“本是邪见,妄称佛教诳惑黎元”为由,开始严禁下令国人参与。直待到唐朝大历三年(768年),才得以打破教禁于长安建有第一所大云光明寺。

    却是因为在塞外草原的回纥之地,得可汗赞许为国教反而得以大昌其法,而在长安专设场所以供回纥各族礼拜的曲线救国之法,才方得在长安卷土重来。

    然而好景不长,到了唐武宗会昌五年(845)灭佛时,身为异域三夷教之一的摩尼教亦遭严重打击,转而成地下以亲族相传秘密宗社;金求德便是其中南传的支脉之一,只能在沿海地区的港口当中苟延残喘一二了。

    所以他倒也是颇为看重眼下这个机缘。既是自己家人再度发迹的承启,也是暗地里兴教再传的契机;要知道这些草贼在广州先是屠尽诸夷,又是毁禁佛道教门,那些历代下来妨碍和压迫大明尊主救赎之道的外法教门也被涤荡一空了,合该摩尼之法,再兴于东土了。

    。。。。。。

    而在桂阳刺史府衙后的庭院当中,周淮安正在给一群专门挑选出来的年轻士卒们上课;因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们经

    过讲习所的短期突击再训之后,就会晋升到扩充后太平军当中的新位置上。

    “正所谓乡愿者,德之大贼也。。。”

    “但凡鼓吹这些人,为了讨好大户、讨好胥吏和士绅、讨好官府,都扭曲了道德观和是非观,”

    “但凡对这些吸血虫、豺狼有好处就大肆颂扬,却枉顾时间大多数百姓的苦难,枉顾无数无以为继的人命

    和卖儿卖女、易子相食的人伦。”

    “一个个自私到了极点,乃是一种以损众自肥的一小戳人是非观,裹挟不能出声的贫苦大众为大局的极度

    自私自利。”

    “因此,这些士人嘴里所谓的为了大局为重,其实哪里有一点点大局观?,其实只是被厚币礼遇豢养的各

    家走狗齐吠尔”

    “只是局限于一村、一乡、一里、一县、一地,极少数头面、上等人等的喉舌和诉求,任其予取予求假大

    空的大局为念而已。。”

    “何以恶乡愿,只为似忠似廉,无非假面孔!何以弃鄙夫,只因患得患失,尽是俗人心肠!纵观古往今来

    ,充斥着乡愿和大盗,乃是乡愿和大盗们乱舞的恶德之史。

    “放过任何一个表面薄有名声的士绅、大户、豪强,都是置那些愿意信赖和协从我辈的穷苦人于不仁不义

    的境地,也是一种变相的背叛与遗弃。。”

    “为什么我们要不遗余力的铲除这些士绅、大户、豪强。。就是为了铲除这些制造苦难与悲哀的根源。。

    ”

    “哪怕他可能有所好名声,哪怕也许他是个众口相传的大善人。。”

    “可是大多数人想过没有,这些好名声和善行所需的本钱是哪里来的。。”

    “是从天上掉来的么;是夜里做梦神仙送给的么。。还是他们祖上世世代代辛苦劳作出来的?”

    在场顿然响起一片低抑的轻笑声。

    “还不是私底下指使那些亲族和走狗,从广大穷苦人身上给搜刮和压榨来的。。”

    “再假惺惺的拿出些许残羹冷炙来,收买无良的读书人为之鼓吹和扬名。。最后才装模作样的施舍一点给

    穷人以盗世欺名。。”

    “却从来没有人想过,这乡里如此之多穷苦潦倒之人是怎么来的;许多人又是怎么从殷实之家,小康之家

    ,中产之家,变成了家无隔夜粮,稍有波伏就要卖儿卖女的赤贫之家的。。”

    “难道那些原属于这些人田产、家资,是自愿长脚跑到士绅、大户、豪强的名下去么。。”

    “这就是这些口口声声的善人们所具有的迷惑性和欺骗性的一面。。至少表面上他们自己不做任何恶事,

    但是他们亲族、朋党和奴仆们却是做尽了恶事累累。。”

    “也许还会有人说,也许他就是被人蒙蔽和欺骗了浑然不知呢。。”

    “但是,难道你们真相信一个总被身边人欺瞒的糊涂蛋、老好人,非但能在这个时代保全家业不堕而不是

    让这些人给窃夺蛀空,反而还能令田土宅第越来越多的荒诞之事么。。”

    “所以此辈最喜欢收买僧道儒生之流,广为宣扬好人得好报,劝人相忍为善的典故;就是为了使人愚昧畏

    事而凡事不敢与之相争,而更好世世代代盘剥和榨取下去。。”

    “所以此辈眼中的太平之世和乐土,就是广大劳苦之辈水深火热骨肉煎迫如蝼蚁、尘泥的活地狱;你们都

    甘心子子孙孙生生世世为人做牛做马么。。”

    只见一片无比整齐的吼叫声道。

    “不甘。。”

    “万万不能。。”

    说到这里周淮安顿声喘了口气,直觉情绪和气氛已经酝酿的差不多才道。

    “所以,都和我一齐喊出来。。将相王侯宁有种乎?”

    只见一片如林的挥臂高生呼喝起来。

    “将相王侯宁有种乎!”

    “将相王侯宁有种乎!。。”

    “将相王侯宁有种乎!。。。。”

    然后谱喊着喊着口号就又变成了;

    “代天行道,补天平均,清平乱世,扫清妖氛,再造太平。。”

    “代天行道,补天平均,清平乱世,扫清妖氛,再造太平。。”

    而这声音甚至震耳发聩的穿透了府衙內的高墙,而播散到了附近的城坊中去震荡起来,而令另一些人相顾

    做骇然失色。

    而后,又有一些人被留下来,继续接受周淮安进一步的因材施教;主要是将被指派到各支武装工作队里的

    人手,在数算和测绘上有所长处的生员。

    “这些害人虫,我们自当时要一并扫清的;但多数时候也要示情况而定,而不能轻率的一刀切;”

    “按照其潜在的危害性和影响的多寡轻重,来决定眼下所推行方略的轻重缓急。”

    “在义军暂且无法全力以赴的情况之下,亦可以采取拉拢一部分,中立和孤立一部分,再打击一小撮的权

    宜手段来分化和缓图之。。而不是一味打到义军的对立面上去。。”

    “但是不能本末倒置的成为,暂时放过其中罪大恶极或是危害深重之辈的理由。”

    “打击的一小撮必须是影响最坏和最顽固,最能够大快人心的典型和样范;才能让人感受到义军改变世道

    的决心和魄力。。”

    “拉拢的必须是危害性最小,从切身利害上懂得时务和变通,或是意识到世间积弊深重,已经到了不变不

    行的那部分人;需要中立和孤立起来的,则是那些见风使舵的骑墙之辈。。”

    “等到了藉此发动和团结起来,那些居于社会最下层的广大穷苦人群之后,就可以慢慢的对这些旧势力残

    余,进行更进一步的清算了。。”

    “其中,愿意接受义军安排和支配的属于可以改造的对象,而抱残守缺顽坚持过往的固不化之辈,则要毫

    不留情的扫进垃圾里。。”

    “快刀斩乱麻式的杀戮,亦只是为了震慑和立威的手段,而不是矢志改变世间不公的我辈目的;新设的屯

    庄和劳役队里的改造,才是此辈长远的赎罪之道。”

    说到这里,周淮安缓了口气道。

    “我们不但要会摧毁败坏不堪的旧事物,还要能够在此基础上建立更有效的新秩序。。”

    “那些矿工眷属所构成的村落,自然要与其他地方务农为生或是制陶、伐木的村落,区别开来对待;”

    “发动的方式和具体可以争取的对象,也是迥然相异许多的。。所以你们到了地方上刚开始不要急于求成

    ,要多收集消息多摸清底细,方可找到事倍功半的脉络。。”

    “也不要怕犯错和麻烦,这岭內的数万义军还有十数万的屯户,都将是尔等的坚实后盾和底气所在。。”

    “就算是除了差错受了挫败,只要能吸取教训愈挫愈勇的复还再来就没关系。。”

    “既要注意提高警惕保全自身,亦要防微杜渐的避免被别有用心之辈拉拢和腐蚀,无形间变成欺压百姓的

    那一路人。。”

    “缺少监督的权柄哪怕是最微小的,也很容易被有意无意的私心所滥用;望各位好自勉之,给我交上一份

    尚可的回复。。”

    只见他们纷纷正身一片竖立齐声道

    “当不负所望。。”

    “惟愿解黎庶之倒悬。。”

    这时候却见一名虞候快步走了进来,而口称捷报道。

    “禀告领军,霍都尉于山外连战皆胜,已经取下了平阳城了。。而请待后援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