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九十五章 城池未觉喧(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天的正午时分,周淮安就已经坐在小吴门的城楼上;一边打量着厮杀成一片的内城方向,其中一个城门已经插上了青色的太平旗;而一边慢条斯理的品尝着当地的几样特色吃食。

    虽然这个年头的古长沙城,还没有什么火宫殿之类已经发展齐全的饮食体系,但是本地重辛辣的口味已经是初现雏形了;比如光是靠茱萸、高良姜和大蒜,就能调制出辛辣味十足的蘸料和拌菜来了。

    米酒和醋汁浸渍过金黄透亮的河鲈鱼脍,再搭配上辛辣风味的葵酱,简直就是一种在舌尖上流淌到舌根的鲜甜翻陈。还有去头尾的带子河虾为馅料的豆皮滚卷;绿油油清亮亮的莼菜羹子和黄澄澄醇脆宜口的酸咸笋头;还有酱汁芋白烧水鳖的奶汤,干煎的手撕兔肉,蜜炙的黄雀羹。。

    最后是一小瓶加了紫苏和丁香酿制数载,喝起来绵厚香醇在齿间荡漾的糯甜酒。如此的风味佳肴搭配上远处城中厮杀正酣,血火尘烟为佐味的此情此景,自有一种灭此朝食的意味和隐隐的逼格所在。

    这个献门的都尉彭攒倒也是个相当知趣而又城府甚浅的妙人。不但在见势不妙之下打开城门将太平军迎了进来,还破罐破摔的亲自带人沿着城墙劝降了城南另外两个城门的守官;又以诈做求援的理由骗开了城东里一个属于叛党亲信,而身居死硬立场的守门军将。

    所以周淮安的部下们其实没有费上多少功夫,就已经达成了他夺门不过夜的基本要求;而再接再厉的加入到了城门附近的肃清作战当中去了。要说夜战的经验和战术,周淮安自认麾下的太平军自称成势以来还未尝输过给别人呢。

    因此,朱存已经连夜自请为开路先锋,而带着太平军的跳荡、选锋、先登和奇兵队序列,毫不犹疑的杀进内城方向去了。一路上还穿街过巷的收拢到了好些被打散的别部义军,而解送到小吴门这儿来。

    再加上城外的市镇街坊之中所压制和收降的,那些旗号不一的别部义军残部;约莫也有六七千人之多;如今都被集中在了城外看押起来而接受重整和再编一二。

    因此,如今在城南和城东靠近一些的地方,成群结队押着俘虏或是溃兵而过,或是当街处决一些乘乱杀人放火之徒的太平军士卒,正在某种充满肃杀和窒然的平静当中恢复起基本的秩序来。

    只是历代扩建和经营下来的潭州,乃是一座人口众多规模上也不比广府小多少的江汉大城;就算是清理和善后起来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完成的事情。

    然而对于这位如此识相之下的彭攒,周淮安倒是有些拿不准该怎么安排和处置他了。这时候一名教导队出身的虞侯回报道:

    “报,朱将头已经拿下内城三门了,余下贼子都退逃进了牙城负隅顽抗了。。”

    周淮安微微点了点头,这个朱存别看当初看起来很有些贪财好利,但至少能够在北征当中抓住机会,迅速攀升到现今这个位置,相应的本事和经验手段也是不含糊的。

    事实上根据他的命令和对应方略,如今在占据足够的优势和上风之下,面对这些城中乱战的别部义军根本不用刻意分辩敌我;只要面对太平军的号令和喊话,依旧不肯停手拿起武器相向的,就是当场杀无赦的敌人。

    而愿意停手下来丢弃武器接受就地收容的存在,则会被带回到城门外去监管起来,然后提供饮食和热水,还有过来包扎和处理伤创;在这种情况下绝大多数人都会暂时放下戒惧和紧张,而顺服的接受下一步的编管和甄别、询问措施。

    然后就是让他们这些漏网之鱼或是幸存者相互指认和揭发,在进一步搞清楚城中变乱事因的同事,也把那些潜在的刺头和异己分子等不稳定因素,夹带在这些带有个人挟私报复的揭举当中,有错过没放过的给统统集中监管起来。而再没有了让人暗中串联煽动和私下蛊惑、造谣,作乱生事的机会了。

    这样一片片的梳理下来,只要按部就班的把这种稳步推进和多面合拢的势头保持下去,而不给对方任何出奇用诡的可乘之机,这潭州城里的变乱平定下来也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

    而在牙城外围的府衙建筑当中,横江军的左厢郎将李响,龇牙咧嘴的将插在衣甲上的两只无尾短矢给折断,再用短匕小心的削平断岔。

    突然杀进程来的那些陌生义军,简直就是一群疯子加上奇葩的狠人;基本就没法好生交涉和理喻的货色。但凡是一言不合或是几句话没有回应,就马上树起盾牌来用弩弓攒射一通再说;根本不给他虚以委蛇或是加以周旋的机会和余地。

    就算是想要聚集人手依照地势来就近伏击和阻却他们,在他们沿街推进的弩手、牌阵和矛列面前,也像是个滚动的刺团一般让人根本难以下手;反而是他们都是不失警惕十足而稳健奸猾的很。

    一旦四顾左右有所风吹草动,就会从居中跟进的大车上往可疑处丢掷毒烟球,然后再用连弩攒射一阵子;然后那些被从藏身所在熏出来或是被身上着火给惊跳起来的伏兵,就会被打草惊蛇的猎物一般给射杀当场。

    而失去了包围圈中突然性和合力发动的埋伏,自然就不再成为像样的埋伏了,而是一场正面硬怼的乱战了。然后,对阵的这些士卒,每战过一场就会在路口就地设立新的街垒驻防,再换上新一批生力军来继续推进;

    而在这般交替往复的轮战当中,一步步的将他们这些四散城坊之间,正当乘机不亦乐乎刮城的横江兵卒们,给逐一的隔断和分割开来而难以互相呼应和支援;又在接连不断的街头战斗当中,逐一包抄和压缩了他们这些兵卒所能活动的空余来。

    等到他见势不妙而带着部曲从合围当中强行突出来之后,身边竟然就只剩下不到一百多号人了。要知道他可是带领整整两个正编的营头,至少千把人马在东城行事啊。

    而且如今几乎是人人带伤,就连他给在脊背上和膀子上各射中了一箭;如果不是他这身从官军那儿缴获来的素色山文甲还算得力的话,他也许就当场被射趴下来;而不是继续酣战欲裂的带着部众拼死向前,头也不回的脱逃出来。

    至少在没有足够的药物和处理手段之前,他是不敢把箭头贸然拔出来的;那是会造成更大的创口和过多失血,乃至因此脱力、昏阙,甚至在此之前很多没有相应经验的新卒,就是因此在得到救治之前就丢掉性命的。

    知道某位加入义军的传奇人物,在军中推行了他所带来的针线缝合术和火络伤创的应急之法后,相应的死亡率和后续的伤创复发的概率,才像是跳水一般的跌落下来。

    “军主那儿到底是怎么个说法。。总不能让人吊在这儿白白耗着把”

    他喝了口部下好容易从附近翻找出来的一点水,沙哑着嗓子道

    “属下未曾见到军主,却是郭小都将在暂代主持局面。。”

    那名军吏却面有难色的道。

    “他让将头继续坚持一二以待时机,若有难处可就近向澜山军何军主请援。。”

    “这是什么混账话,难道自家人马都已经不能指望了么。。”

    李响不由勃然变色到。

    “那还不若让我等自谋去路好了。。来人收拾停当,随我进牙城去见分晓。。”

    虽然暂且无力与那些敌人的生力军较量,但是面对旧日的袍泽什么的,他还是敢于争上一争的。

    。。。。。

    而与此同时的城头上,来自澜山军何怀忠的使者也被带到了周淮安的面前。

    “城中这一切干系都是那贺君厚的主张,我家军主愿与虚领军化干戈为玉帛。。。”

    来人却是一名偏生老相的文士。

    “说人话。。不然滚。”

    然后就被周淮安不耐烦的打断了。

    “我家军主。。。。”

    使者被噎的脸色一阵青白之后,还是在势比人强的众将围观下低声下气道

    “愿以潭州全城并府库敬奉足下,只求。。。”

    “莫要拿我已唾手可得的东西来做代价么。。还是直接阵上见真章吧”

    周淮安再次不屑打断道。

    “何军主还愿奉上多年的积攒和私蓄,还有朝廷派来的使者和文书,”

    使者却是连忙接着抢声道,然后小心打量着周淮安脸色。

    “只求网开一面,放我澜山军所部出走他地便是了。。未敢再有奢求其他。。”

    “倒是想得美。。”

    这时在旁的朱存却是如期的厉声道。

    “贺君厚和何怀忠那两狗厮,勾连官府害死了这么多自己家义军兄弟,难不成就想如此轻轻逃过了?”

    “朱将主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然后周淮安亦是不紧不慢的补刀。

    “除非交出足够的诚意来,否则就谁都别想轻饶过。。”

    待到来人如丧考妣一般的无奈离去之后,朱存才有些疑惑的道:

    “老虚啊,你这又是什么章程和打算啊,我咋么看不懂哩。。”

    “朱兄弟,你愿意相信我这回么。。断然不会让这些残害自己人的家伙。。轻易得脱的。”

    周淮安却是微微一笑道。

    “信,咋么会不信你呢。。不信你的人可都是倒了大霉,吃了老多的亏了。。”

    朱存却毫不犹豫的道,然后在心中暗念道这些人中自有俺一个啊。

    “那就好,让我们且观后效吧。。”

    周淮安点点头对着左近道。

    “让人把这里的情形透出去,然后调样子队进来加紧攻打牙城的城碟吧。。看看有没有更多的惊喜和意外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