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零六章 前路各用心(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江州,彭泽城外,拼命擂响的颦鼓声中,却是一片兵败如山倒的溃败大潮。不同颜色袍服人流所构成的斑斓败亡大潮,径直沿着城墙的边沿而向着左右两侧奔泻和冲刷而去。

    “不准退。。”

    “后退者死。。”

    哪怕扎着黑头巾的一队队殿军(督战)队,当场按著膀子砍下许多血淋淋的头颅,又刺倒、戳翻了许多敢于靠近的人等;但是还是没有能够阻止相应的溃亡之势。反而接二连三的被这些宁愿面对督战的刀枪,也不愿再度接敌只会不要命奔逃的人潮,给冲击的阵脚松动而摇摇欲坠起来。

    然后督战的殿军队也是在是行刑杀人杀不过来了,而不得不拿起刀枪与这些溃决下来的败军,各种叫嚣喝骂连天厮杀缠斗在一起;最后又被强行裹挟着彻底冲散在了人潮当中。而这是后官军距离他们还有相当的距离呢。

    而站在城头上观敌兼督战的黄巢,亦是脸色十分的难看和不忿的重重捏着城垛粗粝的边沿,而死死打量着远处那面巍然不动的“张”字大旗。

    “张要命”“张无敌”,这就像是一个始终缠缚笼罩在义军头上,却屡屡挥之不去的诅咒和梦魇一般的,阴魂不散又像是宿命纠缠一般的在这战场当中再次相遇了。

    但他更是没有想到的是,这才出了岭外另外几个月而已,当初那个气势如虹势如破竹人人争先的各部义军,就已然是各种颓败、荒堕至如斯了;除了人数尚众之外甚至还不如当初,经过了艰苦卓绝的转战和挫败之后,刚到岭內而人人思变的情形呢。

    若不是他亲眼所见,并确认那些个逃回来的熟悉面孔和身影,他几乎会以为这是哪里新来投奔的破落流民团伙,或又是曾经被他们击败过那些,衣袍都配不全的地方官兵、土团呢。难道他们就是这么对待手下的兄弟么,连在岭內补充和配备的护具器械行头都不剩下多少了。

    而分兵各路打下城池之后那些堆积如山的斩获,更是不知道都被他们这些头领人给使到了哪里去了。事到临头就只能拿出这些杂七杂八的破烂货色,拿来应付和对阵敌人么。

    这些日子在各路开花皆有捷报而普遍一片形势大好之下,他一心都扑在礼仪使崔缪所提出的建章立制,厘定官属和职阶、礼仪和规矩之类的事情上了;却忽略了这些老兄弟及其麾下的基本状况。

    以至于现如今,这城中虽然还有本阵在内三翼七军的数万义军人马,但是身为领军的率将、军主们,却居然相互推诿着畏敌如虎,没有一个敢于主动要求出阵和接应败走的迎战前军。那可是号称五万人马,至少实打实的四万精壮啊。

    而前两天还在宴饮上信誓旦旦的右军使兼左翼统领常宏,在江边连败数阵之后更是干脆就率麾下两军约万余人一并临阵投降了官军了。这个结果也让剩下义军高层当中,不免有些人人自危式的相互猜疑和揣测起来;尤其是那些与常宏交好和素有往来的将领,生怕再出下一个而更加不敢轻易指派他们出战了。

    这时候城下的官军也像是杀够了败军之势,而开始耀武扬威式的在贴近城墙的位置,纷纷驱使着俘获的义军士卒,而回归到了城下森严整然的列阵当中去;转而开始就地构筑起了营盘来,仿若是就在着城下长久的对阵下去呢。

    “王上。。请让某出城一战。。”

    这时候总算有一个声音在黄巢身边主动请命道,却是一名膀大腰圆而看起来锐意十足的年轻将领。

    “好好干他几个官狗,奉给大伙儿出出气好了。。”

    “你想出城斗将?。。”

    黄巢也认出他来不由脸色宽雯,那是出岭后新加入的一员年轻猛将秦定基,以擅长马战而能使两只铁鞭的天生巨力著称。

    “真是好汉子,我自当擂鼓为你助阵。。。以壮行色”

    随后在城头到城下的一片呼啸和呐喊声中,列阵的官军中也在回应的鼓号声中,猛然弛出一骑顶盔掼甲的将校来,举起折铁大刀打个照面就与义军将领秦定基厮杀作了一团。

    只见一阵高过一阵的叫阵和助威声中,那马上惊心动魄的刀枪铁鞭纵横交错往来,而足足缠斗了数十个回合难分难解;然后这才随着秦定基的马力不足,而突然前跪失足倒在了地面上。

    随即一颗斗大的头颅随着被砍断的臂膀一起,翻飞在了空中又跌坠在了地面上;霎那间城头上彻底的失声静默一片了。

    “某家李神福,还有贼头赶来送死乎。。”

    这名官军将校这才大声的自报名号道

    然后,又有老将庞师古之从弟庞全义,郎将康志新、枭卫队将黄潋。。纷纷不忿的相继出阵,又被官军派出来的斗将给一一斗败、斩杀于当场。。。。。

    然而就像是祸不单行而接踵而至一般的,当抱着一肚子的不快而匆匆从城头走下来的黄巢,就接到了另一个噩耗传来。

    后方的军中再次爆发了时疫,留守在江州看守辎重和眷属的大队人马,有近小半数都都开始发病和出现明显的症状了;据说一些尚未染病的部伍,更是开始纷纷裹带着财货和物资,竞相逃离当地了。。

    黄巢只觉得有些心力憔悴的不由身形晃了晃,突然有些怀念起某个曾在大将军府內行走和任事的身影来了;若是由他在这儿的话,只怕是这些事情都不用再让他烦心和劳虑了吧。至少由他来执行那些规矩和章程,断然是没有眼下时疫这种困扰和后顾之忧了,只可惜了。。。

    随即黄巢就把这种明显出现动摇和软弱的念头给按捺下去。自己可是要带领义军在偌大的天下打下一片立国根基的黄王,只能是那个永远正确而不容置疑的存在;更是不可能对区区一个旧属公开低头服软,而有损分毫的威严和权势。

    但是,在别的地方还是可以稍有作为的,想到这里他让人把杨师古给叫了过来。

    “杨军师何在。。我有事情交代”

    “禀告黄王,杨军师不是正在浔阳干办事务么。。”

    这名属官恭声道。

    “须得差遣快马将他召唤回来。。”

    黄巢这才恍然想起来,自己已经很有些日子未尝见过杨师古这位昔日的智囊了。上一次与他交谈时好像在时逾月之前,还是有些对方劝谏不过而不欢而散的意味;然后就自请道后方去整顿物用了。

    。。。。。。

    千里烟波的洞庭湖中,周淮安站在风卷咧咧的船头上,也是自有一种豪迈激情涌动在心怀,不由念出一段在网络上见过的诗句来:

    “长风霾云莽千里,云气蓬蓬天冒水。

    风收云散波乍平,倒转青天作湖底。”

    然后自有在旁的元静急忙拿出纸笔记录下来,然后标注上日期和地点,日后就可以在适当内化之后作为义军内部宣传的素材之一了。

    远处水岸突出的山崖边,一座矩形高台上簇立一主两从,造型优美而古朴浑然的黑色楼阁,赫然就此如鹤立鸡群一般的映入眼帘。这是一座典型的唐代阙楼形制的建筑,据说是开元名相之一的张说,在东吴鲁肃的阅军楼旧址上重修起来的。

    因此,在周淮安放大到极致的视野当中,可以见到如飞鸟展翅欲扬的山型疣顶和鹄尾飞檐,通透明净的缕空回廊与层叠梯次如倒塔的斗拱架梁,还有环阁而上如鳞羽般的梯架和饱经沧桑的大幅漆彩画壁。

    与后世建国后不知道是第几次重修起来,用故宫风格的金灿灿琉璃瓦和红彤彤立柱,堆砌在一起那个假冒伪劣版的高价旅游景点,简直是不可与日而语的。

    而在高台正中五重、左右翼三重的楼阁之上,还有人头攒动而竞相观望的趋势。让周淮安不由想起了后世一种名为吃瓜群众的神奇生物,而突然有些文抄公之恙的技痒起来。

    然而这时候,太平军围绕着岳阳城的水陆两路攻势,也在原来越近、原来越紧锣密鼓的激烈撕喊和攻杀声中,开始从城池的外围延伸到了城郭之内了;眼前正在发生的现实战火,也总算是他将差点儿放飞天外的

    文抄公之魂,给重新拉了回来而变成了那个“泰山崩于前而巍然不动”的义军之主。

    事实上,有了沈彬沈子文这个号称非暴力不合作,但是一遇到暴力就乖乖合作的内应配合下,北上袭取岳州州城的攻略过程,比预期之中还要更加容易和简单的多。而在事先制定的计划和预案当中,罗列出来所可能遇到各种的情况和对策,基本都没有能够派上用场的机会;

    根据参军组和参谋组一起自由发挥和补完的计策,太平军只是让几个看起来比较脸熟的俘虏,带着王天明在內的一群跳荡健儿压阵,以替李罕之送捷报的理由就轻而易举的骗入了岳阳,或者说是巴陵城的东向城门了。

    然后从水路方面,拿着沈子文正儿八斤亲笔信的“代表”,装模作样起来稍有那么点文人气度和门第做派的高季昌,也在某种愤愤不平的情绪当中行船靠岸;而气汹汹带着一群三五大粗的随从,号称要去找当地的官军主将好好的告上一状;

    结果看守水门的官军,同样没有人质疑或是敢于多问上几句,就让他们堂而皇之的冲进了城门之中;然后就再没有任何的然后了。水陆两路加攻的奇兵和先头,很快就夺取了至少岳州七门中的四处,而在街头上得以轻松会师之后,再合力向着北郭和内城推进过去了。

    这个时候抵抗才变的激烈了起来。当周淮安下船登岸之后,临时设立的中军当中已经连接到了许多处,请求后续增援或是投入相应器械的紧急通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