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一十三章 逞勇赴江汉(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已经四门大开而放任逃亡的浔阳城外,杨师古还是踏上了南下出奔的河船;毕竟,大将军府那边中就还有一些他实在放不下的东西。

    但是对于城中的后续安排他也已经以总领后阵的军师名义决定下来,至少不能让他们在疫病和官军的双重威胁下,各种坐以待毙啊。这样的话除了那些已经病得走不动的之外,或许还有部分人能够有机会活下来才是。

    。。。。。。

    而与此同时,在彭蠡泽东岸的湖口戍当中,大队已经抵达的官军却是偃旗息鼓的停驻了下来,而在中军召开了一场临时性的回忆临时。

    “诸位,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一名灰璞头绿袍带的官军将领也在大声的抱怨道,却是来自苏州的守捉副使张雄。

    “张都兵、张讨击这是要把咱们往死里用啊。。”

    “长此下去,莫等那些草贼被讨伐平定,咱们从淮南带来的老底子就要先给拼打光了啊。。”

    “那又如何,先前又稍加推诿和迟缓行事的几位同仁,那位军法从事起来也是毫不手软的啊。。”

    另一名他的乡党兼上元团练使冯弘铎开口道。

    “那是因为他从未吃过败绩,自然就会对大伙儿一味的苛求了。。”

    行营游奕使韩师德却是有些愤愤的道。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上元团练使冯弘铎不由霍然有些惊疑之色。

    “我当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指望有机会,也能让他稍加体谅一番咱们的立场和心情啊”

    游奕使韩师德面无表情的道。

    “你想得到是很美,这可是随高公出阵以来几乎未尝一败的张无敌呢。。”

    苏州守捉副使张雄也有些听不下去了。

    “他再怎生无敌的名声,难道就不是朝廷的臣子了,就不要仰仗咱这些人的协力,不要依靠地方的供给了。。”

    韩师德却是露出个不以为然的表情来继续道。

    “况且,我辈就不能在高公身侧,在朝中寻找更多的奥援和呼应了么。。实在不行,尚且还可以假以外力呢。。”

    “这未免也太。。。”

    六合镇将徐约也露出勉为其难的表情而插口道。

    “够了,都是朝廷的臣属,这种悖心之论不要再多说了。。”

    在场身份最高的楚州防御使张瑰断然喝道。

    “据说那浔阳城中正在爆发时疫,已有许多人逃出来了。。你难道真的要逼兄弟们贸然去犯险么。。”

    身为江都押衙将的刘建锋却是不服气的道。

    “那你究竟想要怎么做。。。”

    苏州的守捉副使张雄

    “其实很简单,就说我等军中与贼交锋时也不慎沾染了时疫,而将士不肯再度前行了。。”

    这时候,楚州防御使张瑰再度开口一锤定音道。

    “让我等联名共署之下,想必张都管会好生体谅一二的吧。。”

    这一时之间在场无论是行营游奕使韩师德,江都押衙将刘建锋,苏州守捉副使张雄、上元团练使冯弘铎、六合镇将徐约等人。这些淮南地方崛起或是与乡土豪族关系密切的的实力派人物,都不约而同的眼睛一亮,而露出某种赞许和认同的目光来。

    然而当大多数人都离去之后,

    “在场大多都是竖子不足为谋者,不过就算是其中传到张无敌的耳中也无妨了,”

    刻意留下来的楚州兵马使张瑰,亦是对着身为同谋的行营游奕使韩师德,江都押衙将刘建锋道。

    “这些不过是故意说给大伙听,预先打下个埋伏的铺垫之词,真正的关键还在我等接下来一步的行事上,此辈中人的呼应正好为之掩护呢。”

    而在更南方的饶州境内,刚刚与黄巢的本阵交锋数度而被击退,损伤不小而在新昌县(今江西景德镇附近)停驻下来的官军驻地当中。

    也有来自从属于淮南军的左厢都知兵马使毕师铎,高邮镇将郑汉章,和州刺史秦彦、池州刺史赵锽、庐州兵马使田頵等一干人,正当是面色凝重的汇聚于一堂。

    当然了,他们都具有一个相似的特点:不是出自叛投朝廷的前义军,就是被招抚收编的地方反乱势力。因此,这次也被趋势在攻战的最前列,而需用更多实际行动来表明对朝廷的忠心。

    “毕鹞子,你这葫芦里又是卖的什么药”

    作为杨行阚代表的庐州兵马使田頵,毫不客气的当先开口道。

    “那张要命可是催的正急呢,你突然停下来召集大伙是几个意思。。还怕不够落人口实和招忌讳么。。还是真以为人家不会要你的命么。。”

    “我当然是也怕这要命的差事,可是我也有一句掏心窝子的话,要对诸位问个明白。。”

    长相英武却气质阴鹫的毕师铎,却是愈加表情凝重的道。

    “一旦这黄逆首在地就此伏诛之后,我辈及麾下之流又当何以自处呢。。我可是明白的听说,那左右莫邪都依然再度增扩了,而那位高使相可是尤其优待和看重行营军马呢。。”

    于是表情各异的众人一下子都变了脸色,而相互之间眼神闪烁起来了。然后才有人犹豫再三的重新开口道,却是与毕师铎同样叛自前义军,方面阔口的和州刺史秦彦。

    “老毕你的意思是。。。让咱们阵前稍加宽宽手。。”

    “这怎么可能,军中可是有的是那位耳目在盯着呢,就等抓我等的错漏和疏失。。万万不可以轻易授人以柄的;”

    毕师铎却是很有些不耐的摆摆手。

    “阵前当然是该往死里打就往死里打,不许节省分毫的气力才是。。但也不能折损的太多以免伤了自家的根本。。那真是为人刀俎了。”

    “是以我等也要多谋一条退路来以防万一才是。。”

    “你这不是一点儿实质处都没有的废话么。。到底想怎么着。。”

    这时身材健硕的高邮镇将郑汉章,也急性子的道

    “黄逆已经暗中派人过来了,希望能与淮镇有所交涉呢。。”

    毕师铎这才揭开了谜底,而又暗自警惕的打量着个人的神情和反应。

    “而我在使相身边也有条重金打造出来的路子,可以籍此搭上张要命那儿。。现在就差个名正言顺的由头了。。需要诸位共勉和使力了。。”

    。。。。。。。。。

    荆州江陵城东南角的城墙上,周淮安有些唏嘘和感叹着打量着眼前的大型城池,及其平整如菜畦分为左右十六大厢的坊区。只觉得心中还是有些恍然。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荆州州治江陵城了,这就是曾经号称扬一益二、楚三陇四的,号称“琵琶比饭钵多、种花如种田”的天下四大繁华富邑兼风月圣地之一的所在。

    更是长期以荆州水军闻名天下;因此,也是历史上诸如“刘备借荆州”“关羽大意失荆州”之类的历史典故的发生地,和“桓温北伐”“白衣渡江”等许多大事件的策源地。只是明显计划跟不上变化的道理。

    明明做的是击破和围歼城外驻留官军为诱饵,调出占据城内官兵援军并予以重创之的计划和后续对应预案;怎么一开打没多久就出了状况,局面倒了个过来变成了打到城中去,直接与城内城外的官军一起开战的局面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太平军还是乘其不备出其不意的打进了江陵的南外水门和东角门,并同时相继击破和肃清了城郊的后湖、草市、沙头、马头、曾口市在内,诸多外围市镇当中驻留官军。

    虽然当阵杀获数千人但未见有人出援,反倒是被打散的残余溃兵沿着城墙被追了一大圈之后,多数在城头掩护下逃进了城池当中;而太平军也最终在城东向成功的立营下来了;而与来自城南占据了沿江一侧码头港市的水面力量,依托于占据的两处城门构成了某种互为抵角之势。

    周淮安这才有空闲亲自登上江陵的城头,就地勘测与观察起城中的情形来了。

    这里也是天下屈指可数的大城之一,光是作为外郭的罗城城墙就足足广有十八里还多,高达十八尺到二十尺不等;分布着十一个城门和数十座土木结构的附楼,还有引来江水灌入的宽阔护城河和断断续续的夯土护墙为外围。

    只是因为屡遭兵火的缘故其中大多残缺不全了,而有些缺口上甚至是用木制的栅栏给临时封堵起来的所在。

    所以,在没有足够水面力量的支援和策应下,要守住这么一座外围宽广的大城,委实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但是作为进攻者想要集中力量在一处,进行重点突破却是要相对容易得多。

    但是接下来将要何去何从,周淮安不由陷入了某种情报严重不足的困惑和犹豫当中了;打击和重创官军的计划已然行不通了,还有必要在这个城中继续与山东行营为首的官军对抗和拉锯下去么。

    这时候远处的城墙上再度响起了了激烈的嘶喊声,却是其他城门处的官军再度沿着城墙攻杀过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