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五十四章 红旗日鏖水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江州所在的大江之畔,已经飘满了沉浮起伏的尸体和船只的碎片。

    那些肆意逞行于江上的官军战船,甚至追逐这溃败之后慌不择路而纷纷搁浅、冲滩在岸边的水军船只,落下部分的风帆而减速抵靠道岸边来;继续用弓箭和投射的砲石、抛竿,轰打和袭击着视野当中所能见到的一切活物。

    浔阳城外沿江分布的营盘中被惊动起来的大多数人,只能在岸上一边退避和躲闪着,一边大声的叫骂和怒吼着,甚至拿起弓箭对射都有所不及;

    只有少数稍有略有勇气与血性之人,顶着船上飞射的矢雨冲到江边的滩涂中,将那些犹自挣扎上岸的残余幸存士卒,给连拖带曳的接应回来。

    只是他们的人数实在太少,而愿意就此响应和附和他们的人亦是寥寥无几;而在官军战船的打击和袭扰之下,大多无头苍蝇一般的乱作一团,或是远远退离险地而且做壁上观望,任凭怎么呼号和叫喊也不肯过来。

    因此,还是有更多条船入水逃生的残余水军士卒,才堪堪游到江边或是在江水里回游了一段就被射杀,而变成一抹殷红的血迹随波逐流的缓缓冲刷而去。

    而正巧站在城头上的黄巢,亦是脸色铁青的打量着这一幕。哪怕这么多年来他历经无数挫折,而屡败屡战、屡覆屡起磨炼了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动的城府和胸怀;亦是好一会才放下几乎被捏成数段的马鞭,而在牙缝中基础一个声音来:

    “义军新成的水师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么。。,难道就真任凭这些狗贼,肆意残横我士卒弟兄么”

    左右却是一片哑然无声而面面相觎,要说阵上的厮杀称雄,这些义军将领们倒也未必自认怕过谁人去;但是想要在这水上与官军争雄逞强,就实在未免有些勉为其难了。

    尤其是原本还算擅长水上争战的几位率将、军主,都相继战死、失踪、出走和投降了官军之后,义军在这方面的短板和缺处,却是一直没有能够弥补回来的;

    虽然之前他们也大量征募了许多,长年生活在鄱阳湖和沿江一代的鱼户、船民为义军水师的补充。但是支使他们为义军提供输运和协力是一回事;想要将他们训练和编列成一直合格的军伍,却又是另一回事情了。

    这一次官军水师来袭的场面和结果,无疑就是关于他们具体战力的最好写照;

    “且让我前去一试好了。。断不能就这么让官狗肆虐残害下去。。”

    出声的却是缠着膀子别号“飞山虎”的左军使孟楷,他毅然和决绝的出列道。

    “好,我许你拆下城上的器械和调用一应人手,不管多少代价,一定要给我打下那些官狗气焰来。。”

    黄巢顿然脸色一缓而宽声道。

    “诺。。”

    “那个冒死奔走在江边救人的,又是那一部麾下的健儿。。”

    待到孟楷带人飞奔而去之后,他又对着左右道。

    “回黄王,乃是已故项(先)左统领旧属的前探将朱老三,如今暂在盖(洪)都统麾下以别将听校呢。。”

    随即就有人回答道。

    “真是又有勇有义的好汉子,区区一个别将未免太过屈材了罢。。马上将他明籍调到我的前军马队来,可为副郎将衔听用。。”

    “回禀黄王,这其中别有内情呼。。”

    这时又有另一名属官硬着头皮道。

    “这朱老三的兄长,乃是率部出走复州又投了江陵的朱(存)大可啊。。”

    “那又当如何,难不成他眼下不是在为我义军冒死奔走出力么”

    黄巢却是挑眉微沉下嘴角来,不怒自威看得他不禁骇然而退了数步才道。

    “莫以为我就不晓得你们私底下的勾当,莫说他有个兄长脱离在外就要事事提防;难道军府之中与那边往来就见得少了么。。怎么就不见的你们避嫌了。。”

    “黄王明鉴,黄王恕罪则个。。”

    这名属官顿然脸色大变的跪倒在地上顿首不起,而暗自对着不远处的右长史黄瑞露出个求助眼神来。

    “你这杀才,还不给拖下去接受责罚。。留在这碍人丢脸么。。”

    这时却是掌书记黄睿开口训斥道,然后又对黄巢。

    “王上无需为此苟且之辈劳心,如今各路人马会盟在即却出了这事,只怕有损义军的威严和气势还在其次;一旦为彼辈隔断了江上之后,为控制时都有所妨碍了,还须得另做法子弥补才是啊。。”

    “或许我等可以分师一部就近往攻丹阳和建业城,令其无暇自顾。。”

    在场的老将庞师古不由开口请命道。

    “或许可令浙西镇的周宝那贼厮,召还这些水师战船否。。。”

    “。。。。。”

    而另一名大将费传古却是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的按捺下去,却是想起了为此出走的得力部将王重霸。

    这时候,死伤累累的江岸和滩涂上已经没有剩下多少活人了;而那些抢救伤者和幸存士卒的,也在官军转射而来的砲石之下,当场付出了伤亡了好些个而将坦途给染红了点点片片。

    然而,当孟楷带人奋力拆卸下来又装运到江边的床弩和石砲,开始对着江上那些官军战船上弦校准;却见对方已然是发现了什么一般的,顿让将好几块打磨过的硕大卵石抛投过来。

    虽然未尝正中床弩和石砲的所在,却是惊的那些正在操使的士卒,当场四散开来躲避一时。而这时,也是那个满身已经被血水和汗水给浸透的朱老三,带人推拒了几块大牌和挡板过来,遮护在了这些重装器械之前。

    孟楷这才得以连打带骂的将那些操使之人给拖曳回来,重新开始对着官军战船进行蓄力。然而对方也已然注意到了他这一处的异常所在,而将愈发密集的箭矢和火石给抛射过来;

    当场就点着了一块挡板,又砸破了一面大牌,而将后面支撑的两人给掀翻出去;其中一个灰头土脸的被搀扶着慢慢爬起来,但另一个却是半身血肉模糊的当场断了气息。

    这时,总算是有一具床弩上弦完毕,而迫不及待的迸射出一只装满灼热炭火的陶罐;然后带着淡淡烟迹划空而过之后,却又去势不足击坠在了最近一艘官船的近侧,而溅起一团水花和稍闪即逝的烟气。

    见到这一幕孟楷心中不由重重的抽搐了下,却又催促着其他器械的发射;然而就像是被某种坏运气诅咒了一般的,在仓促之间接二连三的投射出去的石蛋和炭火罐子,都未能够有所命中而变成了江中的水花。

    倒是那艘靠得最近的官船像是受惊一般的,顿然忙不迭的下杆划桨起来,而缓缓向着岸边拉开距离而去;然后随着船上响起的号声,其他的官船却是向着这边聚拢而来。。

    半个时辰之后,大惊失色的朱老三拖着已经有些陷入偏执的孟楷,没命的跑了好一阵子直到失足踩进一个坑里,才滚成一团的停了下来。而他们原本用来打击江上官船的那些器械,却是已经消失在了火光和崩碎的烟尘当中。

    徒劳无功为只能被动挨打,无比憋屈的心情和郁闷,让孟楷的心胸几乎是要泵炸开来;他突然一把抓住刚刚救了他一命的朱老三道:

    “我们回去再来,城中还有一些器械和备件,我就不信不能把这些狗贼给留下一些来抵命。。”

    而城头上观望的黄巢等人,亦是在某种期望到失望的心情跌落当中,发出了个各种意味不等的叹息声。

    “这是可惜了这孟虎子了。。下令本阵的巡禁队和检查队,将江边跑散的人头给收拢起来吧。。再下令所有营寨都撤离江边至少三里之距。。。传令下去加强日夜巡哨,多派游马轻骑,严防官狗籍此登岸偷袭之事。。”

    而在浔阳楼上,在场所有人似乎都没有饮宴下去的心情和气氛了;而只是一言不发的闷头喝起酒来;毕竟,这一次官军水师来袭的损失,相对义军整体而言并不算大,但是由此丢掉的脸面和人心上的亏损,却是一时之间根本难以挽回的。;

    。。。。。。

    而在江面上的千料坐船当中,浙西水军讨击使兼丹阳军使李宝振,亦是老怀快慰的捋着胡须对左右哈哈大笑道:

    “众儿郎所为甚好,当论功厚赏之。。以此番事了看贼众还敢小觎我浙西子弟么。。也算是替周(宝)使君长脸争气,亦是替高渤海、高大都统报了一箭之仇啊。。”

    “故而事后,不但使君当有重重赏给,就算是淮镇那边,也是少不了厚赐而下的啊。。只可惜水战比不得陆上杀敌,就算有所杀伤贼酋,也无法当场以首论功了。”

    “军使此言差矣。。。”

    旁边顿然有部下闻弦歌而知雅意的接口道

    “被杀灭的贼酋可是为砲石所毙,至少又十数位骨糜摧烂当场,在船上众多将士的有目共睹之下,却是不容抹灭和忽略的啊”

    “你说的也是一番道理,就让军籍官记下了,且算是大伙儿的共同功绩吧”

    李宝振亦是颇为满意的答应道。

    “对了,吹号传令在江岸游曳击敌的右锋和中军人船,砲石将尽之后就可收队了;以免天色渐暗之后予草贼可乘之处。。”

    他又想起来什么接着问道。

    “此外,追击残敌的左锋尚且未有归还么。。派出快浆马船前往传信,令其勿要追出太远而与本阵失散了。。万一在夜色下行船不甚有个磕碰损伤,那就另此番的战果不那么圆满了。”

    “得令。。”

    转身下船而去的部将离开还没有多久;突然坐船桅杆瞭望的吊斗上,就有人大声的叫了起来,

    “似乎是水师左翼行船归来了。。”

    “这下我便安心了。。”

    李宝振有些满意的掂了掂整齐成束的胡须道。然后就听见更大的惊呼声:

    “左翼的行船似乎烧起来了,那面江上尽是烟火啊。。”

    “什么。。”

    李宝振一时震惊的搓手捻下了好几根胡须,却根本顾不上下颔的刺痛,而全神贯注的朝江面定睛望去,却是只看到了一片在灰暗下来的天色中,红通通的点点火光和弥散开来的烟雾,却始终没有看到自己所期待的船影。

    这时候,远处却是有隐隐约约的亦是雷声传来,他不由看了眼依旧澄净无比的天空,并不像是马上就要迎来阵雨的模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