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六十二章 知君用心如日月(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喝得有些醉意盎然却难掩心中亢奋的朱老三,回到自己在城门边上规模略小的营盘当中;他只觉得近日来自己似乎是已经时来运转了。

    先是军府有人前来传达口信和赏赐财帛,并表达了黄王对他的看重之意;然后又在这场宴会上籍着大兄的干系,见到了那位大名鼎鼎而颇有些传奇故事在军中流转的虚和尚;而且对方同样对着自己颇为亲切和多有善意。

    因此,他事后也不免陷入了某种既是快乐又是痛苦的抉择两难当中;因为按照大兄朱存的说法,未曾有见过这位太平领军会对一个小小别将,和颜悦色的说上这么多话;甚至还询问了他从小到大的一些生平事迹,其中的看重之意可想而知。因此极力招揽和邀请他投奔到太平军那边去,另有一番大作为的。

    当然了,他也不是未尝没有动过心的,毕竟是亲眼所见那些太平士卒各种吃得饱穿得好,多数人都有披甲而至少配备三件军械的日常情形。

    但是在此之前他已然信誓旦旦的对着来人保证,要对黄王竭尽全力以为报效了;既然前头的话都说出去了,实在是不好回过头来,再做那食言而肥的朝三暮四之事啊。

    因此,面对在场来自大兄的暗示和提点,他只能不停的敬酒和说好话来吧自己灌醉;以不胜酒力的理由来逃避需要当场作出决定的立场尴尬;他甚至不敢告诉自己的部下们,就怕他们一时口杂反倒是给人的好意惹出是非来。

    然而当他在依旧寒冷的夜风当中,由亲随的朱珍搀扶着跌跌撞撞好容易回到驻地;却见那些手下们都没有哪找惯例去轮番歇息,而是个个眼睛通红而精神亢奋的守在那里;就好像是下一刻就会有什么敌人跳出来攻打他们一般的警惕十足。

    “这是大兄让人送过来的。。”

    朱老三看着装在藤箱和草筐里,用稻草捆扎起来却犹自透出冰冷寒光的物件,顿让上头的酒意和困惑即刻间就烟消云散了。

    无怪这些手下们个个不省心的不敢去休息,实在是送过来的这些东西有些烫手和麻烦啊。倒不是他们都没有见过好东西,委实是这些做工精良而打磨水亮的兵器太过抢手了。

    足足有上千柄统一式样的精铁刀剑,倍于此的矛头;数百张强弓和上万只箭头,尤其是那几十领各式甲子,就算是在义军大部当中也是颇为稀罕的物件。

    而这些东西加在一起精打细算的使用之下,足以宽泛的武装和拉起一整个军序的人马来。也足够让一些关系不近而来历颇杂的别部义军所属,连夜得了消息就此不惜撕破了脸儿过来抢一把了。

    而在这时,他倒要感谢之前那场太平军带来的营啸了,以至于这会还有好些人在努力收拢自己家受惊跑散的人手,而暂时无暇顾及到他这儿来。

    然后,他又开始头疼和烦恼起来这批军器的处置和发落。这么一大批好处全数留在自己手中肯定是众矢之的,然后让他平白交上去或是舍给别人,却也是根本不甘心的事情。。。。于是在这一刻,他心中的秤码不由又更多偏向了大兄所在的太平军这边。

    他当然并不知道,这只是太平军此次前来会盟的预期计划中,毫不起眼的一环而已。而之前输送给大将军府,以三年份的陈粮和积压库存中的布帛为主的馈赠也只是第一步。

    接下来太平军其实还有继续武装和强化义军的目的和打算。并且为此准备了从早年汰换下来的老旧翻新兵器,到历战下来缴获自官军的杂色装备,以及南海县的工场流水线大规模批量生产的简易制式装备在内,一个门类和数量颇丰的大礼包。

    当然了,这部分就不是免费和无偿的了,而且针对交易的也不再是大将军府这个整体;而是通过各种关系和渠道,化整为零的直接在各部义军身上,以牺牲部分给予代理人的分成为代价追求短期内最大的利益化。而朱老三这里无疑就是其中新铺开的试点之一。

    。。。。。。。

    而在浔阳北门内的临时驻地里,周淮安也刚刚回过味来。我干才做了啥,好像给朱存的弟弟说了一堆有的没的,鼓励之言和指点人生的道理,差不多就没有拍着肩膀直接说,“少年郎我很看好你哦”“勇敢的少年啊,赶紧去创造奇迹吧”。

    好吧,如果自己没认错人的话,他就是那个创立了五代后梁政权的梁太祖朱温同学。按照一般yy小说的路数,这种未来才能刷的隐藏大boss,怎么说也不该这么快出场啊。

    用后世***曾经评价他说:“朱温处四战之地,与曹操略同,而狡猾过之。”,因为朱温跟曹操一样,生逢乱世而以并不起眼的格局,从诸多强横大势力夹缝当中征战开拓,最终把握住王朝更替的机会,就此成长为一代枭雄。

    他这一生改过三次名字,从父母取的朱温,到唐朝廷赐予的朱全忠,再到自取的朱晃(取如日之光之意),每一次改名都代表着他在政治生涯中的一次变色(及时站队),他也因此被人称为变色龙,所谓的三姓家奴也不过是如此。

    但是他比传统三姓家奴的吕布要可怕和厉害的多,不但籍着及时改换立场和身份的机会保全了自己,最后还在藩镇割据的体制内成功混出头来,完成了挟天子以令诸侯,最终篡夺了国家而成为五代的开朝太祖之一。

    如果说黄巢是唐王朝的掘墓人,那他就是给唐朝盖上最后一铲子土的那个最后人选。虽然人品和风评实在不怎么样,但是翻云覆雨的眼光和手段显然是全是带当中出类拔萃的那一小绰。

    这么一个人物突然就成了自己日常所要经常面对和接触的,周淮安只觉得自己真是亚历山大啊。虽然他刺史还没有后来的诸多光环和所谓的王八之气。

    更何况,这厮还有一个和曹操一样的共同爱好,就是喜欢人妻而长期直觉或是间接扮演隔壁老王的角色,而且相比下身一时爽死了儿子和大将就收敛的曹操,这厮可要更加没有下限的多,不但搞自己的臣子和部下的妻女,就连养子和亲身儿子的女人都不放过;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关于他与一个奇女子刘氏的几度离合聚散,然后把对方赐嫁给自己的头号心腹谋士敬翔,而时不时召进宫去嘘寒问暖的故事;所以,最后就在一路作死的过程当中一直做到死了,最后留下一个“父子聚麀惨遭剸刃”的段子。

    但是做他的友人、袍泽或是部下,都要有被原谅色罩顶的风险啊。虽然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相当阳光爽朗的大叔类型;但是这样的话就更危险了。因为这样的外表更加具有欺骗性,哪怕是作为部下也是一样风险亦然的啊。

    当然了,以现如今双方的地位和势力差别;周淮安想要动了杀机直接除掉他以绝后患什么的,也不过是多费些手尾的事情。作为所谓时代气运之子的代表,他如今也没有那么多的护身光环和凭仗。

    但是从基本的现实需要和利弊权衡起来,冒着打乱历史进程的风险除掉他,所能够得到的长远预期结果,并不见得能够回馈多少到太平军的本身上;毕竟,他在历史上发迹的基础都是在北方,而与如今太平政权的基本盘有些风马牛不相及。

    可以说,除了帮助未来在北方注定崛起而鞭长莫及的李克用,去掉一个相爱相杀一辈子的死对头和宿敌,让唐末五代群雄并起的乱局更加混乱,和制造更多不可预期的变数之外,就再没有任何多余的价值和意义了。

    毕竟太平军如今正在推行和实践的还是种田暴兵攀科技树;稳扎稳打的发展和步步为营的推进,以足够的积累的大势来,来碾压和推翻一切敢于挡在自己道路上的存在。

    正所谓是以堂堂正正大势席卷天天的阳谋手段,实在不需要象当初一样,借助扭转和影响少数几个的命运轨迹,来获得自己想要的崛起机会和助力了。

    所以这个尚且在蛰伏阶段的朱老三,周淮安觉得姑且可以当作一个时代大势的现实样本和参照对象;而进行有限投资和结好以伴随影响之。看看最后受到外力魔改、又被夺走许多机缘的时代气运之子,能够被扭曲和偏转到怎样的人生轨迹上去呢。

    然后,周淮安又想起来了刚刚发生的另一件事情。

    “虚兄弟可否有意进一步,与黄王有所亲近呢。。”

    一路送回来的赵璋不经意的偶然开口道。

    “不知此话怎讲。。”

    周淮安微微一笑道。

    “却是曹夫人有一双亲俱失的侄女养在身边,如今正当是待字闺中之年,可谓是才貌具有而欲觅一良配尔。。”赵璋亦是轻描淡写的道。

    “正巧虚兄弟来会又尚未婚配,某亦是受人所托姑且一问尔。。”

    居然是想要和自己联姻,只是这是一种变相的试探还是早有预谋呢,周淮安当即惊讶了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