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五章 轻生奉国不为难(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济济一堂的文武官属当中,既有身为幕府属官的崔绾、陆锷、田倍等人;也有麾下大将刘浩、刁頵与度支催勘使薛朗等军中部属和朝廷正任的衙下官职;

    更有代表地方势力的海陵镇遏使高霸、虎丘镇将李泉,曲溪团练官刘金、盱胎团练官贾令威;乃至是新进召集而来杭州八都团练使董昌,等背景复杂之人在座。

    然而在周宝不怒自威的声线和凌厉如霜雪的目光扫视之下,顿然令满堂众人如坐针毡或又是火烧火燎=一般的,不由都纷纷忙不迭的站起身来,而做诚惶诚恐或是羞愧状的告罪和拜礼道。

    “属下惭愧。。”

    “恨不得为令公,为朝廷分忧。。”

    “在下愚钝不堪,还请令公训责。。”

    与那位号称“国之壁城”“南天一柱”“当代神仙”的高郡王相比;这位历仕五朝天子至今的“当世良将”名声,同样也是用杀人如麻的功业和尸骨累累的征程,给铺垫和渲染出来的。

    其中自然有诸多外虏和反贼的血色成就,同样也有好些犯在他手上,或是违背和忤逆了他的意志,而成为令行禁止的军法牺牲品,乃至干脆就是死的不明不白的所在。

    是以,他才能在孚有众望的高骈调任淮南之后;以轻装之身上任而依旧压得住这些,长期具有东南财赋胜地而颇养出些心高气傲的镇海将兵们;乃至以相对寡弱的军势,淮南的高骈各呈分庭抗礼之势。

    因此一但周宝有所表态出来,他们就不免人人噤若寒蝉,而做出一副低头服软的模样来。当然了,周宝能够压得住他们,与能否驱使他们在所有事情上尽力而为;或是竭尽所能的表现和行事,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情了;

    毕竟,作为整个时代当中最常见的一大特色。朝廷委派和空降下来的藩帅,与地方即成气候的武人团体、乡党郡望之间的博弈,却是无所不在的充斥在日常事务之中。

    哪怕是身为累世良将而早已名声在外的周宝,也需要依仗朝廷的大义名分和个人权威的同时;恩结和笼络那些本镇的行营子弟和牙兵们,才能稳稳地力压那些外围兵马和地方实力派一头。而始终保持住某种说一不二的权威所在。

    但是这些归属在镇海节度使名下的各色人马,及其领头之人同样是有所相应趋利避害的生存哲学,和面临强势藩帅的对应手段,堪称是大多经验丰富而滑不留手的。

    周宝虽然又大义名分和赏罚专杀的节钺在手,可以随意处置他们其中的任何之人,但是却没有办法一下子解决和取缔掉其所代表的乡党团体。

    尤其是像海陵镇遏使高霸这般,代表乡党土团背景的头望人物;或又是杭州八都团练使董昌为代表,事实割据富庶大州而基本听宣不听调的地方实力派;他也只能明面宽抚和承认既成事实,而暗中徐徐然图之。

    然而现在草贼大兵压境在前,周宝更要借助他们的力量来共度危难;这种不合时宜的打算和图谋,就只能再往后推却了。

    毕竟,在草贼毫无差别的肆虐之势下,他们也不得不与行营所在同舟共济,或者说抱团取暖才有可能保全下自己的势力和地盘来。

    至少,在这种法不责众的气氛下,周宝是没法专门对某个人发难和问责的,而乘机名正言顺的撸夺掉几个官身和职衔,归并其人马。然而这时候,总算是有人用不一样的声音,打破了这片人云亦云的附和声。

    “令公在上,某以为江上之贼只是小患,只要彼辈一日不得登岸,就一日难以真正威胁到本城的安危”

    却是一位看起来颇为干练清瘦而健硕,而名作丁从实的部将,不顾别人异样的眼神和神情,起身拱手朗声道。

    “真正的关要还是在城外四出肆虐的草贼大部。。只要能够聚以精兵分而击破之,则江上贼患则可不战告退。。是某虽然不才又职轻位卑,但请拨给一部人马,愿粉身为令公报效于前。。”

    于是,堂上一下子就静默了下来,而将各色的目光聚附在了这位,不知道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是无知且无畏,或是艺高人胆大、或是自信过甚的区区部将身上。。。。

    第二天下午,被授予了行营都将之职而重新召唤而来的丁从实,已经行走在节衙与后宅之间的廊道当中,身旁却是有一名文士在喋喋不休的劝说道

    “丁都将切听我一声劝吧,此事你实在有失妥当了。,你以为令公将这些行营故旧和团结子弟,都分遣出去恪守一地而互为驰援,只是为了简单的稳妥起见么。。”

    “你又可知自从淮南军过江讨贼起,令公就以增兵备贼之义于牙兵之外别设部伍;号作后楼都而优给钱粮甲械,遴选江东十七州各处精健壮士以充之。如今城中已经相聚到了七八千之众。。又是为何计较?”

    原来,在这镇海节度使的下辖,除了各州的团练和守捉兵之外;驻留扬州境内节镇理所的镇海行营兵,同样也有当代诸多藩镇中牙兵世袭相承,而抱团把持地方的弊情和惯例。

    只是江东地方富庶而民风相对孱弱、柔顺一些。相应对方出身的牙内兵、行营兵和城内团结子弟,也不像北地那么敢于犯上作乱或是以下克上,动辄杀戮主将或是驱逐、凌迫、架空朝廷派来的使君。

    最多也是横行不法与地方,乃至杀人越货而有司不敢制的程度;对于朝廷委任的将帅和主官,只要衣粮不缺就还算是恭顺和服从;最多也就在积威和高压之下,有些变相的拖延推阻和阳奉阴违的手段而已。

    然而,相对淮南镇新编炼而成的七万大军;镇海节度使通常能够供养的军额,也就在三四万之间而已;而除了装备略有胜长之外,具体的战斗力就更加有所不如了。

    然而,号称东南雄兵的淮南军都已经为草贼所败,号称“张无敌”的大将张磷都身死授首;黄逆其势复起之后更是绵连糜烂十五州,而号称“二十万”之众。

    是以周宝虽然有“四朝良将”的名声和资历,却也根本不放心带着他们出去,与那些草贼进行野外的浪战和决胜手段;而宁愿将其保守而中庸有余的分守各城,与丹徒本镇留下精兵,呈做相互抵角和呼应之势。

    而且这位还告诉他一个额外的消息,那个陷没在在江宁的都将张郁,乃是这位周大帅宠近的马球好手出身,这才被放了一个都将的位置,如今他接替的真是对方的位置。

    因此,他这一回的进言不但令各部地方人马,都不得不抽调部分兵力来协守丹徒;而对他这个始作俑者有所怨望,还已然变相的得罪了当地出身的大部分行营子弟。

    在对方的念叨当中,丁从实很看就见到了后宅圆子内里的白灰月门,然后,又看到了一具血粼粼的浸透了盖麻的尸体,给人仓促无比的抬了出来。而陪同和引路的文士,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而寻了个由头再也不肯前去了。

    却是这位周令公又在后宅里打杀了一名婢女;而衙内和府中上下众所皆知,这位四朝良将除了喜好奢事和排场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嗜好和毛病;就是早年的军旅生涯留下一个习惯。

    一旦睡得不安生或是休息的不好了,就要杀人以泄愤;因此道镇海任上以来因为劳心竭虑之下,义军打杀和处置发落了身边二十多人了。其中既有后宅行走的奴仆和婢女,也有勾当往来的小吏和亲随,甚至还有一位本地收纳的歌姬;

    因此,节衙府中上下稍有点常识的人,都会先打点内外以打听好近日这位周节帅、周使君,有没有杀人泄愤过;一边趋利避害的躲过一些麻烦。而这一次应召而来的丁从实,显然是被人给隐隐算计了一把。

    只是丁从实既然已经给撞上了,那也只有硬着头皮恳声请人传报进去了;毕竟相比可能遭遇的风险,出身微寒的他却是格外需要这个出头的机会。

    然而在内穿着一身寻常绸衫的周宝,却是正在好不顾形象的喝着鸡油粥,平淡而沉静的仿若是根本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一般的。如果不是桌案边角上还有来不及补上的脱漆处。

    “尔来的正好。。”

    在一片令人难熬的静默等待当中,终于喝完了羹盏里的鸡油粥,须发霜白的周宝连嘴角残迹都不抹道。

    “既而你有敢于任事之志和心魄,我又何妨给你一支人马呢。。只是想得这个机缘,须得先告诉我,你打算从草贼的哪一路入手呢。。”

    。。。。。。

    而在江北的庐州(今安徽合肥市)境内,作为州治的合肥城中;已然是一片严正以待、严防死守而如临大敌、危若累卵的气氛和局面。阖城军民几乎是人人挽弓挎箭,持举着刀矛和护牌,心惊胆战而又惶惶不安的聚集在城头上,

    而身为庐州刺史兼新任本州守捉使的杨行憨,和副手李神福、部将刘威,田頵、秦裴、周本等人,也站在城墙西北角的崇云寺端明塔顶层上,一起看着城外如同浊浪排空一般奔涌而过的浩荡人潮。

    而这些仿若是铺天盖地的洪流般,越城而过的草贼部众已经足足走了整整一天一夜了,却依旧还似乎还没有尽头一般得源源不断汇聚而来,又绕城而过只留下一片又一片被践踏和踩平的光秃秃土地。

    身处其中的合肥城就像是汪洋之中的孤岛、独礁一般的,而充满了令人绝望而心寒的意味。因为,根据逃过来避难的人所述,除了这庐州州城合肥之外,庐州所辖的舒城县、慎县、庐江县、巢县已经尽数沦陷贼势了。

    “城外能够退进来的都在这儿了。。”

    望着这一幕的李神福,却是有些伤感而无奈的道

    “余下赶不上的就彻底没有了指望了。。如此局面下怕是几无幸免了。。”

    “也实在顾不上他们了。。让儿郎们开饭和并整好器械,以备不虞才是。。”

    杨行愍却是毫不犹豫的断然道。

    “定下的时机差不多也该到了,就待相应的号令了。。”

    又过了数个时辰,而当日冕上的针影开始推进到了下午时分的申时一刻之后;城外的草贼数量也终于变得稀疏起来也更加杂乱无章,而随后夹杂在其中的几面赭红色旗帜,更是让一直站立不动酗酒而仿若是雕像一般的杨行憨,突然就反应和泛活了起来;

    只见随后他就披挂齐整,而对着塔下集结的部众沉声大喝道。

    “时机已至,众儿郎随我一起杀贼报国。。光复乡梓。。”

    “杀贼报国。”

    “杀贼报国。”

    “杀贼报国。”

    养精蓄锐突然开城杀出去的庐州军马,顿然就在这些看起来明显孱弱了许多的草贼后队当中,如同中心开花一般又如入无人之地的大开杀戒起来。

    随着这些龙精虎猛的官兵生力军的肆虐开来,参差不齐冲天而起绝望的惨嚎、叫骂和哭求声一时间响彻了城郊的原野之中。

    虽然相继有人丢下背负的物件而跪在地上求饶和请降,但都被这些似乎杀红眼的官军给一一的砍翻、刺倒、戳死在地。

    很快的,众多犹自呆着生前凝固的惊慌、震撼和诧异表情的血淋淋草贼首级;就被相继堆积在了出击的庐州城门之外,而迎来城上军民百姓一致的齐声欢呼和夸赞声。

    至于远处一支犹自在游曳和观望的草贼马队,却是似乎毫不为所动的遥遥观望和坐视着这一切的发生;直到战场上最后一个能够站立的身形,又被官军的战马给踹踏在了脚下。

    这才重新打开旗帜而拍马挎缰徐徐然的向着远方退走而去。直到这一刻了,在无若其事的表情下绷紧全身的杨行愍,这才微微吐出一口浊气,而将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

    “都已经如约杀光,再没有活口留下了。。对方也可以安心了吧。。”

    这时候骑马驱策到他身边的张神福,亦是难掩得色的低声道。

    “还要恭喜守捉,如今州城上下乃至庐州全境,再也没有可以妨碍我等行事和志向的存在了。。”

    杨行愍却是不做言语而有些眼神深邃的望向了远方,却是想起了当初在淮南行营当中的见闻和遭遇种种。然而,有些事情既然已经开了头之后,就再也没法回去和弥补,而只能继续在这一条道上走到黑了。

    “不要放松戒备,也不要急于收复失地,先整顿好人马甲械来。。”

    随即他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而吩咐道:

    “保证不准在回头舒州、和州哪儿,还有我辈继续谋取和行事的余地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