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六章 轻生奉国不为难(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江宁城外,钟山脚下,与江边的幕府山,相隔仅仅数里宽的狭长地带之中,已然化作了厮杀震天的战场。姗姗来迟的足足数千官军援兵,在这里陷入了首尾夹击而进退维谷的包围圈中,却出人意料的表现出某种坚韧与顽强。

    他们犹自结成阵势左冲右突的奋力拼杀着;然后又一次又一次的被沿着东北和西南两面,步步为营稳稳推进合拢过来的义军阵列,给像是拍在堤岸上的浪花一般的,给撞得粉身碎骨又支离破碎的倒卷回去。

    这时候,位于山顶上所临时设立的扳臂信号塔,也用急促的闪光和带着颜色的烟火发来了警讯;却是又有一支官军绕过了钟山南麓和后湖之间的夹地,而向着义军所构筑的包围圈扑杀过来了。

    而正在钟山对面幕府山上立帐的葛从周得讯,却是不忧反喜重重嘘了一口气,对着左右且道。

    “不枉我一番心思和布置,总算是等到了。。彼辈。。”

    “愿诸君与我同心戮力,灭此朝食方是。。”

    “诺。。”

    “得令。。”

    随着绵长吹响的号角,一支浩荡的人马从山中密林间分作数股势头奔杀而出,顿然就拦腰撞上了这部潜隐沿袭而来的官军所部;又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际将其拉长的前后阵列,给撕裂、扯断开来杀了个对穿过去。

    而在另一处厮杀正酣的正面战场之中,也相继此起彼伏的吹响了另一种别有风味的唢呐声;却是代表着太平军中的杀手锏和决胜力量的投入。

    无数顶盔掼甲持牌挺矛沐浴在交错往来的箭雨当中,迎面即将相互交击冲撞在一起的官军,和义军新投入的生力军阵列,突然有一方在鼓点声中停步下来;而在十多步的距离之内,骤然头指出许多带着火星点点的事物来。

    在轰然炸响的烟团和火光之间,对阵官军还算是严整的阵列和盾墙,就像是被无形的狗啃过一遍似得,顿然出现了许多处,在尸体和挣扎伤者的血泊上所坦露出来的缺口来。

    然后,士气大振而狂吼大呼的义军士卒,就沿着这些阵前骤然出现的突破口,而一鼓作气杀入了官军的阵列当中,顿时就将当前之敌挤压和撕扯得七零八落的。

    又过了片刻之后,从江宁城中杀出来的数营义军骑卒,也紧随其后的投入到了战场之中。而在步队步步挤压的配合之下,追亡逐北式的开始冲击和扑杀那些,犹自试图整队和抱团的大队小股官兵来。

    与此同时,江宁府衙所在的石头城外,一场闹剧式的叛乱或者说是骚动,而刚刚被平复和镇压下去;而用草场门前数百颗新被砍下的人头,作为血色终末的收尾。

    “虚贼头,你当不得好死。。”

    “你这残害良善的恶贼,当坠阿鼻地狱永世不复。。”

    “恨不能食你骨肉。。”

    各种余音袅袅的败犬式叫嚣声,犹自回荡在草场门前的空气中;而在场观刑的诸多将领们,却是表情各异却又是噤若寒蝉的样子。

    “现在你们还是否觉得我太过苛待了么。。”

    周淮安这才背手走了过来,

    “领军的卓识远见,我等实在遥不可及亦愧不敢当啊。。”

    众人一片心悦诚服或是凝重、毅然的表情齐声道。

    “如此甚好,还望我等日后能够继续一起同心协力,”

    对于这种效果和反应,周淮安不由有些满意地点点了头。

    他刻意留下这些手尾只监视而不收拾,并让人散布消息做出太平军大部主力已经调出城外的假象,还让人在城外假扮官军来袭强攻夺取城门的动静。

    不就是为了钓鱼执法式的,把这些藏在诸多恭顺与配合表面下的不安定因素,给彻底一网打尽式的罗掘和诛连了出来。顺便还现身说法给这些新近收拢和归附的部下们好好上一课;什么叫做两个阶级之间不死不休的残酷对立。

    要知道被砍头的这些存在当中,可是有好些之前还是城中做出牵牛担酒、箪食壶浆的姿态,前来劳军和犒食的各坊百姓领头人;以至于义军短时间內实在不便公开对于他们下手。

    但是一旦有所机会和可能性,他们还是毫不犹豫得出自自身的立场驱使,而对于太平军进行了反噬行为。他们各自集结了一群家丁部曲之流,持刀杖高喊着“杀贼报官”的口号,在城中四起作乱。

    还有一路长驱直杀到石头城的草场门外,试图夺取相应的军资甲械,当然事实证明这只是个妄想和陷阱所在。这样周淮安在后续的时间里,就获得了按图索骥向城中大举清算的由头和籍口了。

    因为太平军控制的时间尚短,有些罪迹藏的比较深或是表面功夫做得好的存在,难以进行全面而彻底的取缔和公甚至。虽然其中也许会有些许是被冤枉或是刻意诛连到的,但是相对与整体结果而言,却又是必不可少的代价和过程了。

    “义军既然要做改天换地的大事业,就自然不可避免会遇上这形形色色的人和事物。。”

    然后,周淮安才换了一副预期和口吻语重心长的道。

    “而你们做为义军的一员,即要想有所作为,又能事半功倍的达成目的,就不可避免要面对一个问题?或者说分清楚一件事情。。”

    “究竟谁才是我们的敌人,谁才是我们的朋友,谁又是可能成为我们助力的潜在而沉默的大多数。。那些又是在犹豫盘桓之间的可争取和改造的对象。。”

    “这就需要我们有一番坚定的信念,也要有能够知人善用的眼光和敏锐感;而不是随随便便的就被一些表面现象所诱导和瞒骗过去。。”

    “如今,随着义军的声势日大而治理渐广,这世间固然有很多人都想为义军效力;但也有许多人想接着推翻官府再造秩序的的机会捞取好处。”

    “因此在新占据和控制的地方上,相应的接触和处理上须得十分小心。切切不可急功近利,而为人有机可乘。”

    “至于怎么分辨谁是乘机捞好处的投机之徒,谁是真心效力和做事之人;其实也很简单。”

    “从中捞好处的人,他们自己不生产,不去从军,也不肯卖力表现;只是将现有义军打翻官府之后留下的诸多利益空白,给拿来重新允诺和瓜分而已。”

    “看着让明面上让义军得到许多好处,其实他们也是籍着义军的名义和势头,从中几无付出的空手套白狼,凭白的分肥了一大块。”

    “然而大多数底层辛辛苦苦劳作的人,却是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善和变化,却依旧要被拿走大多数,而继续忍饥挨饿下去;这让他们又怎么会甘心和信赖我们义军的主张和作为呢。。”

    “长此以往下去,这无疑是走在了与虎谋皮而自毁根基的衰亡之路上。。还不如一开始就与这些虚情假意之辈撇清干系,彻底断了彼辈蛀虫蚊牤,假借我义军名头暗中牟利自肥,而败坏义军名声与口碑的无端想念。。”

    “而我太平军能有今天的兴盛,全靠四处与官军征战,而扶危济困善加发动百姓才得以成势的。如今的军中上下和治理地方,人人要么从军上阵厮杀,要么卖力做工,要么勤恳种田,要么辛苦输运,”

    “可说是任何人都要靠自己的努力来获取获得身家前程,却是始终没有这些幸进投机之辈什么事情啊。难道就凭几句让人听起来舒服的吹捧和三心二意的投效之举,就可以轻易的跻身你们之列?。。”

    “这是对那些流血流汗舍命拼搏的将士们,对那些勤勤恳恳,埋头做事的劳苦百姓们;最大的不公和忘恩负义、坏了心肠啊。。”

    “现在朝廷为什么积弱不堪而残民以逞,将大家都逼得没有活路了?那是因为它蓄养数万数十万计的官员,而大多都不事生产而治民生民,只会以盘剥逢上为己能。。”。

    “让他们治理和做事,他们也不觉得兹事体大,须得谨慎体察。而是想着做事之后踩着小民的骨血与眼泪,好像向朝廷表功和邀名。”

    “所以哪怕他们没做成事情,也会文过饰非的弄做成了;稍有结果就说成不得了的大成就。等到真让他们做事做大事,这些人就露出好逸恶劳、争功诿过的本来面目,串通一气来欺上瞒下,继续将谎言不择手段的维持下去。”

    “所以此辈层出不穷的谎言和错误代价,被上行下效层层堆压到了底层小民之身,却又怎能让人苟活的下去呢。。我们既然誓要再造太平之世,却又怎么能走上老路而变成他们一般呢”

    “是以商人可以留,因为彼辈唯利是图而根本不在乎立场,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在就可以驱使之。。但是原本的官吏和士绅绝大多数不可宽纵,也不可轻信之。。”

    处理好这些突发大小事务,又一气论述了了这么一大通的道理,来安抚和编派了诸多部下之后,周淮安忽然觉得有些饿了起来,然后就闻到了一阵诱人的香气。随即他就见一个摇曳而至的身姿,用黑漆木盘端了一碗汤食过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