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七十七章 既喜朝闻日复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例行的唐人黑儒家时间之二:

    蔡子勇成癖,弯弓西射胡。

    健儿宁斗死,壮士耻为儒。

    《送蔡希曾都尉还陇右,因寄高三十五书记》

    作者:杜甫

    。。。。。。。。。。。

    暂时清空的临时公厅里,冒着香气的韭菜羊肉馅做的粉色汤团(类似包子状的水饺),正沉浮在瑶柱和海米、壳菜熬煮的乳色鲜汤里。无疑让人食指大动起来,但是同样让人食指大动的还有端持食具的人。

    只见她穿了一条毫无任何饰物和点缀月白色素裙,看起来朴实无华又窈窕婀娜别有风味,特别是手里还端着食具而有点居家淑娴气息的时候。周淮安不由产生了某种幻听:“大郎,该喝药了。”。。啊呸,不是,祥瑞御免,百无禁忌。

    “郎君到了用膳的时候的。。”

    款款行来的窈娘,低眉顺眼的温言道。

    “奴婢不善调理羹汤,亦只能借了厨下来来探视一二了。。”

    “嗯,有这个心就够了。。”

    周淮安却是不由分说的将她连人带托盘一起,揽坐在了自己的怀里。

    “来来,让姑且我骄奢淫逸一下又何妨。。”

    “郎君又何须如此操劳竭虑呢。。或可稍加宽许些自己和他人。。”

    窈娘姑且一时挣脱不过,只能柔顺而认命的被环抱着上下其手,依偎在他怀中略有些变声的婉婉叹道。心中却是再度感受到与曾所见那些,得志便就猖狂肆意的头领们完全大不相同的地方。

    至少在短短的相处时刻下来,她也就有所发现和察觉。相对于稍得安逸和奢事就沉溺其间,夜夜笙歌而狂欢作乐达旦的彼辈头领们;这位身边清苦简素的根本不像是,几能与那位名动天下黄王比肩的一方大首领。以至于在义军之中有着“虚和尚”一般的别号。

    “那是因为实在是时不我待啊。。想要逆天改命,改变这无数人还在痛苦挣扎的世道,只能是争分夺秒的与老天竞时下去了”

    然后就听到他悠悠然的声音道。

    “而我啊,也只想让这世上的大多数人都活下去。。让那些信赖和遵从我的人,活的至少有个人样。。”

    “哪怕是最贫寒微贱的人,也不用在官府的催逼之下,在大户豪强的强取豪夺之下卖儿卖女、家破人亡,不用再天灾人祸当中易子相食、填满沟壑。。”

    “那郎君真是天大的菩萨心肠和抱负了。。”

    窈娘似有所感的眼波流转道。

    “但是显然这世间那些高高在上,而穷尽高脂以为己欲的官家贵人大户们,可并不这么看啊;”

    周淮安却是略微停下在她身上的动作,而有些慨然的轻声道。

    “他们且以为这是吃人的世道和无尽聚敛盘剥的手段,乃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一切手段来诋毁和恐吓、构陷、摧毁,那些敢于抗拒和改变现实不公的人。。”

    “所以为了改变着豺狼虎豹横行的世间,我也只能化身修罗夜叉阎罗王,带领走投无路的大多数人儿行那改天换地之事;只有彻底粉碎和清除掉这些挡道的妨碍。才有可能在百废待兴的空白当中,重建起一个人人乐道、勤以自足的太平新世界啊。。”

    “话说回来,你们这些女子得以沦落到乐籍的背后,难道都是自己心甘情愿的结果么。。”

    “还是给我说说你的经历和故事吧。。”

    按照周淮安此刻的想法,既然已经打通了通往内心深处的花径和蓬门了,那也不妨听取一下来自对方内心的诉求和声音,巩固一下这种深入浅出的关系呢。

    “怎么,觉得这时不合适么。。”

    然后她却是感受到了对方的犹豫,和纠结起来的心情。

    “非也,只是奴奴怕是有污郎君的耳目。。”

    窈娘却是垂下臻首下去,却是生怕被看到这一刻自己面上的表情。

    “那算了,就等你那天能够真正放开心怀,再告诉我吧。

    好吧,现在周淮安觉得已经有些腹中饱胀了,身上也暖洋洋的了,也该开始思虑一下那个饱暖之后的后续余兴节目了。然后,他面露狭促而对着已经襦裙半解、欲掩还羞的窈娘意味深长的道。

    “好了,现在该检查一下你身子恢复的如何。了,要说先从哪里开始呢。。”

    如今,周淮安收下来的那一团乐班成员,都已经被送往后方去重新回炉和修习了。虽然他想尝上一把欢淫无道的滋味,但是现实可不允许他有这么多闲余时间,他也终究还没有完全被下身本能给支配了。

    要知道这些女人当中,保不准就有什么人给埋下的暗雷,所以处于现代人的警惕和经验所致;他宁愿重视质量更甚于数量的结果。

    因此,如今周淮安身边也就剩下有过实质关系的窈娘,以及她带领两个打下手的小侍女而已,用她的话说是不放心留在外头,而宁愿带在身边管教兼保护之。

    当然了,周淮安同意让这两只名为“兜兜”和“住儿”以小侍女身份留下,则是因为年纪小心思相对简单一些;虽然作为侍女的经验和手段尚缺,没有成年人那么多撕逼的花样和想头;从头调教起来也具有更多的可塑性。

    对了,这就是当初她不惜献身来保护的那两只,也是在义军的宴会上跳舞开场的那两位小舞者。

    名为兜兜的小侍女话不多有点腼腆,虽然生得一副如画的眉目,但给人印象就是绒毛细细而肉呼呼,想要捏在手里把玩的可爱包子脸;油然而生起某种天然的保护欲来。

    而名为住儿的小侍女则要形色鲜明的多。细细的柳眉杏核眼儿,恰到好处的鸭蛋脸和秀挺的鼻翼,柔嫩红润的小嘴,就是个活脱脱小号版的古典画中美人胚子。

    相比周淮安家里已经养着那只,娇柔怯羞仿若是活体洋娃娃一般令人怜惜在怀的小挂件;她在清纯稚嫩之中却有种隐隐的,让人不惜想要毁灭某种美好事物,也要将其永远占为己有的悸动。

    当然了,在品尝过丰美成熟的温柔滋味之后,他已然看不上这种青涩发酸的小果子;而只剩下某种审美上的欣赏和手办收藏家式的装扮、赏鉴情节了。

    只要能够让他是不是感受到,在这满是绝望与苦难的世界上,还有一些让人珍惜和保护的美好事物就够了;并没有必要在荷尔蒙勃发的驱使下,都无所遗漏的占为己有才是。

    就像是那首《金缕衣》所唱的一样,“有花堪折直须折,莫等无花空折枝。”,珍惜住眼前人才能抓住未来啊。

    只是大众喜闻乐见的快乐时光总是短暂而过得飞快;好容易放下已经娇柔而瘫软成泥的人儿,重新收拾停当的周淮安,略有些惊讶的看着一脸讨好而前来表功的人。

    “什么,在江宁城中发现了我的同门?。。”

    。。。。。。。。。。

    数百里之外江陵城中,新开办的大讲习所江陵分院当中,却是一片如饥似渴,勤奋学习的氛围。

    在寺庙大殿改成的某处特别学堂之中,正在讲授着《韩非子·五蠹篇》的民之政计篇:“皆就安利如辟危穷。今为之攻战,进则死于敌,退则死于诛”。

    其大意就是:世上人们的习惯想法,都是追求安逸和私利,而避开危险和穷苦。如果让他们去打仗,前进会被敌人杀死,后退要受军法疵,就蹿危险之中了。

    放弃个人的家业,承受作战的劳苦,家里有困难而君主不予过问,就置于穷困之中了,穷困和危险交加,民众怎能不逃避呢?

    所以他们投靠私门贵族,求得免除兵役,兵役免除了就可以远离战争,远离战争也就可以得到安全了。用钱财贿赂当权者就可以达到个人私利,私利一旦达到也就得到了实际利益。

    既然平安有利的事情明摆在那里,民众怎能不去追求呢?这样一来,为公出力的人就少了,而依附私门的人就多了。而缺乏足够的制度和手段来遏制,这种好逸恶劳崇尚不劳而获的风气和潮流。

    于是,国家的情势就越来越败坏,而门阀士族私家掌握的利益则越来越大,乃至倒逼和凌驾于各级公共权力之上。王朝就此更替的末世之期也由此到来。

    新投过来的数十名义军头领,正在一边听取这照本宣科的讲述,一边翻动着书册,或是做出相应的标准和记录来。

    而刚刚回到后方不久的赵引弓也赫然就在其中;他是在没有想过自己放下工具拿起刀枪厮杀了多年的粗手,居然还有可能像那些先生、学子一般,笨拙有加的拿起那些纸笔来,以而立之年重做那修习之事。

    虽然这个过程看起来很困难和艰涩,他甚至已经捏断了十几只炭笔,撕破和戳坏了好些簿子,把握惯了刀剑弓枪的虎口和指肚茧子,都重新磨光了一层又一层;但他还是奋力坚持了下来;并且还从中找到了自己余生的意义。

    因为他已经有些明白和体会到,古时的名臣《周处传》故事中,在兴灭三害之后得以朝闻夕死的一番心情和感悟所在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