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零八章 手招都护新降虏(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长江口逐渐远去的一艘大船之上,都衙内兵马使周玙也在恋恋不舍的看着丹徒城所在的方向。他在犹自心痛那些因为走的仓促和突兀,而落在丹徒城中未能带走的绝大多数珍宝财货和娇媚姬妾,那可是他为任数年来好不容易才再地方积攒下来的,现在都白白便宜了太平贼了。

    而在船舱之中的另一边,年逾古稀须发具白的镇海节度使周宝,却是端坐在简陋的茵席和案几,精神劲头和胃口都是甚好的据案大快朵颐着什么;而发出某种不雅的异声来。

    要知道因为出奔的仓促,基本什么什么东西没有带上;然而就是船上这些原本他们正眼都不会瞧一瞧的粗粝饭食,他却是一副不以为甚吃得很香的模样,在边上已经堆起了好几只空盘盏。

    “父率,大难当前,您竟然还安然若是呼。。”

    然而周玙却是有些痛心疾首转身的看着乃父。

    “为什么不能安若进食。。事已至此,难不成我要茶饭不思、忧心成疾,就对事情的结果和局面有所补益了么。。”

    周宝却是不以为然摆袖的抹抹嘴边油渍道。

    “正因为遭此劫难又得以逃出生天,我才要好好的寝食来维护身子;学做小儿女态的优柔不决又当济什么事。。”

    说到这里,他稍加放缓变得严厉的口气。

    “为父一生经历的大风大浪,趟过的尸山血海又还少么;如此危局与挫难也不是第一遭了;当初河东银刀残党之变,可是差点杀尽了我下榻驿馆的人等,不也照样单枪匹马踹出条活路来么。。”

    “还不快与我坐下,身为少帅都这么惶急无措,更别说手下追随那些部众了。。还怎么让残余的后楼都和牙兵们信服你。。”

    然后,这一刻周宝却在心中叹息。这个儿子在权势富贵的优养之下还是过的太顺平了;以至于遇到真正的危机和难关,就不免乱了手脚和方寸而难以担待大任;

    若不是自己当机立断连夜出走,只怕此刻都陷在贼中饱受折辱生不如死了。显然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还需要自己以老迈之身继续支撑门户和家名下去了。

    “阿爷。。那。。那我们此去何往呢。。难道真的前往南边收聚兵马么。。”

    被训斥了一顿的周玙,却依旧是食不甘味得再度欲言又止道。

    “你还真是个拙货。。这只是出奔时掩人耳目的虚应假说而已,”

    周宝却是毫不犹豫抖动着沾染饭粒的胡须,再度呵斥他道

    “润州不保,抵近的常州、湖州又岂得完卵;至于沿海杭州、明州的那些地方官长,可都不是什么善于之辈,难道要送过去给人做摆设么;苏州新任刺史赵载倒是终于朝廷而亲善老夫的,可惜就是个只会弄钱的废物。。”

    “难不成我们要北上,去投奔淮南高使相治下意图再起么。。”

    周玙不由的眼神一亮道。

    “这怎生可能。。”

    周宝却是重重一顿吃空的饭钵,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

    “且不说淮南一时贼势横行而自顾无暇;扬州境内的局面同样危机重重。要是中途一不小心撞上贼兵就有覆灭之祸了。。”

    “再者,虽然说我与那老匹夫虽然是自小的世交和结义渊源,但是这些年因为江淮租庸税赋的干系,没少往来抵牾和争执所在,已经敬而远之的疏离甚多了。。”

    “如此无兵无权的贸然前去投奔,不患寄人篱下而饱受讥嘲之忧么。。更别说是一旦受制于他人后,这朝廷所受的镇海节度的权柄和名分,还能指望继续保得住么。。”

    “那敢问阿爷的打算又当如何。。”

    被一通训斥得唯唯诺诺的周玙,再次小心相询道。

    “我们当然是继续北上,不过不是去淮南境内,而是去泰宁军治下的海州。。。”

    周宝当即揭晓了答案。

    “泰宁军节度使齐君柔(克让)乃是我部旧和保举过的渊源,又一贯忠于朝廷;有他为之护送和转呈朝廷,才算得上是逃出生天、高枕无忧了。。只要能回到朝廷中枢,一切就还有重新再来的起复机会。。”

    “不过,你需得去江都走上一趟了。。。就所有贼情概要,须得当面秉之。。”

    说到这里,周宝却是又产生了一个想法,而对周玙肃然道。

    “自然了,若是你只身去投奔那老匹夫自然是无需忧虑更多,看在世交的过往渊源上少不得一个优遇。。也是为父放在老匹夫处的一个日后保证。。”

    。。。。。。。。。。。。。

    北固山上,三国时蜀吴联姻所在的名胜古迹甘露寺,内外已经被清理一空而运来了一块足够坚硬的灰色大石碑,摆在面对江边高处台地亭子外的空地上。

    满城被俘获的文武官员上百人,外加上城中的各色士民代表数百号,都被强行聚集在了这里。周宝父子虽然都已经跑了,但是却把这满城的文武官员及其眷属,差不都都丢给了太平军的占领当中。

    因此,他们被带过来的时候,犹自还是各种揣揣不安的惶然和不明所以的忧色;不过很快被立起来的大石碑,让他们再次发出了某种低抑的惊诧声。

    还有人再次恐慌起来想要拔腿就跑。却是想到这些传闻中最恨豪姓官宦的太平贼,难道这打算杀人为祭祀么。只是他们想要借着人群掩护偷偷遁走的打算,却又被四面严阵以待的义军士卒给挡了回来。

    这时候,随着一个清朗的诵读声,霎那间就压过了一切的嘈杂和纷嗡,而有人顺势在那面青灰石碑蘸墨奋笔疾书起来。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霎那间在场的众人都变得鸦雀无声起来,而都被这句开场给吸住了耳膜,有仿若是被骇然震住了一般。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这么停顿下来一刻人人都屏声静气的,只剩下远处大江奔流的隐隐哗哗水声和风中徘徊的呼啸声,自恒古呜咽着为之奏响和伴唱一般。然后,那个清朗而洞彻有力的声线再次响起: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

    王霸四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这首出自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刚刚吟诵完毕,又随着周旁的军士们一句句齐声唱念传开来,顿然激起这些人群之中,一片接一片抽冷气的嘶然和赞叹纷纷。

    “好一番的气魄。。”

    “好大的志向。。”

    “好个气吞万里如虎的野望和气象。。”

    然后才有人回过神来,发觉自己竟然情不自禁在赞许得乃是个草贼之首,而不是他们所从幕和追捧的当代宿帅名将。这就不由有些尴尬和悻悻然的,强做不屑和愤慨、毅然对着左右补救道:

    “此子真是好大的口气,他这是自比北府军的刘寄奴么,”

    “这怕还不是把周令公比作了恒温、王异、庾稀之流么。。”

    “只怕他的言下之意,就连北府子弟刘寄奴都不怎么看的上呢。。”

    “那就自认为要与佛狸祠里的北魏太武帝比肩,以论南北长短么。。”

    “果然是贼中之大贼,朝廷新起之心腹大患啊。。”

    (刘寄奴,南朝宋太祖刘裕;恒温,王异,庾稀南朝专权一时的大军头)

    正当众人已经是一片难以抑制的骚动纷然和情不自禁之际,却听见上面再度有声音响起:却是在短时之内,又做下了另一首的诗句。

    “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

    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

    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

    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

    《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这已经不足于雄踞东南,还有问鼎中原之志、试问天下英雄成色的打算了。。”

    这一次却是众所失声久久都没有人言语之后,才有一个格外苍老的声音颤颤巍巍出言道。

    “家国何其不幸、朝廷何其不幸,天下生民又何其悲哀,俱要遭此大患和泼天灾劫了啊。。”

    然而,也有人在面面相与的诡异眼神传递当中,有所触动和感怀的觉察到;这乃是问鼎天下的真正宣言和意气所在。或许可以给眼前馄饨一团,也不知道未来何去何从如何的局面,一个新的风向标和指路明灯不是?

    也许在前朝视作万恶不赦的逆言悖论,到了新朝就是鼎新革旧、传颂千古的豪言壮志所在了。就如古时汉高、项王见祖龙仪驾故事。

    还有人则是暗自浮想联翩到,正所谓是诗赋歌以咏志的道理;这其中“元嘉草草”“仓皇北顾”的隐喻和暗指,难道是对那位众贼之首的黄逆不看好么。若是如此的话,这个中只怕还有继续传扬和借题发挥的余地所在呢。

    正所谓是学文之人素来杀人不用刀,只消以适当发挥的言行诛心而论就好。也许就能增其嫌隙而令两大贼自相厌弃呢。

    亦有人做如是想道,既然这位太平贼之首甚好名声而长于传世佳作;大可以投其所好的投贴进奉之,以求一个在旁吹捧和逢迎,虚以逶迤以苟全己身,乃至谋取日后身位富贵的机会才是。

    然而,无论他们心中是作何所想,对方却都没有给他们正脸相对,亲自说上几句话的机会就已经,在前呼后拥之中倘然离去。而只留下在石碑前叮咚作响着携刻下来的数名工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