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三十章 三边近日往来通(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而在另一端的内室之中,琴声阵阵,熏香袅袅。

    一大一小两个各有心思的女子,也在笑语晏晏中闲话着日常。

    “小娘子今日可还安好。。起居用度可还合意呼。若有什么用的不惯的定要说出来,奴这才好去置办。。”

    窈娘温婉有加的道。

    “郎君特地交代过的,这军中条件鄙陋多有不便,务必使小娘子。。。”

    “多谢窈娘的一番好意,周郎却是多虑了,我可没有这般娇贵和挑剔的。早年随着阿母和王上一路走过来,也是见历了许多的事情;衣食短缺的困顿之时,也是遇到过的。。”

    看似腼腆的曹小娘子亦是微微一笑道。

    “但是相比那些屡屡缺衣少食、挨饿受冻,吃苦受累还要与人厮杀的士卒们,我还算是格外受到优待的了;只要是阿母有一口吃的,就断不会少了我的衣食。。是以莫要将我当作那般吃不得苦、受不得累的闺阁弱质便好。”

    “如今能够与周郎一起同甘共苦,乃是我的幸事呢。更莫说还能为义军的将士们做些绵尽薄力的事情,。窈娘尽管宽心好了。。”

    “这么说,小娘子却又去救护营中看望那些伤病士卒了么。。”

    窈娘不由的略做讶然道。

    “王上既然委了我宣慰的头衔,周郎又给了我这个增加见历和的机会,又怎么敢懈怠和疏慢呢。。”

    曹小娘子却是眨巴着清亮而纯净的明眸认真道。

    “我也很欢喜能为别人做些事情,而不用老是让大伙儿迁就和照顾我才是。。”

    “小娘子好一副悲悯心怀啊。。”

    这一刻,窈娘有些感叹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她也不是没有耳闻过对方的形迹。

    很难想象这副娇小柔弱的动人容貌之下,蕴藏着怎样的勇气和坚持;可以无视救护营里那些血淋淋和脏臭杂乱的事物,而与之进行亲切有加的问候和交谈;乃至嘘寒问暖的查看和过问他们日常的起居饮食用度。

    或者说那个异于常人的男人,本身有着某种不可思议的感染和影响力;仅仅一次打下手的经历,就足以让这个素昧平生的女孩儿,一下子找到了某种意义和价值所在,迅速发生了脱胎换骨一般的转变了。

    至少她可以看得出来,每当女孩儿谈及到这些,那些笑容和悯然之情是真正的发自由心;而不是什么言不由衷的幸然作态,或是虚情假意的表面功夫。

    更难得的是还不是最初的一天两天,而是在周旁人等的苦苦劝说当中,一贯坚持了下来。光是这份坚持和执着就让她有些敬佩之余,也是在难以嫉妒和怨恨的起来。

    然后想到这些,窈娘不自觉的又不免有些隐隐然的自怅和危机感;既然这位身为未来的大妇都表现得这么积极和努力了;作为姬妾出身的自己,却还有多少可以懈怠和疏懒的地方么。

    既然那个注定要如周大都督般成就一番事业的男人;都给了自己一个除了以色侍人之外,同样可以发挥用处还能体现出价值的机会;那自己又怎能不去充分抓紧起来呢。

    就像那个男人无意间所说过的;他并不喜欢眼界只放在后宅里方寸长短的伴侣;宁愿她们在其他地方都是有所成就,或是留下能让后世称道的一番事情来;而不单单只是某个人的附属品而已。

    回想起来。若不是如此出类拔萃的要求和标准,又怎能够匹配和追随的上他,心怀万众而救亡天下的一番伟业和大义。正所谓是“生子当如孙仲谋”,却不知道会这江东虎子应在谁的身上呢。

    “奴这儿有一部新编成的经变《鹿王本生》,小娘可有兴趣过目么。。”

    想到这儿,心转过数念脸色上微烫的窈娘不由道。

    “可是《六度集经》中的佛陀本生前传么,阿母稍有闲暇时可是于我说过不少的。。”

    曹小娘子果然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来。

    “正是其中的经变再编,只是借其道理来阐述世间人人受苦的根源;不再求来世因果循环,而只求今生奋力得偿而已。。”

    窈娘微微点头道。

    “可谓是:‘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的一番因循道理。。”

    这时候,外间却传来一个不合时宜的通报声。

    “启禀小娘子,有大将军府来使请见,称奉王上之命送来后续的妆奁物用;并有话当面详询和传告。”

    “这莫不是。。仪卫那边?”

    窈娘不由惊讶了一下,意有所指的连声道。

    “却是无妨的,借用仪卫行装以为行事方面的情由,却是我自己提出的主张和要求,事后与王上那边说明白了就好。。”

    曹小娘子却是平静的道,只是袖中微微捏紧发白的手指,略现她的些许心情。

    “只是还请窈娘能够在旁,为我当面做个见证了。。”

    “奴明白了,这就前去安排。。”

    窈娘心中微然感叹,亦是点头应承道。

    半响之后,她就站在了专门用来会客的一间花厅之中,隔着屏风朦朦胧胧看着,有些孤零零落座在上首的娇小身影,心中不禁略有些同情和担忧起来。

    随后,在一阵虎虎生风的动静当中,一名生的十分壮硕的使者被引了进来。拱手行礼道。

    “在下见过小娘子。。”

    “是你。。。怎会是你!!”

    然而上首的曹小娘子却是不由惊声道:

    “怎么不会是我,”

    来人看似恭敬的沉声道,然后又打量了左右,变成某种异样的语调啧声道

    “看起来那虚和尚待你也不怎么,居然就让你待在这种陋居偏室之中。真是枉自你不顾。。”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我自个儿决意的事情,什么时候又轮得到你来评头论足了。”

    曹小娘子却是不由得愤声道。

    “无论如何王上也不该派你前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让你出现在这儿。。”

    这一刻窈娘也察觉出不对劲来了,却是紧紧握住了手中传信的拉索。

    “药儿,究竟那虚和尚给你使了什么迷心妖法了。。”

    对方却是放缓了口气,而用一种痛惜之极的声音道

    “怎么就不能体谅,为兄的一番心意和苦衷呢。。我做的这一切,策划了这么多的事情,还不是为了。。”

    “还请自重,”

    女孩子却是斩钉截铁,又隐然有泪光的打断他道。

    “你我打小的兄妹情分,自从闯入后园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荡然无存了;念在阿母的份上你还是赶紧走吧。。”

    这一刻,窈娘才在心中恍然起来,却是想到了一个传言中的名字;身为黄王的嫡亲侄儿,却被幽禁起来的前翼率将之一黄皓。

    “王上也罢,叔母也罢,现在就连你也是。。。那个虚和尚究竟有什么妖法。。让人人都迷了心窍为他张目么。。”

    来人却是不管不顾的痛心疾首道。

    “说明白了,王上是为了笼络这个助力,叔母是为了自家身后计,可你又是图什么。。难道跟我走不好么,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不会让人把你舍来舍去的。。”

    “莫再说了,这些我都知道,。这也是我自己甘愿的事情。。”

    女孩儿却是促声打断他。

    “在这儿,至少我很开心也很自在,更以做到更多的事情。虽然他总是很忙碌的,做得多是了不得的事情,但也能明白和体会我的心意,。。”

    “你。。。。。真是铁了心么。。那也怪不得我了。”

    黄皓一下子彻底失声沉寂了片刻,才变得艰涩和哑声起来。

    “来人。。”

    “不要叫了。。暂时没人可以应你了。”

    黄皓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冷声道。

    “就算是军府之中也颇有是愿意为我出力的人;在你这些仪卫之中也不会例外的。。这次若不是他们报信和提供协助。。。。你还是乖乖和我一起走吧。。不然的话,我也不介意多几个碍事的枉死鬼,。”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屏风背后,不以为然哼声道:

    “如今虚和尚带兵去找尚总管的麻烦了,大将军府那边也出了乱子自古无暇。。一时半会也关注不到这儿了。。在这里就不要指望过多了。。”

    听到这里,窈娘亦是心中一震,却是生出一个奇怪而可怕的念头来;也许自己不用阻止这件事情,任其发生就好了。然而转念之后,她就毫不犹豫的吹响了手中暗藏的哨子。

    霎那间屏风就被推倒了,露出黄皓那张恼怒的面容来。

    “想不到,却还有个不怕死的么。。真到我不敢杀人么。。”

    而在另一处听到远处隐约响起的哨声,

    “你竟敢构陷我。。是谁指使你的。来人。”

    司赞崔琬婷却是不禁脸色大变的,一把抽在对方脸上怒喝道。

    然而,站在门边的卫士却没有理会她,反而是面无表情的围拢过来。

    “对不住了,崔司赞。。这事你也脱不得干系,还是乖乖静候事态好了。。不然的话,”

    脸上挨了一耳光的中年仆妇,却是不为所动的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