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三十九章 辗转不相见(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随后,被仆妇打扮的女卫士们带进来的,是一个高挑窈窕的身影;只是身上被彻底的搜索过,各种可能造成威胁或是用来自残的物件都被搜走了。

    最后,也只剩下一身宽松的遮掩不住多余事物的裳裙,打散的发髻如瀑披挂在肩膀上,映衬出大片苍白的肌肤,看起来即使狼狈又是楚楚可怜。

    尽管如此,对方还是努力扯了扯身上并不存在的褶皱,习惯性理了理鬓角挽不起来的发丝;这才用一种低压的声线开口道。

    “妾身见过领军贵人。。”

    “如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若没有的话就赶紧上路吧。。”

    相继盘问过一些问题和细节之后,周淮安面无表情的道。

    “妾身的确有几句话。。相对领军澄明。。此事妾身固然是难辞其咎,但却委实并非本心所愿的。。”

    她低眉顺眼而戚声苦笑道。

    “那又怎么样。。就算你知情与否,于如今难道还有什么意义么。。看在你还算配合的份上,我便放你回去好了。。至于其他就不要想太多了。。”

    周淮安不为所动打量她道。

    “却是如此,妾身不敢奢求再留在娘子身边。只是实在心中深以为憾,而欲以对娘子有所报偿的机会。。”

    她的表情顿然一下子黯淡下来,然后又泫然请求道。

    “那我又凭什么信你,又凭什么给你这个机会,而不是一劳永逸、永绝后患呢。。”

    周淮安更加不以为然道。

    “凭我乃是崔氏之女,就凭我在军府上有些渊源和干系,就凭我或能成为领军的一时助力。。”

    她一时间有些急切的道。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和决心好了。只是表达最大态度之时,难道不该坦诚相见么。。”

    周淮安略有些惊讶的看着她,突然生出恶意趣味来向后一靠当即狭促道

    “妾身晓得了。。”

    她的身影和声音一下子就委顿下去,然后又变成了光影摇曳之下某种悉悉索索的声响。

    随后周淮安微微暗自赞叹了一声,所谓婉婷者真不愧人如其名,虽然尺寸上比起窈娘满缀枝头、硕果累累的新削雪梨有所逊色,但也是不失饱满紧致如碗覆挺立的特色。然后他又毫不掩饰的继续道:

    “话说,你会反弹琵琶么。不会也没有关系,我来教你好了。”

    “什么,没有乐器,你身上不就有现成的么;不明白,那就先躺下再把裙摆撩起来。。”

    经过了一番的“阳春白雪”、“高山流水”、“平沙落雁”、“平湖秋月”、“潇湘水云”、“梅花三弄”、“阳关三叠”、“醉渔唱晚”。

    正当她羞不胜举的独奏逐渐忘情之际,周淮安适时拿出自己蓄势待发的乐器,顺理成章加入到了这场汗快淋漓的琴瑟弦萧和鸣当中去。

    只是恣意纵情的欢乐时光终须短,他也不可能在白日宣x当中花费太多功夫的。当放下高凛典静的仪态和气度,伏低做小予取予求之态的崔琬婷,实在不堪失神昏过去之后,周淮安也就见好就收权当收个定金先。

    对于如今的周淮安来说,这样背景和出身的前官宦之女固然有些麻烦,但也只是稍多些手尾的问题;这样心思和动机不怎么单纯的女子,自然不会那么容易被轻易睡服的。

    但是反过来换个角度说,如果其动机和追求的目的所在,能够用的好或者说驱使得当的话,未尝不会发挥出某种后宅里的鲶鱼效应来。

    只是这种不用给予任何承诺,先吃干抹净了在说的做法,未免也有些渣男化的倾向了;难道这是成为上位者之后,所必然承担的代价和历程么。

    神清气爽的周淮安一边如此自嘲着,一边对着捧着器物走进来服侍自己穿戴的窈娘,轻声交代和吩咐道:

    “虽说事已如此,但还是不可掉以轻心的。其他依旧照常好了,日后就靠你好好盯住她,红药哪儿也多多用些心思陪伴。。”

    听到这句话语,窈娘不由得将心中那点对于身侧出现新女人的揣测和心思,都化作一缕浸润心扉的甜蜜感触;无论如何这个男人终究还是更加看重和信任自己的。然后用某种隐然快意的声线道“

    “周郎尽可宽怀,奴奴自当尽心而为。。”

    周淮安微微一笑,而又把她揽过来恣意品尝和抚慰了一番,权作是一时爽约的补偿。他当然不会完全指望这方面的结果;只是藉此给她一个行事的理由和目的,作为日常生活中的重心而已。

    “这位是内务厅新甄选和推荐过来的书史候补,吕生。。”

    身为承发官的元静,也引了一名看起来有些清俊朗逸的儒雅男子进来道。

    “吕岩,参见军上,承蒙从征麾下,愿为苍生黎庶绵尽微薄之力。。”

    这名眉眼狭长而五官笔挺如削,让人天生就有几分好感的男子,亦是拱手拜礼道

    周淮安不由的心中一阵错愕,仔细多看了他几眼。难道这位就是之前给送去改造的那个金丹道和房中术祖师,最早的道家采战高手,全真教追认的开山祖师么。

    霎那间,周淮安就按照网文女频文的格式,迅速脑补出许多多诸如《我的秘书吕洞宾》《霸道剑仙跟了我》《与道家祖师同在的日子》《随身带了个吕洞宾》《那个剑仙不要跑》《吕祖修真路》《吕掌门饶命》《幕府,吕洞宾的崛起》的书名目录来。

    随即他也就把这份飘远的心思给重收回来了。毕竟这位可还没有出家之后留下神仙传说的那种逼格,而只是一个被太平军初步改造过的,前官宦之家的落魄后人而已。

    作为一个愈发家大业大的新兴势力领头人;随着地盘的纵深拉长加大,已经无法再做到事无巨细或是面面俱到了。故而按照组织结构优化的选择;除了军队之外,只要抓好基本的财政、人事和监察权就好了。

    其他方面完全可以进一步的细化、分担给部下来发挥主观能动性,而只掌握宏观层面的大致方向和发展趋势,及其相应整体结果的评定和校准。这样的话就需要一个更加强大的幕僚(顾问)班子,以及足够规模文秘类的事务辅佐人员了。

    就当周淮安正在询问面试这位,号称是初步认同了太平军理念的道家祖师;突然就又有一则新的密报送来,而让他不由的大惊出声道。

    “竟然是如此。。”

    。。。。。。。。。。。

    与此同时的山南东道,宏伟广阔的襄阳城中。形容粗旷的山东节度使刘巨容,也正在听取属下官员的诉苦和陈情。

    “还请衙下见谅,不是我辈不能戮力以赴,襄州地方能够征收的户等越来越不足了。。”

    “尤其是下三等户中,多有携家带口向着南边投贼而去了。。”

    “而上三等的形势户、经济户。却是屡屡为乱贼所袭破和恣扰,如今没贼的没贼,逃亡的逃亡,已然十不存三四,而就连最基本提供役使的人手,都凑不齐全了。。”

    “只剩中等户口,上要承担军州的役使,下要分摊逃户的赋算,已然是独立难支竞相破家,而不乏有举家逃贼的迹象了。。因此,如今境内亦有许多田地落荒和弃耕了。。”

    “那就算是逃贼了,彼辈又有何益处呢。。难不成贼军还能厚利相诱不成。。”

    刘巨容突然抓住一个重点问道。

    “这个中干系和内情复杂,属下不敢妄言之一”

    正在回报的这名官员却是苦笑起来到。

    “与我当前,还有什么讳言的么。。还是你的推脱之言。。”

    刘巨容却是不满意的拧起眉头。

    “因为,贼境徭赋甚轻,每年所获只征一回。。又借给耕牛、种子、农具、日给口粮,乃至有现成的房屋田舍。。逃过去就可获得安身之所。。还倡导结社合力互助的劳作之法,于营田甚有成效。。”

    这下该官属不敢在吞吞吐吐的连忙道。

    “我军不是也有诸多徕民屯田之所,比照类等怎么就不见有这种成效,难道还争不过区区草贼收买人心的蝇头小利么”

    刘巨容闻言就更加不满意了。

    “因为、因为、、因为,”

    这名官属难以启齿的卡壳了数声,才在刘巨容森然摄人的眼神当中硬着头皮道。

    “虽然朝廷和节帅有爱护和生聚小民之意,但是底下行事的人等却是不免求之苛急,于个中过于驱使民力了。”

    “。。。。”

    刘巨容突然像是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而脸色变得阴晴不定起来,却是再也没有多所什么挥手让他下去了。

    如今,山南道境内依旧是一片民间疲敝的景象,而没有多少好转迹象;在这种情况下,刘巨容就算是得到了朝廷恩准的权宜三赋(送京、留州、赡军)归一,但是依旧是不敷所用,而迟迟未能将山南行营配下的大多军额恢复起来。

    此外还有败退回来的荆南节度使宋浩,副使段晏谟,分别寄邸在山南境内,而靠着西面的金、房各州休养生息;而位于淮南与山南之间的江西招讨使兼天平军节度使曹全晸,同样在隶属于山南道的随州、一代征收淄用和丁役;

    这也进一步的加重了地方上的负担和支派。这几乎是一个无解的死结一般,不断困扰着这位欲以有所作为的节帅。显然,若是他想要改变这种进取乏力只能消极自保的局面,就不得不从外部着力和入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