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四十五章 书中竟何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矜严标格绝嫌猜,嗔怒虽逢笑靥开。

    小雁斜侵眉柳去,媚霞横接眼波来。

    鬓垂香颈云遮藕,粉著兰胸雪压梅。

    莫道风流无宋玉,好将心力事妆台。

    《席上有赠》

    出自晚唐著名诗人,被尊为“一代诗宗”的老司机韩偓,亲自讲解把妹炮击心得的《香奁集》

    。。。。。。。。

    此时此刻,这位未来的诗宗“香奁体”的创始人韩偓,却是灰头土脸的夹杂在鱼俪向西的队伍其中,只觉自己真是遭了无妄之灾。

    虽然他自幼聪明好学,10岁时,曾即席赋诗送其姨夫李商隐,令满座皆惊,更承蒙这位大名鼎鼎的花间派宗师,亲口赞誉为“雏凤清于老凤声”的评价;虽然他取字致光,号致尧,但是依旧无改于他成年后落魄流连京师的境地。

    连年屡试不第下来,他已经年近不惑的三十八岁,除了结交了一帮韦端己、郑鹧鸪为首的文坛同好之外,却是一事无成也无人肯许以家室。又因为攻吁宦臣的友人牵连被迫出走京师,才下定决心到这还算是安定的淮南地方来谋求入幕。

    当然了,这世间的入幕之途虽然是众所皆知的仕途捷径,但是同样有三六九等之分,辅、雄、望、紧、上、中、下的差别。维今之时若不能谋身于中枢,那就只能求取于藩镇了。

    然而今时不如过往,待遇最厚的方镇节衙之幕可不是那么好入的,他一点文名在这个争乱之世根本难为人所重的;同样需要足够的背景或是宗族乡党的亲缘关系。

    然后才是次一等的诸多节副、观察、经略、都团练、防御等一方守臣;再次一等又是涉及营田、度支、转运、盐铁等掌握关要的辅职;最后才是镇下支州的刺史,也是供养幕客的最低限度。

    至于再下一等的镇守、镇扼使,县令之属,虽然也可以蓄养门人和幕僚,但是就没有资格获得朝廷承认的官身和品秩了;也就比寻常富有大户人家的帮闲、清客、要好听一些而已。

    然后,当他变卖身家作为行路的盘缠,辗转来到了滁州之后;却又正逢上黄贼入寇淮南,举荐他的老友随着身为刺史的幕主一起跑了;于是他想要去扬州厚颜投奔那位国之鼎柱的高使相,却又被地方蜂起的民变给隔断了道路。

    饥寒交迫之下,他只能就地以昔日的文名作为担保,而求入得以永阳大户家中的教师之席,姑且安身一时;但是好景不长,后续到来的这些草贼不但大肆抄掠豪门大户之家,还将从属的奴婢、仆从等人,都一并过些到了军中去;他也没有能够例外。

    然后因为他会通晓书文,结果又被单独挑拣了出来,辗转送到了另一部的太平贼中;自此踏上了不可预期的遥遥之路。想到这里他一番感怀际遇,自己斯文扫地而像是牲口一样被转卖来去的过程,又不由的悲从心来而自占一首诗文道:

    “水自潺湲日自斜,

    尽无鸡犬有鸣鸦。

    千村万落如寒食,

    不见人烟空见花。”

    “想不到还有个会做诗的?”

    这是却有一个声音在他不远处响起,韩偓不由心中一惊,顿然自省起来怎么又忘了藏拙保身之道呢。

    随后,他就见是个青纱璞头骑在大驴上的圆脸文士,这才稍稍安心下来。不过,对方既然能够在贼军中拥有坐骑代步的资格,自然也多少是个有点身份的从贼人物。想到这里,韩偓又有些提心吊胆起来。

    “在下淮扬高郁,添为太平军外联主办。。听你这番诗文,还有些心忧生民疾苦的意思。。”

    对方主动开声释疑道。

    “倒叫先生见笑了。。只是一时所感而已,别无他意的。。”

    韩偓却是有些摸不清头脑的连忙谦声撇清倒。

    “你能有这番的感怀也是个有心人了。只是你还会作词子么,若是会的话,倒可以保你一条出路呢。”

    名为高郁的文士不以为意的又道。

    “词子。。这不是。。却又作何道理”

    韩偓顿然嘴巴张了张却是有些惊讶起来;但又强忍住了不合时宜的脱口之言。

    “你难道不晓得,那位领军大人可不就是以词子闻著于世的么;先有《岳阳楼记》,后有《怀古赤壁》。”

    高郁笑了笑又继续鼓动他道。

    “你若也能写得好,自当是有更好更优厚的用处,却是别人都羡慕不来的机会和前程了。我自然也有举贤纳谏的功劳了。”

    韩偓愈加惊讶和惶惑起来。按照他的言中之意,词曲歌赋这种原本流于行院、坊里而难上台面的小道,竟然因为这个太平贼之主的一人所好,就成为了南方炙手可热的进身之途么。

    然而,想到这位如今号称占据了四南(安南、岭南、湖南、荆南)五路之地,天下精华的四辅,六雄、十望、十紧中的润州、宣州、荆州、潭州、洪州、广州,具号称在其占据之下;世人有这些幸进和寄望的心思也就不足为奇了。

    毕竟,既有当年李怀仙、李宝成、田承嗣割据河北三镇时,公然令人供奉和祭祀安史二贼为“二圣”,时人亦投其所好而趋利效从之,而今也有这些趋奉之人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是自己有必要为此折身事贼么,然后就不由得苦笑起来,如今身在贼中难道还有其他的选择。再看着自己已然变得粗粝生茧的手掌,还有洗得发白又磨破数处的袖口;心中这点犹豫也就没有在存留下多久。

    如今之世相比屡屡不得上进之途的朝廷中枢,从贼又与投奔那些相继割据自立一方的方镇,还有多少区别呢。毕竟,其中亦是不乏诸葛爽之流的前贼党出身呢。

    如果能够籍着着词赋之道,而于贼境兴起文教或是劝谏于上稍少杀戮德华,那也是一件无愧内在良心和义理的功德之事了

    “也罢,还请先生提携了。。当下我这里正有一首所感奉上:”

    想到这里,他郑重的向着对方行礼道。

    “手风慵展八行书,眼暗休寻九局图。

    窗里日光飞野马,案头筠管长蒲卢。

    谋身拙为安蛇足,报国危曾捋虎须。

    举世可能无默识,未知谁拟试齐竽?”

    周淮安忍不住一口喷出来。这还是那个历史上“十岁裁诗走马成”、“雏凤清于老凤声”“不为贰臣,潜隐南安”的玉山樵人韩偓么,怎么没有什么气节和波折的就跪了。

    不过仔细想想,这厮算是唐末最后一批进士;起码也要等到平定黄巢好几年后追加的恩科,才得以中举踏入仕途,然后又见朝廷暗弱腐败各种失望的南避隐居乡里。现在应该是他人生最低潮和灰暗,又没法看破、看淡的壮年阶段吧。

    只是,自己明明想要的是一些能够激赏文字、针砭时弊、拓展理念的人才,却来投奔的是韩偓这种“香奁体”宗师;感觉就好比后世想要给文宣部门找个像是鲁迅一样能用文字战斗的“大喷子”,却来了个鸳鸯蝴蝶派的张恨水之类般的诡异。

    不过,随着政权组织建设的完善,各种各样具有代表性的人选;哪怕是为了装点门面的需要,也是可以接纳和蓄养上一些,已提现普遍的代表性和多样性;

    就像是建国初期的那些民国文科大师们,只要不头脑发昏在主流舆论和价值观上刻意去作死;寻常乱搞师生关系、脚踏几条船之类和其他生活、作风上的历史污点和个人遗留问题,tg基本上还是相当宽容和善待的。

    又好比后世的朝廷每年开大会,勿论前三排咋么人事变动与沉浮起落;在例行宣读的主席台名单上,总有那么几个名字是年年雷打不动的存在;仿佛可以一直苟到地老天荒而寿终正寝为止。

    。。。。。。。。

    东都洛阳城中,又到了夏日炎炎的时节,火热的骄阳炙烤着横跨洛水两岸的上中下三座天津桥,都散发出陈旧木材特有的风化干漆味。

    “相公。。”

    在呼唤声中,刚刚处理完如山的公案文牍,而难得在乌木案子上小憩了一会的郑畋,也被一个急切的呼唤声给叫醒过来。

    刚刚梦见了自己重归长安主掌政事堂,而在天子贤明、群臣合力之下,励精图治、众正盈朝的一番兴旺情景;结果就被人打破的郑畋,犹自有几分不满意沉声道:

    “又是什么紧急情形么。。”

    “却是新近又有妖书流于市井之中啊。。特地前来请教相公的”

    东都副留守兼三宫择捡使刘允章满脸无奈的道。

    “妖书,这些东西例行查禁了也就罢了,又何必你专程前来禀告呢。。”

    郑畋愈发不满的皱眉道,总算是涵养甚好的没有当即发怒起来。

    要说这些日子各种谤言朝廷、妖言惑众的异端妖书,他也看了不少了;甚至觉得其中除去偏激之处外,亦有可做参鉴之处;是在不知道再为此大惊小怪了。

    “若是寻常的妖书、妖言也就罢了,可这次大不同以往啊。。”

    刘允章愈发苦笑着道

    随后第一眼瞅见这本妖书的封皮,郑畋不由嗡的一声只觉得怒血冲头而上,恨不得就要将这东西给撕成碎片。因为上面赫然是几个精致工整的异体大字:《大唐王朝兴亡录。初稿》,而落款则是太平编修局,皮日休、陆龟蒙、刘洵、丘宦、李攒等人名俨然其上。

    居然是一本贼军编撰和修著的本朝国史史书;还有许多当世有名的士人参与。要知道历朝历代沿袭下来的惯例,也只有在每每改朝换代之际,新朝对于已经灭亡前朝进行盖棺定论的总结得失,才会专门为此修一部国史的。

    这对于当下的朝廷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僭越和冒犯,或者就差没有指着脸,把当朝诸公给打成是尸居余气的亡国君臣、前朝余孽了。

    然而很快郑畋就顾不上生气了。因为他越看却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是不寒而栗起来。一腔子的愤愤热血慢慢冷却下来,而又宛如一桶冰水从头淋到的脚底。因为这其中很多内情虽然说的粗疏,但是却都是涉及到历代帝王起居言行,乃至奏对群臣的记录。

    从太宗的玄武门之变说到高宗武后的神龙革命,从李杨独相乱国引发的安史之乱到永贞革新的甘露寺之变,几乎是贯穿了历朝历代的诸多大事件和背后的内情分析。

    而且其中许多引用之处都被明确具列了出来,有《贞观政要》《唐六典》《通典》《太宗对问》《帝范》《太平寰宇记》《艺文类聚》《群书治要》《唐大诏令集》等等。属于历代朝廷需要严禁外传而封藏起来机密所在。

    “火速派人收缴和查禁,这妖书之言若是流传开来,只怕朝中的人心又要一番争乱了啊。。”

    郑畋最后脸色难看的道

    然后,刘允章又奉上了另一本,在纸张文字上看起来就要粗略的多了,而名字同样是十分恶俗有之的《大唐帝国艳情史》。然而其中充满了猎奇和露骨描述的背后,则是各种基于历代皇家内秘的诋毁之言,而居心可虑了。

    诸如太宗收叔母,纳兄嫂和弟妇故事;高宗暗通才人武氏,太平公主秽乱宫闱,玄宗强取儿媳,可都不是什么空穴来风的所在,而且相对那些不明大义的市井小民而言,无疑流毒更广也更加诛心。

    难道朝中也有人与太平贼暗中勾结么,不若的话这些只在宫中密藏或是只在史家内部流传的内情和秘录,怎么会随随便便的流到那些远在千里之外的岭贼手中呢。

    “草贼中竟有人晓得本朝开国以来朝堂并宫禁事。。朝中大臣有所嫌疑不说,就怕还有宗室参与其中啊。。”

    刘允章愈加悲观的道。

    “来人发我堂贴,火速拿下太史局袁氏、南宫诸世家,以拷问是否有泄露君王起居内要。。”

    郑畋毫不犹豫的喊道。

    “再使人去起居舍人和内史处查点历代名籍。。顺便查问一声,本朝的司天监和内史各家,是否有人流落在外。。。”

    然后,作为太史局所在的东都城中很快就有了回应。

    “回相公的话,史官六家着数十年内并无子弟在外。。”

    “倒是前代钦天监司天台的巨鹿张氏一脉,因为宣庙时的礼仪之争,合族多有流配岭南,至今未闻赦还。。”

    “真是国家多事而妖孽辈出了。。那宗正寺分属那儿怎么说。。”

    郑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乾元初,有凉王(李)侹请以诸子女放于江淮,自此逢乱下落不明已有数载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