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五十六章 谁肯相为言(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庚子年夏。

    黄巢众号十五万,曹全晸以其众六千与之战,颇有杀获。以众寡不敌,退屯泗上,以俟诸军至,并力击之。而高骈竟不之救,贼遂击全晸,破之。

    黄巢陷申州,遂入颍、宋、徐、兗之境,所至吏民逃溃。

    《资治通鉴》司马光

    。。。。。。。

    等到周淮安率领的太平军本阵月八千多人,进入潭州境内而准备登船北上江陵时,负责当地民政和屯田事务的主薄郭言前来汇报工作时,却顺便呈见的一个意外消息。

    “有颜鲁公的后人来投,这是什么状况。。”

    周淮安不由楞了一下,才回过神来这所谓的颜鲁公,应该指的是做过宰相受封鲁国公的颜真卿,而颜体柳字可是中国书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啊。不过随后详细询问起来,他才发现是自己接待的人搞错了状况。

    严格说来投奔的是颜真卿的兄长——颜杲卿的后人。相比做过宰相历任五朝,无论是书法还是文学成就在历史中大放其彩的颜真卿,这位则是某种意义上世代忠烈满门的标杆。

    安史之乱时,与其子颜季明守常山,从弟颜真卿守平原,设计杀安禄山部将李钦凑,擒高邈、何千年。河北有十七郡响应。吓的安禄山躲在洛阳宫殿里对着谋臣严庄、高尚泣泪悔之。

    结果遇上肃宗在灵武登基,号令天下军马都汇集到身边勤王。原本已经攻入中原的郭子仪和李光弼,都不得不引兵回去为新君站队;于是这些河北举义的军民官吏就悲剧了。

    (唐玄宗、唐肃宗。唐代宗祖孙三代的猪队友,给敌人送人头的神操作,简直无人能出其右了)

    在各地守臣纷纷弃逃之下,天宝十五载(756年),叛军围攻常山,先擒杀颜季明。不久城破,颜杲卿被押到洛阳。他瞋目怒骂安禄山,最终在洛水中天津桥上被拔舌、肢解投火遇害;等到肃宗收复两京,才追赠颜杲卿为太子太保,定谥号为忠节,

    文天祥《正气歌》便有言:“为张睢阳(张巡)齿,为颜常山舌。”然而后世更加知名的,则是颜真卿为他儿子所留下的一段典故和公案。

    因为包括颜杲卿在内满门三十余口遇害,仅有长子颜泉明因为送奏表入朝,却被太原尹王承业给扣留而在事后得以活了下来;当时颜真卿为蒲州刺史,便命颜泉明到河北寻访失散的亲人。

    其中发现妹妹的女儿流落叛贼手中,颜泉明的一个女儿也落入贼手,都要索取三万钱赏钱。颜泉明筹集全部费用,赎得姑姑的女儿回来。等再去纳款赎人,自己的女儿已不知去向。

    当颜泉明把寻获弟弟颜季明的头骨和父亲颜杲卿的部分尸骨,捧到颜真卿跟前时,颜真卿一时悲慨不已,并研墨铺纸,挥毫写下了文情并茂的书法作品——《祭侄赠赞善大夫季明文》:

    通篇情发肺腑,意凝笔端,诵之疾痛惨怛,哀思郁勃,虽然有三十余处涂改,但姿态横生,神采飞动,浑厚雄沉,苍郁刚劲,完全不同于东晋王羲之、王献之的秀润妩媚风格,被誉为继《兰亭集序》之后的“天下第二行书”。

    但是因为兰亭序的真本被书法爱好狂——唐太宗给殉葬进自己的昭陵,而只剩下一堆名家的临摹本了;所以这份烧掉正文而留下的草稿,实质上已经是当世第一的书法作品存在了。

    只是,周淮安一想到一千多年后海边那个小岛上,有群果脯败犬留下来的龟儿子,把这东西送给霓虹可劲的糟蹋;还不如在现在就被斩获烧毁了,纯粹留下个鼓舞人心的想念和传说好。

    其中最有名的一句控诉“贼臣不救,孤城围逼,父陷子死,巢倾卵覆。”,岂不就是后世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各种猪队友下黑手坑自己人的果脯政权的最好写照么。

    而前来投奔的这位,显然就是出自颜泉明这一支,叫做颜让。当然了作为忠臣烈士之子,这颜泉明也组成是一个既有担当也有气节的大丈夫式人物;虽然有从(叔)父位宰相;但是他生前为官却是甚为清廉。

    几乎一辈子的俸禄所得,都在用于赎买和供养那些,追随父亲死难将士官吏的家眷,足足有数百人的生老病死一直供奉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堪称是是另一个真正意义上义之所至的道德标杆了。

    虽然现在的京兆颜氏已经衰微和破落了,但是这父子两所设立的道德标杆,和那位张(巡)中丞一样,至今尤为世人所称道之;更别说他们祖上是正儿八经的圣人首徒,作为亚圣陪祀在文庙正殿孔子身边的颜子(颜回)。

    如果有人就此公开背弃(腐朽)朝廷,投附了(新兴)太平军的话,哪怕是作为暂时性的自身标榜和后续宣传手段,也是很有利也很有震撼性的一个素材了。

    “那又怎么可以证明此人的身份,而不是假托妄言呢。。”

    想到这里,周淮安并没有急于下定论道。

    “他自称带来了家传的《祭侄贴》,愿请军上派专人进行赏鉴一二。。”

    看起来胸有成竹的郭言当即应道。

    刹那间周淮安就一口饮子呛在喉咙里,又猛地喷吐出来;这。这这是什么状况,天下第一二的书法著作兼国宝《祭侄贴》,就这么自己送上门来了?这简直像是在做梦一样啊。

    就冲着这个缘故,周淮安也决定破格见一见来人了。随后就在潭州的州衙里,由虞候长米宝将来人引了进来。

    “在下颜涉,京兆人氏。。因为家世有变辗转至今,不得已求庇于贵人麾下。。”

    只见对方生得像根瘦竹竿而阑裳破落鄙陋,满脸亦是愁苦的表情畏畏缩缩的拱手道。

    好吧,这个名字不由让周淮安想起了不久之前在车马上,并蒂花开一般凑在一起的两张娇颜,果然是很应景的存在啊。

    “如今寒家破散仅存此物为念,只求贵上使人临摹、赏鉴即可,勿要再起强取豪夺之念了;不然宁愿与之同赴一炬。”

    来人继续恳声道。

    “哦,居然还有这种缘故么。。我太平军以生民济时为己任,最恨世上强取豪夺之事,自当允你便是了。。”

    周淮安一下子就起了兴趣,而略微提高了对于来人的评价。

    随即又暗自脑补了起来,这难道还有为颜氏后人保护被觊觎的传家宝,而不得不出奔投贼的内情所在么。这可又是一个用来评级朝廷黑暗和腐朽不堪的上号宣传题材啊。

    你看连满门忠烈之后的颜氏都被逼的无奈,只能带着传家宝来投贼,那岂不是代表天命所在的王朝气数,已然陆续的偏转到了我方阵营里来了么。

    至少对于大多数愚昧、盲目、见识有限,而需要进行潜移默化改造才能觉醒的普通人来说,就很吃这一套神神怪怪“气数”“天命”之类的神秘主义玩意。

    然后周淮安就叫了同行的顾问虚中等人过来一起品鉴。至少周淮安对于这种东西是没有任何分辨能力的;他最多只有欣赏街边专门给人写春联的老大爷,书法是否好看不好看的程度。

    毕竟,但凡这个时代稍微有点名头的诗人,必然都有着一手上好的书法功底。理由很简单,可谓是文以载道、字以鉴人;不然在投寄和发布自己大作的时候,根本是没法见人或是被当场打脸丢回来的。

    只可惜作为当代名士的皮日休、陆龟蒙,或是丘宦、樊绰等人尚不在此。当然了,也没有必要为了一份专门的书稿,而让他们放下手中走上正轨的事务,而路途迢迢的赶过来。

    然而,虚中在见过这份泛黄帛纸卷上的东西之后,固然是一时赞叹和震惊不已;但是为了更加慎重起见,也是自承书法品鉴造诣其实尚有不足,而难以对对这份天下第二行书做出合适的判断来。

    因此,虚中又为周淮安推荐了一个老友和同门中人,亦是当代著名的诗僧兼画僧,如今正好在荆州境内的龙兴寺住挂单的贯休和尚。

    按照虚中的介绍:据说这位俗姓姜,字德隐,婺州兰豁人,七岁就在兰溪和安寺出家法华宗;成年后行迹广泛,云游四方,广泛与各地的高僧、文士、官宦交游;自此和虚中等人交游往来长大十数年的交情。后来才辗转到越州桐庐县富春江畔的泉教寺驻锡下来;

    然而就在数年前,因为作诗嘈讽时弊恶了当时的越州刺史兼浙东观察使崔缪;(没错就是那个陪嫁司赞崔琬婷他爹,如今身在黄巢军中当任大礼仪使的崔缪。)方才被从当地赶走,自此沿江而上跑到江陵挂单的,还专门在袁州拜访过虚中的草庐。

    据说他从小师法的就是是梵门书法大家怀素和尚的草书。这个怀素和尚就是书圣王羲之的曾曾孙,而同样有《怀素贴》传注于世;唐太宗殉葬的瑰宝《兰亭序》就是派了同样精通书法的大臣萧禹,以临摹为由从这位手中强取豪夺式的骗过来了。

    因此,他浸淫数十载的书法造诣同样出类拔萃;不但精通王氏一脉相承的行草、狂草,也钻研过同样出名的颜体柳字,甚至在京兆时临摹过类似的颜鲁公作品。

    只是一直以来被在诗文和书画上,更加的成就和名声给掩盖了而已;因此,若能请他来鉴定这份《祭侄贴》无疑是更加的十拿九稳了。

    然而,这位显然又是一个周淮安所知道的历史名人。主要是因为他在唐诗里留下五百多首著作,其中的那句“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也经常被引用来作为网络中刷逼格的口头禅。

    此外作为虚中推荐来鉴定书稿的候补人选,还有正好位于荆南和湖南、江西一带境内的齐己、尚颜、顾栖蟾等人物,而他们共同点都是当世略有名声的诗坛兼书法圈子中人;。

    其中齐己自称衡岳沙门的狂生,尚颜是在荆门出家的僧人,洞庭人顾栖蟾却是个以声律闻名的道士。一时间简直就是僧道儒三教都齐活了。而用他的话说,只要有这份《祭侄贴》可以品鉴,至少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来的。

    而周淮安也就此向虚中担保,如果他们都真有预期水准之内的话,给他们专开一个书法艺文类的学科和培训班,也完全不是什么问题。

    这正所谓是相应的权位和大势都有了之后,天下的英雄豪杰、俊秀人物想要出头的话,自然就会像是遇上吸铁石一般聚附过来的道理么。

    只是周淮安感觉自己用惯了和尚的身份角色扮演之后,似乎也把世上有点名头的僧人之流,都给变相的牵涉和吸引过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