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四十四章 三川北虏乱如麻(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莫把阿胶向此倾,此中天意固难明。

    解通银汉应须曲,才出昆仑便不清。

    高祖誓功衣带小,仙人占斗客槎轻。

    三千年后知谁在?何必劳君报太平!

    《黄河》罗横

    ——我是分割线——

    阴雨绵绵的汉水之畔,渡口之中临时被整理出来的居所。

    “这位师兄可还安好乎。。”

    周淮安对着来人轻轻开口笑到。

    他看起来最少也有四五十岁,而满脸尽是生活不如意的沟壑与岁月蹉跎的沧桑和沉重。乃至因为困顿和辍磨显得有些营养不良,肌肤失泽而须发卷曲泛黄;

    洗得发白的陈旧阑衫上还有隐隐积久的臭味,露在外的手掌曲宆就像是鸡爪一般的干瘪,仿若是天生就是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长相一般。唯有面颊深凹那对眸子依旧清朗而明睿,却充满了某种看尽世情后的依旧执着与坚韧意味。

    “不第散人罗昭谏,见过太平军主。。此乃假托请见之戏言,还望恕罪再三。。”

    对方却是郑重其事的打了稽首礼。

    “我倒不觉得有什么好怪罪的,毕竟是我已对先生闻名和敬仰日久了。。”

    周淮安却是越看越有几分欢喜的,又无比真切的摆手示意他同座下说话。

    因为,这位罗昭谏在这个时代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罗隐。没错,就是那个罗隐。周淮安曾经期待的大喷子和理论奠基人。浙东新城(今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新登镇)人罗隐、罗昭谏,此刻就站在了这里。

    这也是一个晚唐当代的奇人了,号称是“诗在人间”晚唐最后的才子和良心了。因此,后世网络上关于他的典故和段子也委实不少。

    虽然他号称才学确实出众,就连当时的宰相郑畋和李蔚都很欣赏他,但由于他的试卷里的讽刺意味太强,人也很狂妄,总喜欢在行卷里写一些谏言,所以始终不为自觉在讽刺自己的考官们所录。

    因为一生身为士子总共投考了十多次,最终还是铩羽而归;乃自嘲为“十上不第散人“。自此改本名罗横为罗隐。

    按照正常的历史线上,他得在黄巢起义后,避乱隐居九华山,直到钱镠称王后才引而出世来辅佐。也是大学统考挂科生们的励志对象,

    他在时事小品讽刺散文的成就很高,堪称古代小品文的奇葩。收在《谗书》里的讽刺小品又都是他的“愤懑不平之言,不遇于当世而无所以泄其怒之所作“(方回《谗书》跋)。

    或者说这厮就是这时代的超级段子手,或是后世段子手们的祖师爷。

    如《英雄之言》通过刘邦、项羽的两句所谓“英雄之言“,深刻地揭露了那些以救民涂炭的“英雄“自命的帝王的强盗本质。最后更向最高统治者提出了警告(意彼未必无退逊之心、正廉之节,盖以视其靡曼骄崇,然后生其谋耳)。

    《说天鸡》、《汉武山呼》、《三闾大夫意》、《叙二狂生》、《梅先生碑》等篇,也都是嘻笑怒骂,涉笔成趣,显示了他对现实的强烈批判精神和杰出的讽刺艺术才能。

    而后世鲁迅先生在《小品文的危机》一文中对他的评价,与皮日休的《皮子文薮》和陆龟蒙的《笠泽丛书》一起,号称“晚唐一榻糊涂的泥塘里的光彩和锋芒。”

    而后世那位新中国创始人,同样也很喜欢罗隐的诗作,圈阅的数量多达九十一首,甚至还在三李(李白、李贺、李商隐)一杜(甫)之上。还专门加了批注:“十上不中第。”

    但是周淮安最为熟悉的,还是关于他一些精警通俗的诗句,流传后世成为经久不衰的经典。如“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家财不为子孙谋“、“今朝有酒今朝醉“、“任是无情也动人“等等。

    因此,周淮安又紧接着对他笑道:“说实话,我曾经专门派人去寻访过先生,只恨一直未曾有所消息而已。。如今既然得以先生来投,正是得偿所愿了啊。”

    周淮安说的当然是真心话;在历史上他可是隐居到了五、六十岁以后才被请出山来,辅佐那位吴越王钱婆留;但是如今那位未来的吴越王都在自己手下干活,又怎么能这只撞上门来的轻易从自己手上溜掉了。

    “鄙夫之名怎当得军主挂齿呢,久仰和闻名更是从何说起呢。。倒是军主的著作,鄙夫于北地早略有耳闻尔。。却不晓得军主何以对鄙夫如此挂心。。”

    然而,不明里就的罗隐只沾坐了个边沿,却是更加拘谨和惊异、犹疑的小心应答道。

    毕竟,在北边那些只言片语流传的文章当中,他多少可以窥见过这位“周妖僧”,堪称偏激、急进的部分主张,也听说过对待那些官宦、大户、缙绅和知名士人的酷烈和残忍手段。

    相比之下倒是他诗文的格局和气象,却又是别具一格天然自成文体,让人心驰神往的不能自己了。很难想象这是眼前这个只有三十出头的高大端俊之人,所能够经历和体验的人生际遇和胸怀气度。

    此番他能够找上太平军,还是为太平军日渐显起的名声所累。他本已经与友人郑云叟、闾丘方远约好共同隐居池州九华山中;但是不巧过来途径淮南道申州在友人家做客时,他正在著录的《太平两同书》却被当地人告发;

    因为其中有多处“致太平”的字眼和用句,以为草贼张目的因由而莫名其妙的获罪,而成为当地官吏捕风捉影以为献功的成绩之一。但是好歹没赶上合适的时机。

    等到淮西义军和官军的交互相攻,已经投靠新朝大齐的蔡州刺史秦宗权,再度兼并了申州后,就顺手把他这号私通太平军的嫌疑对象给放出来了,还顺水人情式的给赠一笔路资。

    然后他也因此对所谓在南边愈演愈烈的“太平贼”起了某些心思;就这么一路风餐露宿、风尘仆仆的跑过来,想要验明这位佛门还俗的异类“周妖僧”麾下,号称要“致天下清平”的太平军的成色了;

    然而在过了一段时间的暗中查访和游历之后,他虽然有所感触和见闻,但也因为各种明里暗里打听、窥探的鬼祟情迹,引起了屯庄民户的警惕而又被抓起来了。

    正好又遇上镇反会要抓一批严打的典型,他这个程度的嫌疑也是免不了要殃及池鱼,给送到矿山去监管劳役的结果。于是在他一时的情急之下,才有了这么一出阴差阳错的见面。

    因此此时此刻的罗隐,也是不免充满了好奇、忐忑、焦虑、悲苦和担忧在内的复杂情绪。不过在听了周淮安这些话之后,也总算是稍稍的按下一些紧张和戒惧来。

    “因为,先生算是这世上为数不多针砭时弊、体察民生疾苦的文章良心了;我更是对于先生所倡导的太平匡济术,亦有所见略同之处啊”

    周淮安用着一种理所当然的表情道来。

    “先生可知,我太平军一贯遵循的其实是人道主义。。”

    “仁道?。。。主意?。。”罗隐略带惊讶道。

    “非也,不是区区仁恕之道或是仁爱之心,而是以人为本的人间大道当先。。”

    周淮安笑笑解释道:

    “因此,这人道既是天下将相王侯的成就之道,也是许许多多的士农工商兴业之道,更是万千黎庶小民、饥苦百姓的(求)生(得)活之道。。”

    而后,周淮安暨此顺势对他介绍了《太平田亩制度》《圣库制度》《太平要略》《清平纲要》《军操纲要》等,如今大都督下已然运作成型的一系列相关的制度和配套的思想主张。

    又借助当代朝廷的东都留守刘允章,曾经上表过的《直谏书》中所述的“九破、八苦、五去”的弊情来作为一一验证。

    九破:终年聚兵,一破也。蛮夷炽兴,二破也。权豪奢僭,三破也。大将不朝,四破也。广造佛寺,五破也。赂贿公行,六破也。长吏残暴,七破也。赋役不等,八破也。食禄人多,输税人少,九破也

    八苦:官吏苛刻,一苦也。私债征夺,二苦也。赋税繁多,三苦也。所由乞敛,四苦也。替逃人差科,五苦也。冤不得理,屈不得伸,六苦也。冻无衣,饥无食,七苦也。病不得医,死不得葬,八苦也

    五去:势力侵夺,一去也。奸吏隐欺,二去也。破丁作兵,三去也。降人为客,四去也。避役出家,五去也。

    正所谓是,人有五去而无一归,有八苦而无一乐,国有九破而无一成。

    而天下百姓,哀号于道路,逃窜于山源;夫妻不相活,父子不相救。百姓有冤,诉于州县,州县不理;诉于宰相,宰相不理;诉于天子,天子不理。何以归哉!

    “所以太平军应时而出鼎新革弊,上除五蠹诸恶以至清平,下抚黎庶小民生聚得安。然而举世污浊而非难、曲解者比比皆是,正需要先生这样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有识之士,襄助其中而行那正本清源之道。”

    周淮安最后归纳起来道。

    “当然了,我不敢奢求先生能够偏听偏信一时而马上有所决定回复。只想先生留下来好好观察和见闻一番,如今太平军治下的风物、人情,且做考虑好了。。”

    然而,听过了这么一番看似诚挚肺腑之言的罗隐,却是不免心情复杂的暗自苦笑了起来;真不知道是该怎么形容表述,对方这番求贤若渴的赤子之心,还是专横霸道的笼络之意呢。

    自己既然已然得以知道了太平军的这么多内情之后,难道还能独善其身的置身事外么。如果自己敢于有所坚决推拒或是另行出走之意,只怕就算一时出得了这处门外,也是有人争先除之而后快了吧。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开口询声道:“那敢问一声,当初贵部又以为太平之号呢?”

    “当然是。。自有其誓言和景愿所在”

    这一刻,周淮安顿然进入戏精模式,而仿若是后世气学宗师张横渠附身,一字一句的肃声道

    “愿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

    故而曰:太平之师。。”

    哗啦一声罗隐手中的书卷突然就松脱掉落在了地上;而就像是印证着他此刻心情,阴雨绵绵的天上突然就雷声滚滚传动起来,而透出电光烁烁四射。就好像是在这段惊世骇俗之言所惊炸了一般。

    “军主在上,”罗隐这才有些手足颤颤巍巍的捡起手卷,突然就鞠身深深的躬礼下来。“还请不吝鄙夫弱衰残躯,且容附骥尾左右。。只求亲鉴天下再开太平之期。。”

    “罗先生请起。。义军正当是求贤如渴,尤其是先生这般针砭时弊、心怀黎庶饥苦的有识之士呢。。”

    周淮安面不改色,心中却是激动的泪流满面了,好容易才逮到你这么一个可以用后世经典来装逼的对象;

    平时老子和一群学识有限的大老粗挨在一起,就算想要剽窃古人装个逼,各种鸡听鸭讲的懵然表情都能让你憋出内伤来,真他妈的不容易啊。

    好吧,现在终于获得了一个集大诗人、小说家、兼通道家、儒学、杂家等多面手式的全才人物了。接下来岂不该是进入“青梅煮酒论英雄,天下豪雄唯xx与xx尔”的模式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