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反派教主总喜欢作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叫林安,是一枚喜欢文学的有志青年,以我的前途,相信不用多久我就会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但是,在我睡一觉醒来后,我的世界观完全被颠覆了。 我望着水里映出的倒影,那是张冷若冰霜的面瘫脸,双眉细长却不显得女气,狭长的丹凤眼里是一片死寂般的冷漠,唇形极好。也许是长年闭关修炼的缘故,这具身体的皮肤异常白皙,并不夸张的肌理,还有一双节骨分明的美手。一头墨发垂入水中,池水的深度刚好没过胸口,水温淡淡的迷雾让倒影中的男子恍若仙人。 此时此刻,我不禁想感叹。噢,这操蛋的人生。 我居然带着系统穿越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两分钟前,在我的深度意思中突然出现了许多乱码,然后一个机械的声音不断地“嘟嘟嘟嘟嘟” 瞬间弹出发着蓝屏光芒的屏幕打开,各种看不懂的文字快速闪过,紧接着机械的声音再次响起。 【欢迎宿主来到剧情版世界,请宿主按照规定完成剧情走向,提升剧情进程值,至100%进程才可离开剧情版世界。】 屏幕上显示了这具身体目前的情况。 孤云洛,魔教教主,剧情中的重要反派。通过极其卑鄙的手段将上一任教主推下位,才坐上如今的位置。孤云洛性情冷酷,做事残忍不留余地。不近女色,长年闭关修炼,已至一级武皇地步。江湖传闻魔教教主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是江湖人士的公敌。 孤云洛培养了一批替他杀人的暗卫,每一个都是精心挑选的杀人武器,专门为他消除那些对他来说存在威胁的人。然而精中选精,最有资格站在孤云洛身边的贴身护卫只有一个——顾青冥噢,这操蛋的身份,操蛋的剧情。 在冥思苦想一番后我无法淡定了,要不要这么雷人啊亲!我只是睡觉而已,再醒来就变成xx雷剧的xx教主,拥有超屌大魔王的身份,你以为我很开心吗!作为一个教主要随时谨慎恐慌会不会被哪个仇家暗杀,你说教主酷帅狂霸拽,根本不怕这群鱼唇的人类,可是我怕啊啊啊啊啊! 我只是个三好青年,根本不是什么教主好咩!反派什么的这是在作死的节奏! 我感觉我存在着随时被抹杀的生命危险,捂脸嘤嘤嘤嘤……我叫林安,万万没想到,我变成了魔教教主孤云洛。然而经过一系列的心里斗争后,我十分不淡定的接受了这个操蛋的事实。 周围的雾气越发朦胧,池水里有一股淡淡的药味,并不刺鼻,反而有点好闻的清幽感。池中的男子缓缓向池边移动,带起身边一层层的波纹,乌黑的发丝连着脖颈贴在锁骨上,还有几滴水珠顺流而下。 一身黑衣的青年出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他该庆幸他的教主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否则他刚才带有欲望的双眼,哪怕是一瞬,就该被挖去喂狗。就算他是教主的贴身护卫,整个暗卫死侍的总管,也该如此。因为教主平生最恨的就是,别人停留在自己身上暧昧不明的眼神,这是作为一个男子最大的侮辱。 可是,我被你吓一跳好咩骚年!突然抬头看见眼前一个黑影站那一动不动,我还以为见鬼了,好歹你吱个声啊亲! 青年似乎察觉了什么,立刻单膝跪下:“请教主责罚!” 我一愣,我好像什么都还没说。不过看他一脸严肃的样子,而且我也没搞清楚什么情况,但是为了身份不穿帮,我面无表情地说:“你知道你做错了什么?” 青年单膝跪变成了双膝跪:“请教主责罚!” 我面瘫着脸:“还不为本教主更衣。” 青年有些恍惚了,就、就这样?按道理来说教主不是该责罚他吗? 今天的教主,似乎……有点点……不一样……还是他的错觉么……我不悦:“你还愣着干什么!” “是!教主!” 这绝壁要为自己点赞,我还是有当教主的气势的! 青年一件件地为教主穿上量身定做的华衣锦袍,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教主那头如瀑的乌发,然而在这一系列过程中他发现,教主居然,在走神……但其实我只是在系统提示青年就是顾青冥后,脑补这位骚年的身世。作为魔教教主的贴身护卫,鸭梨肯定很大,只要你做的好,我会给你加薪的骚年!干巴爹! “教主,苏傲阡怎么处置?” 顾青冥握着我的脚,将精美的短靴套上。 【系统提示,系统提示。苏傲阡是前任教主,请宿主把苏傲阡弄成重伤,变成残废,最终暴尸荒野,完成任务剧情走向5%】 卧槽!要不要这么凶残!让我这样一个三好文艺青年做这么暴力的事情,是想闹哪样!嗷嗷嗷嗷!本教主做不到啊! 【提示,提示,若无法完成剧情,宿主将永远无法回去。】 雅麻喋!我完成任务还不行吗! 顾青冥不知道,教主表面冷漠的面具下,是一张苦瓜脸。 我强装淡定道:“本教主自有定夺。” 看来,我不得不走上反派大魔王的装逼之路了。 然而在接下来连续好几天的时间里,我发现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那就是这么大一个魔教,居然,没,有,妹,子。从扫地倒水打理卫生的下人到各个部门暗卫,坚守岗位的,包括顾青冥这个当总管的贴身护卫,全都是粗糙的汉子。这让打算欣赏软妹的本教情何以堪,扶额。 这简直不能忍,虽然系统早有表示,这具身体的教主以前不近女色,但也没说到这个地步啊,掀桌! 好吧,这个暂且不说,咱忍一忍说不定就习惯周围这群粗糙的汉子。可动不动就有人突然跪下说请教主责罚,等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那人就被拖出去行刑。 那叫声好惨烈…… 顾青冥表示xxx对教主不敬,该死。xxx在给教主端茶时碰到了教主,该死。xxx在身后对教主有辱骂之词,该死。 我表示……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实在是太残暴了,随便杀一个人,就和问你今天吃饭了没有一样轻松。我拼命的告诉自己这个世界是假的,我本不属于这里,早晚是要离开的,按本分完成任务就好。可等我真正亲自杀人的时候,那种从骨头里传来的冷漠感,连我自己都怕。 我把视线从尸体上移开,地上的刺客,早已中我一掌身亡。我盯着我的手,失神了好久。倒底,还是保留着这副身体以前的残虐没有散去,连死人看了都会怕的我,现在居然一点恐惧感都没有。 是不是,我的灵魂在这身体里待越久,我的本性也会跟着一起变得冷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