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醉承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启九年 正逢隆冬之时。 今夜的雪来得格外的突然,午时明明是晴朗的苍穹突然之间下起了鹅毛大小的雪花,纷纷扬扬间就把天凉皇都盖在了一片洁白之中。 本也以为就是日日夜夜以来最为寻常的一夜,然而皇宫之内突然响起的丧钟之声,却打破了这沁人心脾的凉夜。 夜 越发的幽凉。 昭阳殿中无数的太医宫女穿梭其中。 大殿之中却是死寂得听不出半丝脚步声,但在这死寂之中时不时伴着威严的怒吼声从殿中响起,然后便是重物砸地之声! “滚……” “废物……你们这群废物给朕滚出去……!” 无数人噤声低头躬身往外头退去,整个空旷的大殿之上只剩下粗重气愤的喘息之声。 凄美的钟声在深夜的凉风中从乌孙皇宫深处传出,余音袅袅哀怨凄婉。 这钟声伴着苍穹之中那一轮苍凉的月,足足摇荡了一个冬夜…… 这年。 天启九年的二月初二,正逢年祭之日。 乌孙帝王君风华最为宠爱的贵妃苏年儿,宾天了…… 举国同悲,素缟麻衣一月。 这份阵仗就算皇后薨天也不知是否有这般的待遇。 昭阳殿中烛光幽幽,把那端坐在床畔男人的眉眼照得加阴暗。 男人看着凤榻上静静躺着的女子,突然间咧嘴无声一笑。 那幽幽白牙看上去格外的恐怖,嘴角越咧愈大阴冷的声音从他喉间发出似不甘又不舍,竟是带着几分神经质的癫狂。 “死了?” 抬手摸了摸那依旧娇俏无双的脸庞。 “朕的爱妃苏年儿你怎能这般死去!当初可不是说好了,若是我放过苏与醉你便嫁入皇家代替苏与醉陪我一世。” “可是!”话锋一转,君风华阴郁一笑,捏着那光洁如初的面颊冷声道。 “如今你却是这般死去,倒是一身轻松。” “你难道不担心无忧?不担心梓儿了?哦——我差点忘了还有你们苏家,你们整个苏家,你就不怕整个苏家给你们两兄妹陪葬!” 神神叨叨,床畔前的男人说了至少一个时辰。 似乎觉得有些渴了便是起身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清酒饮下,静静的立于床前喃喃自语。 “这般娇俏的身子虽不及男子柔韧,终究朕还是舍不得你这张和苏与醉一般的面容。就如当年朕舍不得苏与醉那般,可是迫终究不得不舍得,那年那一场箭雨之下竟是连尸首都未曾找到……” 男人说完抬手再次摸了摸女子那冰冷娇俏的脸庞,而后手腕轻轻一顿竟是把手伸向领口盘扣…… 那只有力稳健的手坚定的、缓缓的、一颗颗解开扣子。 那冷漠声音丝丝暗哑与癫狂。 “既然这一生从那之后朕都见不到苏与醉,过了今夜你也不过是红粉骷髅白骨一堆,那今夜你便代他赎这最后一罪!” “放心!你的宝贝君无忧朕会好好待他。虽这些年来毫无作为,性格懦弱不堪,但也至少是你与朕的孩子,而那几乎与苏与醉相同的面容,呵呵呵……。” “梓儿虽不是你的亲生骨肉但也是朕的孩子,当年你和昭贵情同姐妹那朕便在月氏之中帮她许下一件亲事可好?毕竟两国联姻乌孙才得以太平,若是换做君无忧去当质子你必定不会同意的……” 冰凉的尸首,男人火热不甘的目光…… 满地衣裙、龙袍、亵衣、亵裤…… 在这寂静的大殿之中宫人早已被帝王遣散,如今只剩烛光昏暗摇曳影影绰绰。 然而命运却是如此多磨。 这一夜的亵渎注定埋下多年之后那一枚枚仇恨的种子生根、发芽然后结果。 若是没有这年朝阳殿中的一幕,也许就不会有今后君无忧那满腔的仇恨! 而谁也不曾知道就在这座昏暗的大殿深处,宽大的屏风,薄薄的纱幔之下两具小小的身影蹲在那处瑟瑟发抖。 那日就连一身绝世武功的帝王君风华也未曾感觉到大殿之中还有人……。 因为那日……他疯了……君风华他差点就疯了……! 再多的悲伤哀痛或是怨恨都被这场沁人心脾的大雪埋入心间,今后必将的凉了整个乌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