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章 辛苦她照顾一整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许默站在房门外,低头看着自己端着的蜂蜜水,撇嘴。

    醉得不省人事的明明只有楼下一位,她为什么要泡两杯蜂蜜水呢?

    一定是刚刚蜂蜜倒多了,泡一杯太甜,所以不小心多出了一杯。

    嗯,肯定是这样。

    反正都已经泡好了,不喝也是浪费,就勉强让谌子言占这个便宜好了。

    说服了自己的许默抬手,敲了下房门。

    “进来。”

    听着门内传来的略带着嘶哑的声音,许默推门而入。

    谌子言已经洗了澡,穿着一套浅烟色的睡衣,正闭着眼睛坐在床边的地上。

    许是喝酒了头有些疼,男人好看的眉紧蹙着,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按着太阳穴。

    “喝点红茶蜂蜜水吧,对胃好。”许默在离他一米的地方站定,轻声开口。

    闻言,男人睁开眼睛,目光定定的落在女孩的脸上,没有说话。

    “龙二说你不喜欢甜食,所以没有太甜。”许默继续解释,微微歪着头。

    谌子言将水杯接过来,一饮而尽。

    红茶的味道很浓,冲淡了蜂蜜的香甜,入口生津。

    “那你早点——”许默浅笑了一下,转身欲走。

    “许默?”

    清冽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

    谌子言低低的唤了一声。

    许默怔忪片刻,扭头看着眉心蹙成“川”字的男人。

    此时的他,卸去了平素里的冷漠,眉宇之间多了几分柔和。

    她的心,蓦地软了下去。

    “我帮你揉揉太阳穴吧?”她张张嘴,小声的问道。

    话刚说出口,便有些后悔了。

    这样的动作,是不是太亲密了?

    “嗯。”男人已经坐在了床边上。

    许默抿抿嘴角,上前几步,面对着他站着。

    她伸出两只手,动作轻柔的在他的太阳穴上按着。

    谌子言斜支着下巴,手肘靠在床边,两个人贴得很近。

    近到,许默能清楚的闻到男人身上的酒香。

    谌子言仰头看着眼前的女孩,醉意朦胧的眸光定格在她的嘴唇上。

    女孩的嘴唇是天然的桃红色,唇纹很浅,软软的,看上去就知道触感应该不错。

    太阳穴上的指尖温度很高,像是带着细微的电流,从眉眼之间飞快的窜至全身,让他觉得有些酥麻。

    房间内的温度,悄然升高。

    “嫁给我,是不是很不情愿?”他问道,目光深邃。

    “你可以帮我找到适合我妈的骨髓,我没什么不情愿的。”许默开口,浅笑了一下。

    “找到骨髓之后呢?”谌子言眯眼,继续发问。

    “之后?之后等许俪俪回来了,我就可以拍屁股走人了。”许默想了想,回答。

    “做梦!”男人将声音压得很低,带着几分冷意。

    “嗯?”许默愣了一下,有些没听清楚。

    谌子言抬头细细的看着她,并未再说话,只是弯了弯嘴角。

    他忽的伸出手,环上她的腰,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许默被这突然的动作猛地一惊,下意识就想要后退,脚却不小心撞到了男人的小腿。

    慌乱之间,身体竟是朝着男人扑去。

    猝不及防,谌子言直接被扑倒在床上。

    许默,就躺在他的身上,两只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袖。

    女孩柔软的嘴唇从他的锁骨上擦过去。

    谌子言一怔,眸色骤然加深。

    被吓了一跳的许默回过神时,男人宽大的手掌还贴在她的腰上,带着烙人的温度,让她心惊肉跳。

    抓着他衣袖的手,无意识的攥紧。

    她似乎能听得见自己慌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心跳如雷。

    温热的气息夹杂着酒香落在她的脸上,熏得她觉得自己也像是喝醉了酒,晕乎乎的。

    “你受过伤?”

    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许默这才发现,他宽大的手掌已经移了上来,指尖挑起了她额前的一缕刘海。

    她抬手摸上自己的额角:“嗯,据说是出车祸留下的。”

    那里有一道月牙形状的伤疤,颜色极浅,但是离得近了,一眼便能看见。

    “据说?”谌子言挑了下眉。

    指腹细细的在伤疤处摩挲着,力道轻柔。

    “车祸的事情我忘记了。”许默的眼里闪过一丝落寞。

    “不开心的事,忘记也罢。”谌子言贴在她腰间的手微微用力,幽深的眸底有异样的情绪在翻滚。

    许默只觉得腰间的皮肤滚烫,烫得她的心也忍不住颤抖起来。

    “你……你放开我。”她难耐的扭了扭身体,想要从男人的身上下去。

    “别动!”

    谌子言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带着命令的语气。

    许默浑身一僵,瞬间老实了。

    “我累了,你陪我睡会儿吧。”谌子言抱着她一个翻身,两个人变成了侧躺的姿势。

    只是依旧是面对面,他的手也依旧紧紧的圈在她的腰上。

    “我不陪睡!”许默眨眨眼睛,小声开口。

    谌子言定定的看着她光洁的脸蛋,看着她如同蝶翼般颤抖得厉害的睫毛,唇角漾起点点笑意:“我喝酒了容易发烧,辛苦你照顾了。”

    “我去叫龙二。”许默舔了下嘴角。

    “他还要照顾别人。”谌子言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将头靠在她的肩膀边。

    “喂——”

    就这样相拥而眠,也太危险了吧。

    万一谌子言半夜酒性大发怎么办?

    但是……他应该没有醉得很厉害,理智尚存吧。

    而且真要是想做什么,刚刚不是机会正好吗?

    刚刚她趴在他身上的时候……气氛暧昧得惊人。

    想着,许默脸上的温度再次抑制不住的升高。

    她轻轻的晃了下脑袋,深呼吸着,命令自己将刚才的记忆清空。

    却发现半窝在胸前的谌子言,已经没了反应。

    不会这么快,就睡着了吧?

    她稍稍抬起头,朝着男人脸上看去。

    谌子言阖着双眼,呼吸变得平稳绵长。

    似乎……真的已经睡着了。

    许默无奈的撇撇嘴,想要将还环在腰上的手臂拿开。

    哪知男人的手臂像是铁铸的一般,怎么掰都掰不开。

    努力了几把后,累了一天的许默觉得自己有些筋疲力竭了。

    她想了想,抓起一个枕头,放在自己和男人的身体中间。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后,也沉沉睡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