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2章 凭什么被骂的人是谌子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谌牧看着谌锦吊儿郎当的样子,气急了,直接抬起手里的手杖,狠狠的打在他的背上:“你不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他本不想当着小辈的面,落了谌锦的面子。

    只是,看着谌锦蠢笨而又自以为聪明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恨铁不成钢。

    如果谌锦争气一点,亦或是在子嗣方面努力点,他也不至于将谌子言这样个渔家女的儿子接回来,来给他添堵。

    想着,谌牧攥紧手杖,手背上青筋毕现。

    抬眼看向坐在谌逸边上的白沁,眼神里满是愤怒和恨意。

    如果没有这个女人,最得意的儿子不会忤逆他。

    谌逸会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做妻子,生下的孩子他一定会自小养在膝下,按照家族继承人的要求教育他。

    儿孙绕膝,儿孝孙乖,享受天伦之乐。

    哪至于像现在这般,没一个省心的。

    谌牧看着白沁,目光满是森冷。

    他是真的很想弄死这个女人!

    但是,不能。

    没有白沁,便没了掣肘谌子言的筹码。

    从老爷子向谌锦发难开始,白沁便挺直后背双腿合拢,规规矩矩的坐着,眼观鼻鼻观心,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直到有一道凶狠的目光落在脸上,她下意识的抿紧嘴角,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攥紧,指尖微微泛白。

    她不敢抬头,却知道目光的主人是谁。

    老爷子的心里,肯定恨不得能掐死自己吧。

    她觉得有些难过,也有些悲凉。

    和谌逸回到谌家十几年了,老爷子还是这般恨自己入骨。

    不管她怎么努力,老爷子始终接受不了她这个儿媳妇。

    像是感觉到了她情绪的低落,忽的有一只手伸过来,覆在她的手背上,温柔的抚摸着。

    白沁愣了一下,悄然偏头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谌逸,看着他温柔似水的目光,杂乱的心绪一点点变得平静。

    随即,便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了。

    不是早就想明白了吗?

    只要子言好好的,只要她和谌逸好好的,其他人,都是无关紧要的。

    谌子言随意的靠在酸梨木椅背上,看着愤怒的老爷子,和蜷缩着肩膀的谌锦,凤眸里浮上淡淡的讽刺。

    “爸,爸,你别生气。”谌锦缩着肩膀,小心翼翼的看着谌牧,“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我的气了。”

    “你以为你一句道歉就行了吗?”谌牧将桌子拍得“啪啪”响,吼出声,“现在所有人都在看你的笑话,看谌家的笑话你知道吗?”

    “我——壹杂志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将我谌家挂在头条上。”谌锦咬牙切齿的开口。

    “还好意思怪别人!如果不是你做出这种丑事,别人有东西可以写吗?”谌牧气得身体都抖了起来。

    “爸,你冷静点,和大哥好好说,好好说。”谌薇赶紧劝说着。

    坐在最下首的许默听着老爷子的暴吼声,表示自己有些懵。

    下午她一直在垃圾处理站,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抿了下嘴角,想着谌锦提到的壹杂志,悄咪咪的摸出了自己的手机。

    目光状似落在桌边的碗筷上,实际则是看着放在桌子下的手机屏幕。

    登录微博。

    当她看着刷新后的置顶微博后,傻眼了。

    【壹杂志V:豪牧集团前任董事长谌牧之子、豪迅地产现任总裁,谌锦,疑似因纵欲过度,丧失生育功能!!】

    微博很长,写得很欢乐。中心意思便是,杂志记者偶然拍到谌锦出入某男性医院专家门诊,觉得好奇,便想办法偷听了谌锦和医生的对话。才得知了一个惊天新闻,原来谌锦已经丧失了生育功能,而且是十五年前就丧失了。

    微博后面,贴了九张照片,都是谌锦出入专家门诊的照片。

    微博是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发布的。

    三个小时,转发、评论和点赞数,均过百万。

    纵欲过度,丧失生育功能……

    之前听宋楠说过,谌子言好像是十几岁的时候才被接回谌家。

    所以,是因为谌锦不会有儿子了,谌牧觉得偌大的豪牧无人继承,才迫不得已接回谌子言的吗?

    想着,许默忍不住略略偏头,看了眼旁边的谌子言。

    心里无端端生了几分心疼。

    “子言。”谌牧满是怒意的声音响起,“你之前知道这件事吗?”

    “不知道。”谌子言面色平静的回答,声音里毫无波澜。

    “你这个董事长是怎么做的!”谌牧抬声责问,怒气冲冲,“这种诋毁豪牧的东西流出来,你居然事先毫不知情!没用的东西!”

    听着老爷子的话,许默的眼睛咻得瞪大。

    好气啊!

    真的好生气啊!

    谌锦自己行为不检点,被人抓住了话柄,为什么被骂的人竟然是谌子言!

    他做错了什么?

    难道他掌管整个豪牧集团,每天忙得不可开交,还要负责为谌锦处理那些腌臜事吗?

    老爷子这心,偏得怕是太过分了点吧!

    贝齿轻轻的咬上嘴唇,心里的心疼在肆虐。

    许默被气得手指都在发抖。

    相较于女孩的愤愤不平,莫名其妙被骂了的谌子言倒显得平静多了。

    他看着谌锦,俊朗的五官一片淡然。

    目光幽沉得读不出任何情绪,偶尔,有一丝半缕的讽刺划过。

    “壹杂志铁了心要报复大伯,自然是不会让豪牧得到任何消息。”他薄唇微动,声音带着几分凉薄。

    “你和壹杂志有什么过节?”谌牧转而看向谌锦,厉声问道。

    “没有啊。”谌锦狠狠的“呸”了一声,“肯定是想借机敲诈我一大笔。”

    “蠢货!要是想敲诈你的话,还会发到网上吗?”谌牧直接白了他一眼,看着谌子言,“子言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大伯给壹杂志的老板戴了绿帽子,还不允许别人生气报复吗?”谌子言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淡淡出声。

    “绿帽子?”谌锦瞪大眼睛。

    “大伯你不知道吗?你的那个新情儿,是壹杂志的老板娘。”谌子言勾了下嘴角,“我还以为你已经摸清楚你那位小情儿的背景了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