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49章 去霉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提到那场慈善宴会,谌笑笑的脸色更难看了。

    她觉得自己真是傻逼透了。

    孙玲对她没有丝毫的信任可言,她竟然还傻兮兮的拍下什么泰迪玩偶,希望她能从流产和翟丽背叛的阴影走出来。

    特么的真是热脸贴别人冷屁股!

    想她谌笑笑,什么时候做过这么蠢的事情!

    所以说,所谓的姐妹友谊,就是个笑话!

    还不如酒肉朋友,因为利益走到一起,不开心了拍拍屁股就走人。

    实在是心情不好,背后捅对方一刀也不是不可以。

    “谌小姐就别想不开心的事情了,过去的,都让他过去吧。”钮靖雅笑容温婉的安慰着,“通过某些事情,看清楚某些人,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谢谢钮小姐。”谌笑笑声音冰冷的应了一声。

    “这是我今天早上刚买的衣服,没有试过,送给谌小姐,希望能让你开心一点。”钮靖雅笑着递上手里的印着CM字样的购物袋。

    “送我?”谌笑笑看着她,并不伸手接过。

    眼神却是飞快的朝着购物袋里扫去。

    只一眼,便认了出来,是CM新一季的夏日清沁系列。

    之前,她在杂志上见过。

    之所以一眼便能认出来,是因为这一系列,每条裙子的腰带上,都有用金线纯手工缝制的花漾大写字母M。

    “在这里待了几天出去,要换新的衣服才能进家门。旧衣服,要丢在马路上,让来来往往的汽车碾压带走霉运。我想着谌小姐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应该是回家吃饭睡觉,许是没有逛街买衣服的心情。还希望谌小姐不要嫌弃我的品位差才好。”

    钮靖雅一直淡淡的笑着,既不疏离,也不会过分亲热,倒是刚刚好,不会让人感觉到安全距离被侵犯了的感觉。

    声音也是温柔细腻的,说话如潺潺流水,似乎能暖人心脾,让人无法拒绝。

    “还有要换新衣的说法?”谌笑笑蹙了下眉。

    她确实想要好好去去霉运!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反正换件衣服而已,也不多累人。”钮靖雅伸出去的手未动。

    “那便谢谢钮小姐了,改天我请你逛街。”谌笑笑想了一下,伸手,将购物袋接了过来。

    钮靖雅知道她的意思,是要还自己一条裙子。

    也没拒绝,点了点头:“随时可以。”

    “那我先走了。”谌笑笑略微点头后,提着购物袋离开了。

    钮靖雅笑着摆手,一直看着她的背影。

    直到透过窗户,看着她离开警局大门,朝着门口不远处的一辆黑色欧陆走去后,唇边的笑意灿烂了些。

    她低下头,摊开一直握着的左手,看着安静躺在掌心的小玻璃瓶,眼底,有笑容浮上来。

    黑色欧陆。

    谌笑笑一上车,岳珺玲便吩咐司机赶紧开车离开这个鬼地方。

    然后转过头,一脸担心的将自家宝贝女儿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笑笑,你没事吧?”

    “要不你进去待两天,看看有事没事?”谌笑笑脸色阴沉的挑眉。

    “你这死丫头,我这是担心你呢。”岳珺玲没好气的拍了下她的肩膀。

    瞧着她眼下的乌黑,和倦怠的神色,终究是心疼,伸手抱了抱她。

    “爸呢?”谌笑笑看着空空如也的副驾驶,冷笑了一声,问。

    “公司有不得不处理的事情,你爸爸他回公司了。”岳珺玲柔声安慰着,“因着泰宇新材的缘故,老爷子对你爸爸有些生气。”

    “爷爷生气,并不是因为公司的事情吧?”谌笑笑从一旁的车载冰箱里拿出一杯鲜榨西瓜汁,喝了一口,声音凉凉道:“难道不是因为爸爸不能生儿子的缘故吗?”

    “笑笑。”岳珺玲的脸色也难看了一下,强压下负面情绪,声音变得有些淡,“这几天你好好休息,别操心这些有的没的,公司的事情,妈妈会帮你处理。”

    “好。”谌笑笑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声音软了些许。

    想了想,转移了话题:“妈,待会儿回家之前,找个地方停车,让司机下去,我把衣服换了。换下来的这身,你帮我丢在马路上,让车压一压去去我的霉运。”

    “还有这个说话吗?”岳珺玲也愣了一下,“那我们先去商场给你买件新裙子?”

    “不用了,有个朋友送了我一套。”谌笑笑指了指脚边的空袋子。

    “哦,那行。不过我们不直接回家,我们去丽雅医院,你爷爷住院了。刚好,你到了病房再换吧,顺便洗个澡。”岳珺玲怜爱的拍了拍她的手背。

    “爷爷住院了?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的事?严重吗?”谌笑笑皱眉问道。

    “昨晚上,没什么大事,就是上吐下泻伤了元气,在医院休养两天就可以回家了。医生说是食物中毒。”岳珺玲一一回答了她的问题。

    “食物中毒?爷爷吃什么了?”

    “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爷爷让我去调查这件事。”说着,岳珺玲忍不住开心的笑了起来,“我要好好想想,怎样让谌子言把这个黑锅给背了。”

    “谌子言肯定会知道你要做手脚,想把锅砸给他,可要好好砸。别没砸到他身上,砸到了自己脚上。”谌笑笑冷冷道。

    “知道了,我会想一个万全之策的。行了,你好好休息会儿,我们去医院陪你爷爷吃饭。”岳珺玲出声,语气温柔。

    到了医院,谌笑笑可怜兮兮的冲着谌牧撒了会儿娇后,便去了浴室。

    洗完头洗完澡,换上钮靖雅送的裙子,再吹干了头发,这才抱着换下来的衣服走到了床边。

    “妈,你帮我把这些衣服丢到医院门口的马路上去。”她将衣服一股脑儿的塞到岳珺玲的手里,“去霉气。”

    “这种事,让老罗去吧。”谌牧抬头,看向正在将厨师做好的菜一一端到餐桌上的罗管家。

    “是。”罗管家赶紧擦了手走过来,从岳珺玲的手里将衣服接了过来。

    “一定要丢在车流量最大的路上。”谌笑笑交代道。

    “是。”罗管家敛眉点头,看了谌牧一眼后,抱着衣服大步离开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