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章给老子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保安队长苦苦的哀求道。

    林建业根本不为所动,挥挥手象是赶苍蝇一般的甩甩手喝道:滚吧,去财务把工资结一下,以后不要让我在清源看到你。

    保安队长面色惨白,灰溜溜的离开了。

    哟,这不是东方大少吗,怎么了?

    惊讶的看了一眼东方弘和他那几个小跟班,以后躲在叶皓轩身后的蓝琳琳,林建业马上明白了怎么回事。

    这是你的朋友?林少,你可越活越回去了,连这样的土包子都认识?东方红冷声说道。

    麻痹的老子认识什么朋友管你什么事?东方小白脸,我警告过你,找乐子当然可以,但老子这里的服务员不是来卖的,想找乐子滚去三楼,要在这里胡闹,老子饶不了你。

    林建业与东方弘两个人原本就不怎么对付,本来东方弘也不屑来林建业的场子里,但今天他是冲着原石和拍卖会来的。

    你朋友打了我的人,你不给我一个说法?东方弘阴沉着脸说。

    叶皓轩冷冷的说道:东方弘是吧,我感觉我刚才下手有点轻了。

    小子,你是什么人,你很嚣张?东方弘大怒。

    一边的周明说道:东方弘,这是我兄弟,你想怎么样?

    东方弘一怔,这才发现周明也在一边,眼前的这两个大少身份背景跟他差不多,看来今天气只好暂且忍下了。

    他点头说道:好,小子,今天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给老子等着。东方弘一甩手,带着几个小弟离开。

    没事吧?周明问道。

    叶皓轩摇摇头说道:没事。

    走吧,回去吧。林建业说道。

    而叶皓轩身后的蓝琳琳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一声轻呼,差点倒在地上。

    怎么了?叶皓轩连忙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

    叶皓轩,我……蓝琳琳只觉得周身火热难受,恨不得把身上的衣服扯下来才行。

    叶皓轩一怔,这才想起来刚才蓝琳琳被东方弘强行灌酒,那酒中怕是有"mi yao"什么的。

    他连忙一搭蓝琳琳的脉,不由得神色一紧,继而向林建业苦笑道:叶少,能帮我安排一间房吗?

    没问题,嘿嘿……林建业与周明双双淫荡的一笑,自然明白叶皓轩要做什么。

    不一会儿房间便安排好了,叶皓轩扶着蓝琳琳进入房间,把她放在床上。

    而现在的蓝琳琳只觉得身体内有一股邪火在动,她的目光已经变得迷离,她撕扯着身上的衣服,呓语道:热……我好热……叶皓轩,我很热……

    现在的蓝琳琳因工作需要穿着一件枣红的旗袍,象锦锈江南这种地方的衣服都暴露的很。

    少的可怜的衣物根本经不起蓝琳琳的撕扯,只见大片大片的春光出现在叶皓轩的眼里。

    饶是叶皓轩自从得到医道传承之后定力过人,但还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但他随即扇了自己一巴掌说道:你是医生,怎么能这样。<

    br />

    他随即搭了一把蓝琳琳的脉,面色不由得一沉,东方弘在酒里也不知道下了什么药,性烈的很,现在蓝琳琳的脉膊跳的极快。

    而蓝琳琳突然翻身而起,将叶皓轩压在身下,一边呓语"shen yin"一边送上玉唇,而且双腿紧紧夹住了叶皓轩的腰,象一个八爪鱼一样的把叶皓轩紧紧的缠住。

    叶皓轩只觉得蓝琳琳娇躯火热,纵然他在有定力,一时间也觉得口干舌燥。

    琳琳,你醒醒,你不能这样。

    眼见蓝琳琳迷乱的双眸,叶皓轩不由得暗骂了自己一声禽兽,做为一名医者,是不能这样的,他连忙把蓝琳琳挣开,然后将她平放在床上,轻轻一指,点在蓝琳琳的某处穴位。

    蓝琳琳的双目恢复了一丝清明,她开始有了一点神智。

    她在床上难受的扭动着,哀求道:叶皓轩,帮我,我很难受,你快帮帮我。

    叶皓轩说道:琳琳,你要坚持住,我这就帮你治疗,马上就会好的。

    蓝琳琳拼命的摇摇头说道:不,我不要你帮我治,我要你……叶皓轩,在中学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你要了我吧,快……快点。

    叶皓轩猛的一震,不由得有些苦笑,他与蓝琳琳中学三年同桌,两人一起来清源上学时还有些联系,但自从他有了女朋友后,两人的联系才渐渐的少了。

    他摇摇头,索性点在蓝琳琳的脖子上,蓝琳琳陷入了昏睡,这才安静了下来。

    他嘘了一口气说道:琳琳,你这样我没办法帮你治疗,先委屈你一会儿了,在说,我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吗?

    他取出针袋,然后对着蓝琳琳头部的几处穴位刺了下去……

    一番忙碌,这才完事。

    而恰好周明的电话来了,说拍卖会儿快开始了,让叶皓轩去六楼的拍卖中心找他们。

    挂了电话,径自上六楼,只是拍卖还没有开始,周明和林建业已经交待的保安,保安便领着林建业向一处包厢里走去。

    只见包厢里已经坐了几个人,除了林建业与周明,东方弘也在。

    看到叶皓轩走了进来,东方弘的脸色马上沉了下来,冷哼一声,若不是今天的场合重要,怕是早就向叶皓轩发难了。

    除此之外,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头,叶皓轩神色一怔,这个老头有些眼熟,好象是在央视鉴宝节目上见过,不会这次的拍卖中心就是让这几个老头来做鉴定的吧。

    叶皓轩向大家微笑示意,然后坐在周明的一边。而此时的林建业正拿着从叶皓轩那里买来的画卷,正在向一个老头请教着。

    那老头姓王,大家都叫他王老。

    王老一边看着那幅画,一边点头称赞道:这幅画是顾恺之晚年的做品,实在是一件珍品,实属难得,这幅画你就不要拍卖了,转给我算了。

    林建业笑道:王老,这幅画我可没打算卖,这是我自己留着呢。

    王老一怔,继而笑骂道:你这是故意让我老头子眼馋。

    而其他的几人也纷纷拿出自己的古玩,让王老品鉴,王老一一做解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