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7章强直性脊柱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哈哈,老林啊,真巧了,昨天我们在元城县遇到的,也正是这小伙子啊。黄老大笑道。

    哦,真这么巧,哈哈,缘份呢林老大笑。

    林老好,黄老好叶皓轩上前给众人打了个招呼。

    小叶不用客气,来到这里都是自家人,说来也巧,你外公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今天邵辉的病又要你操心,你们家,真是我们的福星恩人呢。黄老感概道。

    黄老言重了,外公是中医世家,医者救人,这都是本份。叶皓轩说道。

    好,好一个本份,小叶,邵辉的病,就全靠你了。黄老感概道。

    黄老请放心,过不了几天,大哥的病就会好的,

    而在此时,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黄老抬头叫道进来吧。

    门一开,只见几名穿着白大卦的医生走了进来,为首的一名长得胖胖的,正是龙山疗养院的连院长,他满面堆笑道:黄老,欢迎您来到龙山休养,我们龙山疗养院全体医护祝黄老身体健康。

    接着便是一堆没有营养的官方话。

    黄老起身道:连院长,多谢了,我在龙山这些日子,要麻烦你们了。

    黄老客气了,这都是本份,院长满面堆笑的说道,然向身后的一名医生一指说道这位是军区专家聂医生,是全国知名的神经内科专家,让聂医生,帮黄上校看看吧。

    黄邵辉年纪轻轻,已经是少校军衔。

    岂料黄老摇摇头说道:不用看了,邵辉的这是强直性脊柱炎,已经发展到晚期,多谢连院长的好意了,我们已经找好了医生,就不麻烦诸位了。

    话一出口,那名原本带着倨傲神色的聂专家神色一滞,马上不好看了起来。

    就连带着连院长,笑容也滞在脸上,有些尴尬了起来。

    疗养院的目的就是为一些退休干部或者一些军衔高的伤残军人提供的,本身的医疗条件放眼全国都是首屈一指,而黄老带病人,而且还自带医生,这让连院长有些尴尬。

    不知道黄老请的是哪一位专家,神经科的刘教授?还是马博士?聂专家问道。

    聂治平心时有些挂不住,他在神经内科方面的声誉很高,发表过多篇论文,尤其是在强直性脊柱炎方面更是权威,甚至美国某医学协会都曾邀请他过去讲坐。

    就是这个小伙子。黄老笑着向叶皓轩一指。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医生脸色都变了,要不是黄老身份不一般,他们都忍不住要发火了,这算什么,一个跟学生差不多的年轻人,也会治强直性脊柱炎?这不是打他们的脸吗?

    只是人是黄老请来的,在怎么说也要留几分面子,聂治平强压住心头的不快问道:你能治强直性脊柱炎?

    是的。叶皓轩点点头。

    能治到什么程度,你怎么治?聂治平问道。

    当然是痊愈,用中医针灸辅以药浴正骨。叶皓轩答道。

    荒唐,先不

    说你这个年纪能懂多少中医,你了解这种病吗?这种病早期可以控制,但黄上校的病情已经是晚期加病发症,现在就算是治,也是比现状好一点,能治痊愈,这简直是胡说八道。

    聂治平转身冷笑道:况且,中医能治病吗?一群神棍中医的名头招摇撞骗,也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聂教授,请你说话注意。叶皓轩冷冷说道中医传承数千年,自然有存在的道理,你不懂中医,并不代表中医不能治病。

    在这方面,我是国内的权威,我说的话我会负责,倒是你,年纪轻轻不去好好的学习西医,学那些迷信的东西,最终会害人害已。聂治平在这方面的领域上确实有着发言权,所以说话才会如此狂傲。

    你是权威,那你倒是说说,这个病现在怎么治?叶皓轩冷笑道。

    好,今天就免费为你上一课。

    聂治平之前看过黄邵辉的检查结果,他扶扶眼镜说道:这个病前期理疗,理疗一般可用热疗,如热水浴、水盆浴或淋浴、矿泉温泉浴等,以增加局部血液循环,使肌肉放松,减轻疼痛,有利于关节活动,保持正常功能,防止畸形。

    但是现在黄上校的病发现的时候不注重治疗,而且有高强度训练,导致脊柱神经病变,继而引发双腿侧胫并发症,现在要治,也只能采取保守治疗。

    怎么样个保守法?叶皓轩问道。

    药物治疗,避免并发症的进一步发生,必要时……‘截肢’聂治平说。

    这就是你的治疗方案?原本生着一双腿的人截肢,你这是治病,还是害人。叶皓轩大怒。

    病人双腿病变在继续,如果不截肢的话,恐怕发展下去会更严重。聂治平喝道。

    这就是你所谓的狗屁权威?叶皓轩强压住心头的怒火,指着黄邵辉喝道:用中医疗法,完完全全可以让病人恢复健康,甚至跟正常人一样,而用西医保守治疗,竟然要截肢,你这是在误人,庸医。

    你说什么,你说谁是庸医。聂治平的神色大变,他的知识放在国际上都是一流的,现在竟然被人骂做中医,这让他有些恼羞成怒。

    治不好人,还在这里吹嘘自己是何等的权威,你跟一些四处招摇撞骗的神棍有什么区别。叶皓轩冷冷的说道。

    你……

    好了。黄老淡淡的说了一声。

    室内立时安静了下来,黄老久居上位,身上原本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这淡淡的一声,当下便镇住了当场。

    黄老,这年轻人根本不懂医术,你可千万不要被他给骗了聂治平依然忍不住说道。

    我相信小叶。黄老淡淡的说

    我也相信林老起身笑呵呵的说。

    聂治平跟连院长傻眼了,这年轻人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让两位举足轻重的老人家如此维护。

    黄上校聂治平转身向黄邵辉示意。

    我相信叶老弟,况且,就算叶老弟不能治,我也不会让你治的,我不可能截肢。黄邵辉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