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2章抵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好,看来你是要死抗到底了是吧。叶皓轩冷冷的说,他转身向刘队长说:刘队,我的车里有贵重物品,现在不见了,我怀疑是这个保安偷的。

    是什么贵重物品?刘队长问道。

    是一件帝王绿翡翠,市价应该在一百万以上,现在不见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一百万?这已经是重大偷窃罪了。刘队长马上会意,他一挥手说:把这保安抓起来,送到局子里在说。

    你胡说,你的车里根本没什么翡翠,你在诬谄。小保安开始慌了,他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一听说要进局子,马上吓得六神无主。

    有没有,调查一下就知道了,百万翡翠呢,要判个十几年吧,回去吧,刘队长冷笑,然后拿出明晃晃的手铐。

    不关我的事,队长,救我,你快救我……保安一见动真格的了,马上慌了神。

    自己做错了事,就应该自己承担。保安队长目光闪烁的说,心中却是知道今天的事恐怕难以善了。

    不关我的事,是队长要我这么做的,是黄队长让我做的……当两名警察把这保安往车上按的时候,他才真正的慌了神,不顾一切的大叫。

    你在胡说什么。保安队长大怒。

    黄队长给我一千块钱,让我砸车,说是车主得罪过我们院长的公子,真的不管我的事,我没偷东西,我只是砸车了。小保安几乎快吓哭了。

    你还有什么说的?刘队长喝道。

    车是我让人砸的,跟我们院长公子没有关系,要抓就抓我吧。保安队长一咬牙喝道。

    老黄,我跟你也相识一场了,招了吧,这事跟你没多大关系,不是什么人,都是你能得罪起的。刘队长好意的劝道。

    是我做的……黄队长一咬牙,打算死抗到底了,他在这里做保安队长,每天清闲,工资还不错,而且还时不时的有些灰色收入,所以他不愿意得罪朱昊。

    那好吧,既然你想把牢底坐穿,我也没有办法,你这个罪名,要坐十几年牢,不要以为你们院长公子多了不起,在大人物的眼里,屁都不是。刘队长说着有意无意的向叶皓轩看了一眼。

    黄队长心里不由得一突,他与刘队长平时关系不错,他满以为刘队长会帮衬着他点,但今天看来,刘队长的话恐怕不是吓他的,难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真的身份不一般?

    看他有些松动,刘队长凑近他低声说:知道之前的郑局长父子吧。

    知道。保安队长点点头难道是?

    不错,就是这个年轻人弄进去的,那天的情况你是没在场,直升机都出动了,郑家父子到现在生死不知,连我都不知道弄哪里去了。刘队长说。

    保安队长心里马上打了个突,脑门上的汗立时淌了下来,照刘队长这么说,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岂不是能力通天?连军方直升机都出动了,说明他身后有着通天的背景。

    就算

    是朱大公子在医院这一亩三分地上有些势力,但跟军队比起来,屁都不是,自己没必要为了这个饭碗把自己搭进去。

    叶医生……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贪图那点小钱砸你的车。保安队长惶恐的说。

    谁指使你的?叶皓轩说。

    朱昊,是我们院长的公子,我们这些做小的,有时候其实也挺为难的。保安队长片刻便将朱大公子出卖了。

    做个笔录,让他签字,朱昊是吧,他现在哪里?刘队长问。

    去院长那里了,现在估计还没走,你们去一准儿能抓到他。保安队长连忙说。

    去,把他给我拧过来。刘队长一挥手。

    院长办公室中,院长最新招来的秘书是一个天生尤物,而在办公室中此时正上演着一幅爱情动作片,只见朱昊伏在一具光溜溜的身体上正在努力的运动着。

    而下面那人,赫然便是他老爸的秘书。

    啊……朱少,你好厉害,我要死了……

    你这个小妖精……老子要……

    正在朱昊兴致正高明,突然门猛的一开,几名身穿便衣的警察冲了进来,然后拿着相机,顺手拍了几张照,然后一名警察大手一挥道:带走……

    马上有两名如狼似虎的警察冲上来,在院长秘书的尖叫声中,把朱大公子拧了起来,铐上手铐。

    而他老爸的那尤物秘书连忙穿上衣服,吓得躲到一边去。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是谁,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放开我。

    朱昊吃了一惊,吓得小弟马上萎了,眼见两名警察拖死狗一样的把他向外拖,他只吓得魂都飞了。

    现在正是大白天,医院里的人来人往的,如果他光着身子就被拖出去,丢面子是小,恐怕是他老爹都会被他坑死的。

    等等,几位大哥,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你们要钱是不,我有的是钱,你们开个价,要多少有多少。见几人似乎要玩真的,朱昊连忙服软。

    哟,这不朱大公子吗,我们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人嫖娼,没想到坏了朱大公子的好事,真对不住啊。一名警察戏虐的说道。

    朱昊心里格登一下,这人竟然认识他,这隐约让他感觉到不妙了起来,他与他老爸的秘书的那些奸情做的非常隐秘,绝对不可能会有人知道的,而眼下这些警察显然就是冲着他来的。

    他意识到,得得罪人了,这件事严格来说算不上什么大事,他与秘书都是成人了,大家你情我愿的,没什么大不了,怕就怕在这些警察硬说他们是嫖娼,事情闹大的话,坑的不是他,而是他老爸。

    他老爸是中医院的院长,能走到这一步可谓是如履薄冰,而且有人对秘书与院长之间颇有微词,就是说院长跟他的秘书原本就有一腿,而现在秘书又跟院长的儿子搞在一起,这算什么事?特妈的父子共用一女,他们父子想不出名都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