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7章这是气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太遗憾了,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开办一个中医学校,让一些喜欢中医的孩子们从小便学习这种气功,将来让中医发扬光大?艾莉在问。

    会有那么一天的,叶皓轩微微笑道。

    我也相信你能做到,能让我感受一下你们中医所谓的气功吗?艾莉好奇的说。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你伸出手来。

    艾莉点点头,有些紧张的伸出自己的右手。

    不用紧张,这些没什么的。叶皓轩微微一笑,握在艾莉的手上,渡过一丝真气过去。

    啊,我感觉有一阵热气传入我的身体里,很舒服。艾莉惊喜的叫道,她这些天来连日赶路,疲乏不已,而随着叶皓轩真气的渡入,她这些日子来的疲乏一扫而空。

    太神奇了,真的是太神奇了,威尔逊,你也应该去感受一下。艾莉象是得到一个棒棒糖的小孩子一样高兴。

    我不试,他们华夏人最会变把戏,说不定这就是他变的戏法。威尔逊固执的摇摇头。

    我有办法可以让你相信,叶皓轩微微笑道。

    哈哈,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都不会相信你们所谓的气功是真的。威尔逊大笑道。

    是吗?那你要不要试一试?

    好,我试试,我要看看你要用什么方法让我相信你们中医那些虚无飘缈的东西。威尔逊不屑的说。

    可是我的方法有些极端,我怕你会追究我的责任。叶皓轩说。

    放心吧,只要你能让我信服,我是不会追究你的责任的。威尔逊肯定的说。

    真的,那你们帮我当证人啊。叶皓轩转身向身后的学生们说。

    叶老师,我们为你做证。

    叶老师,拿出一些实力来,让这些老外信服。

    学生们纷纷说。

    叶,我也可以为你做证。艾莉说。

    那好。叶皓轩后退了几步,然后笑道我一招手,你就可以自觉的来到我的身边,你信吗?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就算是把手给招断,我也绝对不会去你的身边的。威尔逊摇摇头说。

    是吗?那就试试。叶皓轩一声冷笑,右手凌空一抓,一股真气骤然发出。

    缠丝劲。

    肉眼不可见的真气象绳子一样将威尔逊捆住,然后叶皓轩右手一收,威尔逊只觉得一阵极大的力道拉着自己向前走去,他重达二百斤的胖胖身躯不自由主的飞向叶皓轩。

    叶皓轩手一招,只听一阵惊呼,威尔逊重重的落在叶皓轩的向后,摔了一个狗吃屎。

    啊……威尔逊一声惨叫,这一下摔得他七荤八素,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不好意思,我对气功的控制还不是很好,所以没有接住你,叶皓轩无奈的说你早点相信不就得了,也不用受这皮肉之苦了。

    &nb

    sp; 教室中在这一瞬间变得静悄悄的,眼前的这一幕只有在武侠剧里他们才看得到,良及,教室里才爆发出一阵轰鸣的掌声,那些学生们脸色通红,激动的吼道:叶老师威武,叶老师威武……

    就连艾莉身后的交流团也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眼前的这一幕,超出他们的想象。

    威尔逊,你现在相信了吧。艾莉上前将威尔逊扶了起来。

    我……我不相信,你这是谋杀,你这是谋杀,我要抗议……威尔逊痛得直叫换。

    其实在他心中已经相信叶皓轩的气功是真的,只是他不愿意承认罢了。

    威尔逊,艾莉的神色沉了下来,她严肃的说道你要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不然的话我真的要考虑你是不是真的适合在医学协会待下去了。

    我们医学协会里都是的人才,我们要不断的学习创新,才能不断的让医学水平提高,去救助更多的人,你要记着我们是来学习的,你所学的针灸源自华夏,所以你那所谓的针灸师,对于叶来说,不过是小学生学的一加一等于二,请你谦虚一点。艾莉厉声说。

    威尔逊低着头,象是被训的小学生一样,艾莉是医学协会的会长,平时里可以把她当成一个小女孩,但一旦她认真起来的时候,是非常可怕的。

    对不起,艾莉,是我好胜心太强了,我向我的行为道歉。威尔逊低头说,虽然嘴上服软,但威尔逊表情上明显的不服气。

    艾莉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下来,她转身微笑道:叶,我听说你们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可以不借助医学器械就可以知道人生什么病,但我又听你可以看人一眼,就可以知道人生了什么病,这是真的吗?

    这当然是真的,叶皓轩点头道。

    啊,天那,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你就可以这样看一眼,就知道别人哪里不舒服?艾莉惊喜的说。

    不错,如果你们交流团队中有人不舒服,可以到我跟前来,我可以看出他哪里不舒服。叶皓轩说。

    让我来试试吧,我这几天有些不舒服。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外走了出来。

    叶皓轩微微一看,心里便即有数,他微微笑道:你是不是这几天有些拉肚子,而且容易口干舌燥,晚上睡眠不好吧。

    对对,我就是这样的,太神奇的,你能帮我看看吗?我吃了药,没有一点效果。老外有些痛苦的说。

    你是不是吃了止泻安眠类的药物?叶皓轩问。

    对,我就是吃了些止泻安眠的药物,可是没有什么效果,这是因为什么?老外问。

    叶皓轩示意他伸出手来,他微微的在老外的脉上一搭,然后便笑道:三个月前,你做了阑尾炎的手术,对不对?

    老外的嘴张得几乎可以塞进去一个核桃,他惊讶的问:对对,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是刚刚把阑尾给割了。

    叶皓轩笑道:我是从你的脉象里看出来的,你的脉象象就一个能记录你身体状况的仪器,你的身体中有过什么不适,都可以记录在里面,所以我从你的脉象中看到你曾经作过阑尾手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