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0章君臣佐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况且中医看重传承,大凡中医师证书,要么考研进修,要么行拜师礼,袁正南此话,是有意收叶皓轩为徒啊。

    多谢袁先生,那我就斗胆试一试。

    袁正南点点头,对头两边的中医流派各人说:第一环节就省了吧,我看也是在浪费时间,直接来第二环节,现场诊断吧。

    余下的十几人都点点头。

    今天的交流会有两个环节,第一个环节就是发表言论,第二个环节就是现场诊断,然后由各流派的医生对病人的病症做出详解。

    在礼堂的一侧,已经有一些名来自全国各地,身患有怪症的人,他们或者瘫痪多年,或者身患绝症,总之都是求医无望,一些大医院专家都束手无策的病,他们希望在这次交流会上遇到名医,所以来到现场。

    由于叶皓轩一上来就戳破了太多人的牛皮,所以这交流会的第一个环节理被取消了。

    工作人员搬来一张凳子和桌子,叶皓轩从容的坐下。

    现场来自全国各地的那百十名中医们,有一大半在咒骂叶皓轩。

    第一名上场的是一名支气管哮喘的患者,他有四十多岁,呼吸中都带着痰音,大凡哮喘分为冷喘与热喘,而根据当事人的描述,似乎是冷热都喘,而且多方求医无效。

    他平常一直就是这样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不定哪天痰在喉咙处一卡,他就直接见阎王去了。

    现场的八大中医流派先一一为之诊脉,最后病人走到叶皓轩的跟前,有些犹豫。

    如果信不过我的医术,可以不来,我是医生,不欠你们什么,不会求着给你们看病,我的医术,没有那么廉价叶皓轩摇头道。

    他是我们中的一员,如果不让他看,你就是破坏今天交流会的规矩,你可以回去了。说话的人是伤寒派的那名老中医,对叶皓轩的从容淡然,敢说真话的性子,他颇为喜欢,所以便帮了叶皓轩一把。

    那病人连忙走到叶皓轩的跟前,让叶皓轩为他诊脉,其实叶皓轩从他的气息中已经判断出来了大概,诊脉不过是为了确认一下病情罢了。

    叶皓轩看完之后,病人便坐到另外一边,让在场的诸位开出诊断的结果。

    过不多时,诸人的方子已经开出来了,只是叶皓轩是最后一名拿出方子的人。

    袁正南是这一众人中的评委,他拿出诸人的方子看着,边看边点头,其实八大流派的人医术水平都差不多,只是因流派不同,其方子也不同。

    温补派的方子平气静心,药效虽缓,但效果不错,局方派的药方左右蓬源,伤寒派药猛似虎。

    诸派都有可取之处,只是要治好这个病,还欠差一些火候,即使是治好,也不能尽数除根。

    最后一张方子,是叶皓轩开的,袁正南原本不喜怒于形色的脸,瞬间变了。

    众人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袁老神医的脸,他的神色一变,在场的人都是心中一紧,当下便有人心中幸灾乐祸了起来,看来叶皓轩的方子开的极为离谱,要不然袁老神医的脸怎么会这么难看?

    他

    站起来感叹道:妙,果真是妙,君臣佐使,面面俱道,年轻人,你果真不简单。

    叶皓轩微微一笑道:袁老先生过奖了。

    袁正南将方子递给两边的各流派的人去过目,这些人细细一看之下,或是恍然大悟,或都是赞不绝口。

    接下来,袁老先生便将这些药一一的列举出来,然后细细的为在坐各种人讲解。

    叶皓轩所用到的有麻黄、桂枝、干姜、等十几味药。

    这些药其实几味主药为君药、是用来治疗喘症,然后以臣药辅之,以加强君药的药性,在以佐药减缓药的烈性,使药性温和自然,最终的使药用以调和五行。

    就这一剂药方来说,叶皓轩已经颇具国手风范。

    了不起,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作寒派一名中医感叹道。

    是啊,我等甘拜下风……

    讲解完了叶皓轩药方的特性之后,中医八大流派的代表纷纷表示叶皓轩技高一筹。

    叶皓轩微微一笑,若是辅以太乙针法,他当可便可以让这病人的病情恢复,只是如此一来太过于一名惊人了,树大招风,能低调,还是低调一点好。

    好,用药细致谨慎,你的考验,通过了袁老微微一笑。

    多谢袁老。叶皓轩笑道。

    台下的人无不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着叶皓轩,能得袁老赏识,哪怕就算是一个不开窍的傻子,也必然会有一番成就,这年轻人真的是运气好的逆天了。

    第二名病人是一对父子,儿子大概二十岁左右,长得黝黑,这对父子穿的破破烂烂,但儿子目光坚毅。

    儿子推着一个推车,父亲躺在推车之上,父亲虽然不到五十,但满面皱纹,白发苍苍,精神极为萎靡。

    他四肢瘫痪,已经有多年,但儿子心孝,从未放弃过治疗,所以今天想尽一切办法,来到这处礼堂,好在门口的保安心善,见这父子两个人可怜,倒也没有为难他们,便放他们进来了。

    儿子沉默少言,只是向着台上的几位长辈施了一礼,然后便一言不发。

    医者仁心,台上的诸位都是中医八大流派的传人,医德方面自然不用说,八人见病人无法自行上前来,于是便逐一站起,然后为病人诊脉,问了一下基本情况。

    叶皓轩仍然是最后一个人上去的,他只是微微的一搭脉,便一言不发的回到坐位之上。

    诸位,淡淡你们的看法吧。袁老也上前去诊了脉,问了几个问题,然后便回到坐位上。

    八大流派的传人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

    经脉扭结,气血不畅,能医,但是要费些神,而且就算痊愈,也勉强能自理。

    中风引起来的吧,可惜年头太久,否则的话还有希望。

    此为瘫痪之症,若通晓太乙神针,或许希望会大一些,当然,治起来不困难,只是效果不好。

    听八大流派的人纷纷发表自己的意思,叶皓轩微微一笑,却是一言不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