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1半小时足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以诸位看,几天见效?袁老笑道。

    十天……

    十天太久,我看六天足矣……

    若让我去治,四天……

    不知道袁老以为,几天为宜?

    袁老微微一笑道:以我之见,只用三天便可,不过正如温老所言,就算治好,但也只能勉强自理,若想做回正常人,怕是难了

    袁老将目光转向一边的叶皓轩笑道:以你之见,此病几天可医?

    叶皓轩微微的摇摇头道:半个小时足矣……

    在这一瞬间,整个礼堂的人们都被惊呆了,这叶皓轩是疯了吗?

    这货是哪里来的?装逼是吧,袁老都要三天,他半个小时?

    鉴定完毕,这货就是在装逼,你看这老头瘫痪多年,能三天治好我看已经是极限了,半个小时,除非他是神仙。

    哪里来的狂妄小子,满口胡言,不要以为自己有点能力,就这样信品开河。

    台下的半数人大怒,纷纷向叶皓轩表示不满。

    就连同台上的中医八大流派的传人,脸色也不太好看,这一次来的病人瘫痪多年,以袁老这等国手,也要耗时三天,而这小子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他的药方开的高明这点大家都承认。

    但牛皮吹的太响了,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袁老压压手,让现场中安静了下来,虽然不太认同叶皓轩半小时能治愈瘫痪的话,但袁老向来不喜怒于形色,他淡然的说道:年轻人,做为医者要为患者负责,不能为了一鸣惊人,而忽视自己原本的职责。

    叶皓轩微微笑道:做为一个医者,我当然知道自己的职责所以,他转身向那一言不发的年轻人说如果相信我,不妨来试一下。

    年轻人明显的犹豫一下,但在叶皓轩自信的目光注视下,还是微微的点点头。

    他推着父亲来到叶皓轩的跟前,沉声说:拜托医生了。

    叶皓轩瞄过他的双手,只见手上布满老茧,这老茧深厚,似是经常习武的人才生出来的老茧。

    而且这年轻人虽然沉默少言,但目光锐利,绝对不是一般人。

    你习过武?叶皓轩诧异的问。

    是的,我家是豫省的,我曾在嵩山习武八年。年轻人如实回答道。

    原来是出自少林寺,怪不得。叶皓轩点点头你父亲的病,是因郁所伤,观他身上的气息,应该已经卧床有三年了吧。

    整整三年。

    年轻人的目光中充满了希翼,叶皓轩能一眼看出他父亲卧床三年,那表示,叶皓轩绝对是一个医道高手,他带着父亲走遍大江南北,结果都是一样,任何医生对他父亲的病都束手无策。

    也有人曾劝他,瘫了就是瘫了,这辈子恐怕都无法在站起来了,与其带着他父亲东奔西走,不如找个地方安顿下来,让他父亲安度余生。

    可是他从未放弃,他向叶皓轩跪下道:拜托医生了,我

    没有钱,只有一条命,如果医生能医好我父亲,我这条命,以后就是你的。

    叶皓轩坦然受了他这一拜,他淡然道:起来吧,你这一跪,足见你的孝心,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一拜,抵得上千金。

    谢谢医生。年轻人站起身来,默然的站在一边。

    叶皓轩走近他父亲,只见他父亲双目呆滞,任由叶皓轩搭起他的右手,没有半点反应。

    叶皓轩眉头一皱:你父亲心结太重,当年也就是因为心结导致他气脉不畅,所以才会四肢俱残,三年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叶皓轩的话一出口,台上的八大流派的人神色马上有些不大好看了起来。

    刚才中医八大流派的人,甚至是袁老都为这病人诊断过,得出的结论都是一样的,这病人是中风引起的瘫痪,而叶皓轩说是因心结导致的瘫痪。

    这不是"chi luo"裸的打这几个人的脸吗?

    当下伤寒派那名老者便冷笑道:我只听说过郁伤肝,还没有听说过因郁导致瘫痪的,这小伙子可真给我上了一课。

    呵呵,年轻人的思路就是给我们老年人的不一样。

    年轻人,回去多读几年医书吧,你的天赋不错,多多学习,将来会有一番成就的,不过现在,你还是一边站着去吧。温补派的传人性子比较直。

    这位可是温补派的刘老先生?叶皓轩笑道。

    不错,正是老夫。刘老冷笑。

    我与刘老先生打一个赌如何?

    怎么赌,

    若我半个小时内不能让他站起来,我从此以后便在不涉足中医界,如果我半小时内能让他站起来,刘老先生家传的那套三十八玫保命金针归我,如何?叶皓轩笑道。

    刘老骤然色变,这夺命金针是他温补派世代所传下来的金针,一共三十八枚,银有龙凤之分,一半针尾是龙首,一半针尾是凤首,也可以称做龙凤保命针。

    这些针是古代医学高手精心所制而成,若用它来针灸,效果奇好。

    只是这是温补派的传家宝,如果拿来做赌注,他是万万不允许的。

    这龙凤保命针是我温补派世代所传之物,不能拿来做赌注,还是换另外一种吧,我以一套针法做赌注如何?刘老道。

    刘老是温补派的传中,针灸之法出神入化,当地人称之为针王,能学到他一套针法,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岂料叶皓轩摇头道:我对针法没兴趣,我自信我的针法,不比刘老的差,如果刘老不敢赌,那就算了。

    狂妄……刘老冷笑,这真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他不相信以叶皓轩区区二十多岁的年纪,就算是从娘胎里学针灸,也绝对比不上他用了近六十年的针法。

    好,我跟你赌,只要你拿出一手让我心服口服的针法,不管你能不能把这病人治好,我的龙凤金针,都是你的。

    那好,刘老真是爽快之人,那就一言为定了。叶皓轩微微一笑,向刘老一拱,然后便开始了治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