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9章准备献身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真……真的?唐冰猛的抬起头

    怎么,你不相信你男人有这能力?叶皓轩笑道。

    我……我信。唐冰点点头,叶皓轩的自信让她有种盲目的崇拜。

    改天……现在我们要做昨天没做完的事。叶皓轩不怀好意的一笑,手开始不老实了起来,双手触摸到一处惊人的柔软。

    别闹了,现在……马上……唐冰嗔了他一眼。

    那好,现在你休息一下,醒来一切就会好的。叶皓轩说着把手伸到她粉嫩的脖子处。

    只需要轻轻的一按,唐冰就会陷入深度睡眠中。

    不……不要。唐冰突然抓住叶皓轩的手,她也是位中医,深知叶皓轩这一按,她就会睡着。

    我用的方法有些不同寻常,可能你有些接受不了,你还是先休息一下吧。叶皓轩道。

    我的心敞开在你眼前,而我对你,还是一知半解,我是你的女人,你是我的男人,有些秘密,不该瞒着我。唐冰定定的说道。

    叶皓轩微微的一怔,唐冰说的没错,自己身上,有太多的秘密是她所不知道的。

    好……叶皓轩点点头,松开了手。

    唐冰睁着双眼,看着叶皓轩的的动作,一丝一毫也不肯放过。

    叶皓轩伸手取出几张黄色符箓,双手一合,一声清叱,符箓自行燃起,一抹肉眼不可见的光华瞬间覆遍唐冰的周身。

    神由神咒,包罗万象,几乎没有不可能的事情。

    唐冰面容上的伤痕快速的愈合,那一条条的伤痕缓缓的消失,她的面容上渐渐恢复了昔日的细白嫩滑,过了五分钟,叶皓轩右手一收,刚才的祝由神咒他特意加大了效果,让唐冰的伤痕几乎是瞬间回复,这次把他自己也累得满身大汗的。

    好了吗?唐冰有些诧异的说,之前叶皓轩为产妇治疗时用到过祝由术,但也没象今天这样又是符箓又是颂咒的,整个人就象是神棍了样。

    好了。叶皓轩点点头。

    我怎么还没有感觉。唐冰说着急急的爬起来,她抓过桌子上的镜子一照,不由得呆住了。

    之前她醒来后,知道自己的脸被伤到了,强行向唐进要来了镜子,当看到自己第一眼时,她几乎没有生存下去的勇气了。

    只是叶皓轩来了这后短短的瞬间,她的脸又完好如初,只是新生的肌肤白嫩细滑,与之前的皮肤有些格格不入。

    叶皓轩在她脸上微微的一吻,笑道:怎么样,我说了没事的。

    唐冰满脸通红道:不协调,有的地方比较白,有些地方比较黑。

    哪有那么快恢复,我又不是神仙,三天,在等三天叶皓轩说着从行医箱中取出一拿药膏说这是我特意为你调配的,涂在伤处,会很快恢复的,还有,之前你有一点脑震荡,让我给你行一次针,以免落下什么后遗症。

    唐冰点点,顺从的躺在了床上,叶皓轩取出金针,屏息凝神,为唐冰行针,有一点唐老说的对,

    不管是谁,医生都要一视同仁,不要因为她是你的爱人就怕下针。

    唐冰眼前突然涌出叶皓轩第一次为她行针的情形,脸上又微微的一红,那个时候,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会这么快的闯入她的世界……

    三天后,就到了唐冰出院的日子,叶皓轩又为了她行了一次针,然后收了针道:走吧,不用在这个地方呆着了,你自由了。

    经过三天的恢复,唐冰的面容已经恢复了正常,肌肤甚至比以前更加细嫩,这让唐老爷俩目瞪口呆,不知道叶皓轩用了什么方法能让那恐怖的伤口在短短三天内恢复正常。

    唐冰点点头,本来要想换下那一身病服,但叶皓轩没有转身或者要走的意思,她脸上微微一红道:你转过身去,我要换衣服了。

    呃……这个迟早要看的,不用转身了吧。叶皓轩笑道。

    不行,转身,马上。唐冰生气的说,脸上带着一丝嗔怒。

    好吧,我转过身去叶皓轩无奈的转过身,现在的唐冰,已经会撒娇,会发怒,感情也不似他们刚认识时候那样冷冰冰的了,她之前的感情抑郁症,彻底的了。

    唐冰刚换好了衣服,门砰的一声开了,唐进急急的走了进来,边走边嚷道:姐夫,你在吗?

    姐夫?唐冰一怔,脸一瞬间脸上发烫,她嗔道谁让你乱叫的,谁是你姐夫?

    这不就是我姐夫吗?唐进奇怪的说。

    你怎么这样,进来也不敲门……叶皓轩不悦的说。

    里面是我姐姐和我姐夫,我干嘛要那么客气唐进无辜的说。

    你都说是里面是你姐姐和你姐夫,万一我们在那啥……你不敲门怎么行。叶皓轩轻咳一声。

    你……唐冰掐着叶皓轩的腰扭了一圈。

    叶皓轩嘿嘿一笑,而唐进却在一边莫名其妙。

    你这么急着跑来有什么事?唐冰诧异的问唐进。

    姐……那个混蛋和他在外面找的野女人回来了,现在已经快到医院了。唐进急急急的说。

    唐冰的脸蓦的沉了下来。

    谁来了?叶皓轩诧异的问,唐冰这个表情让他感觉到了不妙。

    我爸……还有他找的女人。唐进老老实实的回答。

    叶皓轩一怔,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唐进和唐冰的母亲早逝,而他父亲又找了一个女人,只是这个女人尖酸刻薄,对他们姐弟非常不好。

    而这姐弟俩的父亲痴迷那个女人,几乎不管自己亲生骨肉过的怎么样,唐老一怒之下将这两人都赶出家门了。

    这两人一直在外面做生意,已经有近十年没有进入这个家门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突然回来了。

    唐进的话音一落,门口处走入一个中年男人,这个男人看起来沉稳大气,与这姐弟两人有几分相象,他就是唐冰的父亲唐言。

    冰冰,听说你不舒服,现在怎么样了。男人走进病房关切的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