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04章诡异事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皓轩走近一看,只见色香味俱全的药膳里,有一些小动物的尸体,都是些不干净的东西,甚至还有一碗汤里有一只老鼠。

    店里的卫生一向抓的很严,如果出现一两次,这或许是例外,但是今天所有的饭菜里都出现这些不干净的东西,事情就可能没那么简单了。

    夏寸心顿了顿又说:有人眼红我们的生意,暗中做了些手脚,而且我感觉这事情不寻常,所以我马上宣布今天整顿,暂时休业三天,还好发现的及时,这些东西没有流入顾客的餐桌上。夏寸心道。

    叶皓轩微微点点头道:你做的对,这些东西如果流入到餐桌上,对我们的影响是巨大的,给发现问题的小刘发一个月的工资当做奖金。

    谢谢老板……一名服务员连忙说。

    老板,这件事情不简单,我们的卫生是很严格的,大厨也很细心,不可能会出现这多么不干净的东西,这些药膳刚出锅的时候绝对没有这些东西。

    后厨的负责人有些郁闷的说,出了这件事情,他这个大厨的领班难辞其咎。

    叶皓轩四下看了一下,心中已经有数,他道:这件事不怪你们,我心里有数了,放假三天,现在都回去,夏经理留下。

    仓库的人都走得干干净净了,只剩下夏寸心和叶皓轩。

    对不起,我没做好。夏寸心有些歉意的说,叶皓轩把这么大一家饭店交给她负责,出了这样的事,有负叶皓轩对她的期望。

    这不怪你,回忆一下,店里有没有和尚或者道士出现过。叶皓轩摆摆手说。

    有一个道士,穿得很邋遢,夏寸心点点头道:他是今天早上来过的。

    那我们的服务员有没有因为看不起他,或者得罪他?叶皓轩又问。

    绝对没有,我们的人向来是一视同仁的,而且这个道士是鸡蛋里挑骨头,嫌这嫌那,我感觉他象是来找麻烦的,我亲自过去跟他交涉,问他哪里不满意。夏寸心摇摇头道。

    道士去哪里了?叶皓轩问。

    现在还在店里,他赖着不走,口口声声说我们这家店是黑店,他是不是有人雇来找麻烦的?夏寸心问。

    就是他,你回去吧,店门口留两个人看店,其余的人全部离开,我去会会那个道士。叶皓轩有些冷笑道。

    依照这里的情况,估计是店里让通晓玄术的人下小鬼了,这些小鬼是那道士养成的,它们不伤人,只整人,要是今天没有被那细心的服务员发现,这次的问题就严重了。

    关门整顿是轻的,严重的话闹上新闻,关门都有可能,不得不说夏寸心有魄力,如果她不果断下令整改,今天就闹大发了,这些人为的小鬼无孔不入。

    就算是你把饭菜端在手里,它们也有可能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你饭菜里下一些恶心的东西。

    而且这小鬼的气息叶皓轩熟悉,在叶皓轩接手悬壶居那间商品房时,那家饭店遭遇的情况跟今天自己遭遇的一样,叶皓轩可以断定,是同一个人所为。

    不管是谁,敢来这里找麻烦,他是活腻歪了。

    在一楼餐厅的一外角落里,王姐和几一名服务员正在对着一名道士打扮的人赔不是。

    那道士头发花白,穿着一身脏兮兮的道袍,头发胡子糊成一团,也不知道多久没洗了,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溜溜的乱转,一幅贼头鼠目的猥琐模样。

    这幅尊容,就算是到了地摊上吃饭多半也会被人赶走,不得不说这里的服务员也够到位了。

    王姐,这里交给我吧。

    那王姓领班叫王雅,叶皓轩已经升她为副经理,王雅在这里跟这道士费半天口舌,早已说的口干舌燥了。

    这道士简直鸡蛋里挑骨头,上来的药膳都是经过大厨精心烹制的,他不是说咸就是说淡,更可恨的是一碗鹌鹑人参汤,他竟然说里面的人参是用萝卜代替的。

    虽然表面上挑着这些东西的毛病,但道士下筷子的速度极快,大凡端上来一份他三两分钟就塞到肚子里,而这货这一幅身家,怎么看也不象是能在这里消费的起的。

    如果不是自己身具要职,她直想踹这老道士两脚。

    还有,放假三天,现在就离开公司,这里有我。叶皓轩淡淡的说。

    好,叶总,我下去了。王雅点点头,然后和那位服务员一同离开。

    过不多时,偌大的一个餐厅就只剩下那道士和叶皓轩两个人。

    道长

    怎么称乎?叶皓轩搬了张椅子,坐到老道士的对面。

    贫道法号,天鸣。老道士高深莫测的往椅子上一靠。

    只是他猥琐的面容和并不高大的身材,往后一靠,把矮、胖、黑、贱四个字完完全全的展现出来。

    天鸣道长?叶皓轩微微点点头,然后笑道:不知道小店药膳可合道长的口味?

    老实说,这里的膳食很合我的口味,我很满意。天鸣满意的打了个饱咯说。

    那道长为什么要对小店百般刁难?叶皓轩淡淡笑道道长是不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

    看在这里的饭菜不错的份上,我就实话实说了吧,我的确是受人之托。老道士得意洋洋的说。

    受谁之托?

    无可奉告,三天内交出酒店经营权和独家秘方,不然的话你会有灾难上身。老道士似乎是懒得废话。

    道长是出家人,这样做合适吗?叶皓轩冷笑。

    我做事但凭喜好,没有合适不合适。道士笑道。

    那道士用玄门奴鬼之术,来整我这家店,是不是坏了规矩?叶皓轩淡淡的说。

    咦,你竟然看出这是我的小鬼搞的鬼?难道你也是奇门中人?天鸣诧异的看了叶皓轩一眼。

    略懂一点。叶皓轩微微一笑,显得有些高深莫测,他起身把手伸手衣袋里,淡然说:撤去小鬼,说出幕后的人是谁,然后转告你身后的人让他老实一点,你也从我眼前消失,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

    娃娃,你好大的口气,你可知道在奇门江湖中,我天鸣是什么人?道士怒笑。

    答应,还是不答应,玄门之术不可对付普通人,不可助纣为虐,你已经犯了两个大忌,现在回头,我可以放过你。叶皓轩冷笑道。

    我要是不答应呢?

    不答应,那我就不客气了。

    叶皓轩一声冷笑,插在衣服口袋里的手一挥,一百零八枚金光闪闪的金币骤然浮在半空中,他右手一招,已经形成一把金钱剑。

    他一声大喝,金钱剑上光芒流动,威风凛凛,他手中金钱剑手起剑落,两声尖利的惨叫声传过,两团黑烟骤然而起。

    不好……天鸣道士吃了一惊,连忙摧动着一个白色袋子要召回自己放出的四个小鬼,但是还是晚了一步。

    叶皓轩双手一分,手中金钱剑骤然散开,化做漫天金色光点四散而去,又是两声惨叫,另外一边两团黑气腾起,另外两名小鬼也魂飞魄散。

    这些小鬼的修为着实低的可怜,叶皓轩一把可以捏死一大车。

    遇到高人了。

    天鸣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他袋子一收,转身没命的逃去,这天鸣道士也有几分修为,他的身形象是离弦的剑一样逃去,几乎成一道残影,门口的两保安眼前一花,却不知道有人逃了出去。

    现在天已经快黑了,叶皓轩一声冷笑,提着金钱剑追了出去,他的速度比起天鸣道士来,也不慢。

    还好现在天色黑了,天鸣道士又是专门拣一些偏僻的小道走,所以遇到的人不多,如果是在大白天,两人这样一阵风一般的跑,估计会把很多老头老太太吓成神经病。

    叶皓轩距离天鸣越来越近,他的五行步法比起天鸣的逃遁之法也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

    眼见叶皓轩离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天鸣只吓得魂飞魄散,虽然他也是奇门中人,但他仅仅只会一些养鬼奴鬼之术,战力上跟叶皓轩根本没法比。

    叶皓轩足下如电,他手中金钱剑骤然结成,向前一指,直取天鸣的后心。

    天鸣突然手一扬,一个符箓出现在半空中,叶皓轩觉得眼前一花,眼前的路突然变了。

    奇门迷阵?

    如果是一般人,陷到这迷阵中,恐怕一晚上也无法从这迷阵走出去,但叶皓轩又岂是一般人可比,他所得到先祖的传承深谙玄术,当然不会被这一个小小的迷给难住。

    况且近代玄学式微,大多数的奇门江湖的术士不过是懂一点皮毛而已。

    这点皮毛在普通人的眼里或许神秘强大,但对上叶皓轩,就有点不够看了,叶皓轩手一挥,金钱剑自行散开,被他装入衣服口袋里。

    他看着前方突然变得错综复杂的路,一声冷笑,双手一个道奇异的道诀结成,向前一指,三道白烟腾空而起,眼前的路豁然开朗,这个迷阵已经被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