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17章狙击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皓轩深吸了一口气,也猛的蹿了出去,他有玄奥的玄术步法护身,身形飘乎不定,片刻便追上了陈若溪。

    两人几乎是同时到达路边的栅栏,同时一个空翻,在躲避子弹的同时越过栅栏,两人直接冲到楼梯间里,快速的向上六楼奔去。

    刚才狙击手所在的位置是602室,两人同时到达,叶皓轩砰一声把门撞开,室内已经空无一人。

    天台。

    陈若溪沉静无比,她转身向天台奔去,叶皓轩也紧跟其后。

    撞开天台的铁门,陈若溪一个翻滚,一颗子弹擦着她的后心击在水泥墙上。

    她翻滚的同时手中手枪连开三枪,狙击手一声闷哼,倒在地上。

    陈若溪快速的跑到他跟前,手中的枪始终不离开狙击手的脑袋,然后一脚把他手中的狙击枪踢开,反身把他双手反铐在背后。

    叶皓轩紧随而来,狙击手这三枪分别是中在膝盖,小腿和大腿地方,只是让他失去行动力,并不致命。

    刚才陈若溪躲避子弹的同时还能准确的三枪命中杀手,这份实力,让叶皓轩暗自心惊,心道这妞开挂了吗?

    帮他止血,不能让他死了。陈若溪紧紧的绷着脸。

    叶皓轩点点头,取出银针就要为杀手止血,而这个杀手一脸怒容,张嘴吼道八嘎……

    倭国人。叶皓轩神色瞬间变了,刚才这杀手这一枪,是冲着陈若溪来的,他本以为这事与自己无关,但杀手的日语一出,他瞬间感觉到了不妙。

    这不是冲着王铁柱他们的事来的吧。

    这件事情与你无关,是冲着我来的,跟我这次的任务有关。陈若溪淡淡的说。

    叶皓轩这才松了一口气,眼下正是多事之秋,如果倭国杀手在搅和进来,怕是难以应付。

    杀手一边痛苦的扭曲一边用倭语谩骂着,叶皓轩大怒,一巴掌抽了过去,喝道:闭嘴。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杀手突然换了一口生硬的华夏语。

    尼玛,你会华夏语,干嘛用你那鸟语,叶皓轩大怒,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虽然不重,但对杀手来说,却是莫大的侮辱。

    八嘎,你可以杀我,但不可以侮辱我,我们武士道……

    武士道你妹。叶皓轩一拳把杀手的牙打得稀碎。

    他怒道:你要是没想活着回去,应该在嘴里藏些毒药,杀你,老子还嫌脏了老子的手。

    不要在废话了,你是不是想进局子里呆几天?陈若溪怒道。

    陈大局长,你不能这么不讲理,我可是救了你的命。叶皓轩无语的说,但还是拿出银针,为杀手止血。

    那我的胸部好看不?陈若溪突然问。

    好看,6……呃,你在说什么。叶皓轩下意识的接了一句,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陈若溪的目光几乎要把叶皓轩给切片了,这个混蛋,趁刚才混乱的时候饱了眼福,占尽了便宜,现在得了便宜还卖乖,早知道他有这么好的身手,让他去打冲锋算了。

    话说间,叶皓轩已经替这杀手止了血,这个时候下面的两个警察才冲了上来,举起手枪如临大敌一般的指着地下的杀手。

    局长,你没事吧。

    其中一个警察喘着粗气,这居民楼有八层,一路小跑上来把这两人累各够呛的。

    没事了,把他带走。陈若溪手一挥,两名警察一边一个把杀手架起来。

    刚才谢谢你了。陈若溪临走向叶皓轩微微一笑,这个混蛋,至少不是一无是处。

    总算是又躲过了一劫,以后还是离这个妞远一点,说不定哪天她心情不好,就鸡蛋里挑骨头把自己关上个十天八天的也有可能。

    叶皓轩耸耸肩,然后也跟着下了楼,只是他的车后面已经被撞了变形,他只得叫拖车拖去修。

    来到诊所,里面的人并不多,自从有黄牛倒卖号后,叶皓轩便让店员立下了新规则,每天所发的号必须持患者的身份证,而且每个身份证都会存档,如果有发现私自倒号的情况,以后就把这个人拉入黑名单,以后一律不接诊。

    闲的时候也不一定是每天三十号,叶皓轩又坐在大厅的诊桌前看了几个病人。

    这个时候,一个黑脸大汗背着一个老者走了进来,边走边焦急叫道:叶医生,哪个是叶医生,快帮我爸看看。

    叶皓轩抬头一看,脸登时沉了下来,他

    起身喝道:出去,马上。

    你是叶医生?大汉问。

    我是,你这个人,我不接诊,马上出去。叶皓轩淡淡的说。

    为什么,你是医生,为什么拒绝接诊,我爸的命不是命吗?大汉愤怒的吼道,他转身向等着看病的几个病人叫道大家看看,大家评评礼,见死不救,他也能叫做医生,我要去媒体曝光你,我要去告你……

    几个患者也诧异的看着叶皓轩,更有一个老头怒气冲冲的起身叫站定:你为什么不给他爹看病?我们可以等一等,你不是媒体吹捧出来的神医吗?为什么见死不救。

    老头话一出口,余下的几个患者也对叶皓轩议论纷纷了起来。

    叶皓轩冷笑道:我看病,有三不救,该死者不救,将死者不救,还有就是已死者不救……

    大汉心中狂跳,难道叶皓轩看出来什么了?他定了定神叫道:我不管你几不求,总之我爹现在命悬一线,你不救他,出了问题我要你负责。

    他真是你爹?你确定?叶皓轩问。

    废话,当然,当然是我爹,不然我背他来看病干什么。大汉有些底气不足的说。

    你爹病多久了,现在才背你爹来看病?

    我爹的病有多年了,昨天我听说你是神医,所以就来找你,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见死不救的家伙。大汉做出一幅愤怒的样子。

    昨天?你确定昨天他还活着。叶皓轩冷笑道。

    你……你说什么,我爹刚才还跟我说话呢……大汉吃了一惊。

    你身后的这个人,至少已经死了两天左右了,我不管你是什么目的,马上带着他走,我就当你没来过。叶皓轩一挥手道。

    死人?

    几个患者吃了一惊,连忙后退了几步,离那名汉子远远的,生恐沾上霉运,他们心头雪亮,难怪叶医生不帮他看病,原来这大汉是医闹。

    你放屁,我爹刚才还好好的。大汉强自镇定。

    唐进,报警。叶皓轩淡淡的说。

    大汉大惊,他把背后的尸体一丢就要往外跑,叶皓轩抄起一把板凳向前甩去,大汉应声倒地。

    说,是谁派你来的,叶皓轩一脚踩在大汉的身上,他原本不想多事,但这个大汉惹得他心里不爽,医闹他见过各种各样的,但背个死人来闹的,他还是第一次见过。

    没……没人派我来。大汉哆哆嗦嗦的说。

    你不说我也知道,东方弘是吧,叶皓轩一声冷笑,现在整个清源,最恨他的也只有东方弘了,如果不是这段时间事情多,他都想找个机会好好的教训一下东方大少了。

    过不多时,警察赶到了现场,与警察一起来的还有法医,经法医鉴定,这老者的确已经死有两天以上。

    后来大汉也交待了事情的经过,说是自己见悬壶居生意好,就生出敲一笔的念头,这个老者是一个流浪汉,是他在天桥底下发现的。

    做好了笔录,警察才离开,唐进走上前来诧异的问:师父,你怎么知道这老头是死人。

    叶皓轩淡淡的笑道:很简单,活人身上有生气,死人身上有死气,生死之气,是两个完全截然不同的气息,所以我一眼就看出来他已经死了。

    你说的气玄之又玄,我怎么看不到。唐进郁闷的说。

    你慧根不够。叶皓轩抛出了一句,便离开了悬壶居。

    经过数天整顿,养生膳坊的生意越来越好。

    六楼包间里的客人都不是一般人,一般来说,要在这里订下一间包厢,地位和家世都不是一般的人,夏寸心做为这里的总经理,不免要挨个包间里敬酒拉关系。

    六号包间里今天来了一群人,其中为首一个是一个小年轻,而且看起来在这一群人中说话极有分量。

    夏寸心一出现,那年轻人眼前一亮,夏寸心原本长得就极为漂亮,加上一身职业装,修长的双腿更是亮得包间里所有男人狗眼都要瞎了。

    几位,我这是里的经理夏寸心,招待不周的地方还希望大家海涵,以后可要来多照顾下小妹的生意。

    夏寸心盈盈一笑,举杯饮去,那优雅的气质更是让当场的人着迷,那个年轻人双眼发亮的站起来笑道:夏小姐,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郭远,以前这家店是我表哥李君临的,没想到会被夏小姐接手了,冲着夏小姐的气质,我们以后也会多光顾的。

    郭远双眼中露出毫不掩饰的惊艳和贪婪,他边说边伸出手,跟夏寸心握在一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