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2章因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是谁,翻过来看看。赵阳对一名保安吩咐道。

    那名保安强忍住呕吐的冲动,跑过去把跳楼者翻过来了身,赵天华心中蓦然一沉,虽然跳楼的人已经被摔得面目全非,但是依然可以看出,跳楼的就是他儿子赵阳。

    儿子,怎么是你,怎么是你……你为什么要跳楼,你有什么想不开的,救命……快叫救护车,快救命啊……这是我儿子,这是我儿子……

    赵天华发疯似的扑上去,抱住越阳嘶竭底里的叫,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跳楼的竟然是他儿子。

    这有点匪夷所思,他来的时候儿子明明已经好了,在医院里养伤呢,为什么突然会出现在楼为什么这样毫无征兆的跳下来,这是為什麼?

    他嘶竭底里的叫着,周围的民工们没有人动,没有人同情赵天华,这对父子就是一对恶霸,刚才赵天华还信誓旦旦的说鬼怕恶人,连老天也不敢对他怎么样,下一刻,他的儿子便从三十多层楼跳了下来。

    报应……

    在场的人心中同时涌出这两个字,人群渐渐的散去,等救护车来的时候,流在地下的血已经渐渐的干涸,医生只是随便检查了一遍,说了句节哀,然后就开着车走了。

    从三十多层的楼上跳下来,神仙来了也救不活他。

    以后的几天,报纸上疯狂的报导有关清源地产大鳄赵天华的事情。

    上边突然来人严查赵天华,赵天华的种种劣迹被拖出来,原来这个地产大鳄,以前竟然是混黑出身,贩毒、走私、勒索等等都做过。

    后来泊白后混这房地产,更是种种劣迹,强包工程,拖欠薪酬,恐怕威胁,而某监狱的狱长得某位医生也被带走,上边和他有关的人也全部带走。

    叶皓轩刚办完出院手续,门口黑气一闪,黑子呲牙咧嘴的走了进来。

    怎么样?

    我操纵着那小子从医院跑出去,然后爬到他老子盖的楼上跳了下去。黑子说。

    哈哈,感受了一下空中飞人。叶皓轩笑道。

    感受个鬼,虽然是操纵着他的身体,但主意识还是我的,等于我自残了十几刀,然后在跳楼……黑子心有余悸的说。

    然后他有些担忧的说玄门中人不能用自己的术法害人,你这样合适吗?

    我是医生,不是术士,医生可以救人,但是也可以杀人,有些人,你放过他,他只会造更大的杀孽,报应不爽,吾只有以杀止杀。叶皓轩森然道。

    黑子点点头,化做一团黑气钻入一枚铜钱里。

    叶皓轩收拾了行装,然后离开,只是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今天他出院,竟然没有一个美女来接他,这让他有些失落,这些女人是故意晾着他吧。

    也是,谁让自己那么花心,惹得众女都不高兴了,以前他都是小心翼翼的,努力不让自己露馅,但是这一次貌似事情全败露了吧。

    回到家里,母亲刘芸今天没有去诊所,她在家里特意等叶皓轩回来。

    没事了?

    没事了妈,我自己都是医季,那天不过是脱力了,没有大碍。叶皓轩坐到了母亲的对面。

    关于你女朋友的事情,你不打算向我解释解释?刘芸白了叶皓轩一眼。

    这个……没什么好解释的。叶皓轩苦笑道。

    她们都是好姑娘,她们也依次来见过我了,说真的,我不知道挑哪个做我的媳妇好,你怎么看。刘芸有些头疼的说。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叶皓轩一次性给她找了四个儿媳妇,而且个个都漂亮知性,这让她不知道选哪个好了,只得当面问问叶皓轩的意见。

    如果要让她知道,还有一个市委千金和叶皓轩冷战中,也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四个都要行不行?叶皓轩小心翼翼的问。

    刘芸脸色一沉:说正经的,严肃点。

    我很严肃。叶皓轩正色道她们每个人都是我的心上人,对我来说都很重要,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

    你确定,能对她们每个人好,你也确定,她们不要名份?刘芸喝道。

    我不确定,可能我也在逃避这个问题,说真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处她们之间的关系,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我爱她们,会对她们每个人负责……叶皓轩说。

    刘芸盯着叶皓轩,半天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随便你吧,说实在的,我也很喜欢她们,如果换做我,我也不会轻易放弃她们任何一个人,可是我

    希望你会对她们负责,不要象……你父亲那样。

    我会对她们负责叶皓轩平静的说还有,我想知道,你和我那从未露面的父亲之间究竟有过什么。

    没有什么,我不想在提那个人,你也不要在问,刘芸突然站起来,转身就走。

    妈……叶皓轩突然站了起来。

    刘芸停住了脚步。

    你还要隐瞒我到什么时候?我长大了,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有些事情,该让我知道了,最起码,你让我知道他是谁,他是不是还活着,他抛弃我们母亲,是不是有苦衷?叶皓轩怔怔的说。

    他当然活着。刘芸怔了半天,终究还是一言未发,转身走到了卧室里休息去了。

    这一夜,叶皓轩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三天以后,在清源陵园的一座新碑前,叶皓轩把一束花放到徐莹的灵前。

    莹莹,你的仇,我已经帮你报了,叶皓轩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你安息吧。叶皓轩喃喃道。

    墓碑上面贴着徐莹的照片,照片中的她在微笑,一如数月前那个开朗的小姑娘。

    许彤彤和张悦抱着墓碑,泣不成声。

    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叶皓轩从中悟出了一个道理,恶人就是恶人,你给他讲道理不但没用,还有可能会因此让他去害更多的人,对于恶人,他唯有以杀证道。

    医生可救人于水火,但也可以举起屠刀除去一些败类,同样是救人,只不过是方法不同罢了。

    叶皓轩檀动玄术,他知道有些人不会容许他乱来。

    果真,这天他刚刚看完三十个病号,正打算去找某位红颜知己亲热一翻的时候,门口一辆警车停在了叶皓轩的跟前。

    陈若溪一身警服,咖啡色的丝袜包裹下的修长大腿让人眼前一亮,有种忍不住上去抚摸一番的冲动。

    但是想起陈若溪上次从丝袜的大腿根部掏出手枪的情景,叶皓轩心里登时凉了半截,这女人是漂亮性感,但她同样有暴力倾向,一般人承受不起。

    陈若溪来这里,绝对没有好事找自己。

    陈大局长,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是不是不舒服,哎,可惜我医术不行,只能治些痛经月经不调的小毛病,如果你是这些小毛病的话,我给你打个八折

    叶皓轩知道她来这里是为了赵阳的事情,只是赵阳那混蛋雇凶害了徐莹,叶皓轩心里颇为自责,所以一出口就是下流的话。

    上车。陈若溪淡淡的扫了叶皓轩一眼,然后转身坐到驾驶室上。

    这个女人做事向来是雷厉风行,叶皓轩也不敢拂了她的意思,谁让她还有一个中央警卫团的身份在那里摆着,那可是传说中的中南海保镖,神话一般的人物。

    陈若溪一踩油门,汽车轰的一声窜了出去。

    说说什么事吧,让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自己心里清楚吧,不用我多说,犯下了这么大的事,还跟我装糊涂?陈若溪怒道。

    我怎么跟你装糊涂了?叶皓轩摸摸鼻子既然我犯事了,那你为毛不把我铐起来?

    我知道铐了你也没用,不过我警告你,你不要以为自己通晓些神棍的东西就胡作非为,只要一下令把你的情况呈上去,我保证你吃不完兜着走。陈若溪柳眉微横。

    你是警察,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小老百姓怎么敢反抗?换句话说,就算你把我就地ooxx了,我也不敢反抗。叶皓轩做出一幅无赖的形象。

    陈若溪一言不发的把安全带系好,然后猛的一踩油门,车子疯狂的在路上飙了起来。

    这个妞的飙车技术不上盖的,叶皓轩猝不及防之下差点撞到前面的档风玻璃上,他连忙系好安全带。

    喂,你超速了,你是警察,怎么可以知法犯法。叶皓轩叫道,这个妞飙起车来太疯狂了,车速已经提到了极限,叶皓轩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他连忙屏息运气然后事把那种呕吐的感觉吐了出来。

    老大,这妞的技术真不错,黑子在声音在叶皓轩的识海里响了起来。

    不错个屁,他大爷的老是跟我过不去。叶皓轩愤愤的说。

    嘿嘿,八成看上你了吧,不过我可提醒你,这个妞不简单,身上的煞气很重,杀过人吧,她以前混哪里的?

    中央警卫团。

    我艹,中南海保镖,难怪,你自求多福吧,黑子吓了一跳,他不在说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