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4章痛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陈若溪神色一滞,她记得叶皓轩手上的伤口是一个透明的窟窿,不过现在他的手完好如初,根本没有一点伤口的样子。

    你……你真的能让我身的伤口消失?陈若溪期待的问。

    当然可以,这对我来说没没有什么难度。叶皓轩微微笑道不管你关不关我,我都可以帮你治好,

    为什么,我不相信你这么好心。陈若溪说。

    你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完美,我怎么忍心让你的背部留下伤口?叶皓轩有些暧昧的笑道。

    拘留十五天。陈若溪绷着脸道。

    大姐,咱不带这么玩的吧。叶皓轩哭丧着脸说。

    公是公,私是私。陈若溪板着脸,心中已经乐开了花,她除了在叶皓轩手里,还没吃过别人的亏,现在看叶皓轩吃憋的样子,她心里挺爽的。

    好吧,这伤是越早治疗效果越好,你愿意等就关我个三五年也没问题。叶皓轩无奈的说。

    你……陈若溪咬牙切齿的看着叶皓轩,本想说自己不在乎关你几天,但是她迫切的希望自己背上的伤能快点好起来。

    怎么,要不要关我十天半月的,伤痕可是越早治疗越好哦。叶皓轩得意洋洋的说。

    陈若溪恨不得扑上去咬他几口,但是想想自己背上恐怖的疤痕,她还是忍住了。

    下一次,别落到我手里。陈若溪咬牙切齿的说。

    你以为我愿意落到你手里。叶皓轩有些无语的说,这女人总想着把自己关起来整一顿,自己得小心在小心,万一哪天落到她手里就惨了。

    滚吧,明天我去找你。陈若溪怒道。

    明天我有事,后天吧,还有,你把我抓出来了,你不送我回去我就不走了。叶皓轩索性坐到椅子上。

    开玩笑,这里离他家还远的很,打的回去好贵的好不好,有免费的车送还不好。

    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信不信我现在把你关起来。陈若溪怒道。

    不信,你要关我早就关了,你不会等到现在。叶皓轩笑道。

    你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陈若溪大怒。

    美女……你的扣子扣上吧,你这是在诱惑我犯罪。

    你……

    陈若溪大羞,连忙把扣子整理好,想起来刚才任由这个混蛋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她就有种抓狂的冲动。

    刚才她也不知道自己是犯什么抽了,竟然一动不动的任由他把自己的衣服解下来,现在想想几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货也太大胆了吧,他不怕自己把他的蛋蛋踢爆吗?

    好,我送你回去。陈若溪咬牙切齿的说,转身打开审讯室的门,挥挥手象是赶苍蝇一样把叶皓轩赶出去。

    叶皓轩这才得意的走了出去,那春风得意的样子让陈若溪恨不得上去咬他几口。

    第二天,就是林建业大订的日子,林家包下了清源一个星级酒店,酒店里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林兄,恭喜恭喜啊。

    叶皓轩送上了自己的一份心意,是一个开过光的小物件,对于叶皓轩的能力,林建叶是在清楚不过了,叶皓轩送的这个玉环虽然品质一般,最多也就值几万块钱,但是这东西关键的时候能救命,这可是比什么珍奇异宝都珍贵的。

    自家兄弟,还这么客气。林建业捶了叶皓轩一下,然后毫不客气的收下了叶皓轩的东西。

    老爷子在哪里?

    叶皓轩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看到林老,不过自己的孙子大订,他不可能缺席的。

    我爷爷说你一来就让你过去见他。林建业引着叶皓轩向一间包厢里走去。

    自己和林雨彤间的事怀,他们多多少少会知道一些的,对于林老叫自己过去,叶皓轩已经做好了挨训的心理准备。

    还有,你给我妹之间怎么了,前几天不是还象真的一样见家长吗?现在我一在她跟前提起你,她就冲我发火。林建业诧异的问。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吧……叶皓轩苦笑。

    你小子,我知道也是个风流人物。林建业向叶皓轩比了个中指,然后叹息道我爷疼我妹的很,你自求多福吧。

    叶皓轩苦笑,到了一个豪华大气的包厢里,林建业敲开了门,然后就回到大厅里迎客去了。

    偌大的大厅里空荡荡的,只有林老和一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老头坐在一起。

    林老好。叶皓轩上前恭恭敬敬的叫道。

    你小子来了?林老瞟了叶皓轩一眼,有些不悦,这货最后还是辜负了自己的一片好意,自己的孙女真的不入他法眼?

    叶皓轩笑道:这段时间太忙,没有时间去看老爷子,老爷子可不要生气。

    我看你忙着风流吧。林老怒道,要不是今天有客在场,他都几乎要抽叶皓轩几下了,他向一边的那个老人一指道:这是文老,文家的老爷子,就是建业未婚妻的爷爷。

    叶皓轩一怔,文家也是清源有名的豪门大家,其威望在李君临和褚炫明不相上下,清源的经济有一大半都是这三个家族撑起来的。

    文老名字叫文商,白手起家打下文氏家族这一片天地,在清源是商界的传奇人物。

    文老好。叶皓轩恭敬的一鞠躬。

    你就是叶小神医,年轻有为,不错,不错。文老赞许的点点头。

    我只不过是懂些精浅的医术罢了,神医二字不敢当。叶皓轩笑道。

    坐吧,年轻人谦虚了,呵呵,你的医术林老可是对我都说过,等会儿我还要劳驾你帮我看看呢。文商笑道。

    叶皓轩点点头,从容的坐下,林老这才没好气的说听说你小子现在混的不错,大老板?

    叶皓轩苦笑,现在林老对自己的意见大的很,这也难怪,他的孙女平时宝贝的不得了,现在好象跟着自己受了点委屈,他有好脸色给自己才奇怪了呢。

    不过这能怪他吗?

    在文老的跟前,我可不敢自称什么大老板,叶皓轩苦笑。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都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老了,以后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文老笑道。

    哪里,哪里。文老正是老当益壮的年纪。

    期间又进来了一个中年人,正是林建业未来的老丈人文岳伦,他向叶皓轩点头示意。

    客套了一阵,叶皓轩直觉林老找自己没有什么大事,于是便笑道:文老身体可有不适的地方?

    这倒是没有,不过人老了,就象是机器一样,身体总要出毛病的,劳烦叶神医帮我看看。文老笑着伸出手。

    神医就免了,文老叫我小叶就行了。叶皓轩伸手搭在文老的脉博上。

    他一搭之下,眉毛微微的一挑。

    文老身上的气息正常,叶皓轩是看不出来毛病的,他的脉象也没有多大的异常,但是叶皓轩捕捉到他脉象中那一抹微不可闻的异样。

    叶皓轩不动声色的又在他另外一个脉搏上搭了一下,然后确认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文老有隐性心脏病,如果不是捕捉到他脉象上那一抹微不可闻的异样,叶皓轩也看不出来。

    这种隐性的病发作起来是要命的,不过象文家这种大世家的人,有病你不能直言他有病,要隐晦的提点一下。

    他收回手缓缓的笑道:单从脉象上来看,文老的身体是没有多大问题的,只不过饮食方面要多注意一点,文老吃饭是不是很有规律,每餐的食谱都要定时定量?不然的话容易呕吐?

    果真是神医,这都看出来了,不错,我父亲吃饭是要定时定量,如果稍有不慎,是容易呕吐,看了很多医生,效果都不是很好。文岳伦惊讶道。

    这是脾虚的症状,效果不好,是因为那些医生误把脾虚当作胃病来治疗了。叶皓轩笑道。

    这是脾虚?文老怔了一怔,苦笑道难怪久治不好,原本是头疼,医到脚上去了。

    这个问题不大,回头我开个香砂六君子汤调和一下就可以了,文老以后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没一点关系。叶皓轩笑道。

    哈哈,那就多谢叶小神医了,我这个人别的嗜好不大,就是喜欢吃,这个毛病害的我连吃也不敢多吃,能治好就好。文老笑道。

    有劳叶神医了。文岳伦笑道。

    伯父不要客气,都是自己人。叶皓轩顿了一顿又道:不过文老有时间还是医院检查一下吧,毕竟年纪大了,身体机能不比年轻人,还是小心点好。

    叶医生,你开你的方子就是了,我爸平时就这点毛病,别的没什么问题。

    果真,文岳伦有些不悦的眉头一皱,老爷子是文家的支柱,平时身体好的紧,叶皓轩的话岂不是诅咒文老生病吗?

    我只是建议,没别的意思。叶皓轩不动声色的说不过还是希望慎重一点,毕竟年纪大了。

    够了,叶医生如果没事的话就请吧,文岳伦终于不耐烦的下了逐客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