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8章盛怒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正在人群中没命逃的天鸣突然身形一滞,他的身体突然僵在了当场,他只觉得身上的气血逆流,身上的真气向脑袋上涌了过去。

    五行锁命阵。

    天鸣只吓得魂飞魄散,做为玄门中人,他是知道这个传说中阵法的厉害的,叶皓轩虽然远在数里之外,但是同样能要了他的命。

    天鸣只觉得混身的血液和真气都在向自己的脑门上涌去,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命悬一线。

    因为刚才天鸣在跟那女郎快活,所以现在裸着上身,下身衣服不整,他怕叶皓轩追他,所以专门拣人多的地方跑。

    现在他身处于一个繁华的商场,过往的人都用好奇的眼光看着天鸣。

    天鸣的身体就好象是在抽风一般的乱抖,那样子看起来要有多可笑就有多可笑。

    这人在干什么?

    不知道,行为艺术吧。

    靠,这也叫做行为艺术,妈的,我在大街上裸奔,也可以叫做行为艺术吧。

    我看整个就一个暴露狂……

    天鸣身边的人越围越多,人们对着抽风一样的天鸣指指点点,有好事的微博狂人甚至直接拍照,把这一幕上传到微博。

    天鸣根本顾不上自己身边指指点点的人,他只觉得全身上下渐渐的冰冷,死亡的气息已经逼近了他。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庞大的感知力直接贯通他的脑海,与他交流了起来,这股强大的感知力自然是叶皓轩的灵识。

    饶命,我不敢了,我在也不敢了。

    吓得魂飞魄散的天鸣基本不用心灵交流,直接吼了出来。

    我艹,这货真的是神经病吧,还饶命

    围观的人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了几步,生怕这个神经病突然抽起风来祸及自己。

    你可以对付我,也可以阴我,但是,你犯的最大的错就是出手对付我女人。

    在他的识海里,叶皓轩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是受人指使的,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我不想在给你废话,去死吧。

    叶皓轩冷冷的丢出这句话,然后直接切断了和天鸣之间的联系。

    天鸣只觉得自己身体内的血液疯狂的向自己的大脑处涌,他的七窍已经溢出了鲜血,样子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哎妈,这货不会是感染了超级病菌了吧,我艹,生化危机了。

    周围的人大惊,连忙和天鸣拉开了距离,生怕被传染了,更有好事的人打了救护车和110

    生平第一次,天鸣感觉自己和死亡如此的贴近,他求生的意念瞬间暴发了出来,他一声大喝,身上恢复了行动力。

    九锁金门阵,助我御敌。他右脚快速的在地上划了个半圆,然后又足在半圆里重重的一顿。

    噗……

    天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眼前一黑,仰后便倒。

    我艹,哈韩是九锁金门阵,挺牛逼的。

    九他妹啊,玄幻小说看多了吧,神经病。

    围观的人对着倒在地上的天鸣指指点点,但是谁也不敢上前来扶一下,生怕被染上什么病了。

    过不多时,警察和救护车赶到了现场,把天鸣的身体抬到了车上。

    警察一同前来的还有易学协会的万儒,他扫了毫无知觉的天鸣一眼,冷哼道自作孽,不可活!

    在会所的包厢里,叶皓轩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他冷笑道:这天鸣的保命手段果然多,不过留你一命也好,让你生不如死,看以后还去不去害人。

    叶皓轩摆在桌子上的八卦图案已经炸开,天鸣最后临死一击,也着实厉害,不过伤不了叶皓轩一根毫毛。

    虽然天鸣逃过一劫,但以后也是一个植物人,以后在也不能行恶了。

    叶皓轩回到萧海媚的家里,她还在沉睡,叶皓轩取出之前那个缚着小鬼的纸人,一声冷笑,把它直接丢入火中烧了。

    纸人上发出一阵黑气,小鬼被烧得吱吱乱叫,只是它被叶皓轩用法术缚在纸人的身上,一动也不能动,只能在痛苦中被烧成飞灰。

    老板,事情解决了?王铁柱走了进来。

    把那个玄门术士解决了,幕后的人还没有动。叶皓轩淡淡的说。

    他对东方弘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东方弘可以找杀手对会他,但是绝对不能动他的女人,这是他的逆鳞。

    东方大少是吧,我可以让他死得神不知鬼不觉的。王铁柱沉声道。

    不必,古家的人好不容易消停了一段时间,你们现在出手,只会让古家的人揪着你们的小辫子不放,这件事情,我会解决。

    叶皓轩摇摇头,他突然道:帮我弄点东方大少的血来,我不杀他,我要他成为我的狗。

    没问题,我弄一千毫升去。王铁柱咧嘴一笑。

    夜幕渐渐的来临,白天精神紧张了一天的人们,纷纷在夜色的笼罩下,来到自己常去的娱乐场所里疯狂的发泄着一整天的压力。

    夜店也是东方大少经常喜欢去的地方,去习惯了高级会所,和一些高级名媛玩够了,偶尔去这些小地方换换口味,感觉也是不错的。

    东方大少是把妹高手,片刻不到,他就和一位身材火爆的妹子勾搭上了。

    平时在高级会所里把的妹子都是名媛,都是才艺双全的那种,东方弘今天勾搭上的妹子一身性感的豹纹衣,混身上下充斥着野性美,两人一拍即合,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开始行动了起来。

    这种当众开战的感觉很刺激,东方大少很喜欢。

    正在两人意乱情迷的时候,突然一个猥琐的汉子猛的跑过来把两人拉开,然后怒吼,贱人,你又背着我偷男人。

    说着一耳光把那狂野的小太妹扇到了一边。

    你,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小太妹惊恐的看着那足有一米八高的汉子。

    你特妈的昨天还说要和老子生孩子呢,今天就不认账了,女人真的靠不住,贱人。大汉不由分说,一把拉着小太妹就走。

    大少,大少,我不认识他,我真的不认识他。小太妹慌张了起来。

    放开她。

    从他东方弘手里抢食的人还没出生呢,东方弘沉着脸喝道。

    这是我马子,凭什么要让我放开她?大汉吼道,那声音几乎是响遍了整个酒吧。

    酒吧里一时安静了下来,在这种秽乱的地方,两男争一女的事情屡见不鲜,但是酒吧男男女女的八卦之心还是被燃烧了起来。

    不一会儿东方大少的身边就围满了人。

    我出钱,要多少?一千东方弘甩出一叠红牛。

    回家买你妈睡去。

    五千。东方弘冷笑,这种地方的小太妹几乎是公用的,今晚他对这个小太妹非常感兴趣,出点钱就是了。

    说了,回家睡你老母去吧。大汉强行拉着小太妹就要走。

    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小太妹惊恐的挣扎着。

    东方弘心头火起,在清源除了叶皓轩外,还没人人敢这样和他。

    我在说一句,放手。东方弘今天也有点喝高了,他忘记今天是来找野食的,根本不是他的会所,他抄起一瓶啤酒就向大汗敲去。

    大汉突然回头,一把抓住了酒瓶,然后另外一只手抓住东方大少的衣领,一酒瓶就这样毫不留情的敲了下去。

    东方弘一声惨叫,殷红的鲜血顺着他的脑门淌了下来,这一酒瓶也把他敲醒了,他这才明白这里不是他的地盘。

    眼见大汉又要敲第二下,东方弘尖叫道:你敢,我爸是……

    砰……

    第二瓶又重重的敲了下来。

    东方弘晃了几晃,晕倒在地上。

    门外的几个小跟班冲了进来,连忙扶起东方经,有人打电话叫救护车,有人找肇事者,一时间酒吧里乱成一团。

    只是那动手的大汉莫名其妙的失去了踪影。

    一连几天,东方弘都派人去找那大汉,报这一箭仇,但是大汉象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怎么找都找不到。

    过了几天,东方大少便把这件事情淡忘了,只是他的脑袋上还裹着一层又一层的纱布,当天晚上去医院医生说他失去了足足一千毫升的血,如果不是来的及时,恐怕就危险了。

    这天,在某个宴会上,东方弘穿着一身优雅的服装,正在穿梭在人流中。

    只是他脑袋上的纱布和他那一身颇具绅士风格的衣服有些格格不入,不但没有趁托出他的优雅,反而让人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

    正在和一位认识的名媛调笑的东方弘突然觉得菊花一紧,他不自由主的转过身来,向电梯走去。

    那名媛奇怪的扫了一眼东方弘,然后又去找别人谈话去了。

    东方弘乘坐电梯,直接上了,他惊恐的发现,他自己根本不受意识的控制,他也不知道自己来到做什么。

    他想大叫,但是偏偏又叫不出声来。

    在上,有一个人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神色有些戏虐,这个人赫然是叶皓轩。

    叶皓轩……你,你想干什么?

    东方弘吃了一惊,突然发觉自己能说话了,他想转身逃跑,但是他的身体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他就象是一个被牵着线的木偶一样,而操纵着木偶的人,正是叶皓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