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8章忍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个伤人的忍者还没有查出来,而且因许国伟生前得罪了傅氏,所以许彤彤的情况有些堪忧。

    没关系的,我出门都带保镖的。许彤彤笑道。

    叶皓轩点点头,许彤彤能跑到近百里外的郊外去彩这种野茶,原因不用多说他也知道。

    许彤彤不喜欢喝茶,她一向只喝咖啡,之所以跑那么远去采茶,那完全是因为自己。

    摇摇头,叶皓轩有些无奈,不小心又沾染上了一个。

    公司怎么样了?叶皓轩问。

    还好,我爸留下的那批元老对我还算照顾,而且以前的客户处的也很好,一切正常。许彤彤点点头。

    那就好,你怎么突然对商业感兴趣了?

    叶皓轩向许彤彤手中的商业管理类的书籍一指。

    不这样,怎么管我爸的公司呀,呵呵。许彤彤一笑。

    别看太晚了,一看你昨天晚上就没睡好,回头我开个方子给你养养神。叶皓轩道。

    不要了吧,我最怕吃药,许彤彤皱眉道。

    要的,我可告诉你,熬夜老的快,你这么年轻,到时候成了老太婆谁娶你?叶皓轩笑道。

    那好,我听大哥的。许彤彤乖巧的点点头,对叶皓轩的话很是顺从。

    难以想象,在半年前两人第一次见面,因为某些误会,许彤彤还叫着嚷着了阉了叶皓轩。

    叶医生,今天吃什么饭,我要下边的人去准备。福伯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不用了,我坐一会儿就走,今天还有些事情。叶皓轩笑道。

    什么事啊,这么急,大哥,你就留下来陪我吃顿饭不行吗?许彤彤嗔道。

    我……

    叶皓轩还没开门,门口就响起了一阵门铃声,福伯笑道:我去开门看看。

    过不多时,福伯走了进来,他的脸微微有些阴沉,在他身后,跟着一名老外,还有一个中年妇人。

    这中年妇人长得跟许彤彤有些相象,只是面带桃花,单从面相上来说,这女人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娶了她,分分钟可以劈腿给你看的那种人。

    叶皓轩瞬间明白了过来,这就是许彤彤的母亲杨丽。

    许彤彤小的时候家里并不富裕,许国伟也属于创业的阶段,所以家里情况比较艰难,后来她母亲跟许国伟吃不了苦,就抛下了三岁的许彤彤和丈夫,跟一个来清源谈生意的老外到国外去了,这一走就从来没有回来过。

    你是……

    许彤彤有些迟疑的站起来,说实在的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母亲长什么样子,虽然小时候在照片上见过,但是记忆太模糊,导致她根本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她的母亲。

    彤彤,我是你母亲啊,我回来看你了。杨丽当年心狠,但是对于亲生骨肉,她还是有感情的,她上前来痛惜的把许彤彤抱入怀里。

    母亲……许彤彤的脸色变了变,她缓缓的把杨丽推开,脸上带着一丝冷意你来干什么。

    她承认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她的母亲,但是这不代表她对这个女人有感情。

    能狠心抛弃三岁的自己跟别人跑了,这种母亲,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能原谅。

    杨丽怔了怔,有些心酸,而她身后的那个中年大鼻子的老外已经有些不耐烦道:亲爱了,你不要跟你的女儿叙旧了,赶紧办完正经事,我们好回镁国去,我正等着和爱尔兰家族谈生意呢,好不容易靠上了这艘大船。

    里森,你不要着急。杨丽扫了他一眼,这老外才讪讪的住口了。

    如果没有事的话,现在就请出去。许彤彤向外面一指。

    从小,她就不知道有母亲的关爱是怎么样的,这么多年来她从未体会到母爱,虽然她跟眼前的这个女人血脉相连,但是她找不到那种母女连心的感觉。

    彤彤……看到女儿这样,杨丽不免有些心疼,但随即她的神色恢复的正常,她对亲情原本看的就不是那么重,只不过骤然见到昔日的女儿长这么大,她有些心酸。

    她对女儿,没有半点愧疚。

    你爸的后事办完了。杨丽问。

    这不是你该问的事情,有话就直说。许彤彤冷冷道。

    那好,我就直说了吧。杨丽怔了怔,然后道你现在掌握着长济制药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我要百分之三十的干股。

    你说什么?你疯了吗?福伯忍不住大叫,公司是许总一手创立的,跟你有什么关系,现在彤彤女接父业

    ,凭什么给你百分之三十的干股?你早跟这个家没有半点关系了。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分吗?别忘了,你不过是许家的一条狗。杨丽扫了福伯一眼。

    你……福伯气得直哆嗦。

    住口,你敢在骂福伯一句,信不信我大嘴巴抽你。许彤彤凌厉的盯着杨丽。

    她对所谓的母亲彻底的死心了,她已经知道了这个女人来的目的,福伯在许彤彤的心里就是长辈,亲人,轮不到这个女人来骂。

    彤彤,我是你妈,你竟然这样对我?杨丽不敢相信的盯着许彤彤。

    出去,我不想见到你。许彤彤向门外一指。

    好,我出去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的条件。杨丽咬牙道。

    送你两个字,妄想。许彤彤冷笑道。

    这个不知所谓的女人,她早就跟这个家没有一点关系了,现在父亲不在了,她竟然跑来要公司的股份,她的脑袋长得该有多畸形啊。

    这公司是我和你父亲一手创立起来的,长济制药能有今天,跟也有我一分功劳,许国伟当年卸磨杀驴,一脚把我踹出公司,我现在只是回来拿到我应得的东西。杨丽尖叫道。

    你还要不要脸了?许彤彤盯着杨丽。

    公司是父亲一个人白手起家做大的,这个女人除了每天吵父亲骂父亲外,一点忙都没帮上,当年公司财政危机,她竟然还因为一件项链逼父亲去代贷。

    在公司最危急的时候,她抛下了自己和父亲跟别人跑了,现在她竟然还好意思说这公司有她一分功劳在里面。

    有你这样对母亲说话的吗?杨丽怒道。

    你算什么母亲?我是爸一手拉扯大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公司也是他白手起家做起来的,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当年我爸最困难的时候你抛弃了他,也抛弃了我,现在你竟然还有脸来要干股,你还要脸吗?许彤彤怒道。

    许彤彤,我告诉你,我今天给你客气,是顾忌着这份血缘,你在不识抬举,我让你后悔。杨丽大怒。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她后悔。

    一边的叶皓轩在也忍不住了,他突然发现世界上到处都是极品。

    你算什么东西?这个小蹄子的男人吗?我告诉你,我现在的丈夫在镁国很有影响力,也是做医药这一块的,你信不信我马上让你长济开不下去。杨丽毫不留情面的骂道。

    是吗?你在镁国有影响力,管我们毛事?叶皓轩把气得混身发抖的许彤衣拉到身后,示意这件事情让自己来解决。

    你……总之今天你不给我百分之三十的干股,我要让你们长济制药好看。杨丽厉声道,事到如今,她也豁出去了,反正她跟许彤彤的母女关系名存实亡。

    你是她男人?叶皓轩向一边的老外问道。

    是的,我叫里森,是镁国……

    老外操着生硬的华夏语还没有说完,叶皓轩就打断了他道是就好,别的我不需要知道,我只希望你快点把你的女人带走,别让她出来吓到人了。

    你……杨丽气得肺都要炸了。

    混蛋,你说什么,你侮辱我妻子,我现在要你向她道歉。老外操着半生不熟的话怒道。

    为什么?就因为我说了句实话?叶皓轩冷笑道你女人这种行为,已经属于强盗的行为,你就这样放任不管?

    那是她应该得的,里森昂首道让出百分之三十的干股,我们不追究你们的责任,我是外宾,我会以我的身份向你的政府提出抗议。

    我说你也有病吧。叶皓轩看傻逼一样的看着他你是外国人身份就超然了?你要抢我们国家的东西,我们国的人不给,你就要向我们国家提出抗议,说你抢了我们东西,我们不给你?

    你特妈的这叫什么逻辑?叶皓轩突然狠狠的骂道。

    法克,你敢骂我。里森气坏了。

    我骂你又怎么样?你是哪个男人管不住自己的裤裆跑出来的杂种?你丫的就该射到墙上,你爸妈怎么生出你这么个脑残?哦,对了,你妈是你爸的表妹吧……

    不得不说,华夏国骂人的话一句比一句经典,叶皓轩一通国骂夹杂着网络经典骂人语气,把里森几乎气的要死。

    相比之下,外国人骂人的话就比较单调一点了,翻来覆去就是艹……法克,该死这几句,好象除了这几个简单的词外他们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反驳了。

    在叶皓轩机关枪的般的骂声下,里森的还击显得有些无力,他恼羞成怒道我要报警,我要让你坐牢,我要让你们的公司倒闭,你们……你们竟然敢骂我,混蛋,你们会后悔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