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0章随你们去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刘队长一挥手,马上有警察上前去把双腿发软的老婆子和混身如筛糠一样的黄三以及在地上疼得直叫唤的几个大块头带走。

    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经过审讯,黄三他们一家几口的问题彻底的交待清楚了。

    这一家人联合起来唱双簧,碰瓷、敲诈、勒索样样精通,这些年靠这种非法的手段捞了不少的钱,尤其是黄三,身为辅警,知法犯法,更是罪加一等,所以蹲的大牢要比他几个兄弟都要多。

    我爷爷叫你去我家吃饭呢,这下好了,省了一顿、

    从警局里走出来,林雨彤有些没好气的说。

    这也不能怪我吧,这是个意外。叶皓轩苦笑,不管是走到哪里,总会有些不长眼的人出来找麻烦。

    走吧,去我家坐坐,顺便帮我爷爷看看身体。林雨彤坐到了车里。

    林家。

    林老的精神依然象以前那样好。

    叶皓轩知道林老叫他来肯定不是看病,是为了其他的事情,他也只是象征性的为林老把了下脉,然后说了一些没有营养的话,例外多喝水,保持心情舒畅,多走动等等事情。

    林雨彤为两人泡上一壶茶,然后就离开了,只是临走时瞥了叶皓轩一眼,这看似无意的一瞥,里面包含的太多的意义。

    有不舍,有痴迷,也有幽怨。

    除了摇头苦笑,叶皓轩还能说什么?虽然两人对对方都有感觉,但真正能走到一起,却是很难的。

    小叶,听说你棋力不错,陪我下盘棋吧。林老笑呵呵的说。

    林老,我怕被你杀个片甲不留,这些天忙,好久没下了,林老有事情,就直说吧。叶皓轩呷了一口龙井茶说。

    你小子就这么肯定我找你来有事?林老不悦的说。

    我肯定,你找我来不会只是喝茶聊天下棋这么简单。叶皓轩苦笑道。

    就你精,

    林老把手中的茶杯放下,沉吟了一下道:雨彤已经推了三家了。

    三家,什么三家?叶皓轩诧异的问。

    你小子是真的不明白还是跟老子装糊涂?林老生气的叫道:当然是我们为她安排的对象,

    呃……您老不是说雨彤的终身大事由她自己去吗?叶皓轩苦笑道。

    我倒是想由着她,可是有些人呐,就是不知好歹。林老哼了一声。

    叶皓轩和林雨彤的关系,林家都知道,两人明明是能走到一起的,可是偏偏叶皓轩跟前有好几个关系暧昧的女人,这让林老也是伤透了脑筋。

    林老,我知道,我怕我辜负了雨彤。叶皓轩有些愧疚的说。

    这次见林雨彤,他明显的感觉到林雨彤心中那份酸楚,虽然不忍,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

    你小子的风流习性,能不能改改?林老摇摇头。

    我不风流,我那叫博爱。叶皓轩辩解道。

    少给老子装蒜,我今天就把话挑明了,你到底喜欢不喜欢我孙女。林老说。

    喜欢。叶皓轩干脆直接的回答。

    她喜欢你不喜欢?林老又问。

    也喜欢。叶皓轩尴尬的说。

    那你们两个的事,就这么定了。林老一拍桌子说。

    可是我……

    你有好同个女人是不是?她们是她们,雨彤是雨彤,我们是我们,只要她喜欢,随她去吧,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林老突然道。

    林老,你的意思是……

    叶皓轩吃了一惊,林老不会是放下现代的社会观念允许他带着三妻四妾的跟林雨彤在一起吧。

    这不科学,单是林成宇这一关就过不了,如果是真的,那林家以后怎么在清源立足?

    话不能挑明说了,林老叹息了一声摇摇头道雨彤这些天,茶不思饭不语的,还不是你这小子闹的?我的观念没那么传统,不过我丑话先说到前头,你要是敢对我孙女不好,我让你好看。

    不会的,我以我的人格发誓。叶皓轩大喜,他没想到林老竟然会这么开明,竟然会同意他和林雨彤的关系。

    别得意太早,这件事情,你跟雨彤自己说去,要她自己同意了才行。林老道。

    没问题……叶皓轩笑得象是小狐狸一样。

    你小子看起来挺有把握的吗?林老笑骂。

    叶皓轩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

    还有件事,想对你说一下。林老突然摆出一幅严肃的神色。

    什么事情,您老

    尽管吩咐。叶皓轩点头哈腰的说,林老抛开传统观念同意了他和林雨彤的事情,这真是意外之喜啊。

    过段时间,京城某位首长要来清源,到时候你过来帮他看看身体,看看有没有什么大毛病。林老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叶皓轩一眼,只是神色有些复杂。

    这个没问题,只是怕那位首长身边御医如林,看不上我这个赤脚医生。叶皓轩笑道。

    有我的推荐,你怕什么。林老笑道。

    那好,什么时候来,你吩咐我一声就是了。叶皓轩同样笑道。

    林老点点头,只是目光多多少少有些异样,但到底是哪里异样,叶皓轩也说不上来,可能是把自己的孙女白送了自己,心里有些不好受吧。

    我爷爷今天对你说了什么?林雨彤送叶皓轩出来后问。

    你猜猜叶皓轩故做神秘的一笑。

    不猜林雨彤没好气的说。

    哎,你真没意思,其实你爷爷今天把你交给我了。叶皓轩笑道。

    什么?交给你,是什么意思?林雨彤突然站住了身问。

    呃,就是说,我们的事,他们不会计较,也不会去管,只要你喜欢……叶皓轩小心翼翼的说,生怕林雨彤爆发。

    他,真的这么说?林雨彤脸色复杂的说。

    是,就是这么说的。叶皓轩点点头。

    林雨彤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她把头别过一边去,忍住不让自己的泪水流下来。

    她也曾想过,抛开一切世俗观念,不顾一切的跟叶皓轩在一起,可是她出生在的家庭,注定了她不能和叶皓轩身边其他的那几个女人一样。

    可是她不能,就算她能世俗的压力,不去计较叶皓轩身边有几个女人,不顾一切的去爱,但是她的家人怎么办?她爷爷怎么办?

    叶皓轩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雨彤,以后,你不用这样一味的逃避……

    谁逃避了,我有逃避吗?你这个自作多情的混蛋。林雨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不让自己的泪落下来。

    别故做坚强了,你是个外刚内柔的女孩,叶皓轩轻轻的揽着她的肩膀,把她揽入怀中。

    你这个混蛋,花心大萝卜……

    林雨彤的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她扑倒在叶皓轩的怀里,脸上洋溢着在也止不住的笑。

    象往常一样,林雨彤是管接不管送的,叶皓轩刚坐上出租车,打算去诊所里看看,可是夏寸心的电话打了过来,说是这里有人闹事。

    叶皓轩心里一紧,吩咐司机赶快转头。

    等他赶到养生膳坊的时候,在也压制不住心里的火气。

    只见养生膳坊的招牌已经被人砸掉,大门口的几名保安已经被打伤,而且在门口红色的地毯上泼着黑乎乎的粪水,迎面一阵令人作呕的气息传来。

    这种情形,不要说在这里吃饭,就算是从这里走一趟,也多半会吊胃口。

    店里的客人早已经走光,在门口有几个穿着黑色背心,纹着狰狞刺青的混混面色不善的看着叶皓轩。

    站住,这里今天不开业,滚。一名混混手一伸,想拦住叶皓轩的去路。

    下一秒,他身形倒飞了出去,他惨叫着在地上不住的扭曲,他的两条手呈不规则的扭曲着。

    叶皓轩继续向前走的,就好象那个混混根本不是他出手教训的一样。

    几个混混吃了一惊,他们甚至没有看清叶皓轩是怎么出手的,几个人连忙档在叶皓轩的跟前喝道: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

    我是这里的老板,识相的,滚一边去。

    叶皓轩这一声用上了慑魂术,双眼中寒光一闪,一种无形的压力骤然迸发而出。

    几个小混混神以一滞,胸口处有说不出的难受,好象他们被叶皓轩的眼神一扫,马上无法呼吸一样。

    叶皓轩冷冷的扫了几个人一眼,然后就沉着脸从几个混混的身前穿过去。

    直到叶皓轩的目光不在放在几个人的身上,几个混混的胸口才骤然一松,有种说不出的轻松,他们几个大汗淋淋,就象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叶皓轩走到大厅,只见大厅里已经被砸得七零八落的,夏寸心和一些服务员正在和一些服务员在一起,跟一个光头对峙着。

    光头四十多岁的年纪,穿着一身西装,一幅人模狗样的形象,只是他的脸上有着横七竖八的伤口,看起来极为狰狞。

    光头坐在桌子上吃着东西,他身后站了至少三十名的面色不善的混混。

    这光头正是傅氏集团的那个光头,当年傅文混黑的时候,他是傅文手下第一号打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