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3章你做我男朋友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也不行,还有,你现在的身份不是一般的人,象傅氏那些都是些小鱼,也值得你亲自去抓?你不觉得有些掉份?陈若溪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教训道。

    好吧,好吧,我怎么做都错,我的大局长,不对,是处长,今天找我又有什么事?叶皓轩无奈的说。

    帮我一个忙,这次的事情我就不找你麻烦了。陈若溪说。

    说吧,什么事?叶皓轩问,这妞今天处处透着不正常,肯定有事求自己。

    我,我想你,你做我……陈若溪脸色一红,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她有些结结巴巴的。

    到底什么事啊,你吞吞吐吐干什么?叶皓轩有些无语的,这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竟然还不好意思说?

    我要你做我几天……男朋友……陈若溪终于吞吞吐吐的说完了。

    叶皓轩这一惊可非同小哥,他腾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直接回绝道不可能……

    你都没听我说完,怎么就这么快就拒绝了?陈若溪生气的直跳脚。

    她这是第一次向一个男人说这种事情,叶皓轩这个可恶的混蛋竟然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你还有人性吗?

    不用说了,我知道,无非又是让我做你的档箭牌。叶皓轩摇摇头。

    这种事情他不是第一次遇到了,之前林雨彤不止一次拿他做档箭牌,结果愣是给自己竖立了好几个敌人。

    而且那还只是东方大少,萧煜这些小杂鱼级别的,但是陈若溪的情况又不一样了,她是谁?红四代,她家里有一个老太爷坐镇,红色世家,她的相亲对象,不是叶皓轩现在的级别能够触碰的到的。

    现在叶皓轩还不想死,所以就直接回绝了陈大小姐的话。

    你怎么知道?陈若溪脸微微的一红。

    陈大小姐,你放了我吧,我只是一个小医生,你们家族的事情,我不想插手,也不敢插手,你饶了我吧。

    叶皓轩是真的怕了,这种纯粹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如果他真的因为陈大小姐得罪了人,以后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

    叶皓轩,你帮不帮忙。陈若溪沉下了脸。

    这个忙,我真的帮不上,陈大小姐,现在的单身狗这么多,你去随便找一个去帮你的忙吧,我真的帮不上这个忙。叶皓轩苦笑道。

    你敢不帮我这个忙,我打死你。陈若溪做出一幅生气的样子。

    那你还是打死我吧。叶皓轩摇摇头。

    叶皓轩……陈若溪厉声道。

    处长,你有吩咐?

    这是命令……陈若溪声音抬高了八度。

    对不起,这是私事叶皓轩一幅油盐不进的样子。

    叶皓轩……陈若溪突然做出一幅温柔的样子。

    干嘛……叶皓轩吓了一跳,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了,他可不吃这一套。

    帮我这个忙,会有好处的,我以后保证不会在找你麻烦的。陈若溪娇声道。

    陈若溪发起嗲来也是非常可怕的,声音又嗲且粘,让人听了有种骨头都酥了的感觉。

    不好……

    叶皓轩心里滴咕,找我麻烦,貌似每次都是你吃亏吧。

    陈若溪突然凑近叶皓轩,抓住他的手娇声道帮我这个忙,可是有福利的。

    什么福利?

    入鼻一阵香风,叶皓轩不觉的有些把持不住了。

    拉拉手,接个吻,或者……被摸几下,我都不会生气的。陈若溪娇羞的说。

    有你这么引诱人的吗?啊,有你这样的吗?叶皓轩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他咬牙切齿的说除非,你先给点福利。

    你……无耻……陈若溪恨得直咬牙,她突然蜻蜓点水一样的在叶皓轩唇边一点,然后快速的缩了回去。

    这也算?叶皓轩无语。

    叶皓轩,这是我的初吻,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陈若溪咬牙切齿的说。

    很贵吗,那我还回去好了。叶皓轩坏笑道。

    想都别想。

    陈若溪突然又做出了一幅温柔的样子不过接下来的几天,你表现好的话,我可以考虑……

    考虑什么?叶皓轩问。

    你帮我买的那几件内衣,我可以还给你……陈若溪盯着叶皓轩。

    我还要你那件紫色的……叶皓轩咬咬牙。

    成交,叶皓轩,你这个变态。

    陈若溪说出了这种话,自己也觉得无地自容,但是想想后天的事情,她

    不得不咬牙暂时先便宜了这个混蛋,等以后有机会了在找回场子。

    陈若溪前脚刚走,唐冰后脚就来了。

    叶皓轩一阵暗惊,刚才跟陈大小姐的暧昧,还好没有被唐冰看到,不然就惨了。

    今天怎么这么有空,是不是想我了。叶皓轩一把将玻璃上的窗帘拉上,一把将唐冰揽入怀里。

    做什么呢,现在大白天的,放手……

    唐冰一阵娇羞,虽然门被反锁,窗帘拉上,但是一男一女在里面,很容易让人会联想到某些东西的。

    较起前几天来,唐冰的脸上多了一丝媚意,这都要功归于叶皓轩。

    怕什么呢,都老夫老妻了,我看谁敢乱说什么。叶皓轩笑道。

    放开,有正经事给你谈。唐冰拍开他乱摸的手。

    我这也是正经事啊。

    叶皓轩笑了笑,还是放了手。

    我辞职了。唐冰一本正经的说。

    辞就辞了吧,以后我养着你。叶皓轩笑道。

    我不用你养,我以后就在悬壶居工作了,以后就是你的老板。唐冰一本正经的说。

    呃……这个啊,你不用这样吧。叶皓轩苦笑道。

    怎么不用这样?以后看着你,不许你在外面胡来。唐冰有些幽怨的扫了他一眼。

    嘿嘿,你还是做我的秘书吧,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这样多好。叶皓轩坏笑道,一把将她揽入怀里,猛的吻住了她。

    陈若溪回到家中,她的神色突然一怔,明显的感觉到不对劲,她不动声色的打开门锁,然后猛的一脚把门踹开,就地一滚,那把随身携带的银亮手枪已经指向客厅的正中央。

    在客厅的正中央处,一个男人悠然的坐着,旁边两个黑衣人已经警惕的档在他的跟前,同时手中各自拿着一把手枪。

    爸,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陈若溪收起了手枪,有些诧异的问。

    有些事情提前了,若溪,好久不见了,你的警惕性还挺高的嘛,呵呵,看来这些天没把煅烧拉下。中年人呵呵笑道。

    这个人正是陈若溪的父亲,陈家当代家主陈渊。

    久居上位的他极具气势,即使是从小跟他一长大的陈若溪,心里也不自由主的生出一丝异样,当然这跟畏惧无关,只是纯粹的尊敬。

    我都说了,过段时间我自己回京的,你怎么就不能在我这里多呆几天呢。陈若溪收起手枪,有些不悦。

    时间不等人那,你跟薛家的大事,也该订了,回去吧,我跟你太爷爷商量商量,择个日子,把大事订了吧。陈渊的话里让人生出一丝不可抗拒的威严。

    我现在不想谈这个。陈若溪气呼呼道。

    由不得你。陈渊斩钉截铁的说。

    他是陈家的家主,在哪里都是高高在上的,他的话对陈家子孙来说就是圣旨,容不得半点违抗。

    我直说了吧,我不喜欢薛家那娘娘腔。陈若溪同样斩钉截铁道当初你提出来的时候,我就反对,现在我一样反对,

    我在说一次,家族大事,由不得你。陈渊把手中的报纸拍在桌子上,虽然不重,但是他跟前的两名黑衣人还是感觉到了他的怒气。

    两人不自由主的心中一颤,眼前的这个人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虽然这怒气不是对着自己,但是还是让他们生出一丝畏惧。

    家族的事是你的事,我现在是中央警卫团一员,不受你管辖,你有问题,找我的直属上司说去。陈若溪丝毫不示威。

    若溪,你怎么就不明白,薛家的那孩子我见过,可以说是人中龙凤,况且以薛家的家世,不辱没你,你到底想怎么样,现在就说出来。陈渊喝道。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不想做这种联姻。陈若溪盯着自己的父亲,丝毫不示弱。

    你身为陈家的一圆,你就有这个责任。陈渊反盯了回去。

    我不管,我有心上人了,我现在就去找他。陈若溪转身就去开门。

    眼前黑影一闪,又有两名黑衣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嗖的一声蹿了过来,伸出手臂,把陈若溪拦下。

    爸,你这是什么意思?陈若溪大怒。

    我先去龙山疗养院去拜会一下你爷爷的几个老朋友,然后你跟我一起回京。陈渊边说边站起来看好小姐,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

    是……两名黑衣人点头应了。

    陈若溪面色清冷:我是中央警卫团一员,同时是中央安全局处长,我看谁敢拦我。

    我们现在只是普通人,我只是一个女儿的父亲,把你那些东西,先收起来吧。陈渊无奈的摇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