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0死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二十多年来的确平静,不过那都只不过是表面的平静,京城一谭死水,死水下面包藏祸心,这谭死水,是要搅混,在水里面有些人的野心才会显现出来,上面的人,虽然表面要维持平静,但心里都盼着出来个搅局的人。老太爷微微一笑。

    上边,对有些人不满意了吗?叶兴国微微一惊。

    岂只是不满意,简直是震怒,上次古家的事情,已经让一号大发雷霆,倭国人在我国做试验,古家的人竟然公然包庇,虽然古家遭到警告,老实了几天,但是私下里未必真的服气。

    老太爷缓缓的站起身来,叶兴国连忙扶住老父亲。

    所以,有些不安分的人,自求多福吧。

    叶同化摇摇头,然后在叶兴国的搀扶下,回到房间里休息去了。

    第二天,叶皓轩的生物钟让他准时醒来,吃了早餐,八点左右,陈煜真的开着车跑了过来。

    姐夫,你看我这辆车怎么样?陈煜得意的开着自己的跑车问。

    叶皓轩眉头一皱,他这样光明正大的叫自己姐夫真的好吗?如果让某些人知道,恐怕会弄巧成拙。

    我觉得,别人面前,你还是用别的称呼叫我比较好。叶皓轩道。

    好好,我明白,我以后叫你哥行了吧。陈煜连忙改口。

    嘿嘿,好车,好车啊,老板,让我过把手瘾吧,一会儿,我保证就过一会儿手瘾就行了。

    黑子探头探脑的从叶皓轩随身携带的行医箱里飘了出来,凝成肉眼不可见的气体。

    虽然陈煜看不到黑子的本体,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有些自言自语道这鬼天气,都几月了,怎么还这么冷?

    回去,你想我把你丢出去吗?叶皓轩瞪了黑子一眼,用精神力喝道。

    我就是想出来过过手瘾……回去就回去,现在太平静了,都不热血了……黑子嘟囔着缩回头去。

    一路无言,车子有惊无险的开到了陈家大院。

    叶皓轩也着实无语,陈煜这家伙,根本就是一个刚学会开始的菜鸟,而且以他的年纪,是根本不可能考驾照的,一路上车开的摇摇晃晃的,好几次都差点撞路边的绿化带上,但是有交警看了看车牌,识趣的离开了。

    陈家的院落极大,清一色的复古式建筑,门口的守卫也比较森严,都是荷枪实弹的军人在把守。

    车子行驶到门口,其中一名军人走上前,对着陈煜行了一个军礼,然后陈煜识趣的拿出通行证。

    这些守卫是轮班的,把关极为严格,就算你是陈家的嫡系子孙,没有通行证,比不能进随便进出。

    核对了通行证,警卫并没有马上放行,又向陈煜行了一个礼道小首长,里面还有人吗?

    有人,是个医生,我小姑近几天身体有些不好,她吃西药又伤胃,所以我就找个中医来帮他看看,

    陈煜扯起谎来,真的是脸不红气不喘。

    叶皓轩也连忙不失时机的把自己的行医箱递了上去,然后打开让警卫看了一番。

    警卫这才放心,手一招,前边的人便放行让车子进去。

    陈家的大院极大,如果叶皓轩是第一次来他多半要绕晕过去,停好了车,陈煜贼头贼脑的向四处看了一下,然后拉着叶皓轩向陈若溪的住处走去。

    我说,你能不能别象做贼一样的,叶皓轩道。

    这小子一幅做贼心虚的样子,虽然他是陈家嫡系子孙,但难免不会有人怀疑,到时候一盘问,这小子一慌神,事情就大条了。

    大哥,我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成全你和我姐的,如果让我大伯知道了,他会杀了我的。陈煜战战兢兢的说。

    你真不象个男人。叶皓轩无语的摇摇头。

    就在这个时候,两人身后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小煜,你做什么呢?这是你朋友吗?

    糟了,我小姑……陈煜吃了一惊,苦笑着回过头。

    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走了过来,正是陈若溪和陈煜的小姑,陈茵,她极具气质,虽然今年三十四五了,但是看起来极为年轻。

    小姑,这是我朋友,我来带他玩的。陈煜结结巴巴的说,只是他的双腿都在发抖,一眼就让人看出破绽来。

    真的?你确定他是你的朋友?陈茵狐疑的问,这两个鬼鬼祟祟的,一看就知道心里有鬼。

    小姑……我实话说了吧……陈煜叹道。

    叶皓轩一惊,这货不会这么快就招了吧。

    &n

    bsp;  只听陈煜道,我知道小姑这几天有些不舒服,吃西药又胃痛,所以我找来个中医给您看看,

    陈煜有时候扯起谎来脸不红气不粗的,如果不是之前露出过破绽,倒真能把他小姑给蒙住了。

    是吗,那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中医,你在骗我吧,哪里有这么年轻的中医?陈茵笑吟吟道说吧,到底什么事?

    小姑,他真的是中医,人不可貌相,我说的是真的……陈煜连忙扯了一下叶皓轩,示意他配合一点。

    叶皓轩会意,陈煜倒也没扯多大的谎,他小姑的身体确实有些不舒服,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您身体确实有点不大好,前段时间感冒了吧,服了些西药,然后又刺激到胃了,这几在是不是吃饭不好,胃部胀气恶心?

    叶皓轩实在不知道怎么称呼陈茵,叫她姐吧,但是这样会乱了辈份,叫她阿姨吧,生怕把她叫老了惹她不高兴。

    这是你告诉他的?陈茵诧异的看了一眼陈煜。

    不是,绝对不是,我发誓没有。陈煜信誓旦旦的说。

    而且您的胃是落下好些年的老毛病了,应该是胃部受过寒,伤了脉络所致吧,您的胃病,一到秋冬就会犯,反酸,呖心对不对?叶皓轩缓缓道。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陈茵诧异的问,难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真的是中医高手?陈煜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不可能知道的这么清楚的。

    我可以为您把下脉吗?叶皓轩道。

    可以……陈茵对叶皓轩来了兴趣,她伸出手去,让叶皓轩为她把脉。

    叶皓轩一搭,微微一怔,他心里已经有数,然后他松开了手。

    怎么样?我这个胃病有没有根治的方法?陈茵道。

    胃病的问题不大,但是您其他的地方另外有些隐疾,叶皓轩有些犹豫道。

    有什么隐疾,我小姑的身体很好的好不好,你不要乱说。陈煜诧异的问。

    小煜,你去忙吧,我跟这位医生好好的谈谈。陈茵突然向陈煜道。

    这……这个……陈煜吓了一跳,他向叶皓轩看了一眼,意思是你能搞定吗?

    叶皓轩向他微微点点头,示意无妨。

    那好吧,我走了。陈煜有些忧心的离开了。

    叶皓轩随着陈茵来到了她的书房里,陈茵请叶皓轩坐下,然后为他泡了一杯茶。

    说说吧,我这个隐疾是怎么回事?陈茵盯着叶皓轩问。

    你这个隐疾,应该是早年的时候一次惯性流产导致的,如果我没猜错,您现在想要孩子,但一直没能怀孕对吧。叶皓轩道。

    你说的不错。

    微微的怔了怔,陈茵的脸色渐渐的变得有些复杂了,正如叶皓轩所说,她第一次怀孕的时候流产了,医院检查说她的子宫壁薄的可怜,怀孕的机率只有百分之零点几,可以直接忽略不计。

    所以她和丈夫结婚十多年,一直一来没能怀孕。

    她的丈夫并不是什么世家子弟,两人是真心相恋,并不是什么利益的联姻,他只是军中一位年轻将领,老家是农村的,而且还是一根独苗,所以这件事情一直让她耿耿于怀,认为自己没能为丈夫传宗接代,心中很愧疚。

    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寻访名医,想办法怀孕,但是一直都没有效果,现在的她甚至有点心灰意冷了。

    那你有没有办法?她试探性的向叶皓轩问道。

    其实她不报太多希望,她这些年看过不少的医生,也用过不少的偏方,但是没有一个方法能有成效,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或许是有些医术,但是她并不认为他能治好自己的病,她之所以问,不过是报着不放过一点希望的态度罢了。

    办法当然有。叶皓轩放下手中的杯子道。

    你,你说什么,你有办法?陈茵吃了一惊,她激动的问。

    对,我有办法,只要用了我的方法,不出三个月,我保证让你如愿。叶皓轩道。

    只要你能让我做母亲,那你就是我的恩人。

    陈茵双眼中泛着泪光,多少年了,她甚至都要放弃了,但是叶皓轩给了她希望,她甚至都不怀疑叶皓轩是不是骗子,但是她真的渴望有一个孩子,只要有一点希望,她都要牢牢的抓住。

    这个不必,我只是一个医生罢了,这是我的本份。叶皓轩道你这个问题并不算很严重,吃药,针灸就可以,疗程不超过一星期。

    真的,那,现在就开始吧。陈茵激动的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