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11你带我私奔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现在不行,你的子宫因为上次流产受损,所以变得很薄,需要用药调理,然后我用针灸疏通,问题不大的,我先给你开一个方子吧。

    叶皓轩从随身携带的行医箱中取出纸和笔,写下一个方子交给她,叮嘱道这个药一天两次,连服一星期,服完后你在联系我,我为你针灸。

    好的,陈茵认真的听着叶皓轩所说的话,生怕听漏了一点。

    还有,这个是人参,你煎药的时候切一点放下,效果会更好,不过这个人参跟市面上的不一样,不要用其他的人参代替。叶皓轩从行医箱里取出一块在老家得到的老山参,递给陈茵。

    陈茵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收好。

    然叶皓轩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问清楚了用药时候的禁忌,叶皓轩一一解答,弄明白后陈茵才点点头,她突然道你是叶皓轩吧。

    叶皓轩吃了一惊,自己并没有向她说自己的名字,她是怎么知道自己是谁的?

    你怎么知道。叶皓轩苦笑,这次计划,恐怕要泡汤了,他是见不到陈若溪了。

    我听若溪说过,你是一名中医高手,她向我提过你。陈茵道。

    她,经常向你们提起我吗?叶皓轩突然有些莫名的伤感。

    是的,若溪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她的性子我理解,风风火火,就象男孩子一样,她性格坚强,从来没有在家人跟前流露出过这么柔弱的一面,她提起你的时候,一脸的幸福,她是真的喜欢你。陈茵叹道。

    我知道,叶皓轩感觉喉咙处哽着一团东西,陈若溪的性格直来直去,不难想象她在提起自己时候那一脸痴迷的模样,叶皓轩感觉到了一阵心痛。

    所以,我希望你不要辜负了她。陈茵道

    我不会辜负她,我现在只想见见她,可以吗?叶皓轩喃喃道。

    这个恐怕不行,守着她的不是普通的警卫,你一个陌生人,恐怕行不通。陈茵摇摇头。

    小姑,我只要知道她在哪里就可以了,我有办法进去的。叶皓轩急切的连称呼也换了。

    你小子,这么快就叫上小姑了……

    陈茵一阵别扭,她总算是明白了陈渊为什么一提到叶皓轩就发火,这小子还真自来熟。

    您是若溪的小姑,当然也是我的小姑了。叶皓轩尴尬的笑了笑。

    好吧,不过你要是被抓住了,可就麻烦了。陈茵道。

    没关系……

    叶皓轩微微一笑。

    陈家花园后一间独立的复古式小屋外,站着两名身穿军装的女军人。

    这两名女军人身形笔直,双眼中精光寸芒,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部队的人。

    门一开,陈若溪从室内走了出来。

    小姐,有什么事吗?两名女军人向前一步,恰好档住陈若溪的去路。

    去厕所行不行啊?陈若溪皱眉道。

    我们陪着你。两人对陈若溪寸步不离。

    你们要搞清楚,我是陈家千金,不是犯人。陈若溪冷冷的扫了两人一眼。

    对不起,首长吩咐我们要寸步不离,如果有任何差错就拿我们是问,所以请小姐不要让我们为难。一名女军人说。

    陈若溪一阵烦闷,她怒道:愿意跟着我就来吧。

    她也算是部队的人,对于部队的纪律清楚,而且这两个女军人还不是一般部队的人,她上面的命令是什么,她们就服从什么,比机器人还机器人。

    若溪,又发脾气了?

    随着笑声,陈茵笑吟吟的走了过来。

    小姑,你不是回去了吗?陈若溪拉着陈茵的手问。

    没呢下午才走,你这丫头,现在要赶我走了吗?陈茵不悦的说。

    哪有,小姑,在这样下去我要发疯了,我要见我爸,我要跟他说清楚,如果他敢在这样对我,我分分钟死给他看。陈若溪有些抓狂的说。

    你要是听话,你爸怎么会这样对你?这孩子,没事别说什么死不死的,不吉利。陈茵啐了一口。

    可是小姑我真的很郁闷,陈若溪指着身后的两人道这跟坐牢有什么区别?就算是坐牢,也有放风的时间是吧,我现在去个洗手间都要跟着我。

    以你的能力,不这样的话你恐怕早就跑没影了,所以你也别怪你爸。陈茵道。

    小姑,你到底站在哪一边嘛……陈若溪不悦的说。

    我站在道理这边。陈茵笑道走吧,去我那里坐坐……

    去你那里干嘛,你又不带我出去走走。陈若溪有些无趣的说。

    你去不去?要么就跟我去聊聊,要么你继续被关在屋子里,二选一。陈茵道。

    我还是跟你走走吧。陈若溪挽着陈茵的手。

    她身后的两名警卫也跟了上来。

    我只是带小姐走走,放心吧,一会儿就回来。陈茵转身道。

    可是首长吩咐过的,我们要寸步不离,对不起……

    如果他问起来你们就往我身上推就是了,你们也站这么久了,都累了,休息一下吧。陈茵挥挥手。

    这……那好,谢谢……

    两人犹豫了一下,这才点点头,毕竟来人是陈渊的妹妹,陈若溪的小姑,所以两人也就放松了警惕。

    小姑,你帮帮我。

    一路上,陈若溪都摇着陈茵的手。

    怎么帮你?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撒娇。陈茵笑道。

    我想见见我爸,我想跟他说清楚。陈若溪认真道。

    说不清楚了,你爸跟薛家已经私下里达成了一些协议,所以你们的事,已经定了下来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陈茵叹道。

    要是爷爷在就好了,他绝对不会象我爸这样逼我,小姑,你真幸福。陈若溪叹道。

    提起自己的婚姻,陈茵也忍不住一笑,她的丈夫当初是部队里一个小排长,因机缘巧合下她与丈夫认识,然后情投意合。

    全家上上下下都反对她们的婚事,那时候陈若溪的爷爷在世,大手一挥,就同意了他们的婚事,在大家族中,没有任何利益的联婚,她怕是头一份。

    可是陈若溪的爷爷奶奶在一次事故中双双殉国,老太爷就把陈家家主的位置压到了陈渊的身上,虽然陈渊能力不错,但是毕竟还是太年轻了,这些年,陈家威严虽在,但暗地里波涛汹涌,威信也大不如前了。

    否则的话,也不会这么着急的和薛家联姻了。

    走到了书房,陈茵四下看了一下,眼见四处无人,然后一把拉住陈若溪的手低声道:若溪,抓紧时间,你爸快回来了,

    什么?什么抓紧时间?陈若溪诧异的问。

    进去就知道了,小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了。陈茵来不及解释,把陈若溪往书房里一推,然后赶快关上了门。

    小姑,你什么啊。

    陈若溪有些摸不着头脑,她转身拍拍门,可是陈茵已经走开了。

    莫名其妙,从一间屋子到另外一间屋子,这跟我爸有什么区别。陈若溪不悦的嘟囔。

    若溪……你,你还好吗?

    陈若溪的身形一震,这个声音很熟悉,这段时间,时不时的会出现在她的梦里,她不敢相信的转过身去,只见叶皓轩似笑非笑的站在她的身后。

    你……你,我又在做梦了吗?陈若溪喃喃的说。

    没有做梦,我来了,我来京城找你了。叶皓轩缓缓走上前去,把她一拥入怀。

    叶皓轩,你终于来了。

    感受着叶皓轩身上的气息,陈若溪终于确定眼前的人是真真实实的,她张开双臂,紧紧的把叶皓轩抱住,生恐松一点手叶皓轩会飞走了一般。

    窗外的陈茵微微的一声叹息,自己的哥哥,把这两个孩子逼的太紧了。

    你这个混蛋,花心色鬼,你总算良心发现,想起我来了吗?陈若溪紧紧的抱着叶皓轩,泪流不止,似乎要把自己这段日子来所受的委屈都哭出来。

    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叶皓轩有些歉疚,他无法站到和陈若溪家庭对等的高度,让眼前的这个女人,为他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好一阵,陈若溪才回过神来,她连忙擦干眼泪,正色道:这里守卫这么森严,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这点小事,能难得到我吗?叶皓轩笑道。

    那好,既然你能进来,那你一定能出去,你把我带出去,我们两个私奔吧。陈若溪突然道。

    私奔?叶皓轩心中一突,然后苦笑道非要用这么极端的方法吗?

    他都关我禁闭了,他有把我当女儿吗?为了利益,他就把我送人?陈若溪冷冷的说。

    叶皓轩心情有些复杂,虽然说大家族间的利益重要,但是陈渊的做法也确实有些过火了。

    见叶皓轩不说话,陈若溪拉着他道:走,我们现在就走,我这辈子跟着你去乡下种田也行,我就是不愿意嫁到薛家。

    你是认真的么?叶皓轩苦笑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