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0拣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狗屁的招牌,古玩街人流量这么大,我们成天有做不完的生意,走了你,还有他,我都不怕,你怕个毛啊。小贩冷笑道给你直说了吧,这个东西是我二十块钱从乡下收上来的,你就留着当做纪念吧,哈哈,以后买东西要认准,象你这种不懂古玩还想来拣漏的,活该买到赝品。

    你这人怎么这样,就算买了赝品,你也不该往客人伤品上撒盐啊,

    对啊,这是从你这里买的,你起码让人走了你在说嘛……

    围观的人群已经有些看不下去了,这小贩也太没人品了吧。

    我喜欢,你们管得着吗?傻逼一个,活该被坑……小贩嚣张的叫道,向叶皓轩示威性的扫了一眼。

    说不定这东西里面另有乾坤呢。叶皓轩也不生气,只是微微的一笑。

    你想拣漏想疯了吧我看。小贩不屑的扫了叶皓轩一眼,这东西他摆在这里一个星期了,他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另有乾坤?别逗了,这是现实,不是小说好不好,这小子看鉴宝小说看多了吧,以为满大街都是漏让你去拣?

    小伙子,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漏不是那么容易拣的。有人劝叶皓轩看开点。

    是吗?万一这把剑里面有漏让我拣呢?叶皓轩笑道。

    你倒是拣个让我看看啊。小贩冷笑道,这把剑有漏,除非见鬼了。

    我怕我真拣出来漏了,你会后悔的去自杀。叶皓轩笑道。

    你要是能拣出来漏,从今往后我绝对不会在古玩街出现。小贩斩钉截铁的说。

    是吗?叶皓轩微微一笑,把手中的那把青铜剑反转过来,剑柄朝上,经过他刚才拿着剑反来覆去的看那片刻,他已经明白了这剑中的奥秒。

    在剑柄的上方,有一个机恬,叶皓轩轻轻的在剑柄上一点,咔嚓一声响,剑柄向两边裂开,一把一尺多长的两边弯曲的匕首形状的剑出现在叶皓轩的手里。

    还真的另有玄机……

    快看看看是什么?

    那小贩的心一突,心几乎都要提到喉咙处了,他还真怕叶皓轩拣了什么大漏出来。

    但是那把匕首虽然形状奇怪,按形状来说应该算是一把短剑,但是卖相并不了,整把匕首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泽,好象是藏在剑柄里面太久,氧化了一样。

    这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啊,不过看这小兄弟胸有成竹的样子,应该差不了吧。

    众人议论纷纷,随后都紧紧的钉着叶皓轩手中的匕首,让他说出个所以然来。

    叶皓轩手握以匕首的柄上,轻轻的一抖,真气微微的发出,匕首微微的一震,原本表面覆着一层黑黑的东西化成粉未,纷纷的落了下来,匕首恢复了原本的面目。

    这把匕首通体幽蓝,在太阳的反射下露出点点蓝芒,一种霸者之气油在而出,让当场的人心中都是一凛。

    从来没有一把剑,或者说是一把匕首,能流露出这种霸者的气息的,单是从气息上看,这把剑就不一般。

    叶皓轩把匕首拿在手中,一种凛然的气势在心中涌起,仿佛这把短剑可以给他无限的勇气一样。

    我可以看看吗?叶皓轩一边的一名老人突然上前问。

    当然可以,叶皓轩把剑送到那老人的手中。

    老人细细的打量着剑身,他的神色上闪过一丝疑惑,他的反过剑身,细细一看,脸色不由得大变。

    这…这是鱼肠啊,鱼肠剑啊。

    老人神色激动,双手都忍不住微微的有些颤抖。

    四周安静了下来,随即嗡的一声,人群中发出一阵惊呼。

    鱼肠剑,竟然是鱼肠剑,怪不得看起来这么霸气。

    是啊,勇绝之剑,厉害啊。

    拣大漏了……

    鱼肠剑,也称鱼藏剑,据传是铸剑大师欧冶子为越王所制,他使用了赤堇山之锡;若耶溪之铜,经雨洒雷击,得天地精华,制成了五口剑,分别是湛卢、纯钧、胜邪、鱼肠和巨阙。

    鱼肠剑既成,善于相剑的薛烛被请来为它看相,薛烛的相剑本领尤如通灵一般,他感受到了鱼肠剑中所蕴藏的信息,因此回答道:鱼肠剑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原来这把剑生就是逆理悖序的,是用来弑君杀父的,真是太可怕了。

    当然,说法不一,鱼肠剑的来历种种,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这把剑是古代的名剑不错。

    什么,这是鱼肠剑,你开玩笑吧,拿把破铁你就当宝了。小贩不甘心的叫道。

    &nbs

    p;  你知道这是谁吗?一个路人问

    那老头吗?我怎么知道他是谁。小贩怒道。

    这是当代铸剑大师陆远,传说祖上就是欧冶子的传人,他说的话能有错吗?

    啊,竟然是陆大师,那决计错不了,这绝对是鱼肠剑。

    对啊,陆大师的祖上传说中欧冶子的传人,他现在铸剑之术已经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了。

    这……这可是无价之宝啊。陆远激动的抚摸着鱼肠剑,心中感概万分,他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剑,然后交到叶皓轩的手中道小伙子,这把剑号称勇绝之剑,你今天能得到它,是莫大的机缘,我相信你将来必定不是一般的人物,所以请你善待它,希望你能配得上勇绝之剑这个称号。

    谢谢老人家,我会的。叶皓轩微微一笑,接过剑,把剑收好,然后又不解道:老人家,这把剑为什么会在这仿造的青铜剑里呢?

    这就不知道了,想是在民国那个动荡的时代,有人把这把剑以极其高明的手法藏在仿造的剑中,应该是想躲避战乱的吧,不想今天就你发现了。老人摇摇头。

    叶皓轩点点头,然后把手中的那把原先包裹鱼肠的青铜剑重重的丢在地上,扫了一眼脸色象猪肝一样难看的小贩,转身就要离开。

    你站住……

    小贩一声大叫。

    现在钱货两清,你还想怎么样?叶皓轩转身冷笑道。

    这把剑是我的,我不卖了,钱给你,把剑还给我。小贩叫道。

    你刚才已经说了,在这里钱货两清,恕不退换了,你想反悔?叶皓轩象是看傻逼一样的看着那小贩。

    这东西原来就是我的,现在我反悔了,我不卖了,你把它还给我。

    小贩的心几乎都在滴血,鱼肠剑啊,古代名剑,无价之宝啊,他就卖了五万?这放到拍卖会上去,五千万都不止,特妈的他就跟成为亿万富翁的机会擦肩而过吗?

    现在后悔了?刚才还在笑别人傻逼呢。

    我看他自己就是一个傻逼,不懂行在这里装懂,拿把宝贝当烂铁?

    众人不屑的看着那小贩,纷纷讽刺,风水轮流转,刚才他在嘲笑叶皓轩傻逼没见识的时候,恐怕没有想过报应会来的这么快吧。

    不服气,你去报警啊?叶皓轩笑道。

    我告诉你,今天把这东西交出来,我退你钱,就算两清,不然的话,我保证你走不出古玩街。小贩恶狠狠的叫道。

    是吗,腿在我身上长的,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走不出古玩街。叶皓轩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小子,你有种。

    小贩咬牙切齿的叫道,他转身拔通了一个号码:唐老板,刚才有人从我这里拣了个漏。

    拣个小漏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电话里传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可是,那是鱼肠剑……小贩哭丧着脸说。

    什么,鱼肠剑?哪里来的。对方的呼吸马上急促了起来。

    就是从乡下二十块钱收上来的。想起刚才的那个大漏,小贩都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你特妈比的,你是傻逼吗,唐老板大怒。

    老板,这也是经过你眼的,您都看走眼了,更不要说是我了。小贩哭丧着脸。

    他向哪个方向走了?唐老板急急的问。

    出古玩街了。

    好,我刚好正在和冯少谈事情,我们马上过去。

    叶皓轩正打算回去好好的研究一番手中的鱼肠,这个时候,他前面两个大汉拦住了他的去路。

    站住,

    什么事?叶皓轩微微一笑,他知道事情没那么容易玩,那小贩一看就是这里的地头蛇,绝对不会让他白白的拣这么大的漏回去。

    我们老板要见你。一名大汉说。

    你们老板是谁?

    在下唐泰华,随着一个声音传来,一名中年人走了过来,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个趾高气昂的年轻人。

    这老板叶皓轩竟然认识,也就是叶皓轩在清源赚第一桶金时候的那个唐老板,而他身边的那个年轻人,叶皓轩一眼就看出来是哪个世家的阔少,别的不说,单是那相当吊的表情就足以暴露出他的身份。

    京城二流三流世家的子弟,不都是这个刁样吗?一幅老子是天下第一的神色。

    我以为是谁,原来是唐老板,唐老板,还记得我吧。叶皓轩笑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