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6章你要死守秘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哥,我也不想的,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我只是想弄点零花钱的。万英卓哭丧着脸说。

    混账,你这是要把万家往绝路上推,叶庆辰要是想整我们万家,完全可以把你扣上一个谋杀首长的罪名,你特妈的成天不学好,现在惹出事情来了吧,万明大怒,恨不得抽这家伙几个耳光。

    大哥,事情已经发生了,你骂我也没有用,我就是不知道这小子突然来京城做什么,会不会因为我?万英卓害怕的说。

    不会。

    万明想了想摇摇头道:如果叶家要动你,你以为你现在还能老老实实的站在这里?看来叶庆辰没打算对你怎么样,这件事情,绝对不可以在外传,在见到叶皓轩,也装做不知道他的身份,就跟对待一个朋友一样,明白吗?

    明白,我明白。万英卓连忙点头。

    有第三个人知道,就会有第四个人知道,叶家现在还不想暴露他的身份,记清楚。万明在三嘱咐。

    我懂了,我不会在说了。万英卓吓了一跳,心里暗惊,拍马屁,也要有个度,不然的话很容易就拍到马蹄上了。

    和几个同学们玩了几天,叶皓轩送他们回清源,看着半空中越来越远的飞机,叶皓轩的心中涌出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

    几年不见的同学,就这样又分别了,这一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在见。

    摇摇头,叶皓轩转身走出了机场。

    算算时间,他来京城已经一个多星期了,也到了去给陈若溪的小姑陈茵去复诊了。

    正打算去的时候,陈茵的电话就来了,就是来问叶皓轩什么时候去给她复诊。

    小姑,我现在机场送几个朋友,一会儿就到你那边去,叶皓轩笑道。

    你这小姑,叫的可是越来越顺口了。陈茵啐道。

    你是若溪的小姑,我不叫你小姑叫什么。叶皓轩笑道。

    少贫了,看来若溪是喜欢上你的贫嘴了,马上过来吧,陈茵笑骂着挂断了电话。

    叶皓轩拦了一辆车,就向陈茵的家里走去。

    陈茵的丈夫是一位军官,虽然年轻,但是已经是少校军衔了,虽然陈家军中有关系,但是因为陈茵和丈夫当年的关系不被陈家一些人认同,所以陈茵的丈夫是全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的走上来的,其中的艰难,外人是理解不了的。

    陈茵的家在一个军属大院里,这里一般都是部队军官居住的地方,叶皓轩去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在家。

    来了,这几天跑哪里去了,也不见你来个消息,我以为你把我的事情给忘了呢。陈茵见叶皓轩来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叶皓轩是她最后的希望,虽然知道叶皓轩一定会来,但是事情一天不解决,她心里就发慌。

    几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来京城了,所以就跟他们一起玩了几天,对不起啊小姑,让你等这么久。叶皓轩道。

    没事,反正我也等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几天,朋友嘛,多聚聚也是好的。陈茵道

    她犹豫了一下道:这几天,你没跟若溪联系吧。

    她怎么样了,还被她爸关禁闭?叶皓轩问。

    差不多吧,生怕不小心她真的跟你私奔了,她爸现在提起你,脸马上就黑了。陈茵摇摇头道。

    叶皓轩苦笑,看来他这个岳父大人,对他的成见挺大的。

    小姑,我先帮你针灸吧。叶皓轩道。

    好,陈茵点点头,按照叶皓轩说的,半躺在一张靠椅上,叶皓轩取出向来随身携带的金针,为陈茵针灸。

    陈茵当年流产的原因叶皓轩并不知道,但是也就是那一次流产的不当,导致她的子宫壁变的很薄,以至于这么多年来都没能怀上孩子。

    叶皓轩之前给她开的方子功在温补,一来修复她的隐疾,在者她的身体比较虚弱,这些都是不利于怀孩子的。

    过了半个小时,叶皓轩总算是针灸完毕,他把金针消了毒,收了起来。

    需要几次针灸?陈茵问。

    一次就可以了。叶皓轩笑道等会儿我在帮你开一个方子,想要男孩还是女孩,都可以的,

    真的?还有这样的方子?陈茵吃了一惊。

    当然,都是一些古方,不过有违天道,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开的,不过为了小姑你,我就破一次例吧。叶皓轩笑道。

    谢谢,真的谢谢你了,那……

    我男孩女孩都想要怎么办?陈茵有些为难,骤然知道自己能做母亲了,那种喜极而泣,慌慌张张的心情,也不难理解。

    那……就双胞胎吧,不过小姑,你现在已经属于高龄了,如果一次两个的话,可能会有风险,你如果真的想一次要两个的话,我给你开一个温补的方子,你坚持一个礼拜服下几次,就没有问题了。叶皓轩思索了一睛道。

    好好,就两个吧,一男一女,我会小心的。陈茵激动的说。

    叶皓轩所开的方子是古代的孕方,是一名玄医写下的方子,只是这个方子有违天和,有违逆天道之嫌,如果用多了,会对开方者本人不好,叶皓轩写了方子,在三叮嘱陈茵千万不要把这个方子流出去,否则的话,这个世界就乱套了。

    陈茵点头保证,把方子记在心里,然后就把这个方子给毁了,这种东西她自然不会流出去。

    茵茵,家里有客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陈茵的丈夫季星野回来了,他提着一个包装的相当精美的盒子。

    季星野今年三十八岁,显得十分年轻俊郎,而且能力出众,没有依靠陈家任何关系,凭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的走上少校的位置,这其中的艰辛,不是外人所能理解的。

    星野,回来了,介绍一下,这位是小叶,清源的小神医,我跟你说过的。陈茵笑道。

    你就是小叶?若溪的男朋友?季星野微微一惊。

    叔叔好,我是叶皓轩。

    叶皓轩笑伸出了手。

    你好,你好,我听说过你,哈哈,敢当面叫陈渊岳父,厉害,比我当年还牛。

    季星野象是找到了知音一样,当年他和陈茵的婚事,季家上上下下都反对,他就天天蹲在季家的门口去堵陈茵的父亲,终于打动了陈茵的父亲,所以就同意了两人的事情。

    但是当年最反对他们两个人婚事的,却是陈渊,叶皓轩是唯一能让陈渊气得吃不上饭的人,所以季星野对叶皓轩的印象大好。

    叔叔您都知道了。叶皓轩讪讪的笑了笑。

    我怎么不知道,叫姑父,不管陈渊认不认,反正你这个侄女媚,我跟你小姑认下了。季星野大大咧咧的说。

    因为当年他和陈茵的婚事陈渊大力反对,所以他和陈渊向来不对付,自从陈家老爷子不在了以后,他几乎从来没有踏进过陈家的大门,除了有些时候和陈茵一起去疗养院问候下老太爷外,其余的时候和陈家的人几乎没有一点交集。

    那好,我就叫你姑父了。叶皓轩大笑,终于又找来一了个支持他的人,胜算又大了几分,他就是要把陈渊给孤立起来。

    坐吧,我听你说姑说你的医术不错,不知道你小姑的问是,你有几成把握?季星野为叶皓轩倒了一杯水。

    十成。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你说的是真的?季星野腾的站了起来,又惊又喜。

    要知道,陈茵这个不孕的毛病已经有好多年了,吃了不少的药,也看了不少的医生,可是就没有一点效果,这些年,他们夫妻两个几乎就要放弃了,一个星期前妻子回来告诉他,他们有希望要孩子了,说实在的季星野还有些不太相信。

    因为这么多年的求医已经打击到了他的信心,但是叶皓轩自信满满的样子还是给了他极大的希望。

    我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叶皓轩笑了笑,说实在的,陈茵这种问题在他看来根本不算个问题,他相信两人如果不出意外,一个月内,一定会如愿所偿。

    好,好,小叶,我先谢谢你了,你就是我们两口子的恩人。季星野激动的说。

    姑父,都自家人了,说这些客气话干什么。叶皓轩笑道。

    哈哈,对啊,都自家人了,茵茵,多弄几个菜,我和小叶多喝几杯。季星野笑道。

    那还用你说,你拿回来的这个是什么?

    陈茵拿起季星野拿回来的盒子问。

    噢,这个是我经过百草堂的时候带回来的阿胶,今天好象是刘老添了一个曾孙,而且午饭后会义讼,今天的药一律五折,这东西听说是补品,所以我就带回来了一些。季星野道。

    刘老,刘付清?叶皓轩问。

    对,就是他,京军区总院的大国手,中南海的御医,百草堂就是他开的,不过刘老的号一般难挂,而且价格很贵,一般人还真挂不上。季星野笑道。

    我看看什么样的。陈茵打开了包装,取出了里面褐色阿胶,然后有些疑惑的说这个能吃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