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6章重开悬壶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萧益弘笑了笑,转身从容的回房去了。

    叶皓轩怔了怔,他越来越摸不透萧益弘这个老狐狸了,常言道人老成精,这家伙比人精还要精。

    离开了萧家,叶皓轩拿着萧益弘给他的钥匙,按着萧付文所说的地址,来到了新的悬壶居。

    一下出租车,叶皓轩眼前一亮,只见萧益弘为他准备的医馆位置相当不错,而且占地面积极大,比起来他清源原来的悬壶居,还要大上近百个平方,门口装修的颇具古风,和自己在清源装候的更胜一筹。

    推开门一看,只见里面诊室、桌椅、柜台等一切东西准备的停停当当,现在只差坐诊的和病人了,叶皓轩打开药柜,只见药柜中常见的中药也已经备齐,他抓起一把生地放在鼻子上一闻,只觉得满鼻生香,药材的品质相当不错。

    叶皓轩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萧益弘为了讨好他,颇下了一番功夫。

    医馆是二层的,上面的一层有几间卧室,也有几间观察室,叶皓轩上下走了一圈,感觉相不错。

    媚媚,你家老爷子今天好象有讨好我的意思,你怎么看?叶皓轩沉吟了一下,给萧海媚打了个电话。

    你说萧益弘那老东西?他怎么讨好你了?萧海媚问。

    叶皓轩就把这里的情况说一遍。

    这老东西开窍了。萧海媚思索了片刻,便恍然大悟。

    怎么说?叶皓轩脑袋没她转的快。

    他这样,等于说是要承认我的身份了。萧海媚冷笑道萧家的人,除了吃喝玩乐,别的什么也不懂,那老东西怕把萧家交给我那混蛋父亲手上,他会把他辛苦打下来的家业败光,所以,有意把萧家交给我。

    叶皓轩恍然大悟,细细的想想,萧益弘确实有这样的意思,萧海媚的父亲说白了就是一个草包,而她的叔叔父亲更是不堪,萧家交到谁的手上,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人啃的连骨头也不剩。

    萧海媚的能力萧益弘是看在眼里的,如果萧家交给萧海媚,一定会发扬光大,只是当年他那样对待萧海媚,心里的愧,但又不愿意承认当年的过错,所以想通过自己,向萧海媚传达这样一个信息。

    那你想怎么做?要不什么时候去萧家看看?叶皓轩思索了一下道。

    不去,那老东西一天不低头,我一天不踏入萧家,老娘不稀罕他把萧家交给我,老娘要让他心服口服的把萧家让到我手里。萧海媚冷笑道。

    你呀,脾气真倔,你爷爷现在应该知道他的病是你二叔他们搞的鬼,他的心情该有多凄凉啊,人老了,落得这种地步,也是报应,以前的事,能不要计较就不要计较了。叶皓轩苦笑道。

    你充什么滥好人,我今天去你那里,明天晚上在帝景宫有个名媛会,你跟我一起过去。萧海媚笑道。

    什么名媛会?叶皓轩诧异的问。

    算是一个慈善项目吧,一个派对,那天京城大多数上流人士都会去,说是每人拍卖出一件自己珍藏的东西,然后拍得的金额拿去做慈善,去长长见识,有些大人物混个脸熟。萧海媚道。

    这个……我貌似没有拿出手的东西啊。叶皓轩苦笑道。

    你怎么越来越笨了?萧海媚生气的说你以前聪明的劲去哪儿了?都撒到女人肚皮身上了,你的医术不是最拿手的东西吗?

    叶皓轩马上明白了,他嘻嘻笑道:我的聪明都撒到你的肚皮上了,晚上过来,我撒一晚上。

    咯咯,小男人,洗白白等着姐姐哦。

    萧海媚给叶皓轩一个飞吻,然后挂断了电话,可是她临挂电话的那句话弄得叶皓轩心中的火腾的窜了起来,她要是在跟前,叶皓轩肯定已经把她正法了。

    刚收起手机,医馆的门口传来了一个声音:有人吗,医生在吗?

    还没开张呢,有事?叶皓轩走到了诊桌前坐下。

    门口一个大汉走了进来,他的两条手臂背在身后,呈不规则状的扭曲着,大汉似乎是忍受着很大的痛苦,他每走一步,脸上的汗就要多几分,他几乎是一点一点挪到叶皓轩的跟前的。

    我的这两条手,能治吗?

    大汉坐到诊桌前,他的两条手臂一直背在身后,那扭曲的程度让人看了心寒。

    能治。叶皓轩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他淡淡的说。

    能帮我治吗?我事先说明,这是个高手把我弄成这样的,你帮我治好了,可能会得罪人,我跑了几个地方了,好多骨科

    大夫直摇头,要么直接赶我出来了。大汉道。

    那是你们之间的恩怨,我只是一个医生,我眼里只有病人,没有恩怨,况且,我开着门也是做生意的,你是第一个上门的,我今天不但要治,而且还免费要治。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那好,谢谢了。大汉转过身,背对着叶皓轩。

    分筋错骨手,看起来挺厉害的,叶皓轩扯着大汉的一条手臂一拉一扯,微微的一扭,一股真气涌入大汉的右手,大汉手臂上的衣服纷纷碎裂,露出一条壮实的手臂来。

    爽……

    虽然这过程痛的大汗直冒冷汗,但是他还是大叫了一声爽,似乎那两条手不是他的一般。

    叶皓轩佩服的点点头,大汉手上的伤是高手以内息把他筋脉扭变形,就算是能治,那过程也是非常痛苦的,这大汉竟然还能做到谈笑风声,当真是条汗子。

    叶皓轩在他手上按了几下,然后道:没事了,可以活动活动看看。

    大汉活动了几下,感觉相当不错,他向叶皓轩伸出大拇指:小兄弟是个高人啊,伤我的人手法不一般,一般人还真治不好。

    懂点粗浅的内力罢了。叶皓轩说着抓起大汉的另外一条手臂,又是一拉一扯,然后后扭,大汉另外一条手臂上的衣服在次炸开。

    大汉活动了几下双手,然后大笑道:真特妈的爽,小兄弟,谢谢了,多少钱?

    我说了,你是第一个上门的客人,不要钱。

    那不行,伤我的人不是一般人,牵扯到一些恩怨,收点钱就跟你没关系了。大汉说着甩出几张大钞。

    那好,这条手三天内不要用力,过了三天就没事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大汉点点头,然后道:兄弟姓什么?

    我姓叶,是一个中医。叶皓轩微微一笑。

    那好,叶医生,这几条街是我罩着的,以后如果有麻烦,你报我大黑哥的名字就行了。大汉爽朗的笑道。

    叶皓轩微微诧异,大黑人还算不错,没想到竟然是混黑的,他点点头道我是做正当生意的,不会有人来找麻烦的,不过还是谢谢你。

    你总会遇到不开眼的人的,走了,今天的事情谢谢了。大黑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大黑,怎么跟我的名字差不多。

    黑子又飘飘悠悠的从一枚铜钱里面飘了出来,自从来到京城以后,叶皓轩在也没让他飙过车,这小子憋的就算是从大街上看到摩托车都忍不住伸出头来看几眼。

    你们共同点挺多,例如,你是兵痞,他是痞子,而且都黑,不同的是一个是人,另外一个是鬼。叶皓轩笑道。

    黑子翻了翻白眼,然后腾空化成一团烟雾,凝聚成一个中指。

    叶皓轩四下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他满意的点点头,就要锁了门离开,现在自己还暂时没有时间经营这家医馆,等缓过来气在说吧,这是自己在京城立足的根本。

    就在他要关门的时候,门口来了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他们染着黄色或者红色的头发,戴着几个纯铝打造成的耳钉,更有一个夸张的是鼻子上戴着一个核桃大的鼻环。

    不好意思,医馆没开张,看病的话去别的地方吧。叶皓轩拿了钥匙,就要把门锁上。

    谁来看病了,你特妈的才有病呢。戴鼻环的小混混向叶皓轩比了个中指。

    那你们是来干什么的?叶皓轩皱皱眉头道。

    不干什么,路过不行啊,小子你刚才诅咒我有病,你看怎么办吧。

    鼻环仔大刺刺的往一张诊桌上一坐,挑衅的看着叶皓轩,另外几个小混混向前几步,隐约间把叶皓轩围在正中间,一个个脸色不善的看着叶皓轩。

    要钱?叶皓轩笑道。

    钱?你特妈的把老子当什么人了?老子一向是视金钱为粪土的,小子,你在侮辱我的人格。鼻环仔指着叶皓轩道。

    小子,你新来的吧,你不知道这一带是属于钢鼻哥管啊,来这里也不拜拜码头?你的店还想不想开了?一个小混混叫道。

    当然想开,说吧,要多少钱。叶皓轩淡淡的一笑。

    你刚才诅咒了我,然后又侮辱了我视金钱为粪土的人格,你就拿个……

    十万……叶皓轩淡淡的说。

    十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