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58章你才是失败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叶皓轩,明天上午,百草堂见,有种的话你就来。刘一河喝道。

    我为什么要去?就算刘付清要见我,在可以到我家来找我,今天的比试,好象是你们败了吧。叶皓轩瞟了他一眼。

    你胡说,我没有败,你不过是侥幸。刘一河怒道。

    侥幸?你也侥幸一个给我看看?刘家的人,都象你这样没担当?恕不奉陪。叶皓轩转身拦了一个出租车,扬长而去。

    姓叶的,你不要太嚣张……刘一河怒道。

    回应他的,只有一溜的汽车尾气。

    爸,为什么要我爷爷收他为徒?我们刘家的医术,真的要传给他吗?刘正平不解的问。

    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刘一河真的是无话可说,他咬牙切齿的说:这个人的医术不错,如果不能为我刘家所用,那么,我们就把他抹杀掉。

    刘一河的脸上露出一丝戾气,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接通了手机沉声道:爸,那小子很不上道,我找人做了他。

    先不忙,改天我去见见他,你确定他施展的就是太乙神针?话筒里传出刘付清阴沉的声音。

    绝对错不了,他前面的手法,和我们家那本太乙神针的残谱非常的象,我是不会看错的。刘一河道。

    那好,先不要动他,等太乙神针绝技到手之后在说。刘付清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刘家的人找你做什么?

    回到别墅,萧海媚已经等了叶皓轩很久了,她一身松垮垮的睡衣穿在身上,丝质半透明的睡衣足以能让任何人发狂,叶皓轩吞了吞口水,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还能有什么事,无非是见识到了我的医术,想从我这里学点什么吧,刘付清果真是个欺世盗名之徒,技不如人,还不肯低头请教,难怪在中南海御医里,他跟桂老比起来,只是一个二流货色。

    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办?萧海媚问。

    小角色,还没有到能让我正视的地步。叶皓轩摇摇头。

    你今天晚上有些冲动,花十亿买来的东西,给我看看到底值不值这么多钱。萧海媚笑道。

    叶皓轩取出了那枚乾隆通宝,萧海媚拿在手里看了看,然后嗔道:你真败家,这东西哪里值得了那么多钱?看来我以后要努力赚钱了,不然的话还真的养不起你这个小白脸。

    这不是一件普通的古玩,里面另有乾坤。叶皓轩笑着接过来了这枚铜钱。

    这么小的东西里面也另有乾坤?在哪里呢萧海媚好奇的说。

    这枚铜钱是被高人开过光的,不过是时间久了,有点珠玉蒙尘,重新以玄阵为引,把他开过的光在次点亮,会是一件很不错的护身法器。

    叶皓轩说着,右手一弹,铜钱上下翻飞着向上方浮起,他双手道诀一掐,这枚乾坤通宝就浮在他指诀的上方微微的颤抖,过了大概五分钟,一抹金芒自铜钱上亮起,随即隐去。

    虽然金光闪过之后,这枚铜钱依然还是黑漆漆的样子,但是一抹肉眼不可见的灵气从它的身上散发出来,让人感觉到了丝丝的凉意。

    叶皓轩暗自心惊,这枚铜钱上的灵力极其庞大,当年为它开光的那位,显然是一位隐世的高人,只是大凡开光的物品一般来说都是玉器匕首或者佛象一类的东西,在一枚铜钱上下这么大的功夫开光,还属少见。

    叶皓轩用一根红强把铜钱穿了起来,然后戴在萧海媚的脖子上笑道有了这个东西,你上次生病的事情,就在也不会发生了。

    只送我一个吗?其他的几位怎么办?萧海媚道。

    叶皓轩讪讪的笑了笑:以后遇到了在说呗,这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邵家拿出这件东西拍卖,也不知道是何用意。

    或许他们不知道这铜钱里面另有玄机吧。萧海媚思索道。

    换了别人或许会不知道,但是邵清盈绝对不会不知道。叶皓轩摇摇头。

    你挺了解她的嘛。萧海媚娇笑道。

    我更了解你。叶皓轩在她的下巴一挑。

    你今天晚上和薛鸿云的交锋,会弄乱你的格局的。萧海媚沉吟道。

    乱就乱吧,反正我看得出,他的能力也稀松平常。叶皓轩道。

    他的能力是一般,但是他的人脉远比你强大,你和陈家千金的事情,我想他很快就会知道的,因为你对他的敌意太重了,他不足为虑,倒是他妹妹,需要多留意。萧海媚道。

    他妹妹?薛听雨?她有什么问题吗?叶皓轩问。

    
    r />

    她是一个聪明人,如果我所料没错的话,薛鸿云之所以能成为京城三大才子之一,沾的是他妹妹的光。萧海媚道。

    叶皓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薛家大院。

    在一间独立的别墅内,薛鸿云放下了手中的电话,他的神色微微有些发冷,他自语道我说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大的敌意,愿来,你视我为情敌,你能力不错,可惜,家世是你永远无法击败我的根本。

    身为薛家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他注定有着超乎常人想象的人脉,叶皓轩的身份,他几个小时就打听清楚了,当然,这只是普通户籍资料,叶皓轩的另外一层身份他还无法接触到。

    放下了手机,薛鸿云转身洗澡睡觉,对于叶皓轩这个情敌,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家世上的差别,是永远无法逾越的。

    小男人,你想我了没有?

    这天,叶皓轩刚起床,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电话的另外一边是一个娇柔诱人的声音,说着让人浮想联翩的话。

    你,你是?

    叶皓轩一时半会儿还真没想起来对方是谁,因为电话号码是一个陌生的电话。

    讨厌,摸了摸了,看了看光了,你就这么把人家给忘了?啊,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好伤心,我好委屈,呜呜,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叶皓轩有些受不了,他苦笑道:你打错电话了吧。

    没打错,就是你,你吃干抹净了不承认了,哼,我告诉你,老娘不是好惹的,你敢不承认,我找人把你给切了。电话对方的女人态度突然强硬了起来。

    叶皓轩吓了一跳,这女人说的好象跟真的一样,他拼命的回忆自己来京这些天有没有邂逅过什么女人,但想了半天,这些日子除了萧海媚外,别人可是碰都没有碰过一下的。

    咯咯,给你开个玩笑,你真的不记得我的?对方娇笑道。

    郁静?

    叶皓轩总算是想起来这个女人是谁了,萧海媚来京第一天晚上带他去见的三个妖精其中的一个,而且他还把她身上的旧伤给治好了。

    咯咯,你总算还有点良心,你要是真的吃干抹净不承认了,姐姐我找谁说理去?郁静笑道。

    她的声音又粘又柔,虽然是隔着电话,但不难想象她笑得花枝乱颤,粉肉乱抖的情形。

    妖精……叶皓轩暗骂了一句。

    你是不是在骂我是妖精?郁静突然道。

    呃……没,我哪有。叶皓轩吓了一跳。

    咯咯,你肯定有,来吧,到我这里来一趟,媚妖精今天把你交给我了,说随便我折腾,小弟弟,让姐姐见识见识你的战斗力。

    叶皓轩神色一滞,他吞了吞口水道这样……不好吧。

    什么不好?我说请你吃饭喝酒,报答你给我治伤的恩情,你想哪里去了,咯咯。郁静大笑道。

    叶皓轩面红耳赤,知道他被这个女人给耍了,他苦笑道不用这么客气的。

    要客气,来吧,我在倾国美容院总部,不见不散。郁静说着挂断了电话。

    叶皓轩无奈的笑了笑,然后翻身起来,一番洗漱后才出了门。

    郁静的倾国美容院在京城非常出名,由于她善于经营,又会拉人际关系,所以回头客极多,她经营这一行已经有十年之久了,所以拉下了相当一部分客源,比起同行来,她的客源已经是相当庞大的了。

    叶皓轩走到了美容院的门口,前台的姑娘神色一滞,然后娇笑道:帅哥,我们这里不提供男人美容项目,如果您要美容,可以到对面的去。

    我,我不是来美容的,我是来找人的。

    看着这里来来往往清一色粉裙露背的美女,叶皓轩不免有些紧张。

    不好意思哦,这里挂着牌子呢。女孩向门口一指。

    叶皓轩转头一看,只见上面写着男士止步。

    我是来找郁总的。叶皓轩无奈的说。

    郁总,你认识郁总?女孩微微一怔,她拿起电话,然后向总经理办公室打了个电话,说了几句,然后问道帅哥,请问你贵姓?

    我姓叶。

    叶先生,我们郁总在五楼高端会员区等你呢,来,我带你过去。女孩甜甜的一笑,引着叶皓轩向电梯走去。

    这里果然是没有雄性生物的,叶皓轩一个人走在女人堆里,不免有些紧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