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4章叫我小叔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好,谢谢小叔了。叶皓轩喜道。

    不用客气。

    话说间,两人已经到了陈家老太爷住的地方,陈老太爷的精神很好,他正坐在别墅前的小竹林前闭目养神,更令叶皓轩惊喜的是,陈若溪在他一旁站着。

    向陈若溪电了一个眼神,陈若溪马上羞红着脸低下了头。

    叶皓轩走到陈家老太爷的跟前,恭恭敬敬的说:老太爷的精神看起来不错啊。

    呵呵,小叶啊,你过来了,自从吃了你的药之后,我整个人精神感觉好多了,麻烦你了。老太爷说着伸出了手腕。

    虽然看出来了老太爷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叶皓轩还是恭敬的伸出手,搭在他的脉博上,然后笑道:老太爷的气色不错,我开的药膳经常吃一点,我保证你百病不侵。

    好,好啊,哈哈,小叶,听说小林在清源的时候遇到过你,你把他的病给治好了?老太爷问道。

    小林?叶皓轩愣了愣,这才醒悟过来,老太爷指的是林雨彤的爷爷林老。

    他笑道:是的,我遇到过林老,他之前的肺部有问题,现在已经没事了。

    那好啊,我听说他以前喝嘴会咳血,现在能喝酒了,我的身体不行了,已经几年没碰过酒了,现在已经忘记酒是啥味了,你看我的身体能喝点不?陈老太爷笑呵呵的说。

    叶皓轩一愣,敢情陈家老太爷也是个酒鬼啊,叫自己过来就是让自己想办法帮他喝酒解馋的。

    老太爷,这可不能啊,你老的身体不比以前,酒这东西是绝对不能喝的。

    陈志泽还没发话,陈老太爷一边的保键医就已经反对了,象陈家老太爷的身体,小心翼翼的保养着不出问题就不错了,哪里还敢喝酒?这是找刺激呢。

    是啊,爷爷,你的身体不允许喝酒吧,您就忍一忍吧。陈志泽哭笑不得。

    自从老太爷前年病了一次后,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医生严禁他喝酒,可是老太爷偏偏又是一个嗜酒如命的人,这不让他喝酒,可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这几年他几乎每星期都要念叨几次酒的事,但是他的保键医生看得严严实实的,一点机会都不给他留,这不现在求到了叶皓轩的头上了。

    你们懂什么,林小子那酒鬼是出了名了,他每次喝酒后就会咳血,经过小叶的治疗,连他都能畅快痛饮,为什么我不能?陈老太爷两眼一瞪,有些不悦的说。

    这下陈志泽只得老老实实的住了口,他们静等叶皓轩怎么说。

    果然,叶皓轩苦笑道:老太爷,以您现在的身体状况,是不能喝酒的,酒伤身体,所以您老人家还是忍忍吧。叶皓轩苦笑道。

    忍?你小子给我说说怎么忍,你一定有办法,别藏着掖着了。老太爷吹胡子瞪眼睛的喝道。

    这个,还真的没办法。叶皓轩摇头苦笑道,因为老太爷的年事已高,虽然偶尔喝点并不碍事,但是毕竟年纪大了,万一酒瘾上来了,老太爷把持不住,喝高了,那就麻烦了,他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我不管,今天你不给我想出来办法,我就不让你走了。陈老太爷耍起赖来了。

    太爷爷,您别逼他了。陈若溪娇嗔道。

    哟,你小丫头片子心疼了?女生向外,果然。陈老太爷边说边摇头叹气。

    叶皓轩心中一突,什么叫陈若溪心疼了,难道他跟陈若溪的事情老太爷已经知道了?

    太爷爷,您这就叫蛮不讲理,我想如果有办法的话,他一定会让你喝个够的。陈若溪脸微微一红,有些娇羞。

    办法也不是没有。叶皓轩思索了一下道。

    真的?你,你真的能想出办法事?陈老太爷蹭的站了起来,惊喜的看着叶皓轩。

    有,我自己酿些酒,味道虽然不如正宗的茅台,但味道酣纯,而且这酒某种意义上有养生的效果,所以老太爷怎么喝都没有问题。叶皓轩笑道。

    真的,你说的那个酒真的有那么神奇?你马上给我弄去。老太爷搓着双手,哪里还有七老八十老古龙钟的模样。

    老太爷先不要着急,酒是要慢慢酿的,今天肯定是弄不好的,下星期吧,我保证下星期一定能让您老人家解馋。叶皓轩笑道。

    那好,我就在忍耐一星期,你小子到时候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陈老太爷哈哈大笑,心情显得极为畅快。

    小叶,你的这个酒是怎么一回事,你能详细说说吗?陈志泽颇有兴趣的问道。

    这是一个古方,这种酒益气活血,强肾健脾,更能延年益寿,我刚想起来,老太爷饮这种酒最合适不过的,虽然味道酣醇,但是酒劲并不烈,酒精含量极少,不伤身体,老太爷想怎么喝就怎么喝。叶皓轩笑道。

    那好,哈哈,小叶,留下来吃饭吧,回去后好好的帮我酿上一坛。老太爷大笑道。

    那好,那就多谢老太爷了。叶皓轩有些受宠若惊的说。

    虽然陈家老太爷身份超然,但是晚饭却也很简单,一碟花生米,一盘凉拌猪耳,一盘蔬菜以及一份韭黄炒蛋,仅次而已。

    这些从战火连天岁月一路走过来的老人,把苦日子过尽了,却过不习惯那种大鱼大肉的日子,这让叶皓轩不由得肃然起敬。

    吃饭期间,陈若溪和叶皓轩相互眉来眼去的,只是碍着老太爷在一边,两人不能够在一起卿卿我我的,吃完了饭,老太爷清咳了一声道:你们两个别眉来眼去了,若溪,送送小叶,顺道跟他一起出走走。

    啊,太爷爷,您在说什么,我哪有跟他眉来眼去的?陈若溪脸一红,没想到她和叶皓轩的事情竟然被老太爷注意到了。

    呵呵,你去换身衣服,我有话跟小叶说。老太爷笑道。

    陈若溪点点头,看了叶皓轩一眼,然后就退了下去。

    老太爷,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叶皓轩心中一凛,他恭恭敬敬的说。

    小叶,你跟若溪的事情我都知道,不过这件事情,也不能完全怪若溪他父亲,若溪她爷爷去世的时候,她父亲还年轻,这样抗起陈家一大家子,这些年,也不容易。陈老太爷叹道。

    我知道,我不怪任何人,就算是我,站到他的位子上,想法可能也跟他是一样的。叶皓轩苦笑道。

    我这个孙子,能力一般,处事独行专断,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但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陈家,人都有私心,就连我也不例外,虽然我看好你,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能把陈家的千金交给你,你明白吗?陈老太爷站起来道。

    我明白,但是我会努力,我相信总有一天,你还有陈家的所有人,都会接受我。叶皓轩道。

    呵呵,你小子很有自信,那好,我等着那一天,也希望你小子不要食言,去吧,若溪在等着你呢。老太爷呵呵笑道。

    老太爷,我先告退了。叶皓轩点点头,转身离开。

    一走出门,他就怅然若失的叹了一口气,老太爷的意思其实他明白,老太爷无非就是告诉他,他跟陈若溪之间,可能性不大,至于最后一句话,安慰的成分居多。

    我太爷爷跟你说了些什么?

    一出门,陈若溪急急的问。

    他说以后就把你交给我了,你信吗?叶皓轩笑道。

    真的?陈若溪一惊。

    你感觉是真的吗?叶皓轩微微苦笑。

    不太现实,自从我爸接管陈家以后,老太爷几乎不过问家事,况且,这次跟薛家联姻,是利益至上,老太爷,已经打算牺牲我了。陈若溪说着,眼圈一红,委屈的几乎要哭出声来。

    别难过,老太爷也挺舍不得你的,在说了,我现在不是在你身边吗?叶皓轩连忙揽着她的肩膀安慰道。

    可是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薛家的请贴已经发出去了,日子已经订下了,事情已经成定局了,皓轩,你带我走吧,我们现在就私奔。陈若溪挽着叶皓轩的手急急的说。

    若溪,你又心急了,相信我,我一定会带你走的,事情还没有到一点也挽回不了的地步的。叶皓轩捧着她的脸道。

    可是薛鸿云这个人阴险,我怕他会对你不利。陈若溪呆呆的说。

    他薛鸿云靠的无非是薛家而已。叶皓轩冷笑道他就是一个纨绔大少,就算他身后有薛家,还没到让我怕他的地步。

    陈若溪点点头,靠在叶皓轩的怀里,但是脸上还是一幅忧心忡忡的样子。

    第二天一大早,叶皓轩就去忙活陈老太爷的酒去了,他驱车直接来到郊外,他已经打听到了在这个地方有四季桂。

    桂老分四季桂和八月桂,前者四月开花,后者八月开花,而桂花,则是自己酿酒不可缺少的花。

    叶皓轩所酿的酒叫做三花桂露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