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6章变态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萧文杰的眼不时的盯着唐蕊的胸部描来描去,但是他只敢偷偷的描,却不敢明目张胆的去看,因为这个女人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狠人,只要你敢招惹到她,她千方百计要玩死你。

    叶皓轩真不知死活,招惹了这个女人,只能说他倒霉。

    你敢在瞄一眼,我把你的眼珠子挖下来。唐蕊冷冰冰的说。

    萧文杰吓了一跳,他连忙把目光转到了一边,这个女人说到做的到,他们萧家跟唐家,还是没有可比性的。

    不要紧张嘛。

    唐蕊突然咯呼一笑,缓缓的走近了萧文杰,她一只手搭上了萧文杰的肩膀:我们都有共同的敌人,有些事情薛少不方便出面做,就只有我们两个一起对付他了,以后大家就是自己人。

    是,是,唐小姐说的是。萧文杰冷汗淋淋。

    因为他听说过这个女人的变态之处,这个女人越是对你笑,越是代表她要往死里玩你,他暗暗叫苦,他怎么会跟唐蕊这种变态合作。

    小姐,你说谁是小姐?唐蕊突然脸色一变,一耳光抽了过去。

    对,对不起,唐,唐……萧文杰几乎快哭了,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这个女人果然是个变态,她的心理只能用扭曲来形容。

    想起来怎么称呼我了吗?唐蕊又是一耳光抽了过去。

    女王大人。

    萧文杰憋屈的叫出了这几个字。

    挺好,你挺聪明的嘛,咯咯,女王今天就赏你一次,你看怎么样?你的脸挺白的。

    唐蕊咯咯一笑,突然一把将萧文杰推倒在沙发上,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皮鞭,翻身骑到了萧文杰的身上。

    回到悬壶居的时候,叶皓轩这才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之处。

    在悬壶居大厅里,站着一群穿练功夫的人,这些人的练功夫造型一样,但是颜色不一样,看得出来是分属于三个不同的势力。

    京城有三大诊堂,这三大诊堂分别是刘付清的百草堂,针道高手王学庵的回春堂,以及有汤药王之称的,沙良才的太极堂。

    这三大诊堂在京城的名声十分显赫,单是门下收的学徒每年交纳的学费都要有数百万。

    回春堂的弟子叶皓轩见过,是紫色的练功服,而回春堂的是红色,太极堂的是白色。

    叶皓轩一眼就认出了在一众紫色练功服弟子的环绕下,刘付清赫然坐在其中,另外两方各自坐着一名年纪在七十岁左右的老人,这两个人想必就是回春堂的王学庵和太极堂的沙良才。

    叶皓轩心中一凛,这些人来势汹汹,看来又是来找麻烦的,不过看刘付清那冷笑的表情,不难看出,这三个人今天又是来踢馆砸场子的。

    三位来我悬壶居,不知道有什么指教?叶皓轩淡淡的说。

    这三个人每人带来十余名学徒,这些人故意分散站开,悬壶居的大厅几几乎都被他们占满了,一些前来就诊的患者好奇的看着这阵势,不知道这是在做什么。

    既然来京城,就要有京城的规矩,当年百草堂、回春堂、太极堂联名订下的规矩,到京城开中医馆的,必须经过我们的考核,你来京城开医馆,不递个拜贴,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太极堂那边的沙良才有些不阴不阳的说。

    我的医馆是有正规手续的,我本人也是有医师资格证的,凭什么要经过你们的考核?你们是代表官方还是代表什么?叶皓轩淡淡的说。

    我们不是代表官方,我们是代表中医,如果你的医术不过关,开医馆只会祸害百姓,所以我们京城三大堂当年就订下这个规矩,一来提高中医综合素质,二来为百姓谋福,怎么,你有意见?王学庵瞥了叶皓轩一眼道。

    我当然没意见,不过就凭你们几个就想代表中医,这话未免说的太大了吧。叶皓轩冷笑道。

    姓叶的,不要以为媒体吹捧了你几下,你就以为天下无知季,哼,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这个号称能起死回生的医生,医术到底有多高。刘付清冷笑道。

    你们的意思是比医术?叶皓轩淡淡的说。

    当然是比医术,如果你赢了,就是通过我们的考核,你可以继续在这里开你的悬壶居,如果你输了,要么滚出京城,要么留下点东西。刘付清冷笑道。

    说白了,你还是想学我的太乙神针对吧。叶皓轩冷笑道。

    刘付清不说话,直接给叶皓轩来了

    个默认。

    我这医馆是正规医馆,手续齐全,我赢不赢都可以留在这里,这也算赌注?我赢了留在这里,我输了传你太乙神针,好象输赢你都没有什么损失,这赌注公平吗?叶皓轩道。

    我亲自和你对阵,如果输了,我百草堂的牌子以后就放到你悬壶居一边,你看怎么样?刘付清冷笑道。

    我要个破牌匾有什么用?放在门口也嫌碍事,不过除了那块是乾隆亲笔御写的牌匾外,你刘付清倒也没有什么拿出手的东西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少废话,比还是不比?刘付清冷笑道。

    那好,今天京城三大诊堂的人都在这里,正好我要你们见识见识,何为医道,不过刘付清,你儿子刘一河上次还欠我个赌注还没有兑现,是不是你们百草堂输不起?如果是的话,我想今天这场比试已经没有必要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刘一河被叶皓轩的话呛的说不出话来。

    不错,上一次他比试的时候输给了叶皓轩,还欠叶皓轩三个响头没有磕,要他当面磕头,他可丢不起这个人。

    怎么,你不承认?上一次那场赌,是桂老亲自见证的,要不要我把桂老叫过来证明一下?叶皓轩淡淡的说。

    好,你有种。

    刘一河咬咬牙,然后当众跪到叶皓轩的跟前,磕了三个头,然后回到刘付清的身边。

    众人一阵哗然,这刘一河竟然输到叶皓轩手里过,能当着面给叶皓轩磕三个头,这货倒真的是能屈能伸啊。

    为了对付叶皓轩,他把三大诊堂的领军人物齐聚悬壶居,如果因为他的赌注导致这场比试进行不下去,那他的一番忙碌不就是白费了?

    那好,开始吧。叶皓轩冷笑一声,转身走出了悬壶居门外。

    这些人来的时候是早有准备的,悬壶居外四个诊桌已经备好,上面备着毫笔和墨砚。

    叶皓轩冷笑一声,情知道这是几个人考究自己的书法,做为一个传统的中医,如果不会点书法,那是说不过去的。

    坐到了诊桌前,叶皓轩淡淡的说:怎么个比法?

    随机抽出来一名患者,我们四个人一起诊断,第一局比速度,谁开出的方子最快最有效,那就是谁赢。刘付清淡淡的说。

    刘大国手果然好计算,一上来就出自己最拿手的题,是不是怕别人不知道你刘快手的名号?叶皓轩冷笑道。

    开始吧。

    刘付清直接无视叶皓轩的嘲讽,他随即淡淡的说。

    前来悬壶居看病的患者着实不少,很多人都是慕名而来,看到这架势,所有的人都是跃跃欲试,眼前的这四个人,都能称得上是医道高手,能让这四个人给自己看病,那在平时是想都不敢想的。

    患者是随机抽了的,为了达到公平性,一名热心的路人写了号码牌,然后抽签决定,抽到谁算谁。

    第一名被抽到的患者是六十六号,很吉利的一个数字,那患者一拍大腿兴奋道:我就知道,这个数字幸运。

    说着他就走到了四张桌子的正中间,这名患者的腰佝偻着,好象直不起来,他身上似乎有些痒,不时的在身上抓来抓去,就好象是一只猴子一样。

    而且他裸露在外面的皮肤起着硬币大小的斑块,看起来让人感觉到一阵恶寒。

    刘付清扫了叶皓轩一眼道:我们是前辈,可以让着你后辈,你先上去把脉吧。

    不用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叶皓轩已经把方子写好,他把手中的毛笔放到了一边,淡淡的说:这人的病我已经清楚了,方子已经开好,你们去把脉吧。

    狂妄,你以为你是谁,真的达到了望气的境界?王学庵冷哼了一声道。

    我们比的是速度,我现在已经把方子开出来了,严格来说,你们已经输了,我达不达得到望气的境界,与你有关系?叶皓轩瞥了王学庵一眼道。

    看病不仅仅是要快,更重要的是疗效,你能做得到吗?刘付清冷哼道。

    我对我开的药有信心,几位,请吧,看你们几位是前辈,我可以让着你们点。叶皓轩淡淡的说。

    沙良才站起来道:年少轻狂一点可以,不过不要太目中无人了,那样就不是张狂,那样就是嚣张了。

    王学庵冷哼了一声,然后三人依次走到病人的跟前,为病人把了脉,然后问了一下情况,便依次走到自己的诊桌前去开方子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